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玉成之死是被凌迟三日处死的吗? 陈玉成生平经历故事/安庆

时间:2016-12-20 20:53: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有一首广泛流传的歌谣说:

  不怕清军兵马强,英王一到即完蛋;

  英王用兵如啸虎,清军遇到即死亡。

  我有英王为长城,哪怕清军百万兵;

  天朝有将如英王,穷人生活有保障。

  这首歌谣所热情颂扬的英王,就是太平天国革命战争中涌现出来的优秀青年将领陈玉成。

  少年从军 玉汝于成

  陈玉成,1837年出生于广西桂平县寻线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里。他的父母亲因为带头抗捐,惨死在清朝统治阶级的屠刀之下,年幼的陈玉成为叔父陈承鎔收养。由于叔父家境贫寒,十二岁时,他迁到藤县新旺村给地主当小长工,过着经常挨打受骂的苦日子。1851年,太平军经过藤县时,十四岁的陈玉成杀死了欺压他的地主,跟着叔父一道投奔了太平军,当了一名“童子兵”。

  陈玉成原来名叫 “丕成”,因为他投军后,在战斗中勇敢顽强、身手不凡,很快当了童子兵的首领,引起了天王洪秀全的注意,特地给他改名 “玉成”,寓以 “玉汝于成”之义。陈玉成果然不负洪秀全所望,在激烈战火的锤炼下,迅速成长起来。

  1852年12月,太平军打到武昌城下。一次,陈玉成跟随一位将领侦察地势时,被敌人发现了。当敌人出动人马围住他们时,陈玉成骑着马,舞着剑,一边猛冲,一边高呼: “谁敢阻我! ”他象旋风一样来回冲杀,将阻挡的清兵全都砍倒在地,终于杀出了敌人的重围。由于他英勇无畏,战功卓著,太平军占领南京后,被杨秀清选拔为左四军正典圣粮,职同监军,地位已在军帅之上。这时他才十六岁。

  1854年,太平军西征攻打武昌,一连几个月,久攻不克。陈玉成奉命带兵去增援。到达以后,他带领十多名骑兵去侦察,清军的枪弹不断向他们射来,战马被射中好几次,他却镇定自若。回来以后,他对攻城的主将说: 城内粮食将尽,守军面无人色,不少士兵随身带了许多东西,已作好了随时逃跑的准备。只要改变作战方法,武昌城一定能够迅速攻克。主将见他胸有成竹,就任命他为攻城先锋。

  1854年6月26日晚上,陈玉成率领五百精兵,绕到武昌城东面,他布置三百人从正面摆开攻城的阵势,吸引清军注意,自己带着另二百人埋伏于僻静之处,乘敌不备,把事先准备好的绳套抛到城墙上,套住城垛,他和战士们攀着绳子,悄悄爬上城墙,然后展开军旗高呼: “天兵登城啦! 天兵登城啦! ”几千名清兵以为城已攻破,顿时慌乱起来,立即打开城门,竞相逃命。围攻了好几个月的武昌城终于被攻克了。陈玉成因功被提升为殿右十八指挥,一个月之后,又被升为殿右三十检点,负责统领陆军后十三军和水师前四军。这时,他只有十七岁。

  在频繁的战斗中,陈玉成摸索出了一套很有特点的战术:他常常在傍晚快要收兵的时候,先以一支军队诱敌作战,打得敌人疲乏时,收队撤退,引诱敌人追赶。然后,以事先埋伏好的精锐部队突然杀出,常常能大量消灭清军。清军对他这个战术很害怕,曾国藩特别告诫他的部队要 “坚壁勿战”,不要轻易追击。因此,在湖北战场,“三十检点回马枪”的名声,到处流传。

  1856年2月,陈玉成参加了镇江解围战。当时,镇江被围得水泄不通,守将吴如孝被困在城中,与援兵不通消息。援兵决定派人冲进城中与吴如孝取得联系,以便内外夹攻。但是,敌军重重包围,冲进城非常危险。陈玉成自告奋勇,担当了这个艰巨的任务。他挑选了几名勇士,驾驶一条小船,向镇江水关冲去。江面上密布的敌人炮船,立即向陈玉成的小船开炮和拦截。然而,陈玉成机智勇敢,他指挥小船,左拐右绕,冲破了敌船的层层封锁和密集火网,进入了镇江城内,向吴如孝转达了内外夹击的计划。战后,陈玉成被拔升为冬官正丞相。天王洪秀全啧啧称赞他: “一身都是胆,是个好将领”。

