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天国名将李秀成自述简介资料介绍 李秀成之死 李秀成亲供手迹

时间:2016-12-21 17:42: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李秀成,1823年出生在广西藤县新旺村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八岁时,随教私塾的舅父读书,两年以后因贫困所迫而停学,不得不靠 “种地耕山帮工就食”,饱尝了地主阶级的压迫和剥削,养成了倔强的反抗性格。

  金田起义前,他加入了拜上帝会。1851年8月,太平军路过藤县时,他领着全家参加了太平军。由于他“勤劳学练”、“不辞劳苦”,在历次战斗中,机智勇敢,立下了许多战功,不久就得到了太平军最高统帅杨秀清的重视,1853年,杨秀清亲自保举他当了右四军帅,很快又升为右四监军。1854年提为二十指挥。1856年春,升至地官副丞相。天京内讧发生以后,太平天国原来的领导核心破坏了,一时“朝中无人掌管,外无勇将”,“军民之心散乱”。①在这危难之际,李秀成崭露头角,成为太平天国后期与陈玉成齐名的大将。

  密切协同 力挽危局

  1856年9月,太平天国的军事斗争遭遇到空前的危机。这时,李秀成奉命率军出援皖北。当他率军到达桐城时,周围的州县都被清军攻陷了。于是,他断然决定率军坚守桐城,以制止清军对皖北的猖狂攻势。李秀成所率人马七千人,其中能战者只有半数。他感到,光凭自己这点力量,难以扭转战局,迫切需要联合其他兄弟部队,协同作战。于是,他一面率军坚守,指挥将士抗击上万名清军的进攻; 一面派人去联络张乐行、龚得,率领捻军从侧面威胁进逼桐城的清军。1851年1月,他又派人向陈玉成求救,请他协同击退进犯桐城的清军。

  李秀成的主张与陈玉成不谋而合。陈玉成兵出枞阳,沿江东下,连克无为、巢县,然后掉转兵锋兼程西进,突然出现在桐城背后,切断了清军后方的粮道。2月下旬,李秀成和陈玉成内外夹击,大破清军,解了桐城之围。两军乘势收复了舒城、六安、霍邱等地,吸收了几万名群众参加太平军。李秀成因此升至地官正丞相,进爵合天侯。

  1857年5月,石达开分裂出走,“朝中无将”。7月,洪秀全新封五军主将,李秀成被任命为后军主将,实际上成为太平天国军事方面仅次于陈玉成的第二号人物。

  1858年初,天京被围,形势十分紧张。李秀成主动请求出京,调度援军。4月末,他到芜湖李世贤军中抽调了五千精兵,由芜湖、东梁山两处渡江东进。5月初,一战夺回和州(今安徽和县),乘胜攻占全椒、滁州、来安。6月初,他率军进攻江浦,想打破江北大营,以解除天京北面的威胁。但是,经过两天的恶战,因为清军兵力众多,没有取得战果,被迫退兵全椒。

  攻打江浦的失败,使李秀成深深体会到,单凭自己孤军奋战,不可能打破江北大营。正在这时,陈玉成邀请他去枞阳开会,商讨破解京围。李秀成十分高兴,传檄各镇将领,大会于枞阳。在会上,他力主各路人马 “各誓一心,订约会战”①。会后,他密切协同陈玉成,在乌衣歼灭胜保军三、四千人,在小店歼灭冯子材率领的江南大营援兵四、五千人,在浦口歼灭德兴阿部一万多人,彻底打破了江北大营,进而又攻占了六合、天长、仪征和扬州,打通了天京与江北根据地的联系,解除了天京北面的威胁。

李秀成亲供手迹
李秀成亲供手迹

  1858年10月末,李续宾进犯三河。李秀成接到天王诏书,要他驰往三河,协同陈玉成作战。他立即率军出发,配合陈玉成,一举歼灭李续宾部六千多人,打了一个十分漂亮的歼灭战。基本上扭转了天京内讧以来的被动战局。

