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王李自成简介资料介绍怎么死的? 李自成起义原因过程和结果

时间:2016-12-21 17:33: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李自成,又名鸿基,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他投身并领导了轰轰烈烈的反抗明王朝封建统治的斗争,身经百战,不屈不挠,表现出宏伟的气魄和坚强的意志,是人们熟知的杰出历史人物。他的事迹已被编写成小说、戏曲等文艺作品,广为流传。

  李自成在没有成为李闯王之前是一名放牛郎

  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李自成出生在陕西省米脂县(今陕西米脂)李继迁寨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里。他自幼给地主放牛,过着食不果腹、衣不蔽体的悲惨生活。李自成二十一岁那年,陕西出现历史上罕见的大旱灾,“阖省全饥,室若悬罄,野无青草”①。李自成被生活所迫,当了银川驿卒,后又到甘肃当边兵。在李自成从军的日子里,陕甘一带的饥饿农民,纷纷揭竿起义。起义队伍遍及各州县。李自成不堪忍受统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于崇祯二年(1629年)举众起义。起初,他投靠王左挂起义军。王左挂兵败,改投不沾泥(张存孟)部。不沾泥又败,遂投靠闯王高迎祥。由于他善骑射,勇猛有韬略,被人们称为 “闯将” 。

  崇祯八年(1635年)正月,各地起义军十三家七十二营的首领,在荥阳(今河南荥阳)集会。会上,李自成提出了协同作战,“分兵定所向”②的战略,得到所有与会首领一致赞同。从此,他的声望更高了。次年七月,高迎祥在陕西作战牺牲,众举李自成为闯王。他率领部众转战河南、四川、甘肃、陕西,同明军进行了顽强的斗争。

  崇祯十一年(1638年),李自成在川北受挫,又在折返潼关途中中伏,损失十分惨重。最后,他仅率十八骑,突出重围,潜入陕南商雒山(今陕西商县南)。第二年,张献忠、罗汝才在鄂、豫、川、陕交界地区,大败明军,将明军主力引入四川。李自成则乘机出山,发展实力。当时,“河南大旱,斛谷万钱,饥民从自成者数万”①。李自成很快又拉起了一支数十万人的浩荡队伍。一些知识分子,如李岩、牛金星、宋献策等也都参加了起义行列。李自成采纳了李岩提出的 “行仁义,收人心,据河洛,取天下”②的主张,又根据广大农民的迫切要求,提出了 “均田免粮”③、“割富济贫”④、“平买平卖”⑤等纲领和政策。此外,李自成还为起义军制定了严明的军纪,宣布 “闯王仁义之师,不杀不掠”⑥; 规定义军 “不得藏白金,过城邑不得室处,妻子外不得携他妇人”⑦; 行军“马腾入田苗者斩”⑧。李自成自己又 “不好酒色,脱粟粗粝,与其下共甘苦”⑧,深得将士之心。这样,起义军得到了中原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到处流传着 “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了不纳粮”⑩的歌谣。连统治阶级也不得不承认,起义军所到之处,居民纷纷 “乘乱逐旧官,焚香迎 ‘贼’ 如狂”(11)。

  崇祯十四年(1641年)正月,李自成率军攻占了洛阳(今河南洛阳)。此后,他纵横驰骋于中原各地,与明军主力展开了大战,先后取得五战五捷直至兵入关中的重大胜利。

  洪河设伏 奔袭襄城

  李自成兵取洛阳,进围开封(今河南开封),声势由此大盛。崇祯皇帝急派陕西总督傅宗龙率兵四万,“专办自成”①;另派保定总督杨文岳率所部南下会师。崇祯十四年九月四日,傅杨二军共集新蔡(今河南新蔡),约十万余。接着,其部将贺人龙、李国奇率领陕西兵; 虎大威率保定兵,共搭浮桥于洪河,准备渡河北趋项城(今河南项城南的旧项城)。

