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胜吴广起义口号 陈胜的评价 陈胜的生平经历故事

时间:2016-12-20 20:13: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陈胜,字涉,阳城(今河南登封东南)人,秦末农民大起义的领袖。他出身雇农,家世和生年不详,卒于秦二世二年(前208年)。陈胜生活的年代,正是中国社会阶级矛盾十分尖锐的时期。秦始皇统一六国后,“竭天下之资财以奉其政”①,动用数以百万计的劳力修宫殿、造坟墓、筑城戍边等等,致使全国 “力役三十倍于古,田租口赋盐铁之利二十倍于古”②。农民终年劳作,“常衣牛马之衣,而食犬彘之食”③,此外,还受着“苛法峻刑”④的折磨。秦二世篡权后,“赋税愈重,戍徭无已”,“法令诛罚,日益刻深”,全国被“刑者相伴于道,而死人日成积于市”⑤,阶级矛盾已经到了空前激化的程度。

  陈胜自幼和千千万万的贫苦农民一样,受着残酷的封建压迫和剥削。他家贫如洗,靠为地主扛活为生。黑暗的社会现实和自己悲惨的处境,使陈胜心中燃起了反抗的怒火。他仇恨封建剥削和压迫,时刻怀有改变时局的雄心大志。据记载,陈胜在地主家扛活时就志向不凡。有一次,他在田间耕作时对同伴们说: “苟富贵,无相忘”。大伙听了觉得可笑,我们都是为人庸耕的贱人,怎么能有富贵可言呢! 都怅然叹息说: “若为庸耕,何富贵也? ”陈胜见大家并不了解自己的心情,胸无大志,不禁仰天长叹: “嗟呼,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 ”⑥

  ①②⑤ 《汉书·食货志》。

  ③ 《汉书·贾山传》。

  ④ 《史记·张耳陈余列传》。

  ⑥ 《史记·陈涉世家》。

  揭竿大 泽

  秦二世元年(前209年)七月,陈胜被征调前往渔阳(今北京密云西南)戍边,同行的还有阳夏(今河南太康)人吴广,以及旧楚国地方的贫苦农民九百人。陈胜、吴广分别为屯长。这一行人,离开家乡,行至蕲县大泽乡(今安徽宿县东南),遇到连日大雨,北上的道路不通,耽误了预期到达的时间。根据秦朝法律,误期是要被杀头的。于是,陈胜与吴广暗地商量,认为: 如今逃跑是死,起来反抗也不过是死,与其等死,何不起来干一番大事业!

  为了便于统带部众,并在群众中取得威信,陈胜主张假借被秦二世秘密杀害的秦始皇长子扶苏,和原来楚国大将项燕的名号。他说: 天下苦秦已久。我听说秦二世是秦始皇的小儿子,不当立,当立者乃其长子扶苏。可是,扶苏因数次进谏的缘故,被秦始皇贬谪军伍将兵戍边。现在又被无辜杀害,“百姓多闻其贤,未知其死”。“项燕为楚将,数有功,爱士卒,楚人怜之”,有的以为他已死,有的以为他逃亡在外不知去向。今天,假如我们这些戍卒以扶苏和项燕的名义号召天下,恐怕响应者会多不胜数的。吴广听后,觉着很有道理,欣然乐从。此外,陈胜和吴广还采用了 “鱼腹丹书”、“篝火狐鸣”,的办法发动起义。他们在一块丝帕上用朱砂写 “陈胜王”三个字,暗藏于鱼腹之中,然后将鱼卖于市上; 又让吴广夜藏附近的破庙中,燃篝火,学狐狸声音叫道:“大楚兴,陈胜王! ”戍卒买鱼烹食,得腹中书,又在茫茫黑夜听到此种叫声,皆以为天意灭秦,陈胜为王。第二天,戍卒窃窃私语,都为陈胜惊奇。

