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逊是怎么死的 陆逊简介资料介绍 陆逊生平经历故事

时间:2016-12-21 17:02: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陆逊,又名陆议,字伯言,吴郡吴县(今上海松江)人,公元183年出生在江南有名的大官僚地主家庭。为了得到豪门贵族的支持,孙权把其兄孙策之女嫁给了陆逊。二十一岁时,陆逊开始在孙权手下当官,起初任屯田都尉,曾开仓济贫,劝督农桑,表现了一定的政治见地。后来,他主动建议孙权出兵平定兴起多年的江南“山寇”,稳定后方,扩充军队,以图大举。孙权就命他率兵进击,他巧用计谋迅速完成任务,为吴军征募了几万名年轻力壮的士兵,受到孙权的重视和信任,被提升为定军校尉,领兵驻屯芜湖。

  荆州之战 初露锋芒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镇守荆州的关羽在对东吴采取军事对抗方针的同时,率领荆州守军主力北攻曹操占领的襄樊地区。负责镇守陆口(今湖北嘉鱼县西南)而与关羽为邻的东吴大将吕蒙,一见有机可乘,就献谋孙权,请以治病为名将其调回建业(今南京市),迷惑关羽,使其调走留守江陵(当时荆州的治所)的部队,然后乘虚而入,一举夺回战略重地荆州。被孙权采纳了。

  俗话说,英雄所见略同。年轻无名、职位低下的陆逊竟和吕蒙想到一起了。当吕蒙乘船途经芜湖时,陆逊前往求见。他向吕蒙问道: “陆口是防备关羽的战略要地,将军为什么丢下不管而安然回京呢? ”吕蒙一听,觉得来者很不一般,但又不便说破真情,就应付性地回答说: “你说得不错,可我病体沉重,实在不能坚持了呀! ”陆逊便建议说: “关羽骄横,盛气凌人。现在他一力北进,对我军未怀戒心。如果他知道您已返京治病,一定会更加放松戒备。我们如果乘此良机,出其不意地袭击,是可以夺取荆州的。请您见到主公时,转达一下我的建议,同他很好地筹划一下。”吕蒙见陆逊说破了他的计策,觉得陆逊是个难得的将才。回到建业后就向孙权推荐说: “陆逊思虑周密,谋略长远,是个将才,可以担任重要职务。他的名声不大,不会被关羽注意,请派他接替我镇守陆口,让他到任后,把我们的意图隐蔽起来,暗中观察形势,伺机进击,大功就可告成了。”孙权接受吕蒙的建议,立即召回陆逊,面授机宜,破格任命他为偏将军、右部督,代理吕蒙镇守陆口,密切注视荆州动向,为出兵荆州作好准备。

陆逊影视剧照
陆逊影视剧照

  陆逊到达陆口后,马上写了一封信恭维关羽说: “关将军挥军北征,讨伐曹贼,樊城一战,水淹七军,生擒于禁,使曹军闻风丧胆,将军的奇功伟绩,使晋文公大战城濮之师和韩信破赵之略都相形见绌了。近来,因吕蒙将军病重需回建业医治,主公令我代守陆口。我本是个书生,没有能力负此重任,幸而能同将军这样本领强、名望高的人相邻,希望将军多加指教。听说徐晃率骑搬取救兵,曹操为人奸诈狡猾,恐怕不会甘心失败,也许会暗中增兵,以求扭转败局。古人用兵,特别警惕胜后,因为获胜之后,往往容易轻敌。希望将军多施妙计,以便最后大获全胜。”当东吴使者把这封信和一些礼物送到樊城军营后,关羽觉得陆逊这个年轻书生,看来确实本领不大,态度也谦恭、友好,不会对荆州形成威胁,因而“意大安,无复所嫌”①,立即抽调了大部分荆州守军增援樊城战场。荆州因此更加空虚了。

  陆逊察知备细,立即派人飞报孙权,孙权便以吕蒙为大都督,率军西上,至陆口与陆逊会合,一举袭占了荆州。接着,陆逊领军西上,攻占了宜都(今湖北宜都县西北)、夷陵(今湖北宜昌东南)和秭归,切断了关羽入川之路。孙权加封他为镇西将军,任宜都太守。