  这时候,李自成也正在洪河上游督兵抢搭浮桥,企图西攻汝宁(今河南汝南)。他得知明军企图北进的消息后,即决定采取声东击西的办法,与敌大战于洪河之畔。他将精锐全部埋伏于洪河岸边的孟家庄(今河南平舆北)一带的松林中; 仍在上游架桥布兵,虚张声势,佯作西渡。贺人龙等兵至龙口(今河南龙口),见上游义军人马沸腾,便派出人员前往察探。探者回报说: “贼渡河向汝矣。”②傅宗龙、杨文岳闻听此报,以为李自成是怯战,故亲率大军沿河向西急进三十里,企图截击渡河义军。时至中午,傅宗龙、杨文岳等人抵达孟家庄附近,正好进入义军的伏击地域。明军因连续急进,“士马俱疲”,“诸军遂弛马甲,散行墟落,以求刍牧”③,完全丧失了警惕。

  李自成见敌中计,指令松林中的伏兵猛然杀出。明军遭到意想不到的打击,措手不及,慌乱不堪。贺文龙、李国奇以及虎大威率领的先头部队,争相奔逃。李自成乘机进击,直逼傅、杨二总督的营帐。激战一直进行到天黑,明军死伤十分惨重。深夜,杨文岳自料不敌,悄悄逃往项城,仅剩傅文龙守营顽抗。

  第二天,双方继续激战。傅文龙修堑筑垒,死力抗击。李自成则掘壕二道,对敌实施重兵围困。绝望中,傅文龙飞檄北逃的贺人龙、李国奇等,急速还救。但这二位部将,已经魂飞胆丧,不但不作救援,反而率队逃到陈州一带,后又折返陕西去了。傅文龙孤军被困多日,“兵食尽,乃杀马骡以享军”①,马骡杀尽,又取尸救饥。后来,“营中火器弓矢俱尽”②,他只好率领仅剩的六千士卒突围北走。李自成跟踪追至项城附近,擒斩傅文龙于城下。接着,义军乘势夺取项城,缴获盔甲器械无算。

  起义军取得进入河南以后的前所未有的巨大胜利,声势更大,震动中原。随后,他们分兵数路,略取商水(今河南商水西南)、扶沟(今河南扶沟)等地,第二次进围开封。

  傅文龙在洪河一带被歼灭的消息传至北京,明廷恐慌万状,急忙命令陕西巡抚汪乔年继任总督,继续率队出关。又命令时据荆襄(今湖北襄樊一带)的左良玉所部,急速北上,企图夹击河南义军。

  崇祯十四年(1641年)十一月,汪乔年率军三万(亦说二万),仍以贺人龙等为前锋,匆匆出关东进;左良玉则袭占了义军粮秣所在地临颍(今河南临颍)。正在督队围攻开封的李自成,闻后方受击,临颍失陷,折师回救,将左良玉围困在郾城(今河南郾城)。次年初,当汪乔年率领大军越过洛阳,进取襄城(今河南襄城)时,左良玉已受困多日。汪乔年鉴于傅文龙的惨败,不敢贸然进攻,只是兵分三路,驻扎襄城以东四十里处。在这里,他摆出一副解救郾城的架势,却按兵不动。

  面对逼临襄城、郾城的两路敌军,李自成进行了认真的分析。他看到,襄城一带的汪乔年所部,千里迢迢来到襄城,已经势衰兵疲,又处于怯战不前、犹豫不定的状态; 而郾城左良玉所部则凭城死守,一时难以攻下。如果久攻坚城,势必拖延时日,给汪军以调整部署的机会。于是,李自成毅然决定,撤围郾城,转旗西向,集中力量歼灭襄城之敌。

