谭嗣同简介资料 谭嗣同生平事迹故事 谭嗣同献身变法的志士

时间:2016-12-08 16:21:26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相关爱国人物:郑观应洪仁玕陈玉成石达开洪秀全詹天佑林则徐容闳关天培魏源冯子材李伯元邓世昌刘永福黄遵宪左宗棠陈天华唐才常章太炎朱执信廖仲恺蔡元培严复谭嗣同黄兴邹容宋教仁孙中山梁启超康有为龚自珍徐锡麟

 

  世间无物抵春愁,合向苍冥一哭休。

  四万万人齐下泪,天涯何处是神州!

  这首充满忧国激情的诗篇,写于一八九五年《马关条约》签订后不久。这个丧权辱国的条约,要中国割地、赔款、开放商埠。面对严重的民族危机,作者悲痛欲绝,喊出了祖国,亲爱的祖国,你在哪里的沉痛呼声。

  这首诗的作者,就是我国近代史上有名的爱国志士谭嗣同。

  探索和漫游

  谭嗣同,字复生,号壮飞,湖南浏阳人。一八六五年三月十日,出生于北京宣武门外烂漫胡同的一个世代官宦之家。父亲谭继淘曾任户部员外郎、甘肃道台等职,最后升至湖北巡抚,提倡过“新政”。母亲是个恪守封建礼法的家庭妇女。谭嗣同的童年是在父母的严格管教下度过的。他五岁开始读书,学习“四书”、“五经”。对于这种束缚思想的封建教育,谭嗣同从小就十分厌恶,曾在课本上写下“岂有此理”几个字。

  九岁那年,谭嗣同就学于欧阳中鹄。这是一位具有爱国思想的开明知识分子。在老师的指点下,谭嗣同勤奋读书,刻苦钻研。凡是经世致用的学问,不论天文、地理、军事、政治、经济,他都有浓厚的兴趣。聪明和好学,使他获得了广博的知识。

谭嗣同简介资料 谭嗣同生平事迹故事 谭嗣同献身变法的志士

  少年的谭嗣同,也喜欢运动和武术,崇尚侠义之风。他曾拜当时闻名江湖的侠客王正谊为师。王正谊为人正直,武艺超群,被人称为“大刀王五”。在他的培养下,谭嗣同练就了一身好本事。

  谭嗣同十二岁那年,家里人传染上了白喉病。母亲、大哥和姐姐相继在五日内去世,谭嗣同也昏迷了三日才苏醒过来。他的字复生,就是这样得来的。母亲去世后,谭嗣同受到了继母的虐待。冷酷的家庭生活,使这个贵公子感受到了封建伦理道德的虚伪,内心埋下了反抗的种子。

  后来,他父亲升任甘肃省道台,他便随从父亲来到甘肃。祖国西北那浩瀚无边的沙漠,浑圆的落日,开阔了他的胸怀。他策马驰骋,过着无拘无束的浪漫生活。一八八三年的隆冬腊月,在漫天风雪中,他带着一队人马,不顾饥渴劳累,连续七昼夜奔驰在高山深谷之中,悬崖峭壁之间,行程一千六百多里。返回家中时,他的两腿已被马鞍磨破,鲜血染红了裤子,家人们都惊呆了,他却若无其事。

  谭嗣同就是这样性格豪放,向往着祖国的名山大川。我们不妨读一下他当时写的一首诗:

  策我马,曳我裳,

  天风终古吹琅琅!

  何当直上昆仑巅,

  旷观天下名山万迭来苍茫!

  一八八四年,谭嗣同应聘到新疆巡抚刘锦棠的幕府中任职。时隔不久,刘锦棠去职,谭嗣同也随即离开新疆,开始了漫游生活。他踏遍了长江南北,黄河上下,到过河北、河南、山东、江西、湖南、安徽、江苏、浙江和台湾等十三个省,行程八万余里,历时近十年。这个时期的漫游,据说和他“六赴南北省试”有关。但是,每次应试,他都落选而回。因为这位聪明好学的青年,平时厌恶科举考试所要求的时文制宜和通行的八股文,这当然得不到“好成绩”。

  在十年漫游中,谭嗣同广泛地考察了各地的风土人情,多方面地接触了社会现实。祖国幅员的辽阔,山河的壮丽,人民的众多,开阔了他的视野,增长了他爱国的感情。但是,他也看到了许多地方农田荒芜和市井萧条的惨淡景象。雄伟壮丽的山河和一幅幅悲惨的图景,使谭嗣同发生了“风景不殊,山河顿异;城郭犹是,人民复非”的感叹。