  天京内讧发生后,太平天国军事形势急转直下。年轻的陈玉成决心挽回危局。多年的战争锻炼,使他形成了卓越的战略、战术头脑,他看出扭转战局的关键战场是安徽。因此,他在安徽训练了一支战斗力很强的精兵。这支部队全由矫捷、机警、强健的青少年组成,称为小儿队五旗营。分红、黄、白、黑、青五旗,其中红旗营战斗力最强,被称为 “红猿”。陈玉成带着这支精兵,配合大部队从皖北东下,首先攻下了无为和巢县,接着西进庐江,攻占了桐城和舒城,稳定了皖北形势。然后,他又率兵打到湖北境内。石达开分裂出走,约他同行,他不为所动,继续坚守自己的战斗岗位,为挽救太平天国的危机而殊死奋战。

  1857年10月,洪秀全封陈玉成为“成天豫”①,随后又封他为前军主将,让他统率大军,扭转战局。当时的中军主将是蒙得恩,但他不出京门,也不大懂兵事,所以,陈玉成就成了这一时期太平天国军事工作的实际主持人,成了支撑后期太平天国大局的擎天柱。

  订约会战 破解京围

  陈玉成受命以后,认真地分析了当时的形势。他认为: 破解天京之围是扭转战局的关键。乘太平军内乱之机而重新建立起来的江南、江北大营,包围了天京。尤其是江北大营,使天京的交通、粮道陷于断绝。因此,陈玉成决心首先打破江北大营。但是,在敌强我弱的形势下,仅靠自己孤军作战是不成的,必须和其他部队协同作战,才有制胜敌人的可能。

  1858年8月上旬,陈玉成邀请李秀成和其他各路太平军的将领在枞阳举行军事会议。会议决定: “各誓一心,订约会战”①,打破江北大营,恢复天京和江北各区的交通,由陈玉成担任主攻,其他各路人马紧密配合,协同作战。

  会议之后,陈玉成立即从鄂皖撤兵东进,由潜山过舒城,八月下旬攻占了庐州(今安徽合肥),九月下旬到达滁州(今安徽滁县)、乌衣,与李秀成部会师。

  滁州是清军增援浦口的必经之地,要攻打浦口,必须首先拿下滁州,使浦口陷入孤立无援的地位。为此,陈玉成先派吴如孝率部联合捻军袭得部去攻打梁园、定远,牵制庐州附近的敌军。自己统率各部,以优势兵力在滁州与敌军会战。

  清军为了阻止长驱而下的陈玉成,集中了大量的兵力到滁州以南的乌衣截击。除了江北大营派来的军队之外,还有清朝蒙古都统胜保的马步军。胜保这支军队,尤其是他的骑兵,有一定的战斗力。原来活动在河南、安徽一带,没有受过太平军的重大打击,非常骄横。为了打击胜保,陈玉成在乌衣布置好了击破骑兵的刀牌手,决心消灭胜保的骑兵。

  9月25日,胜保率领着气势汹汹的马队,猖狂地向太平军冲杀。陈玉成命令事先埋伏好的刀牌手一跃而起,冲入敌阵,盾牌护身,刀削马足。胜保的骑兵纷纷倒地,道路被阻塞了,后队挤着前队,自相践踏,乱作一团。陈玉成指挥大军,乘势从四面合拢攻击,结果,一举歼灭三、四千人,胜保的马队全军覆没,胜保本人因溜得快,侥幸逃命。太平军旗开得胜,军威大振。

  9月26日,陈玉成挥军向浦口进发。到达小店时,与冯子材率领的江南大营派来增援的五千清军遭遇。陈玉成乘其立足未稳,指挥大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杀过去,刚从全椒赶到的李秀成,也迅速投入战斗,两军密切配合,几乎全歼了这支清军。冯子材仅领着二、三百个残兵败卒,狼狈逃命。太平军一口气追到浦口,立即对江北大营发起了进攻。陈玉成率军攻打前阵,李秀成领兵袭击后阵,天京城的太平军也渡江助战。在各路太平军的联合攻势下,德兴阿所部一万多人全部被歼。江北大营再次被攻破了。为了扩大战果,陈玉成和李秀成挥军东进,连克江浦、天长、六合、扬州各城。天京北面的威胁解除了。太平军的被动战局得到了初步扭转。