  深夜,李自成留一部分兵力监视郾城的左良玉,自己则率领主力,急向襄城扑来。汪乔年扎营未定,遭到突然袭击,惊慌失措。前锋二将,闻讯先逃; 三路大军随之惊溃。左良玉因被困多日,畏缩不敢往援,坐视汪军败溃。汪乔年见大队溃散,仅率数百残兵,退守襄城。李自成击溃汪军大队以后,乘胜追击,将汪乔年围困于襄城。五天后,汪军粮尽力竭,李自成乘机督队破城。汪乔年面对败局,自刎未遂,被义军擒杀。这样,李自成抓住了汪乔年狐疑不定,立足未稳之机,出敌不意,勇猛攻击,再次歼灭明军主力,擒斩明朝派来的第二个陕西总督。这次大战,李自成共“获马二万,降秦兵数万”,从此,“威镇河、雒”①。

  会战朱仙 败敌柿园

  襄城大捷后,李自成驰骋豫东平原,连破太康(今河南太康)、睢州(今河南睢县)、宁陵(今河南宁陵)、考城(今河南兰考东北)、归德(今河南商丘县)等城,并于同年四月间第三次围攻开封。

  崇祯帝朱由检,鉴于明军主力在河南再次惨败和汪乔年之死,再派兵部侍郎孙传庭总督陕西、三边军务,继续出关作战; 又命侯恂取代杨文岳总督保定、山东、河南军务,率部众从山东观城(河南范县西北)渡黄河南下; 还派山西总兵许定国从怀庆(今河南沁阳),增援开封。但是,侯、许二军接连受挫,相继败北; 孙传庭则缩营自保,不敢出战。明军在中原的势力,日渐削弱。

  崇祯十五年(1642年)七月,朱由检再次调整兵力: 一方面催调孙传庭急速出关; 一方面命令督师丁启睿偕同杨文岳、左良玉等率兵二十万(号称四十万)、炮车一万辆,向开封挺进。各路明军相继猬集于朱仙镇。

  朱仙镇,位于开封西南四十里,东近睢水,南临沙河,是进援开封的门户要地。朱仙镇一旦有失,开封义军将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所以,李自成得知明军向朱仙镇调集的消息,立即作了相应的部署: 他留下一小部分兵马继续围困开封,牵制城内守敌; 自己则亲率主力,急速南下,占领了朱仙镇城南高地。这时,明军也在朱仙镇以南的水波集一带构筑工事。两军营垒相对,刀枪相逼,摆开了决战的阵势。为了切断明军的归路,确保这次大战的成功,李自成在加强正面堡垒构筑的同时,派出部队在朱仙镇西南要道,挖掘壕沟数十里。

  这时候,明军虽连营二十里,声势很大,但内部却矛盾重重。战前,丁启睿召集诸将会议,商讨对策。众将主张不一,争吵不休。左良玉有着前几次交战失败的教训,以为李自成兵精士壮,“不可击”,主张缓攻; 丁启睿却极力坚持: “汴围已急,岂能持久?必击之! ”①虎大威等骄狂至极,也极力主张速战。最后,丁启睿不察时势,强令诸军同时并进。将领们畏其专横,勉强同意第二天出战。

  第二天,战斗开始。杨文岳依靠万辆炮车,发动猖狂进攻。但由于李自成切断了明军的补给线,结果交战两日,杨军就因粮药不及,后继不至,陷入困境; 左良玉与李自成对阵拼搏五昼夜,也深感力量不支,企图撤逃; 其他将领也都各有打算不听调遣。左良玉拥众十余万,是豫东明军主力。能否消灭左良玉的部队,关系到此次会战的成败。李自成获悉左良玉欲拔营逃走,便及时采取了懈敌之志、乘敌之蔽的破敌之策。他对部下说: “左健将,此来必死战,慎无与争,惟待其过而从背击之,蔑不济矣。”①他见左军步兵在前,骑兵随后,即下令网开一面,放过左军步卒,仅与骑兵保持接触。左良玉见义军稍战即却,以为得到了退逃的机会,便疾驰南下。军行八十里,抵达义军预筑的长壕处。李自成率领义军主力,以闪电般的速度,从背后猛扑过来。预先驻扎在长壕一带的义军也趁势奋起截杀。左军处于败逃之势,又见前后尽是义军的旌旗和战马,刹时间,阵容大乱,争相逃跑。左军人马横越壕沟时,前后拥挤,相互践踏,死伤无算,尸体填满壕堑。十余万大军大部被歼,左良玉只身逃回了襄阳。随后,李自成督队猛攻,其他各支明军相继惨败。丁启睿狼狈逃回汝宁。规模巨大的朱仙镇大会战,以明军主力被歼,全线溃败而告结束。