  在漫游中,谭嗣同和秘密结社中的人士有不少往来,结识了一些豪杰。他们从不同的角度,都在思考着祖国和民族的前途命运。谭嗣同闻到了一股新鲜的气息,思想上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加速了对社会问题的探索。

  求知欲旺盛的谭嗣同,深入钻研了中国古代哲学。从先秦诸子百家到宋明理学、清代各个学派,他都进行分析、比较、研究,以便从中寻找出挽救祖国危亡的思想武器。在众多的学说中,谭嗣同对墨子的“兼爱”学说有着强烈的兴趣。它对谭嗣同思想的发展产生了积极的影响。王船山、黄宗羲这两位明末清初的爱国思想家,也给谭嗣同以很大的启发。他们在自己的著作中批判了封建礼教,流露出对黑暗现实的不满和要求改革的愿望。这对正在探索救国之道的谭嗣同,具有相当大的吸引力。谭嗣同还特别推崇龚自珍和魏源,因为他们是维新思想的先驱者。

  为了寻求祖国自强的道路,谭嗣同阅读了当时出版的西方自然科学、历史、地理和政治等书籍。先进的西方文化拓宽了他的眼界, “酌取西法,以补吾中国古法之亡”,这就是谭嗣同探索的结论。

  一八九四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洋务派苦心经营的北洋海军几乎全军覆没。谭嗣同这时正在湖北,帮助他已迁任湖北巡抚的父亲,做些赈灾之类的工作。一八九五年, 《马关条约》签订的消息传来,他悲愤异常,写信给师友痛心地说:这个条约不但割去了我国的大片土地,而且使各种权利丧失殆尽,人民将无以为生。这真是将中国的生死命脉尽授于人,全国将没有一家一人不亡了!在写给老师欧阳中鹄的信里,他说,中国再不赶紧变法,外国人就要来“代变”,那时中国人都将成为奴隶。谭嗣同内心的愤懑,反映了当时一般知识分子的心理状态。那时候,在上层士大夫和知识分子中,逐渐产生了一种要求变法改革的社会思潮,这个思潮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谭嗣同这个热血沸腾的爱国青年,很自然地赞同他们的主张。

  投身维新变法

  一八九五年,康有为在北京发动“公车上书”,要求变法维新,谭嗣同受到很大鼓舞。当时,他自己也已初步形成了一套有关变法的设想。这就是:在政治文化方面,开议院、改官制、兴学校、变科举;经济方面,开矿藏、修铁路、办工厂、设银行、改税制、讲农学等;军事方面,练乡兵、改军制等;此外还有变衣冠、兴女学、修街道、造公园,改变社会风尚等。他希望自己的国家“凡利必兴,凡害必除”,“各国之长并取之,各国之弊立去之”。

  同年,康有为在北京成立强学会,宣传维新变法。谭嗣同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特意赶到北京去拜访。不凑巧,康有为已经离京南下,谭嗣同见到了梁启超。梁启超向他介绍了康有为的学说和主张,他听后赞口不绝,十分佩服康有为的才能,自称是康有为的“私淑弟子”。可是不久,强学会被清政府封闭了,谭嗣同只得怅惘地离开了北京。回到湖南后,他积极宣传新学,从事变法活动。

  一八九六年春,谭嗣同来到天津。看到了工厂、轮船、船坞、铁桥、铁路、火车、电线等新鲜事物,觉得这些东西很好。于是,变法主张更加坚定。他大声疾呼, 中国“变则存, 不变则亡”,决心身体力行, “遍访世间硕德多闻之士”, “多见多闻世间种种异人异事异物”,寻找一条变法自强的救国之路。

谭嗣同简介资料 谭嗣同生平事迹故事 谭嗣同献身变法的志士

  这一年七月,他父亲为他谋得了江苏候补知府的官职,谭嗣同便来到南京。官场的黑暗使他十分苦恼,但候补知府的清闲生活,也给了他充裕的时间思考问题和写作。他不愿和那些官僚同流合污,就在一个清静的庭院里,开始写《仁学》。在变法图强的激情推动下,他不顾盛暑的酷热,伏案钻研,奋笔疾书,经过半年多的艰苦写作,在一八九七年初,完成了《仁学》一书。