  1859年初,由于驻防滁州、全椒的李昭寿和驻防江浦的薛之元叛变投敌,长江北岸的门户又丢掉了。李秀成在巢县得到警报,率部赶到浦口附近进行反攻。因为清军势大,李秀成反攻失利。于是,他又向陈玉成求救。4月末,陈玉成从庐州(今合肥)东下,同李秀成会师,采取游动战术,派偏师佯攻扬州,将六合清军吸引过去,同时集中主力合击六合的清军大营,歼敌三千余人。然后回师进击两浦,血战六天,夺回了江浦和浦口,再次恢复了天京与江北的联络。

  这一阶段的李秀成,坚持联合作战的战略,自觉、主动地协同陈玉成等各路人马作战,是十分正确的。受到重大损失的太平军,所以能扭转战局,联合作战是一条重要原因。1859年夏天,李秀成因战功卓著晋封忠王。

  围魏救赵 奔袭杭州

  太平军虽然重新夺回了江浦和浦口,但是,江南大营很快派兵反扑,又将浦口包围起来。到了1860年初,天京与江北的水面通路也被封锁,再度陷入清军的合围之中。因此,要想根本解围,就必须迅速打破江南大营。

  第二次建立的江南大营,比第一次江南大营势头更凶,工事更坚固,兵力更多。天京城外的太平军据点又已全部失守。在这种情况下,究竟如何用兵呢?

  新任太平天国军师的干王洪仁玕提出: “此时京围难以力攻,必向湖、杭虚处力攻其背,彼必返救湖、杭; 俟其撤兵远去,即行返旆自救,必获捷报也”①。这是一个围魏救赵的战略方案,李秀成非常赞同。经过三次商讨,洪仁玕和李秀成确定: 先出奇兵袭击湖、杭,引诱江南大营分兵驰援; 敌人中计后,立即回兵,同时调集太平军各路将领联合作战,共同围攻江南大营。天王洪秀全批准了这个计划。

  实施这个计划的关键是奔袭湖、杭,李秀成主动要求承担这一艰巨任务。但是,洪秀全怕李秀成一走,江北更为危急,立意要李秀成率兵坚守浦口。李秀成耐心地向洪秀全分析说:天京四周都已被和春、张国梁统率的江南大营封锁,城内粮食已不充裕,如不急谋破围,形势将更加严重。破围的关键是出兵湖、杭。目前,前军主将陈玉成在潜山、太湖与湘军对阵,不能移动。中军主将杨辅清在池郡殷家江、东流一带,有湘军牵制,难以机动。左军主将李世贤虽在南陵、湾沚一带,但兵力不多,难以兼任奔袭湖、杭两处的任务。如果我不出京,谁去完成这一任务呢?洪秀全见他说得有理,转而同意他领兵奔袭杭州。

  1860年1月28日,李秀成从浦口前往芜湖,召开了军事会议,传达了作战计划。2月10日,他率领部将陈坤书、谭绍光、陆顺德到南陵与左军主将李世贤会合,经清弋江、马头镇,直趋宁国。宁国是清军在皖南的重镇,驻有重兵。清军判断李秀成的目的在于攻取宁国,便龟缩城中,企图坚守。李秀成乘机掉头东向,占领了广德。他留下陈坤书、陈炳文守城,自率谭绍光、陆顺德、吴定彩并李世贤,绕道孝丰、安吉,3月5日进占长兴,然后兵分两路: 由李世贤领兵一部,大张其鼓地进攻湖州,伪装主力,诱使清军放松对杭州的戒备; 李秀成则率精兵六、七千人,打着清军的旗号,穿上清军的号衣,沿莫干山东麓,经妙西、武康,日夜兼程,3月11日兵临杭州城下,3月19日,胜利地攻占杭州。