  陈胜、吴广见时机成熟,便借故杀死了领队的尉官。然后,他们召集众戍卒说: “公等遇雨,皆已失期,失期当斩。弟令毋斩(即使不被杀头),而戍死者固十六七。且壮士不死即已,死即举大名耳,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王侯将相难道是天生的吗)!”这些贫苦戍卒,早已恨透了秦王朝的统治,听了上述道理,都愿意听从陈胜的指挥,起兵反抗。于是,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 大家设坛盟誓,以扶苏、项燕的名义,宣布起义; 并提出了 “伐无道,诛暴秦”的革命口号。随后,他们“斩木为兵,揭竿为旗”,一举攻占了大泽乡,夺占了蕲县(今安徽宿县)。①就这样,陈胜点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大起义的熊熊烈火。

  陈胜率队进入蕲县后,为了扩大影响,发展势力,便兵分两路: 一由符离(今安徽宿县符离集)人葛婴率领,略取蕲县以东地方; 陈胜则自率主力疾速向西挺进。陈胜起兵反秦的行动,给广大人民以极大的鼓舞。陈胜所到之处,振臂一呼,千人立聚,“王楚之地,方二千里,莫不响应”。形成了一个 “家自为怒,人自为斗,各报其怨而攻其仇,县杀其令丞,郡杀其守尉”②以应陈胜的局面。在各地人民的响应和支持下,起义军仅十天左右就进兵数百里,连克铚(今安徽宿县西南)、酂(今河南永城西)、谯(今安徽亳县)、苦(今河南鹿邑)、柘(今河南柘城西北)五县,解放了许多贫苦农民,起义队伍也迅速扩大。陈胜进入陈县(今河南淮阳,曾作过楚国都城)时,已发展成拥有战车六七百乘、骑兵千余、步兵数万的浩荡队伍。

  占领陈县后,义军声势大振,建立政权的问题便提到日程上来了。陈胜召集当地的 “三老豪杰”③商讨大计。大家认为:陈胜“监临天下诸将,不为王不可”①。劝陈胜说: “将军身被坚执锐,伐无道,诛暴秦,复立楚国之社稷,功宜为王”②。但是,新入起义队伍的原魏国贵族张耳、陈余坚决反对。他们认为: 刚进陈县就称王,是向天下人示私,会使天下人失望。因而他们建议陈胜: “急引兵而西,遣人立六国后,自为树党,为秦益敌也。”秦朝的敌人越多,力量就会越分散。这样,秦军 “野无交兵,县无守城”,起义军即可 “诛暴秦,据咸阳以令诸侯。诸侯亡而得立,以德服之,如此则帝业成矣。”③陈胜经慎重考虑,拒绝了他俩的建议,按照 “三老豪杰”的主张,在陈县建立了政权,自称楚王,号 “张楚” (张大楚国的意思)。

  农民政权的建立,对人民抗秦斗争是一个巨大推动。一时间,陈县成了农民起义的中心。各郡县苦于秦王朝的暴政,纷纷组织起来,响应陈胜的行动。“楚兵数千人为聚者,不可胜数”④。但是,在革命的浪潮中,难免泥沙俱下。关东六国的贵族,继张耳、陈余之后,又有魏咎、周市、朱房、胡武等,乘机起兵,涌入了起义行列。革命政权及起义军队伍的成分日益复杂起来。

  西进关中

  陈县称王后,陈胜即着手部署和指挥进军全国、诛灭暴秦的军事行动。他的基本战略是: 以起义军的主力西进关中,直捣咸阳(今陕西咸阳东北); 其它各军则以陈县为基地,四面出击,经略各地。

  西进关中的具体部署是: “以吴叔(吴广,字叔)为假王(代替胨胜),监诸将以西击荥阳(今河南荥阳)”,夺取关中门户;以周文(曾在项燕军中任职)为将军,从荥阳、洛阳以南直接夺取函谷关; 派宋留率兵攻宛(今河南南阳),奔武关,由南面迂回咸阳。

