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名将谢玄简介资料介绍 谢玄生平经历的故事

时间:2016-12-21 20:42: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谢玄,字幼度,东晋名将,陈郡阳夏(今河南太康)人。生于晋康帝建元元年(343年),卒于孝武帝太元十三年(388年)。从他的家世看,三代多为晋朝的达官显贵。谢玄的祖父谢裒,官至太常卿; 父亲谢奕,曾为安西将军、豫州刺史,都督豫、司、冀、并四州军事; 叔父谢安更官至东晋宰相。

  谢玄自幼丧父,跟随其叔父谢安长大。他天资聪明,勤奋好学,深得谢安器重。有一次,谢安出于对儿孙的厚望,把所有子侄召集在一起,问大家: 作父母的为什么期望儿孙们一个个都能出类拔萃呢?众人闷不作声,谢玄却当即答道: “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好的子弟就象香花佳木一样,想使它生于堂阶之前,以耀门庭)。”①一席话,说的谢安十分满意,十分高兴。到了青年时期,谢玄的才能也逐渐成熟起来,但他不愿去做官,官府屡聘,总是不肯就职。后来,晋明帝的女婿桓温钦佩谢玄的才略,将其聘入府中,作为幕僚,又转为征西将军桓豁的司马,监北征诸军事。

  谢玄生活的年代,正是东晋偏安江南,北方依然处于十六国封建割据的时期。他八岁那年,原在今甘肃的氐族首领苻健率部进入关中,在长安(今陕西西安市西北)建立前秦政权。苻健死后,其侄苻坚杀君夺位,自立为大秦天王。苻坚重用汉人王猛治理朝政,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措施,使前秦 “兵强国富”,②势力迅速发展。晋海西公太和五年 (370年),东向灭了鲜卑慕容氏建立的前燕; 简文帝咸安元年(371年),吞并了同族仇池; 孝武帝太元元年(376年),灭了鲜卑拓拔氏建立的代和汉族张氏建立的前凉; 宁康元年(373年),占领了东晋的梁(州治今陕西汉中)、益(州治今四川成都)二州。整个黄河流域及江、汉上游均在其控制之下。秦军拥有骑兵近三十万人; 步兵可征集六七十万人。与江南东晋相比,无论在地域、军事实力等方面均占优势。

东晋名将谢玄简介资料介绍 谢玄生平经历的故事
东晋名将谢玄简介资料介绍 谢玄生平经历的故事

  苻秦的强大,严重威胁着东晋的安全。孝武帝太元二年(377年),晋帝颁诏征选文臣武将可以镇御北方者。谢安“违众举亲”,力荐谢玄。谢玄时年三十四岁,遂被拜为建武将军、兖州刺史、广陵相,负责长江以北征讨诸事。

  消息传出,立即引起朝中议论。中书郎郗超虽素与谢玄不和,但他听说谢玄为将,也不能不叹服地说: “安违众举亲,明也; 玄必不负举,才也。”认为谢安敢于违背一般人的意志,推举自己的亲人,这是深明大义的表现。谢玄之所以不负其举,是由于有着过人的才能。当时,朝中群臣由于不了解谢玄的才识,听后不以为然。郗超遂以自己的亲眼所见,解释道: “吾尝与玄共在桓公府,见其使才,虽履屐间,亦得其任,所以知之。”①池通过谢玄在桓温府中量才用人的情况,说明谢玄的才能,将会不负众望。群臣听后才信服不疑。

  谢玄,出任建武将军,负责长江防务,是在东晋面临强敌压境的情况下,可以说是受命于危难之际。他能否挫败苻秦的进攻,就看他能否采用灵活机动的战法,以少胜多,以弱胜强,改变被动的局面。

  彭城解围 三阿破敌

  谢玄就职后,驻军广陵(今江苏扬州)。他在当地招募勇士,加紧训练,组建了一支战斗力颇强的新军—— “北府兵”①。他还从中选拔培养了一些智勇之士,诸如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刘牢之,东海(今江苏东海西北)人何谦,琅邪(今山东临沂北)人诸葛侃,乐安(今山东淄博西北)人高衡,东平(今山东东平西北)人刘轨等,都成为谢玄得力将士。谢玄任命刘牢之为参军,战时常领精锐为前锋,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由于 “北府兵”将士多系北方流民,他们思乡心切,对秦作战十分坚决,勇猛顽强,所以威镇江淮,秦军望而生畏。