  杭州是江南大营赖以支持战争的饷源重地,统率江南大营的和春闻讯,不知是计,便派总兵张玉良率领近三万精兵前往救援。3月23日,李秀成见杭州城下来了清兵,当即喊话,查证确系江南大营所发救兵,知道和春已经中计。立即命令将赶制的旗帜拿出来,插在杭州的城墙之上,作为疑兵。然后率领部队悄悄撤出杭州,不走进军旧道,也不走杭州至天京的大路,而走早已派人侦察好的一条路程最近的山僻小道,仅用十一天时间就回到了广德。

  张玉良率领的援兵到达杭州以后,未敢轻易攻城,李秀成退兵一天一夜,他们尚未发觉。及至进入城中,又贪图杭州的金钱美女,发觉上当后,也未选择捷径回师。所以,江南大营的这支劲旅就被李秀成闲置于无用武之地,江南大营因此空虚起来,围攻江南大营的时机成熟了。

  4月8日,李秀成在皖南建平(今郎溪)会合除陈玉成以外的各路将领,举行军事会议,商定了兵分五路、合击江南大营的作战部署: 第一路由李秀成、吴定彩率领,自溧阳、句容直趋淳化镇(今雄黄镇)、紫金山; 第二路由李世贤率领,自溧阳、句容直趋燕子矶; 第三路由杨辅清、黄文金率领,自高淳、溧水指向秣陵关、雨花台; 第四路由刘官芳、陈坤书率领,自溧水北上,指向高桥镇; 第五路由陈玉成、吴如孝率领,自全椒南下,从东、西梁山渡江,经江宁镇直趋板桥、头关、善桥。五路太平军采取大包围的态势,先清外围,逐渐进逼江南大营。

  4月29日,十多万太平军形成了对江南大营的反包围。江南大营原有兵力约十万,张玉良领走精兵近三万,尚在杭州,防守外围据点兵力约二万,大营中仅剩五万余人。5月2日,五路太平军又细分十数路,同时扑向江南大营,一场解救天京之围、摧毁江南大营的总攻,冒着连天的风雨打响了。天京城中的太平军也从内响应,配合城外部队,不断进攻,使清军“彻夜不能收队”。5月5日,陈玉成首先攻破了天京西南的长壕。当天,得胜门至江边的五十多座营垒全被攻破,清军死伤达几万人。江南提督张国梁妄图固守天京城东小水关的大营。是夜三更时分,太平军又对小水关大营发起猛攻,火药轰发,清营相继起火。太平军乘胜向江南大营的司令部所在地——孝陵卫街口营盘攻扑过去。这时和春还在睡大觉,被仆从叫醒,冒雨而逃。与此同时,钟山方面的太平军也发起了最后攻击。5月6日,所有的清营全被攻破,长江水面上的清军战船见大势不妙,狼狈逃窜。南北两岸的交通恢复了,围困天京达三年之久的江南大营被彻底摧毁了。

  二破江南大营一战,是太平天国后期最大的一次胜仗,共计歼敌五万余人(一说七万),缴获银两十余万两,其它枪炮、火药等军火武器不计其数。钦差大臣和春兵败自杀,提督张国梁被太平军追到丹阳时,落水而死。从此,清军再也没有能力恢复江南大营。风雨飘摇的革命大局,因此重趋稳定。

  二破江南大营一战,是李秀成用兵生涯中最成功的一次。他在实际指挥战役的过程中,巧妙地运用了围魏救赵的战略,奔袭杭州做到了隐蔽突然,速战速胜; 一旦达到奔袭目的时,又毫不留恋已取得的战果,神奇地撤兵回师,将敌军远远地抛在杭州。曾国藩也不得不承认他 “弃浙江而解金陵之围”是“得意之笔”①。同时,在整个战役实施中,尤其是芜湖会议和建平会议的及时举行,使各路人马思想明确、行动统一。会战打响后,环环紧扣,协同默契,使敌人没有喘息机会。所有这些,都充分显露了李秀成杰出的军事才能。

