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藤昌益简介资料 安藤昌益日本德川幕府中期杰出的反封建思想家和哲学家

时间:2016-12-19 13:02: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安藤昌益(1703—1762)①,日本德川幕府中期杰出的反封建思想家和哲学家。

  安藤的名字以及他的著作,被埋没和遗忘了100多年,直到1899年才被日本著名学者狩野亨吉博士发现。通过狩野和他的学生渡边大涛等人著书介绍,安藤的名字和著作开始被人知晓。1949年,加拿大东方学家赫·诺曼发表专著《安藤昌益与日本封建社会的剖析》(在日本改题为《被遗忘了的思想家安藤昌益》出版),才使安藤及其著作受到日本和各国学术界的广泛注意。现在安藤已成为世界公认的唯物主义者、战斗的无神论者,被列为世界大哲学家之一。许多人还称誉他为“东方的卢梭”。

  安藤名正信,别字良中,号昌益,文号柳枝轩。他身为医生,又号确龙堂。

  昌益出生于出羽国秋田郡二井田村(现秋田县大馆市大字二井田)的一个上层农民家庭。他10岁至20岁间参加过农业劳动,后因安藤家族“离散”,昌益移居陆奥国八户(现青森县八户市)十三日町。他学习和研究医学、本草药物学等,是一位医术高超的名医。后来曾到京都、江户(现东京)学习和居住很长一段时间,还到长崎去了解和研究西洋的学术和科学思想。他很想到中国和其他各国去游历考察,由于德川幕府实行“锁国”政策,终生未能实现他的愿望。昌益30岁后开始形成自己的思想体系,从事著述和私人讲学活动,50岁左右写成《自然真营道》、《统道真传》等。他著名的弟子八户名医神山仙确曾记载说:“良子(昌益号)吾师也。良子无师无弟子,人有问道则答,问私则不答。故吾问道,取其答,以之为师。”“师寡欲、薄贪事、朝晚食除汤(稀米粥)外无他物”。昌益的弟子多是北海道、松前地方的人。通过这些弟子,他了解到阿伊努人原始公社的情况。他一生行医使他与下层民众有密切的联系。他对封建社会和劳动农民的苦难有直接的感受和了解。这些对形成安藤的社会思想都有很大的影响。

  年过50的昌益,为继承安藤家业,单身返回故乡秋田郡二井田村居住。在秋田,他召集散在大阪、京都、江户和八户等地的门生聚集一堂,对贫富、社会和平等问题进行讲解和讨论。他卓有成效地对故乡的农民进行启蒙教育,开展破除迷信的宣传。当地的农民纷纷丢掉神灵、停止迷信活动,致使寺社、神寺无可奈何地发出了“卖僧”、“卖神”的悲叹。昌益在农民中享有很高威望。农民们敬重和崇拜他,甚至把他奉为自己的守护神。1762年10月14日(阴历),昌益在二井田村病故,葬于曹洞宗温泉寺。农民们为他立了石碑,上刻“守农太神确龙堂良中先生在灵”。铭文简述了昌益的一生。昌益死后不久,他的门生受到当局的迫害,人员被驱散,昌益的石碑亦被砸碎。他的书稿从此被埋没和遗忘。幸存的《自然真营道》等书,过了100多年才被狩野博士无意中发现。

  昌益一生写下大量著作,可惜已多失传。至今先后发现的有:《自然真营道》原稿本100卷92册,另《大序》卷1册,其中缺《生死卷》2册。不幸的是这部书在1923年又毁于关东大地震,现仅存15卷15册。另有《统道真传》5卷,是昌益把《自然真营道》全部内容压缩编成的概要性著作。还有《自然真营道》刊本3卷,是昌益从《自然真营道》百卷本中选取了内容比较温和的部分编成的,人称“小真营道”。此外还有一部《孔子一世辨记》,全书二册,已遗失。