  孝武帝太元三年(378年),苻坚派其子苻丕,率兵十七万,分四路会攻襄阳(今湖北襄樊); 另派大将彭超率兵七万分路进攻彭城、淮阴(今江苏淮阴东南)、盱眙(今江苏盱眙东北),企图东西并进,夺占江淮战略要点,为会攻建康(晋都,今南京)创造条件。东晋方面遂发兵两支援救: 一由车骑将军桓冲率领,西上救援襄阳; 一由谢玄率领,救援彭城。

  彭城,位于泗水、汴水汇流处,位居中枢,四面通达,是北上黄河、南下江淮的战略要地。秦东路将领彭超在八月间,即将彭城团团围困。当谢玄发广陵军至泗口(今江苏清江县东南)时, 晋彭城太守、 龙骧将军戴��已被围半年, 力将不支。谢玄所部虽有万余,但相对寡弱,难于突破秦军,立解城围。当务之急是沟通与彭城守军的联系,报知救兵已至,振其士气,作好内应外和的工作。

  但是,围城秦军戒备森严,无法入城。晋军攻既无力,入又无隙。正当谢玄苦无入城之策的时候,部将田泓慨然愿往。田泓主张 “没水潜行趋彭城”①。谢玄闻听,感到唯有此计,当可一试。于是,派田泓依计而行。不料,田泓将到城下,却被秦军捕获。秦军以重金奇帛收买田泓,让他传语城中,单说南军已败,以消弱守军斗志。田泓佯装允许,到了城下,却大声报知城中将士说: “南军垂至,我单行来报,为贼所得,勉之(努力呀 )! ”②说罢,被秦军杀害。

  谢玄沟通了与城内守军的初步联系,稳定了军心。但此时,西线襄阳已陷,彭超借势逞凶,围城愈急。晋军无力与城内守军内外夹攻,挫敌凶锋,于是,谢玄便采用了一个声东击西,逼敌自退的破围之策。他侦察得知: 彭超虽大兵围困彭城,将主力部署在城东泗水沿岸,可是,他的辎重全部存储于彭城以北的留城(今江苏沛县东南),攻留城为秦军必救。于是,他派部将何谦,故意扬旗鸣角,绕过彭城,兜击留城; 自己则亲率主力作好迎接守军突围的准备。果然,彭超发现晋军抄袭后路,慌了手脚,赶忙督队撤除彭城之围,回保留城。谢玄见敌中计,遂命何谦改道直奔彭城。彭城守军也乘机突出城外,会合何谦,移兵泗口。这样,谢玄采取攻其必救、调虎离山之策,解救了彭城之围。

  彭超见中了谢玄的调虎离山之计,悔之莫及。第二年二月间,又纠合部众进据彭城,南下淮阴。四月间继续南下,与从襄阳东下的毛当、王显所部秦军二万余人,会攻淮南(今安徽淮南市西南)。五月十四日,彭超攻占盱眙,又以六万之众进围三阿(今江苏高邮西北)。其势汹汹,前锋距广陵仅约百里。同时,秦将毛当、毛盛等率骑二万袭击堂邑(今江苏六合西北),将四万晋军击溃。面对秦军西、北两个方向的步步压逼,晋都建康为之大震。孝武帝一面急命征虏将军谢石,率水军北屯滁中(今安徽滁河流域);一面急命广陵一带的谢玄,北援三阿。

  谢玄接诏后,立即率队北至白马塘(湖名,今江苏宝应西北)畔。当时,彭超、俱难等,在兵围三阿的同时,西据盱眙、北据淮阴,企图利用三阿、盱眙、淮阴三地鼎足相犄之势,互为支援。在三阿一带,他们则依靠山势,摆下了层层围困阵式,企图置三阿晋军于死地。这样,谢玄要解除三阿之围,关键是攻破重围。为了不使盱眙、淮阴之敌南下增援,破敌之法只有速战。面对这种态势,谢玄在进攻三阿围敌时,采取了勇猛迅捷、直冲敌营的战法。首先,他集中全部兵力与三阿晋军内外配合,水陆夹击,大败彭超、俱难于白马塘一带。秦军六万余人被击溃。五月十二日,谢玄又乘敌混乱之机突破三阿的重围,迫使彭超退守盱眙。为了不给敌军以喘息机会,谢玄立即会合驻守三阿的幽州刺史田洛所部,合兵五万,一鼓作气,乘势进击,直逼盱眙。六月初七日,再次大败彭超、俱难军,夺回盱眙城。秦军仓惶北退淮阴。