  夺取荆州,主要是吕蒙指挥的。但是,作为一个中级军官的陆逊,能从军事全局出发考虑问题,提出了和当时担任吴军统帅的吕蒙完全相同的计谋,的确是不简单的。说明他很注意研究吴、蜀之间的军事形势和双方将领的情况,做到了知己知彼,因而能够提出智取荆州的计谋。当他到达陆口之后,又利用了自己没有名望的条件,巧妙地吹捧关羽,扩大了关羽的弱点,达到了骄敌、误敌的目的,促使偷袭荆州的战机迅速成熟。这些都说明,陆逊是一个很有发展前途的将领。但是,陆逊没有看到吴蜀应当联合才能抗击曹魏的大局,献计进攻盟友,则是失策的。因此,很快导致了吴蜀之间一场大战的爆发。

  火烧连营 后发制人

  孙权袭夺荆州,使吴、蜀两个集团之间的矛盾激化起来。蜀汉章武元年(公元221年)七月,刘备以替盟弟关羽报仇为名,派将军吴班、冯习率兵四万,击破了李异、刘阿等部吴军,占领了秭归,准备东征孙权。对此,大将赵云反对说: 当前的主要敌人是曹魏而不是孙权。我们应当利用曹丕篡汉称帝之机,扩大反曹联盟,出兵占据关中,控制黄河、渭水上游,关中、关东的反魏势力必然会裹粮策马迎接我军。如果把主要敌人曹魏搁在一边去和东吴作战,后果将是很不好的; 诸葛亮等其他不少蜀汉大臣也不支持出兵东征; 在东吴任职的诸葛亮之兄诸葛瑾还写信劝说刘备分清主要敌人; 孙权为了缩小两国纠纷,曾两次派使向刘备求和。这一切,全都被刘备拒绝了。这位登基不到一年的皇帝,决心一举夺回战略重地荆州。

  孙权求和不成,只好准备战争。为了防备魏军乘机进攻,他遣使向曹丕卑辞称臣,被曹丕封为吴王,暂时地解除了北方的威胁。吴军原统帅吕蒙已在荆州之战结束时病死。为了确保抗蜀战争的胜利,善于发现和使用人才的孙权,断然起用三十八岁的陆逊为大都督,统率朱然、潘璋、宋谦、韩当、徐盛、鲜于丹、孙桓等部共五万人马,溯江西上,迎战蜀军。以前并无显赫战功的陆逊,一举成为东吴的统帅,这使一些久经沙场的老将和王亲贵戚们很不高兴,也很不服气,他们根本看不起陆逊,对陆逊的命令也不愿意服从。为了实施集中指挥,陆逊召集众将开会,他按着孙权亲授的大都督宝剑,严肃地对大家说: “刘备天下知名,曹操都怕他,现已挥军进入我们境地,是个强大的敌人。各位应当团结一致、共同对敌。我虽然是个书生,但是,主公将统帅重任交给我,是因为我还有一点可取之处,这就是忍辱负重。然而,军队的纪律是不能破坏的,大家必须各负其责,服从指挥,如果再有违犯军令者,一定要严厉惩处。”诸将虽然不满,迫于军令,只好服从。

陆逊影视剧照
陆逊影视剧照

  蜀汉章武二年(公元222年)正月,刘备决定亲率大军由秭归大举东下。另一将领黄权向刘备建议说: “吴军战斗力强,我军顺流东下,进易退难,请让我作先锋试攻,陛下应率主力殿后,较为稳妥。”刘备对这一建议又拒绝了。他以黄权为镇北将军,率领长江北岸诸军,防备魏军进击蜀军侧翼,自己率蜀军主力沿长江和南岸山岭,水陆并进,其势锐不可挡。先锋吴班、陈式所部水军一举攻占夷陵。初次担任统帅的陆逊看到,不论地形、兵力和士气,蜀军都占着显著的优势,如果急于接仗,吴军会吃大亏,因此,他大胆地实行了诱敌深入、等待时机、后发制人的战略方针,命令吴军从巫县(今四川巫山)一直退到夷道(今湖北宜都西,位于长江南岸)和猇亭(今湖北宜都北,位于长江北岸)一线安营扎寨,转入坚守防御,不准和蜀军交战。

  一些吴军将领本来就怀疑这位新统帅的指挥才能,现在看到他只知道一个劲地后退和坚守,终于忍耐不住,群起向陆逊请战。陆逊不动声色地说: “刘备举兵东下,其势正锐,又凭高据险,很难一举攻破,即使攻破,也难获全胜,若出战不利,反而影响大局,不如奖励将士,多献计谋,等待形势变化。蜀军沿山岭行军,兵力难以展开,容易疲惫涣散,我们应当等到时机成熟时再出战。”将领们听了半信半疑,怏怏而退。其实,陆逊面对强敌,先让一步,主动退出高山地带,把兵力难以展开的六、七百里崇山峻岭让给蜀军,扼守要隘,避敌锐气、待机决战,这种指挥是很高明的。可是,吴军将领们不理解这一作战意图,以为陆逊是害怕敌人,因此各怀愤恨,流言蜚语,时有所出。陆逊仗有孙权的信任,以忍辱负重的精神,对此不予理睬。