  这次会战,李自成以惊人的气魄和胆略,审时度势,及时变换策略,表现了过人的军事指挥才能。这次会战,扭转了整个中原战局,迫使明王朝在战略上陷于被动地位。朱由检在河南找不到可以与李自成匹敌的军事力量,只好把唯一希望寄托在陕西总督孙传庭身上,命令他迅速出关东援河南。

  十五年十月,孙传庭督率陕西明军数万,进至河南郏县(今河南郏县)①。不久,孙采取恶毒手段,掘黄河冲灌开封,企图与李自成决一死战。李自成刚刚撤除开封之围,闻听孙传庭出关东下,立即西行迎敌。狡猾的孙传庭侦知义军西进,便在郏县设三道伏兵。李自成追敌中伏,陷于四面受敌状态。在初战失利的情况下,李自成及时督队回撤,并且急中生智,巧施反击之策: 撤退途中,李自成命令全军尽将衣甲珠宝遗弃于道; 明军见财意乱,争相拾取,队形顿时大乱。这样,一直东行三十里,抵达冢头附近的柿园②。义军罗汝才率领援军赶到。李自成见时机成熟,立即乘敌混乱,回师反击。首先击溃明军左路,迫使其他二路纷纷溃逃。起义军不仅取得数倍于前的军资器械,而且擒杀敌军大小军官七十八人,歼灭明军士卒数万。这样,李自成机智果敢、随机应变,在非常不利的形势下,把握促成战局变化的有利条件,机断指挥,反败为胜,再次大败明军主力。孙传庭狼狈不堪,一直逃到登封(今河南登封),尔后,收束残兵逃回陕西去了。

  孙传庭惨败,豫、鄂地区只剩汝宁的杨文岳和襄阳的左良玉两支明军了。这时起义军兵至百万,声势之盛,前所未有。在李自成起义军接连胜利的影响下,各地的农民起义风起云涌。当时,河南巡抚秦所式上奏说: “自永城以至灵、阌,自宛、汝以抵河岸,方千里之内皆土贼。大者数万,小者数千,栖山结寨,日事焚掠。”①起义风暴席卷河南。

  值得提及的是,在转战豫东的一系列大战,以及数次围攻开封的战斗中,李自成采用了一些行之有效的攻防战术: 一是攻城术。“自成每攻城,不用古梯冲法”,而善长“穿穴穴城”。穴洞 “初仅容一人,渐至百十,次第传土以出。过三五步,留一土柱,系以巨絙。穿毕,万人曳絙一呼,而柱折城崩矣。”此外,杂以火攻法,“实药瓮中,火燃药发,当者辄糜碎,名曰放迸。”每遇 “城将陷,步兵万人环堞下,马兵巡徼,无一人得免。”二是破阵术。“临阵,列马三万,名三堵墙。前者返顾,后者杀之。战久不胜,马兵佯败诱官兵,步卒长枪三万,击刺如飞,马兵回击,无不大胜。”此外,义军十分注意发挥战马的冲击作用。平时精心饲养战马,训练战马识别并仇恨明军; 战时,义军配有标志,而马见明军,“辄锯牙思噬若虎豹”,十分凶猛。三是扎营术。每次扎营,李自成规定依次不乱,而且 “五营以序直昼夜,次弟休息,巡徼严密”; “寝兴悉用单布幕。绵甲厚百层,矢砲不能入”。②如此等等,不能不说是李自成及广大义军聪明才智的体现。依靠这些灵活机动的战术,李自成驰骋河南、湖北,横扫残敌。十五年(1642年)闰十一月,李自成采用各个击破的战法,强取汝宁,全歼守敌,生俘杨文岳及总兵虎大威等。接着,他挥师襄阳,左良玉闻风丧胆,顺江东下,经武昌奔逃九江(今江西九江)。李自成不仅轻取襄阳,而且乘势攻取湖广大部分地区。