  陈胜派吴广 “西击荥阳”,是否又赋予率军入关,兵取咸阳的战略任务,史料无明确记载。但《史记·张耳陈余列传》明确指出: “大王举梁楚而西,务在入关”; 在部署上则 “使吴广、周文将率百万西击秦”。由此分析,吴广、周文引兵西进,显然有攻敌腹地,夺取咸阳的企图。此外,就荥阳地理形势而论,它位于黄河之滨,鸿、洛之间,是西进关中的水陆交通枢纽、战略要地。陈胜命吴广先取荥阳,是西进关中所必须的。夺荥阳即打开了西进门户; 若置荥阳于不顾,直接率兵西向入关,荥阳之敌势必南下切断西进之军与陈地的联系,陷义军于首尾难顾的境地。正是由于荥阳战略上十分重要,所以秦军兵多守固,成为吴广西进的主要障碍。七月间,吴广率田臧、李归等兵抵荥阳。虽然他们夺取了许(河南许昌东)、郏(今河南郏县),控制了荥阳东南各据点,但荥阳城久攻不下,战局呈胶着状态。陈胜主力西进的计划受到梗阻。

  奉派从武关西进的宋留所部,七月间曾一举攻宛,但进展很慢,到了九月,仍迟滞在宛地附近,未能实现陈胜入武关取咸阳的计划。

  陈胜派周文率师西进,是在吴广、宋留两军牵制了荥阳、宛地南北秦军的前提下进行的,所以,开始进展十分迅速。周文得到沿途人民群众的响应和支持,到达函谷关时,已拥众十余万,战车一千辆;九月间即将部队推进到了距咸阳不足百里的戏地(今陕西临潼东北戏下村)。这时,秦军主力仍驻守北部边塞,咸阳守军仅五万左右。秦二世闻报,十分惊恐,群臣慌乱不知所措。然而,咸阳毕竟是秦朝国都,城防坚固。周文所部千里远行,孤军深入,至时已成强弩之末,根本没有一举攻取咸阳的能力。秦将章邯向二世献计说: “盗已至,众强,今发近县不及矣。郦山徒多,请赦之,授兵以击之”①。于是,秦二世下令将在郦山做苦工的那些所谓 “刑徒”、“罪人”赦免,发给兵器,由章邯率领向周文所部义军反扑过来。鸿门(今陕西临潼东北)一战,周文军大败,不得不撤出函谷关,退守曹阳(今河南灵宝县东)待援。

  秦军击退义军,缓和了战局,便重整队伍,又从边塞撤回王离的部队约三十万人协同作战。二世二年(前208年)十一月,章邯率队出关反攻。陈胜坐守陈县,无力调兵西援。周文所部孤军奋战,先败曹阳,又败渑池(曹阳东),接着全军溃散,周文自杀。这支浩荡大军在屡战受挫、孤立无援的情况下,失败了。

  周文失败,滞兵于荥阳的吴广所部也发生了很大变化。吴广的部将田臧、李归私下计议:“秦兵旦暮至,我围荥阳城弗能下,秦军至,必大败。不如少遗兵,足以守荥阳,悉精兵迎秦军。”他俩认为: “今假王骄,不知兵权,不可与计,非诛之,事恐败”②。于是,他们假传陈王令,杀害了吴广。陈胜对于这种自相残杀的行为愤怒至极,但迫于大敌当前,又不得不以田臧为上将,西抵秦军。可是,在秦军强大攻势下,田臧、李归相继战败,田、李二将战死。至此,陈胜西进关中的用兵计划,彻底破灭。