  昌益的主要代表作是《自然真营道》,直译过来就是“自然的真正规律”。这部书内容非常丰富,涉及的问题极为广泛:有对天文、地理、生物、医学等自然科学的研究,有对历史、哲学和社会理论的分析和阐述,还有对儒学、佛学、神道学的研究和批判。可以说,这部伟大的著作,阐述了昌益的整个思想体系,集中了昌益社会政治和哲学理论的全部内容。

  昌益在《自然真营道》中,充分阐述了他的社会政治思想,即“自然世”和“法世”对立的理论。

  他在对“自然世”的描述中,倾注了自己的感情,提出了对“理想社会”的设想。他认为,在人类的自然世界里,所有的人原本都是自耕而食,自织而衣,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他称为“直耕”)。他最尊崇“直耕”,认为“直耕”即是“真道”。他对一直“直耕”的农民,表示了无比的热爱。他对农民的勤劳、谦虚和诚实、质朴作了热情的歌颂,称农民为“自然之子”、“天子”、“真人”、“无私之人”等。他描绘的“自然世”,是一个人类绝对自由、绝对平等的理想社会:在“自然世”里,整个社会和各家各户都是自给自足的,“无过余”,亦“无少不足”;无贫富差别,“彼无富,此无贫”,亦无男女和上下尊卑不平等,“此无上,彼无下”;因此,“无奢欲”,亦“无恨争”,“无上立法”,亦“无刑罚下”,是个无迷信、无监狱、无军队、无罪恶的世界。在“自然世”里,既“无金银钱通用”,也无需“五常五伦”等道德。这是一个完满的永远和平安定的理想境界。

  昌益在对“法世”的描述中,对日本的封建统治阶级、封建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进行了猛烈的抨击,充分表现出他作为日本反封建思想的伟大先驱者的战斗精神。

  在他看来,人类社会在一开始,无所谓君臣贵贱之差别,“法世”的出现,是后来“圣人”“君主”造成的。“君者自圣人出,立私法盗天下而后成之名也”。而现实社会中的一切罪恶,都是由“圣人”“君主”的作法而产生的。“立圣王者,奢之始,万恶之本。”他对伏羲、神农、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和孔子等“圣人”,都进行了具体的批判。“自伏羲至孔子称圣人者十一人,皆失自然之真道,欲盗天下国家而成兵乱之世也。”昌益还用各种野兽集会的寓言形式,巧妙地展示了日本封建社会的阶级关系,揭露了天皇、将军、大名(诸侯)、武士封建统治阶级压迫人民群众的罪恶,描述了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景象:“王食公卿之功,公卿食将军之功,将军食诸侯之功,诸侯食役人(官吏)之功,役人食足轻(下级武士)之功,足轻食诸民之功,以大食小,皆如兽世所为。”他对日本历史上的“三杰”,即圣德太子、丰臣秀吉、德川家康三大人物也加以痛斥。他指斥圣德太子从中国输入佛教,传播有害的迷信;丰臣秀吉侵略朝鲜,给无辜人民造成无穷的痛苦和灾难;德川家康不信不义,是“兽”,是“混蛋”,是最卑鄙的家伙。他批判释迦牟尼舍弃父母,出家为僧,自己不“直耕”,贪食众人“直耕”的米谷。总之,他认为“圣人”“君主”一类的人都是“不耕贪食”的“大罪人”。

  昌益还尖锐地批判了封建社会制度及封建意识形态。他认为,在“法世”社会里,“人为”地造出“士农工商”等身分而有了上下贵贱的差别,出现了男女不平等。随着剥削和统治的开始,就有了腐败、邪恶和堕落,给人民大众造成了不幸、痛苦和灾难。统治者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和私利,镇压人民的反抗,又建立了军队、警察和监狱,而人类的不道德和不幸、一切苦难和丑恶都是“法世”的必然产物。昌益还对儒、兵、道、法等诸家著作及代表人物,对佛教、巫术和神道教及其经传教义都进行了揭露和批判。他指出,封建社会的一切道德规范都是为了迷惑和欺骗民众。他甚至认为,当时社会的一切绘画、音乐、文学、艺术等等都只是供统治阶级享乐用的,应该完全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