  汝州决战 乘虚入关

  崇祯十六年(1643年)五月,起义军在襄阳建立农民革命政权,改襄阳为襄京,公推李自成为新顺王。起义军经过一番整顿,编制健全,部伍整肃,士气更盛。为了把革命推向全国,彻底推翻明王朝的统治,李自成主持召开了全军将领会议,共同商定进军方略。经过商讨,起义军确定了推翻明朝统治的战略方针: “先定关中,……建国立业,然后旁掠三边,资其兵力,攻取山西,后向京师”①。会后,李自成率领百万大军,再次挺进河南,陈兵汜水(今河南汜水)、荥阳(今河南荥阳),准备派精锐出武关进取西安(今陕西西安)。这时候,在武昌称王的张献忠也与李自成通书,表示资助饷银,遥为援应。

  明军方面,在连续五次惨败后,主力大部分被消灭。全国而言,仅存吴三桂、左良玉、孙传庭三支力量。吴三桂远驻山海关,受清军牵制,无法抽调; 左良玉屡次受挫,据九江,龟缩不出; 独有据陕西的孙传庭跃跃欲试。于是,朱由检将孙传庭升任兵部尚书,总督陕西、山西、河北、河南、四川、湖广、贵州等省军务,令其火速出击。

  孙传庭自崇祯十五年(1642年)十月,在郏县柿园遭到李自成的打击后,屯据关中,休兵补械,扩充实力。他督令制造了能发射火器的战车二万辆(一说三万辆),伺机反扑。十六年夏,在崇祯帝的一再催促下,孙传庭调集各省军队分进河南,再一次向起义军发动了疯狂进攻。其部署是: 孙传庭率主力据潼关(今陕西华阴东北的旧潼关),确定了前锋、中军、后卫编队,待机而动; 河南总兵卜从善、陈永福合兵趋洛阳;四川总兵秦翼明出商、雒(指商南、洛南,今属陕西省)为犄角; 又命总兵左良玉率兵入豫,进逼汝宁。明军倾巢出动,分进合击,企图消灭李自成于河南。

  李自成清醒地看到,孙传庭如此布兵,是孤注一掷的决战行动,义军能否取胜,关系到整个北上战略计划的成败。河南当地明军以及左良玉所部,已经畏缩气馁,作战的关键是对付孙传庭所部。然而,孙传庭 “九边精锐,悉隶麾下,又据潼关之险”①,一面是险峻的高山,一面是湍急的黄河,地势险要,易守难攻。如在潼关附近硬拼,万一不胜,将遭到难以估量的损失。根据这种情况和孙传庭一意孤行的心理状态,李自成采取了诱敌出巢,设伏围歼的作战方针。他将主力部署在襄城,作好突击准备; 随军家眷及非战斗人员集中于唐县(今河南唐河)老营,撤退郏县一带官员至宝丰(今河南宝丰); 同时,在汝州(今河南临汝)、襄城、郏县、宝丰一带设立五道防线,准备迎击孙传庭的攻击; 此外,加强和充实内乡(今河南内乡)一带的防御力量,以防止川兵的袭击。部署就绪以后,李自成发兵一支,前往阌乡(今河南灵宝西)诱敌。