  淮阴,滨临淮水,是水陆交通要道。为了断敌退路,彻底歼灭来犯秦军,谢玄派何谦等率舟师,趁海水倒涨之机,绕道西上,焚毁淮水上游的秦军兵桥,断敌退路; 接着,谢玄率队猛扑淮阴城。彭超率少数部队企图抢渡淮水北逃,又遭谢玄追击,大败于君川(盱眙北)一带。这时,由于刘牢之依计攻破了秦军事先设在淮水的浮桥,李都又破坏了秦军的运船,秦军士卒、将帅拥挤于淮水南岸,北渡不能,南攻不可,慌乱一团。晋军乘势冲杀,很快全歼秦军。敌将彭超、俱难仅以身免。

  三阿之战,谢玄以强大攻势,集中兵力,破敌之围,继而连续作战,穷追不舍,陷秦军于疲于奔命,难于应付之地,直至全歼敌人。这一战,不仅为东晋王朝解除了来自江北的威胁,而且改变了自襄阳失守以来江南民心不稳、兵心不振的颓势。此后,谢玄固守江防,威名远扬。晋孝武帝以军功封谢玄为冠军将军,加领徐州刺史,封东兴县侯。

  突袭洛涧 淝水决战

  三阿惨败,使苻坚恼羞成怒。孝武帝太元七年(382年)十月,他凭着地广兵多,决心亲自将兵,全力东下,与晋军进行决战。他不顾胞弟苻融及亲臣、爱妃、太子、幼子一再好言劝阻,一意孤行。扬言: “吾强兵百万,资仗如山”;“以吾之众,投(马)鞭于(长)江,足断其流”,①骄狂之态不可一世。第二年八月十八日,苻坚决然发兵九十万,分中、西、东三路东下。九月间,苻坚率中路大军进至项城(今河南沈丘),前锋抵达颍口 (颍水入淮处,今安徽寿县西南); 东路幽、冀二州之兵抵达彭城; 西路蜀汉之兵也开始顺流东下。秦军“东西万里,水陆齐进,运漕万艘”②,大有席卷江南之势。

  面对秦军进攻,晋帝在命令桓冲控制长江中游,阻止西路秦军东下的同时,任命谢石为征讨大都督、谢玄为前锋都督,与谢琰、桓伊等率八万 “北府兵”,沿淮河西抵秦军主力,另派胡彬率水军五千增援寿阳(今安徽寿县),以作侧应。

  起初,由于秦军来势凶猛,东晋满朝惊恐,谢玄也是颇为紧张的。但是,他的叔父谢安出人意料的镇静,给了谢玄很大的影响。这天,谢玄急匆匆地向叔父询问破敌之策,谢安神色坦然良久才若无其事地回答说:“已别有旨(已另有安排)。”谢玄不便再问,又着实放心不下,便令部将重入问计。谢安仍平静而不作答。不仅如此,谢安还带领谢玄等从容镇静地出游山墅,对坐“围棋赌别墅。”①这种临大敌而不慌,从容如常,沉着谋划的风度,给了谢玄冷静处置敌情的力量,从而稳定了军心。十月,谢玄、谢安率队屯扎洛涧东岸。这时,胡彬因进援寿阳不及,退守硖石(今安徽凤台县西南)。谢玄与洛涧西岸秦军梁成所部,隔水列阵,成对峙之势。梁成率兵五万,以洛涧为险,筑垒立栅,作了固守的准备。