  二月,刘备率领大军进到猇亭,扎下了大本营。他自恃身经百战、兵多将广,完全不把陆逊这位初出茅庐的年轻统帅放在眼里。在这种情绪指导下,他不断地分散着自己的力量。先是命令蜀军缘六、七百里山岭接连设置了几十个营寨,摆了一个展不开的长蛇阵,后又分兵一部围攻驻守夷道的孙桓。孙桓是孙权的侄子,立即向陆逊求救。部将们也强烈要求分兵救援。陆逊坚决不同意,他对部将说: “孙桓深得部下拥护,夷道城防坚固、粮食充足,不会失守,只要我的计策施展,其围可不救自解。”将领们因此对他更加不满了,对此,陆逊仍然置之不理。

  刘备本想先发制人,一举打败吴军。可是,陆逊却坚守不战,这使刘备非常恼火,就天天派人到吴营外辱骂挑战,陆逊只是不理。刘备见激将法不行,就改用诱敌法,他将八千多名精兵埋伏在山谷之中,而令吴班率领几千名老弱残兵在吴军营地前的平地上扎营。吴军将领们一见有机可乘,纷纷请求出击。陆逊制止说: “大家不知孙吴兵法之妙,此举必定有诈,看一看再说。”刘备见吴军还是不出战,只好撤出山谷中的八千多精兵。诸将见陆逊所料果然不错,慢慢佩服起来。

  陆逊按照既定部署,集中兵力固守待机,和蜀军相持了七个月之久。刘备被阻于猇亭、夷陵一线,欲战不可,欲退不能。随着天气不断炎热,蜀军将士个个叫苦,斗志日渐衰退。这时刘备又将就士兵们的避暑要求,竟然放弃了 “水陆并进”的有利条件,令水军全部弃船上岸,到山林中扎营避暑。陆逊一见大喜,立即满怀信心地上书孙权说: “开战之初,我所顾虑的就是蜀军水陆并进、夹江而下的优势。现在蜀军已经舍舟登陆,在密林中处处扎营。从其部署来看,不会再有大的变化了。刘备过去用兵,总是败多胜少。因此,我虽然没有什么才能,但打败刘备,已经有把握了。”于是,陆逊召集诸将部署反攻。将领们迷惑不解地说: “要攻刘备,应在当初,现在让他深入了六、七百里,设防了七、八个月,各险要重地都已配备重兵,这时候反攻恐怕不利吧? ”陆逊笑着对大家说: “刘备是个很狡猾的人,见多识广,大军初来,考虑必然精细,加上其水陆并进,士气旺盛,我们如果出击,是难以得胜的。半年多以来,蜀军被我军阻止在此,一直没有得到进攻的机会,现在蜀军疲惫,斗志消沉,处处设营,兵力分散,刘备又令水兵舍舟上陆,说明其计谋也已用尽。因此,要打败刘备,现在正是极好时机。”诸将认为他的看法有道理,因而对反攻充满了胜利信心。