  陈胜进军关中的失败,在战略上是有深刻教训的。一是错误地选择了决战时机。在没有广泛动员和组织民众、没有占绝对优势且坚强有力的军事力量、也没有集中兵力同秦军进行几次大的作战、以彻底改变敌我力量对比的情况下,过早地以主力西进咸阳,显然低估了封建统治阶级以及旧贵族的反动力量,是不符合战局实际的。二是兵力分散。三支兵力各自为战,互不协同。吴广顿兵坚城四个多月; 宋留军行动缓慢; 周文所部陷于孤军无援的境地。当周文交战不力,退守曹阳之时,南北两路仍不予支援,这不能不给秦军以各个击破的机会。至于陈胜丧失了对各支军队的指挥权,义军内部矛盾重重相互掣肘的现象,在以后的军事行动中,表现的更为明显。

  分兵略地

  在派主力西进关中的同时,陈胜还相继派出其他各军,多路出击,经略各地。其部署是:

  1. 接受张耳、陈余“奇兵北略赵地”的要求①,以陈地人 “武臣为将军,邵骚为护军,以张耳、陈余为左、右校尉,予卒三千人”②,北徇赵地(今山西犬部、河北南部一带)。

  2. 令汝阴(今安徽阜阳)人邓宗,率兵向东攻取九江郡(今苏北、皖北和江西部分地区)。

  3. 派魏人周市北攻魏地(今河南东北部)。

  4. 派广陵人召平东向进攻广陵(今江苏扬州西北)。但是,上述将领大多是旧六国贵族分子,他们利用陈胜、吴广的麻痹大意和缺乏斗争经验,窃取了各路军队的指挥权。这些掌握了兵权的旧贵族,一旦离开陈地,就很快脱离了陈胜的指挥,拥兵自重,自立为王。中原大地,又重新出现了战国时期的割据局面。

  武臣率领北徇赵地之师,于二世元年(前209年)七月间,经白马津(今河南滑县附近)北渡黄河。起初,他还能按照陈胜的要求,揭露秦王的暴虐,以 “陈王奋臂为天下倡”的行动来号召群众①; 部队进展迅速,连克三十余城,队伍扩展到万余人。可是,八月进入邯郸以后,武臣经不起张耳、陈余的怂恿和诱惑,脱离了陈胜,自立为赵王。陈胜对这些分裂行动是十分愤恨的。最初,他企图以镇压的手段进行制止。为此,他曾下令处死了在东城(今安徽定远东南)拥兵自立的将领葛婴。在接到武臣自立为赵王的报告后,陈胜也想尽灭武臣等家,再发兵击赵。上柱国蔡赐进劝说: “秦未亡而诛武臣等家,此又生一秦也,不如因而贺之,使急行兵而西击秦。”②陈胜鉴于形势所迫,为了顾全大局,采纳了蔡赐的建议,象前面所说的承认诛杀吴广的田臧为将一样,违心地派人去祝贺武臣为王。同时,指令武臣等迅速发兵入关,协助周文所部。可是,在张耳、陈余一再挑拨下,武臣非但一兵未发,反而遵照张、陈的建议,派韩广略取燕地; 派李良略取常山(今河北定兴一带); 派张厌攻取上党(今山西长子一带),忙于扩张自己的地盘了。

  此后,奉陈胜之命略取魏地的周市等,也擅立旧贵族魏咎为魏王; 旧齐国的贵族田儋也在狄县(今山东桓台)自立为齐王; 韩广北抵燕地后也在“燕故贵人豪杰”的怂恿下自立为燕王;①……各支起义队伍次第割据独立。

  本来,陈胜发兵各地是图谋一举而成,号令天下。万没料到,自此以后,他的号令竟无人遵从了。

  兵败陈泗

  起义军之所以西攻不成、略地不果,这和陈胜称王后的思想变化是分不开的。

  陈县称王后,陈胜面对迅猛发展的起义形势骄傲起来,渐渐脱离了群众。这时,他宫殿深邃,陈设豪华,俨然以富贵自居了。以前和他一起为人庸耕的伙伴及朋友,听说陈胜为王,纷纷来到陈县。不料,却被守门的官员拒之门外,扣门自辩而不得入见。后来,陈胜出门,这些人 “庶道而呼涉”,才被带入宫内。来到陈胜的宫殿后,他们见殿屋陈设,富丽豪华,十分惊奇,免不了相互议论起过去为人耕作时的情景。宫中官员对陈胜说: “客愚无知,颛妄言,轻威。”陈胜听后,不分青红,竟下令将谈论他过去情况的人斩首。这样一来,亲朋畏威,全部离去,没人敢接近陈胜了。②