  《仁学》共五万多字,分上下两卷。内容包括哲学思想和社会政治思想两个方面。在这本书中,谭嗣同提出了他的救世方案,里面虽然有不少唯心主义的东西,但主要是对封建专制制度的批判。他从事实出发,在理论上驳斥了“君权神授”的荒谬说法,认为自汉以来延续了两千年的封建专制制度,都是由独夫民贼掌握的暴政,而清王朝更加凶残野蛮。谭嗣同说:人类社会刚开始时,是无君臣之分的,后来才举“一民为君”。所以,君轻民重,君的任务是为民办事,臣是帮助君办民事。如果君主不为大家办事,众人便可废弃他。他反对“忠君”,认为一个人应该为某件正义的事牺牲,而决没有为某个皇帝送死的道理。君王不善, “人人得而戮之”, “无所谓叛逆也”。谭嗣同的这些言词闪耀着民主主义思想的光辉,在当时的维新派人士中,是最为激进的。

  谭嗣同还深刻地批判了维护封建君主专制的伦理道德观念,指出这些封建教条象锁链似的捆住了人们的手脚,断送了多少人的生命,埋葬了多少人的幸福,是应该铲除的惨祸剧毒。他主张以“仁”为标准来衡量是非、善恶,符合“仁”的就是善,不符合“仁”的就是恶,至于什么“忠君”、“死节”,统统都是鬼话。谭嗣同主张男女平等,认为男女只有生理上的差异,不应该有地位上的不同。他指出,人与人关系的原则是: “一曰平等,二曰自由,三曰节室惟意。”总起来说,就是要享有自由之权。

  谭嗣同在《仁学》一书中,表达了对清朝顽固派的不满。他揭露他们用狠毒的办法,窒息人们的思想,使人民饥寒交迫,走投无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挣扎在死亡线上,痛斥他们把国家拖向绝路,把大好河山拱手送给外国侵略者。他号召苦难的人们起来斗争, “冲决一切网罗”。他把自己比作陈胜那样的农民起义英雄。《仁学》写成后,他秘不示人,在戊戌变法失败后, 被捕前夕,才把书稿交给梁启超,一八九九年在日本发表在《清议报》上。

  此时的中国,康有为、梁启超领导的维新运动正在各地兴起。谭嗣同在南京也参加了创办农学会、测量学会等维新活动。以后他又和梁启超、汪康年、康广仁等在上海发起成立戒缠足会,还成立了湖南不缠足会。

  谭嗣同是湖南人,湖南巡抚陈宝箴赞成变法,知道谭嗣同是个人才,特地请他回湖南。谭嗣同欣然应邀,带着眷属,离开南京回到湖南。在家乡,他积极参加了维新变法运动,和陈宝箴之子陈三立、按察使黄遵宪、好友唐才常等一起,建立了南学会、时务学堂、武备学堂,创办了《湘报》、并筹备内河小轮、修筑湘粤铁路和开采矿藏等等。他还和熊希龄在长沙组织延年会,与唐才常等在浏阳设立群萌学会。

  南学会于一八九八年二月在长沙正式成立,有会员一千多人。谭嗣同主讲天文,皮锡瑞主讲学术,黄遵宪主讲政教,每七天集会一次。谭嗣同的演讲,观点明晰,语言锋利,很能抓住听众的心。他的《中国情形危急》、《论今日西学与中国古学》等演说,激发了无数听众的爱国意识。在谭嗣同等人的组织下,湖南各府、县也纷纷成立了学会。短时间内,湖南万马齐暗的局面便被打破,讲究新学新法的风气大开,维新运动搞得轰轰烈烈,成为全国先进的省份。

  但是,清政府的顽固派对维新运动十分仇视。谭嗣同等人的活动受到了湖广总督张之洞的压制。南学会被解散,《湘报》主编遭到毒打,有些维新派人士被迫离开湖南。在困难局势面前,不少人胆怯退缩,谭嗣同却毫不畏惧。他说:平日咱们互相劝勉的就在“杀身灭族”四字,难道能碰到小小利害而改变原来的志向么!现在,国弱民贫已经到了极点,只有闹到新旧两党流血遍地,国家才有复兴的希望,不然,都贪生怕死,国家就真的要灭亡了!他用“横目相仇”来对付顽固派的反扑,斗争意志十分坚定。

  谭嗣同在湖南维新运动中显露出的非凡才华,得到了光绪皇帝的赏识。维新派大臣徐致靖向皇帝推荐说, 谭嗣同“才能出众,学识渊博,忠心爱国,敢于克服困难,对内可以参与国家大事,出谋划策,对外也是一个能干的人。”于是,光绪在一八九八年六月十二日,下令张之洞与陈宝箴,要他们派谭嗣同与黄遵宪进京,以便任以新职。正处困境之中的谭嗣同,看到皇帝决心变法,喜出望外,认为“国事大有可为”,自己的抱负要实现了,便匆匆上京。进京途中,他又接到光绪帝的催电: “迅速来京,毋稍迟延。”这使他受宠若惊,以报答“圣恩高厚”的心情,入京献身变法。八月二十一日,他到达北京。九月五日,光绪召见了他。在皇帝面前,他陈述了自己的变法主张,得到光绪的赞赏。衔军机章京,与杨锐、林旭、刘光第等参与新政的筹划。谭嗣同充满了奋发的激情和美好的幻想,认为他苦心设计的救世方案和多年追求的理想,就要成为现实,便不辞辛苦,日以继夜地工作着。