  再破江北大营,是陈玉成第一次指挥的重大战役。从战略上看,最主要的成功之处就在于: 太平军集中了绝对优势兵力,各路将领在枞阳会议上就已统一思想,因此,战斗中配合密切、协同默契。这表明,二十一岁的陈玉成已经具备了运筹全局的指挥才能。

  三河大战 痛歼湘军

  正当陈玉成和李秀成在江北战场取得进展时,曾国藩抽调了湘军中最凶悍的李续宾部,对安徽境内的太平军进行大规模的反扑,企图以此减轻太平军对江北大营的压力。李续宾在反革命军队中是一个被捧为 “威望冠诸军”的人物。9月中旬,李续宾从英山出发,连陷太湖、潜山、桐城、舒城,直扑三河镇。三河守将吴定规频频向陈玉成告急。

  三河,是对太平天国具有战略意义的军事重镇。它位于巢湖西岸、大界河南岸,是水陆交通的要冲,又是庐州南方的门户。太平军在这里储有大批粮食、军械。敌人对三河的重要价值也很清楚。胡林翼说: 三河 “为水陆冲途,实据庐州之总要,其屯驻丰粮、军火,即以接济庐州、金陵。”①由此可见,如果三河失守,天京的粮源将被断绝,北面就会再度处于敌人的威胁之下。

  陈玉成接到告急文报后,冷静地分析了敌我态势,他看出: 李续宾部虽然凶悍,但三河是太平军腹地,庐江仍在太平军手中,李续宾长驱直入,进攻三河,是孤军深入,没有后援,已犯了兵家大忌。如果迅速集中兵力,进行奔袭包围,完全可能将其歼灭。于是,他立即奏请天王洪秀全,说明三河之战的意义,请天王派李秀成立即驰往三河,协同作战。

  奏准之后,陈玉成迅速率军取道江浦、巢县、庐江,兼程西援。同时命令庐州守将吴如孝会合捻军南下,切断敌军从舒城方面的增援之路,形成从北面对李续宾的夹攻之势。11月14日,陈玉成进抵金牛镇,从西南方向逼近三河。同一天,李秀成部抵达白石山,从东南方向逼近三河。这样,太平军就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对李续宾形成了三面夹攻之势。李续宾遂成为瓮中之鳖。陈玉成这一突如其来的反包围,使李续宾感到很恐慌。于是,他决定先发制人,乘陈玉成立足未稳,集中兵力从金牛镇方面突围,退往桐城。11月15日清晨,李续宾以七营步兵和部分马队,向陈玉成大营发起了偷袭。

  陈玉成对李续宾的这一着早有所料,他将计就计,将主力埋伏在烟墩冈后面,只用少量部队迎战,且战且退,将七营湘军引往烟墩冈伏击区。湘军不知是计,猛追过来。正巧这时大雾迷漫,对面看不见人。湘军一过烟墩冈,太平军伏兵四起,陈玉成亲率马队从后面抄出,直冲敌群。湘军忽然听到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太平军的冲杀声,又看不清底细,顿时一片混乱,一下被太平军打死一千多人。李续宾闻讯,立即率后队来援,冲击十多次,不得入内。正在这时,李秀成和三河守将吴定规两路人马也赶到,三路夹攻,李续宾大败,逃回营中固守。陈玉成命令太平军挖开河堤,断敌退路,然后逐营攻打。李续宾见大势已去,自杀而死。11月18日,太平军攻破了最后一座营垒,李续宾部六千余人和四百多名文武官员全部被歼,无一漏网。接着,陈玉成挥军连克舒城、桐城、潜山、太湖、石牌(今怀宁),迫使围攻安庆的多隆阿、鲍超两军退走宿松,安庆之围不战而解。