  在大规模反攻的前夕,陆逊先率一部分人马试攻了蜀军的一个营寨,结果大败而回。有的将领一见又泄了气,说这“不过是白白送死”。可是,陆逊却胸有成竹地说: “我已有破敌之法了。”接着,陆逊调兵遣将: 令水军溯江而上切断南北两岸蜀军的联络;令一部士兵每人背一捆茅草,乘黑夜分头到各个蜀军营寨放火; 令大队人马以火光为号同时出动。蜀军营寨本是竹、木所筑,又全在密林之中,易被火攻。这天夜晚,恰逢东南风劲吹,吴军突然处处放火,火借风势,风助火威,一时间,形成了一条长达几百里的火龙。早已麻痹大意的蜀军,突遭大火袭击,陷入了一片混乱。陆逊乘势指挥吴军全线反攻,迅速攻破了四十多座蜀军的营寨,杀死了张南、冯习等数员蜀军大将,蜀军土崩瓦解,大部死伤逃散。蜀将杜路、刘宁见无处可逃,只好向吴军投降。包围夷道的蜀军也不战而溃。大火一起,刘备就失去了对蜀军的指挥控制。慌乱中,他率领一部分人马登上了夷陵西北的马鞍山,依山据守。陆逊不给他以喘息时间,集中各路兵将,四面包围,加紧攻打,很快击毙蜀军一万多人,余部迅速溃散。刘备带领少数残兵败将,乘黑夜冲出重围,靠驿站人员焚烧辎重堵塞山道,才摆脱了吴军追击,狼狈地逃到了白帝城(今四川奉节东)。蜀军主力八万余人和舟船、军械以及其它军用物资损失殆尽,镇北将军黄权因归路为吴军切断,率部投降了魏军。夷陵之败使蜀国元气大伤,刘备忧愤成疾,第二年病死在白帝城中。刘备逃往白帝城后,吴将徐盛、潘璋等人主张乘胜追击,进占白帝城一带地区,陆逊认为,曹丕名义上助吴攻蜀,实际上别有企图,必须预作准备,因此命令吴军停止追击,乘胜收兵。战后,孙桓见到陆逊时,倍加称赞说: “以前我曾埋怨你不派兵救援,如今我才明白你是对的,你的指挥艺术确实有方啊! ”

陆逊影视剧照
陆逊影视剧照

  刘备遭到这场惨败之后,又是惭愧又是怨恨地说: “我竟被一个年轻无名的陆逊败成这样,岂不是天意吗?”其实,这是一种推卸责任的说法。蜀军人数多于吴军,战斗力也强,进军之初,水陆俱进,优势和主动都在蜀军一方。刘备(是年六十一岁)用兵几十年,有着丰富的指挥经验,如果指挥得当,是不难取胜的。但是,刘备骄傲轻敌,急躁冒进,正如《资治通鉴》评论所说,“依险行兵,敌扼其冲,情见势屈,敌乘其懈,至于失师,此非天也! ”①相反,初次担任统帅的陆逊,在强敌压境的不利形势下,采取了先让一步、后发制人的战略方针,实行了大胆的退却,把兵力难以展开的山岭地带让给蜀军,然后扼守夷道、猇亭,以坚守不战的办法疲敌、误敌,终于改变了敌我形势,夺取了主动权; 对于刘备这个老将,陆逊一不迷信,二不轻视,始终以谨慎的态度对待,最后摸透了刘备的特点,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对于内部将领们的为难,陆逊采取了忍让的态度,但是在作战部署与决心上,他采取了非常坚决的态度,实行了集中而果断的指挥; 在转入战略反攻之前,陆逊采用火力侦察的方式作了战斗调查,找到反攻的最佳方法,出其不意地发起火攻,终于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收到了与赤壁之战异曲同工的效果。这些都说明了陆逊的作战指挥艺术是很高明的,它为中国古代的作战指挥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当时天下三分,曹魏强大,时刻企图吃掉吴、蜀。吴、蜀二弱只有联合才能抗击一强,完全不该自相攻灭。刘备置主要敌人于不顾,两面临敌,以一敌二,最为失策。陆逊对孙权拉一打一的策略掌握得很好,他知道东吴和曹魏的联盟是不可靠的,因此在追击蜀军时,适时收兵,时过不久,曹丕果然进攻东吴。因陆逊已作战备,相持了半年,被迫退兵。这方面,陆逊也比刘备高出一筹。

  夷陵一战,陆逊一举获得了知兵善谋的盛名,声誉远扬,威名大震,东吴将领倾心钦服。孙权加封他为辅国将军,任荆州牧。此后,他辅助孙权,接受了诸葛亮的建议,恢复了和蜀汉联盟关系,并代表孙权办理对蜀外交和文书往来,使吴蜀之间保持了较长时间的同盟关系; 鉴于吴国连年用兵,财力不足,他在长时间内主张对曹魏采取守势,而且充分地利用长江天险,几次迫退了魏军的进攻; 他极力主张放宽刑罚,减轻赋税,发展生产,加强国力,反对孙权对夷州(今台湾)、朱崖(今海南岛)和辽东的贸然用兵,为吴国一个阶段的稳定做出了贡献。东吴赤乌七年(公元244年),他接任吴国丞相。第二年病死,终年六十二岁。夷陵之战以后二十多年中的陆逊,除了公元228年率军大败曹休一战外,再没有指挥过著名的战争、战役,这和当时的吴国国内政局不稳、国力不足有重要关系。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三国志·吴书·陆逊传》。

  ① 《资治通鉴》,卷六十九,文帝黄初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