  陈胜轻敌骄傲,甚至居富而不仁的思想行为,严重地影响了他的军事进取心。自称王后,他一直没有亲临前敌指挥作战,即使在西进咸阳的主力一再受挫、吴广被谋杀那样的紧急时刻,他也没有离开陈县,赴前线整饬队伍。受骄傲轻敌思想的驱使,陈胜根本听不进臣属的忠告。比如: 当周文率大军西进时,博士孔鲋察觉到陈胜 “有轻秦之意,不复设备”,便进谏说: “臣闻兵法: ‘不恃敌之不我攻,恃吾不可攻。’ 今王恃敌不自恃,若跌而不振,悔之无及也。”这显然是劝告陈胜有备无患,审势御敌的正确建议。不料,却惹恼了陈胜。他冷斥孔鲋说: “寡人之军,先生无累焉。”①(我的军队,不用你操心。)结果,陈胜不予采纳,孔鲋反而讨了个没趣。

  此外,陈胜在用人上“以苛察为忠”。他“以朱房为中正,胡武为司过,主司群臣”②。朱房和胡武都是昏愦而不察时务的庸人,旧贵族的代表。平时将领门稍有过失,他们就大兴问罪; 只要他俩认为不善者,不作调查,擅自处治。可是,陈胜对这二人却十分宠信,诸将因此对陈胜不敢亲近。所有这一切,不能不对陈胜的军事活动带来很大影响。

  当起义军四处出师失利,秦军步步向陈县逼来的时候,陈胜却处于众叛而亲离的窘境之中了。

  秦将章邯在解围荥阳以后,经过一番准备,分路南下。破邓说、败伍逢、击杀蔡赐,其势汹汹,直逼陈县而来。当时,陈胜发往各地的部队多已自立。东南的召平所部,远在广陵,救援不及; 西面的陈留军已被秦军切断于宛地一带; 临近陈县的只有一支张贺的军队,形势十分危急。

  秦二世二年(前208年)十一月,秦军击败张贺军,兵抵陈县城。陈胜亲自出城督战,但寡不抵众,数战不力。十二月,陈胜见孤城难守,只好弃城东走汝阴(今安徽阜阳),想重新回到原来发动起义的地方。不料,行至下城父(今安徽蒙城西北),被叛徒庄贾(陈胜的驾车人)杀害。陈胜死后,被当地人们埋葬于砀(今安徽砀山南)。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大起义,就这样失败了。

  陈胜吴广发动的这次农民大起义,反映了广大劳动人民的要求,符合了当时客观形势的发展,起义发动后仅六个月,革命风暴就席卷全国,从根本上动摇了秦朝的反动统治,为尔后刘邦、项羽等推翻秦王朝奠定了基础。这次起义,在中国农民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第一页。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以上事实及引文均见《史记·陈涉世家》。

  ② 《史记·张耳陈余列传》。

  ③ 秦时每乡设有三老,掌管教化; 豪杰指地方有势力的人。

  ① 《史记·张耳陈余列传》。

  ② 《史记·陈涉世家》。

  ③ 《史记·陈涉世家》。

  ④ 《史记·陈涉世家》。

  ① 《史记·秦始皇本纪》。

  ② 《史记·陈涉世家》。

  ① 《史记·张耳陈余列传》.

  ② 《资治通鉴》卷七,秦二世元年.

  ①② 《史记·张耳陈余列传》。

  ①② 《史记·陈涉世家》。

  ① 《资治通鉴》卷七,秦二世元年。孔鲋,原魏国丞相子顺之子,孔子八世孙。

  ② 《史记》卷四十八,陈涉世家第十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