  三河一战给了敌人一个沉重的打击。曾国藩哀叹说: “三河之败,歼我湘人殆近六千,不特大局顿坏,而吾邑士气亦为不扬。”①胡林翼也说: 三河之败,不但使四年纠合起来的精锐“覆于一旦,而且敢战之才,明达足知之士,亦雕丧殆尽”,“全军皆寒,不可复战”。②

  三河一战的胜利,成为后期太平天国军事的起点,太平军由此从处处被动挨打逐步转为主动攻打敌人。三河战役是太平天国战争史中打得最漂亮的歼灭战之一。在这次战役的指挥上,陈玉成显露了杰出的军事才能: 他首先制定了正确的战役计划,然后集中优势兵力,以闪电之势,从三个方向对敌军实施战役包围,而且预先切断了李续宾和外敌的联系,一举造成了陷敌于灭顶之灾的绝境。战斗开始后,他又巧妙地利用了大雾的有利条件,采用诱敌入伏的战术。所有这些都是十分正确、十分成功的。

  半年以后,陈玉成被洪秀全封为英王。以后他又参加了二破江南大营的作战。从此,陈玉成 “威名震天地”,成为 “天朝第一个好角色”。敌人也不得不承认他“年少英勇善战”,“近世罕有其匹”。曾国藩则说: “自汉唐以来,未有如此‘贼’ 之悍者。”①

  重视上游 力救安庆

  1860年5月11日,天京城内举行高级军事会议,讨论二破江南大营后的军事行动方案。会上出现了不同意见: 英王陈玉成主张乘胜西上,破解安庆之围,与曾国藩的湘军主力作战;侍王李世贤主张南取闽、浙地区; 忠王李秀成主张进军长江下游,攻占苏州、常州、上海地区。会议最后决定采取干王洪仁玕的方案: 先东征,进取苏、常地区; 然后回师西征,会攻武汉,吸引湘军西援,以解安庆之围; 西征以陈玉成为北路军,由江北西上,以李秀成为南路军,从江南西进,约定于1861年4月会攻武昌。

  从战略上看,二破江南大营后,太平天国的主要敌人是湘军。这时,清王朝已任命曾国藩为钦差大臣、两江总督,节制大江南北水陆各军。曾国藩当了反革命军队的统帅后,将其战略重点放在天京上游,死死咬住安庆不放。他认为安庆是事关反革命全局的要害。太平军东征苏、常,咸丰帝屡次谕令曾国藩带兵赴援,但是,他反复申述理由,坚持不撤安庆之围。他说: “安庆一军,目前关系淮南之全局,将来即为克复金陵之张本。”①当太平军西征湖北时,曾国藩却说: “吾但求力破安庆一关,此外皆不遽与之争得失。”②曾国藩所以如此,主要是安庆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攻占了安庆,就可以进取天京,最后消灭太平天国。由此可见,安庆实质上成为敌我斗争的焦点所在,决定着太平天国的命运。

  这时,摆在太平军面前的首要任务和主要目标是歼灭主要对手的有生力量,而不是扩充新的地盘。因此,陈玉成在战略上重视上游,主张集中兵力,乘胜破解安庆之围,是完全正确的。从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二破江南大营后,太平军兵力集中,斗志高昂,湘军对安庆的围攻还没有到达最猖狂的程度,太平军如果象三河战役那样,集中各路兵力西上,对围攻安庆之军实行反包围,敌人方面并无有力的援军解围,完全可能吃掉湘军主力。果真如此,将会给太平天国造成极为有利的形势。

  干王洪仁玕也看到了安庆的重要性,他说: “长江者,古号为长蛇,湖北为头,安庆为中,而江浙为尾,今湖北未得,倘安省有失,则蛇既中折,其尾虽生不久。”他还认为: 安庆“实为天京之锁钥而保其安全者”,“安庆一日无恙,则天京一日无险”。③但是,洪仁玕采取先征苏、常,然后西征的办法,不但贻误了战机,而且使用西征湖北这种早已被曾国藩识破了的围魏救赵之略,已经难以达到解安庆之围的目的。同时,首先东征,又助长了李秀成专顾下游的错误战略思想。所以,天京会议的最后决策是错误的。