  为变法献身

  当光绪皇帝的变法诏令一道道地颁布下去的时候,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已经在暗中策划政变,企图罢黜光绪皇帝,推翻新政。光绪皇帝得知这一阴谋后,立即下密诏给康有为等人,要他们迅速离京,急筹对策。由于维新派没有实力,就只好把希望寄托在掌握有七千人新式武装部队的袁世凯身上。因为袁世凯曾倾向变法,光绪皇帝便在九月十六日专门召见他,提升他为兵部侍郎,专办练兵事务。

  在严重关头,谭嗣同挺身而出。九月十八日夜,他独自一人来到袁世凯的住所法华寺。谭嗣同单刀直入,劈头就问袁世凯: “你说皇上怎么样?”袁假惺惺地说: “皇上是旷代之圣主。”他又问: “天津阅兵的事,你可知道?”袁世凯点了点头,说: “嗯,听到一些传闻。”谭嗣同色声俱厉地说: “自古非流血不能变法,必须将一群老朽全行杀去,始可办事!”他取出光绪皇帝的密诏,慷慨激昂地说:“现在只有你能救皇上,如果你不想救皇上,就请去告密,把我杀了,你就能得到高官厚禄。”狡猾的袁世凯装作气愤的样子说: “您把我当作什么人了。我和您一样受到皇上的恩宠,如果有什么吩咐,我一定万死不辞。”两人谈到深夜,商量了救光绪皇帝的办法。谭嗣同要求袁在天津阅兵时保护皇帝,清除奸臣,袁世凯当即表示:若皇上令我下手,杀一个荣禄象杀一条狗那么容易。谭嗣同见他这样忠于光绪,十分满意。实际上,袁世凯已另有打算。二十日,袁世凯赶回天津,向荣禄告密。荣禄又连夜进京禀报慈禧太后。二十一日凌晨,慈禧太后发动政变,囚禁光绪皇帝,下令逮捕维新派, 由她临朝“训政”。

谭嗣同简介资料 谭嗣同生平事迹故事 谭嗣同献身变法的志士

  政变发生的那天中午,谭嗣同正在自己的寓所与梁启超商谈。搜捕康有为的消息传来,谭嗣同镇定自若。他劝梁启超逃亡日本,自己则等候被捕。他的武术师傅大刀王五准备当他的保镖,劝他出走,还有人劝他去日本避难,他都拒绝了。他说:“各国变法都是流了血才成功的。现在中国还没有听说为变法流血的,这就是国家所以不昌盛的原因。为变法而流血,就从我谭嗣同开始吧!”

  二十五日,一伙兵丁闯入谭嗣同的寓所,把他逮捕了。在狱中,谭嗣同态度从容,神情自若。他回首往事,感触万千,觉得自己的遭遇和汉代的张俭和杜根差不多:张俭因揭发朝中权贵而遭到报复,到处流亡;杜根因为劝太后把政权归还给皇帝而受到酷刑。于是,便在牢房的墙上,题了这样一首诗:

  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在狱中,谭嗣同给康有为、梁启超写过两封绝命书。信里说:我今被捕,自料必死,我死并不足惜,可怕的是瓜分大祸就在眼前。我担心的是民族的命运,祖国的前途。我写血书给你们,希望大家同心杀贼,挽救危亡。我相信中国之大,民众之多,一定会有人做到这一点。我生虽不能报国,死也愿意为厉鬼,帮助完成这番事业。

  谭嗣同被捕后第四天,即九月二十八日,封建统治者在北京宣武门外的菜市口杀害了他。年仅三十四岁。同时被害的还有康广仁、杨深秀、杨锐、林旭、刘光第五人,史称“戊戌六君子”。谭嗣同在临刑前,视死如归,大义凛然,他以铿锵有力的诗句,告别了孕育他的祖国。这首诗是这样的:

  有心杀贼,无力回天;

  死得其所,快哉快哉!

  谭嗣同牺牲后,大刀王五亲自埋葬了他的遗体。一八九九年,谭嗣同的遗骨被运回原籍湖南,葬在浏阳城外石山下。墓前华表上有一副对联,表达了人民对这位爱国志士的怀念;

  亘古不磨, 片石苍茫立天地;

  一峦挺秀,群山奔趋若波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