  痛打洋鬼 大振国威

  1860年5月11日,天京军事会议决定东征苏、常。5月15日,李秀成率军从天京出发,19日克取丹阳,26日攻占常州,30日攻克无锡,6月2日占领苏州,14日攻占浙江嘉兴。接着,李秀成掉转兵锋,进攻上海,6月30日攻占青浦,7月1日占领松江。在太平军东征胜利面前,外国侵略者撕下了 “中立”的假面具,他们与清王朝勾结起来,组织了一支以美国流氓华尔为头子的反革命武装——洋枪队,来对抗太平军。

  7月16日,华尔、白齐文、法尔思德三名美国侵略强盗,率领两千多名洋枪队,配合一万多清军,一举攻陷了太平军驻守的松江,乘势进犯青浦。8月2日,李秀成接到青浦守将周文嘉的告急后,决定亲率大军,迎战洋枪队。8月9日凌晨,李秀成率军赶到青浦城外,对洋枪队发动猛烈进攻。李秀成首先调集了太平军所有的土炮、火炮顶住华尔洋枪队的火力,同时命令骑兵去冲击清军阵地。清兵不是太平军的对手,在太平军骑兵的冲击下,很快溃乱,四散奔逃。逃跑的清军搅乱了洋枪队的防线,引起了洋枪队的溃退。华尔朝天放枪想制止士兵的溃逃,太平军一颗子弹飞来击中了他的右肩。据《李秀成自述》说: “两阵交锋,自辰至午,鬼兵大败,杀死鬼兵六、七百人,得其洋枪二千余条,得其大炮十余条,得其洋庄(一种前膛旧式炮)一百余口,得其舟只数百条。”太平军大获全胜,华尔身中五枪,险些当了太平军的俘虏,被其部下抬着,狼狈地逃回上海。李秀成乘胜收复松江。

  青浦一战,是李秀成第一次与外国军队作战。在用最新式武器装备起来的洋枪队面前,李秀成毫不畏惧,他利用大刀、长矛和土枪、土炮,避实击虚,以敌乱敌,把洋枪队打得落花流水,大长了中国人民的志气,大灭了外国侵略者的威风。

  遗憾的是,李秀成并没有集中兵力,彻底歼灭洋枪队,却引兵回救嘉定去了。接着,他领兵西征,抵达武汉外围后,随即罢兵折回江西,转攻浙江。1861年12月,攻取了宁波和杭州,然后,他又指挥太平军开始了第二次攻打上海的战役。

  1862年1月7日,李秀成出动五万太平军,兵分五路,水陆并进,再次进攻上海,连克奉贤、南汇、川沙、金山,北围吴淞,南占高桥,从四面八方逼近上海市区。这时,英、法侵略者已与清王朝完全勾结起来,他们将华尔的洋枪队扩充到四、五千人,并用轮船将李鸿章的淮军从安庆运到上海,联合向太平军发动了猖狂的反扑。

  在中、外反动派的反扑面前,李秀成指示上海前敌指挥慕王谭绍光,采取沿江连营、深沟高垒、待机攻取的方针。在这一方针的指导下,太平军将士虽然英勇奋战,打伤了英国海军提督贺布,给外国侵略军以大量的杀伤,但是,仍然抵敌不住洋枪队猛烈炮火的进攻,嘉定、青浦、奉贤相继失守,太仓也陷入清军和洋枪队的包围之中。

  为了扭转战局,5月中旬,李秀成亲自率领一万多名精锐骑兵从苏州驰抵太仓。他认真分析了前一阶段失利的教训,断然放弃消极防守的错误方针,利用敌军兵力已经分散的弱点,集中兵力,采取以骑兵压制枪炮的战术,展开积极的进攻。5月17日,李秀成亲自指挥骑兵对太仓城外的洋枪队和清军展开了迅猛的攻势。太平军的骑兵呼啸着向洋枪队冲击,洋枪队来不及重新装弹,太平军骑兵便冲到了跟前,洋兵们一个个吓得抱头鼠窜。太平军将士刀劈剑砍,一举歼灭洋枪队两千多人,攻破清军营垒三十余座,缴获了大批的新式枪炮。第二天,太平军乘胜进围嘉定,26日,胜利夺回嘉定。接着,太平军在青浦又消灭洋枪队一千多人,还活捉了洋枪队第二号头目法尔思德。6月9日克复青浦。华尔率残兵败逃松江。马上被尾追而来的太平军包围起来。华尔吓得赶忙逃回上海,再也不敢出战。不过,他的狗命也不长,同年9月,被太平军在浙江击毙。与此同时,太平军攻破了敌人从太仓到松江之间的一百三十多座大小营垒。