  七月下旬,急于求战的孙传庭,派总兵牛成虎、副将卢光祖率领三千二百人的先头部队,出潼关东犯。行至阌乡,两军遭遇。起义军稍战即退,先走陕州(今河南三门峡市西),再至渑池(今河南渑池)。二十三日,又出渑池至洛阳,后又向郏县转移。孙传庭以为义军怯战,率主力冒险出关,追击义军。这样,他们不仅完全脱离了潼关险要,而且陷入孤军深入、后援断绝的境地。九月八日,明军进至汝州长埠镇(河南临汝东南),即将进入起义军的设伏地域。可是,就在义军完成诱敌计划的紧要关头,队伍中都尉李养纯叛变投敌,泄露了起义军的军事部署和企图。孙传庭立即回兵攻陷了宝丰,然后长驱南下唐县,残杀了起义军将士的眷属。十三日,又折兵北上,进抵郏县。孙传庭在郏县掠夺少量骡羊作为给养,尔后率主力进扼汝州,摆开了决战的阵势。

  尽管明军来势汹汹,但已远离巢穴,完全进入义军的占领区。李自成按照原定方针,一面在郏县城下深沟高垒,据守不战; 一面派出一支精锐骑兵绕道嵩山,袭取敌军主力背后的白沙。

  白沙,位于汝州西北八十里,是通往洛阳的必经之地。起义军占领白沙,就切断了孙传庭的粮道,陷敌于困境。孙传庭从陕西长途跋涉,辗转河南中部,全军上下本来已经疲惫沮丧,白沙一失,军心恐慌,不断发生哗变。但孙传庭不甘失败,企图移军南阳筹集粮草,尔后寻机再战。于是,派总兵陈永福断后,自率大军南退。孙传庭一离开,前线明军顿时溃乱。李自成抓住这一战机,挥兵进击。汝州、郏县、襄城一带数十万义军,也一跃而起,全线发动攻击。鏖战中,义军以 “三堵墙”的战法,把骑兵分列三线,分别高举红、白、黑色旗帜,另以步兵作后盾,埋伏配合,重创明军。

  这时,恰逢大雨,敌 “火车”陷于泥泞不能行。驱车士兵遭此突击,纷纷弃车逃命。三万辆战车和拉车骡马,相互冲撞,乱作一团。敌士兵陷于泥淖,相互践踏,死者数千。孙传庭的前敌将领高杰站在岭上,望见如此惨状,哀叹说: “不可支矣。”于是,率众西走。李自成率领大队奋勇直追,一昼夜疾行四百里,一直追逃敌至孟津(今河南孟津东)。敌 “死亡四万余人,尽丧其军资数万”①。孟津,濒临黄河,滔滔河水阻断了去路。孙传庭、高杰在绝望中收点散兵败卒,勉强凑集了数千骑,缘河西上,从垣曲(今山西古城)一带渡过黄河,逃到黄河北岸。然后,仓皇返回了潼关。李自成再次取得歼灭明军主力的重大胜利。

  汝州之战,是李自成起义军与明军争战中原的关键性一战。李自成判断正确、谋略奇巧,利用了孙传庭急于求战的心理,诱敌脱离潼关之险,陷其于孤军深入、粮运难继的境地。然后,突然攻击,一举获胜。除了孙传庭和少数亲随落荒逃跑外,明朝“九边精锐”,倾刻瓦解。这为李自成尔后的大举北进,直至推翻明王朝的统治,奠定了基础。

  汝州战后,李自成按照襄阳会议决定的方针,挥兵西进,开始了攻占关中的军事行动。

  这时,孙传庭逃回陕西,勉强凑集了四万人,负隅顽抗。他以自己所部残兵扼守潼关; 命陕西巡抚冯师孔率四川、甘肃兵扼守商雒,企图分路守险,阻止义军西进。孙传庭的这一部署,实际上已经显露出势穷力竭,垂死挣扎的迹象。