  但是,陈玉成从大局出发,对会议的决策采取了坚决服从的态度。他首先积极地参加东征。1861年3月中旬,他率领大军从北路西进,进占了离汉口只有一百六十里的黄州府。这时,武昌城中只有两千守军,湖广总督官文吓得呆若木鸡。胡林翼在安徽急得口吐鲜血,怨恨自己是 “笨人下棋,死不顾家” 。但是,由于李秀成没有如约到达,迟至六月中旬才进抵鄂城,破坏了进军计划; 由于陈玉成轻信了英国参赞巴夏礼的欺骗和恫吓; 更主要的是安庆已万分危急,陈玉成觉得不能再延误时间了。因此,他留下赖文光率兵固守黄州,等候李秀成一军到达后合攻武汉,自己则率领大军回救安庆去了。这次半途而废的西征,陈玉成有一定责任,但主要责任在天京会议决策和李秀成方面。

  1861年4月,陈玉成大军抵达安庆外围,驻军集贤关,并在菱湖北岸修筑营垒十三座,与安庆守军遥相呼应。为了加强力量,陈玉成派吴定彩率一千多人冲进安庆城内,协助防守。干王洪仁玕也率兵一部前来增援。安庆外围,太平军和敌军形成了犬牙交错的局面。

  5月初,安庆解围战开始,太平军苦战十多天,没有取得进展。由于敌军援兵增多,陈玉成被迫北走桐城。5月下旬,陈玉成会合洪仁玕和捻军,进攻棋盘岭,激战一天,被清军打败。陈玉成看到兵力太少,便亲自赶往天京,请兵增援。清军乘机猛烈进攻,到7月上旬时,安庆外围据点全为清军攻占。形势对太平军极为不利。正确的方针应该暂时放弃安庆,以便保存有生力量,再寻战机。陈玉成虑不及此,于8月上旬又派兵增援,经过十多天苦战,夺回了集贤关等据点,但由于兵力太少,不能解围。敌军在抵抗陈玉成的进攻时,加紧攻打安庆。9月5日,敌人用地道火药轰塌安庆北门,攻入城内,太平军守军二万余人全部壮烈牺牲。由于兵力不足,由于拥兵最多的李秀成对安庆采取袖手旁观、坐视不救的错误方针,安庆解围战不幸失败了。

  安庆失守后,洪秀全采取惩办主义,革去了陈玉成的英王。陈玉成率部退守庐州,坚持皖北斗争; 同时派扶王陈得才、遵王赖文光率兵一部,远征豫、陕,广招兵马,准备日后转入反攻。

  1862年5月中旬,陈玉成在庐州失守后退往寿州(今寿县)时,因失去警惕,被已叛变的苗沛霖诱捕。被捕之后,他大义凛然,保持着天国大将的英雄气概。据《被掳纪略》一书记载: “苗将英王送于胜保。胜保坐中军帐,旗帜枪炮排列森严,叫英王陈玉成上来。英王上去,左右叫跪,英王大骂云:尔胜小孩,在妖朝第一误国庸臣。本总裁在天朝是开国元勋,本总裁三洗湖北,九下江南,尔见仗即跑。在白石山踏尔二十五营,全军覆没,尔带十余匹马抱头鼠窜,我叫饶尔一条性命。我怎配跪尔! 好不自量的物件! ”骂得胜保面红耳赤,无言以对。胜保劝他投降,陈玉成厉声喝道: “大丈夫死则死耳,何饶舌也! ”①6月4日,陈玉成英勇就义于河南延津,时年二十五岁。

  陈玉成虽然牺牲了,但是,他那杰出的指挥艺术和卓越的谋略思想,他那崇高的革命气节和宁死不屈的革命精神,永远为后人所景仰。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太平天国官制中低于王的一种官爵,共有义、安、福、燕、豫、侯六爵。

  ① 《太平天国》(二),《李秀成自述》。

  ① 《胡林翼全集·奏议》卷三十二。

  ① 《曾文正公全集·书札》卷七,《复刘霞仙》。

  ② 《胡林翼全集·书牍》卷十二。

  ① 《太平天国资料》,《被掳记略》。

  ① 《曾文正公全集·奏稿》卷十一,《通筹全局并办理大概情形折》。

  ② 《曾文正公全集·家训》卷七。

  ③ 《太平天国》(二),《洪仁玕自述》。

  ① 罗尔纲: 《太平天国资料考释集》,佚名氏《陈玉成被擒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