  太平军这一重大胜利,狠狠打击了侵略者的猖獗气焰。李鸿章哀叹说: “嘉城复失,逆焰大张,西兵为贼众所慑,从此不肯出击。”①曾国藩也引用左宗棠的话说: “夷人之畏长毛,亦与我同,委而去之,真情毕露。”②

  李秀成在其《自述》中曾自豪地说: “那时,洋鬼并不敢与我见仗,战则即败。”③由此可见,李秀成痛打洋枪队,不但打出了太平军的军威,而且打出了中国的国威,充分表现了中国人民不畏强暴、坚决反抗外来侵略的英勇斗争精神。

  但是,从战略上看,李秀成两次攻打上海都是错误的,是他忽视乃至放弃上游、专注下游的战略思想的产物。二破江南大营后,太平天国的主要敌人是湘军,敌我争夺的战略要点是安庆。天京会议虽然确定东征苏、常,但限定于一个月内完成,然后西征湖北,引敌上救,以解安庆之围。显然,李秀成的用兵重点完全应当放在天京上游,而不是天京下游,尤其不应放在连曾国藩都认为军事上是 “无用之地”、“论用兵则为绝地”的上海。①东征苏、常时,他不适可而止地及时转入西征,勉强西征后,又不攻打武昌,也不解救万分危急的安庆,却急于进军江浙,攻打上海,完全是一种本末倒置、主次不分、不顾大局的错误战略。

  正当李秀成在上海大战的时候,曾国荃率领的近两万湘军已兵临天京城下。在洪秀全的严诏催责之下,迟至1862年10月,李秀成才率领近二、三十万人马进行了第一次天京解围之战,但是却没有打败不到两万的湘军。1863年初,按照洪秀全“进北攻南”的指示,李秀成组织了第二次天京解围之战,也没有收到效果。这一时期,李秀成的指挥才能黯然失色了。1863年底,李秀成建议洪秀全 “让城别走”,到哪去呢? 他说: “不如舍天京,尽弃苏、浙两省地,御驾亲征,直趋北方,据齐、豫、秦、晋上游之势以控东南。其地为妖兵水师所不能至,洋鬼势力所不能及,然中原可图,天下可定也。”②可以看出,李秀成专注下游的错误战略在一连串的失败面前,发生了十分可喜的转变。可惜洪秀全没有同意。李秀成本人也一厥不振,直至天京失陷被俘。

  众所周知,李秀成被俘之后,写了几万字的 “自述”。多年以来,对此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不过我们可以肯定一点,李秀成被俘之后的表现,确实不如陈玉成等其他太平天国将领们英勇无畏,确实缺乏崇高的革命气节。但是瑕不掩瑜,李秀成一生,主流是好的,尤其是天京内讧以后到二破江南大营期间,他在军事指挥方面作出了重大建树。正如洪仁玕所评价,他是太平天国的 “好将领” ③。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汪士铎:《乙丙日记》。

  ① 《太平天国》(二),《李秀成自述》。

  ① 《太平天国》(二),《洪仁玕自述》。

  ① 《曾文正公全集·家书》卷七,《致源、季两弟》。

  ① 《李文忠公全集·奏稿》卷一,《西兵退出嘉定折》。

  ② 《曾文正公全集·奏稿》卷十六,《议复调印度兵助剿折》。

  ③ 《太平天国》(二),《李秀成自述》。

  ① 《曾文正公全集·奏稿》卷十四,《遵旨统筹全局折》。

  ② 王韬:《瓮廿庸余谈》,卷二。

  ③ 《太平天国》(二),《洪仁玕自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