  拥有优势兵力的李自成决定乘胜前进,夺占关中。他首先派右营十万人,出淅川(今河南浙川)、直攻商雒之敌,一举拔取商州(今陕西商县),迫使冯师孔退守西安。这样,就剪除了潼关孙传庭的右翼,陷其于孤立突出的境地。与此同时,李自成率领大军直逼潼关。鉴于潼关险要,孙传庭又死力守险这一状况,李自成在破关时采取了非常审慎的态度。他派自己的弟弟李过率兵正面攻击; 自己则亲率一路从侧面缘山攀崖,间道直插守敌侧后。十月七日,战斗开始。李过勇猛冲击,拔取敌督帅大旗,一边挥旗,一边闯关。孙传庭和守关士兵见旗失人涌,腹背受击,慌乱溃逃。李自成拔取潼关,然后合兵十万,乘胜追击,一直将孙传庭压迫到渭南(今陕西渭南)。孙传庭走投无路,回头再战,被义军击毙。白广恩等部将力不能支,相继投降。起义军以破竹之势,继续推进,相继拔取渭南、华州(今陕西华县)、临潼(今陕西临潼)等城。十月十日,从商雒西进的一路也抵达西安附近。两路义军协同作战,一举攻克西安城,阵斩陕西巡抚冯师孔。

  起义军占领西安,陕西人民相争欢迎。李自成军所到之处,人民箪食壶浆,一派欢声。随后,李自成发兵两支:一由李过率领北攻三边; 一由贺锦率领西攻甘肃,很快攻占了西北全境。崇祯十七年(1644年)元旦,李自成改西安为西京,建国大顺,自称大顺王,年号永昌。至此,李自成完成了 “先定关中” 、“建国立业”的战略计划。

  大顺元年二月,李自成率军东进。经龙门(今河南洛阳南)夺取太原(今山西太原)。然后兵分两路: 一出故关(今山西平定县东北),趋真定(今河北正定); 一出大同(今山西大同)经居庸关(今北京西北居庸关),向北京挺进。三月十九 日,起义军攻克北京。崇祯帝朱由检走投无路,出皇宫后门,自缢于煤山 (亦称万岁山,即今景山)。建立二百七十六年之久的朱明王朝至此灭亡。

  李自成进京不久,明朝北边守将吴三桂,勾结满清贵族入关,联合进攻起义军。李自成迎战不力,被迫退出北京。沿途被清军尾追堵截,在固安(今河北固安)、真定接连受挫。接着,他率军经井陉入山西,又从山西返回西安。见敌紧追不舍,遂又退守武昌,所率部队相继溃散。永昌二年(1645年)四月,李自成在湖北通山(今湖北通山)九宫山被地主武装杀害,时年仅三十九岁。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民大起义,最后失败了。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计六奇《明季北略》卷五。

  ② 《明史·李自成传》。

  ① 《明史·李自成传》。

  ② 《玄览堂丛书续集·怀陵流寇始终录》卷十三。

  ③ 查继佑撰《罪惟录》卷三十一。

  ④ 丁耀元著《出劫纪略·保存残业示后人存纪》。

  ⑤ 计六奇撰《明季北略》卷二十。

  ⑥ 《明季北略》卷二十三。

  ⑦⑧ 《明史·李自成传》。

  ⑨ 《明史·李自成传》。

  ⑩(11)《明季北略》卷二十三。

  ① 《明史·李自成传》。

  ② 《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李自成之乱。

  ③ 《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李自成之乱。

  ①② 《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李自成之乱。

  ① 《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李自成之乱。

  ① 《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李自成之乱。

  ① 吴伟业《绥寇纪略》卷十一。

  ① 《明史纪事本末》称 “孙传庭率兵至南阳” ,本处从《明史·孙传庭传》之说。

  ② 《明史》载: 李自成与孙传庭 “遇于南阳,传庭军溃走,豫人所谓柿园之败也。” 《绥寇纪略》云: “传庭出军,天大雨,粮车不进,采青柿以为食,士卒冻饥,……至于甚败,豫人所谓柿园之役也。”所以史书多称此战为柿园之役。

  ① 《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李自成之乱。

  ② 引文均见《明史·李自成传》。

  ① 吴伟业《绥寇纪略》卷九。

  ① 计六奇《明季北略》卷十九,孙传庭汝州大败。

  ① 《明史纪事本末》卷七十八,李自成之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