东晋名将谢玄简介资料介绍 谢玄生平经历的故事
东晋名将谢玄简介资料介绍 谢玄生平经历的故事

  谢玄对于秦军的进攻态势是作了冷静分析和周密措置的。当时,苻坚挟众恃强、灭晋心切、傲慢轻敌,故兵力分散,战线极长。各路大军既不能协同,又首尾难顾: 东路进至彭城时,西路才刚发蜀汉; 中路苻坚进至项城时,其尾部才刚到达长安。秦军虽号称百万,但真正抵达淮水一带的兵力并不雄厚。摆在晋军面前的是速战速决,在其大部队没有赶来前,打掉敌先头部队的气焰,给后续秦军以强大威慑。恰在这时,洛涧一带又出现了一种新的情况: 驻守硖石的胡彬所部晋军,因久驻无援,粮尽难支,故派使东往洛涧报知谢玄、谢石。不料,使者被秦军捕获,军机泄露。驻在寿阳的苻融便赶忙向项城的苻坚报告了这一消息,认为 “贼少易擒,但恐逃去,宜速赴之”②。请求苻坚,立即出兵。苻坚闻讯,喜不自禁,顾不得率领大军,仅带轻骑八千急驰寿阳,准备趁机进攻硖石。硖石位于洛涧之西,是淮水中游的一个重要隘口,尤与寿阳城紧临相对,互为依托; 硖石一失,洛涧谢玄部队就失去了上游屏障,容易受到寿阳秦军顺流而下的直接攻击。但是。正由于秦军把主要力量投入硖石,故下游梁成所部即显孤弱。这给谢玄在洛涧一带发动攻击,提供了机会。

  当时,苻坚急于想在寿阳一带与晋军决战,为了防止晋军畏战自退,他要求部众对他亲临寿阳保守秘密,甚至下令“敢言吾至寿春者拔舌”①。此外,苻坚自作聪明,派朱序前往洛涧说降。朱序是在襄阳失守时被俘的晋将,“身在秦营心在晋。”到了晋营后,他非但不作劝降,反而向谢石、谢玄报告了寿阳秦军的情况,建议晋军: 乘敌大军未集,迅速出击,败其前锋,夺其士气,逐步粉碎秦军的狂妄计划。这些情况,进一步坚定了谢玄乘机反击的决心。

  十一月,谢玄毅然改变了谢石“坚守不战,以老秦师”的计划,采取了转守为攻,先取洛涧,挥师西上,与秦军决战寿阳的战略方针。他命令部将刘牢之,率精兵五千,立即进攻。对岸梁成闻讯,仓促依水列阵。为了给予敌人以突然打击,刘牢之避开白昼,隐蔽企图,趁夜抢渡,直冲梁成大营,同时分兵北据淮河渡口。秦军遭到突然冲击,混乱不堪。“北府兵”将士则趁机冲杀,阵斩梁成、梁云及弋阳太守王咏等。秦军步骑失去统帅,争渡淮水,又遭到预先抢占渡口的晋军的拦击,遂全线大败。这一战,谢玄抓住了苻坚扼于寿阳,梁成孤军布扎洛涧的机会,以勇猛迅速的攻势,直冲敌营,突然进击,完全打乱了对岸秦军的防御布署。他们以五千之众,战胜了十倍于己的秦军,取得了歼敌一万五千余人的重大胜利,一举歼灭了敌前锋部队,极大地鼓舞了晋军的士气。

  洛涧反击胜利后,谢玄立即督师沿淮水西进,实施与苻坚决战的计划。晋军新胜,斗志高昂,声势浩大,直逼淝水。淝水临近寿阳城,是淮水的一条支流。坐镇寿阳的苻坚满以为晋军不堪一击,却不料前敌大败,谢玄瞬间即逼至眼前了。所以,赶忙登城观望。他见晋军声势浩大,阵容严整,开始惊恐起来。继而疑神疑鬼,望见对岸 “八公山上草木皆以为晋兵”。他责斥苻融说: 晋军如此强劲善战,怎么能说它弱呢!在怅然失意,万分惊恐之余,苻坚急令部众靠近淝水,列阵阻击。秦晋两军又以淝水为界,隔水对阵。

  秦军凭借淝水扎营拦击,晋军不得渡。如果拖延,待项城秦军大队赶到,晋军将陷入全面被动。机不可失,时不我待。于是,谢玄利用苻坚骄气未消,希图速战速决的心理,和前锋刚败,兵心不稳的机会,派出使者急入寿阳向苻坚挑战。晋军使者首先见到苻融说: “君悬军深入,而置阵逼水,此乃持久之计,非欲速战者也。若移阵少却,使晋兵得渡,以决胜负,不亦善乎! ”苻坚的部将,接受了洛涧战败的教训,隐痛未消,都认为: “我众彼寡,不如遏之,使不得上,可以万全。”①主张扼守淝水防线,因险设阵。可是,高傲横蛮的苻坚急欲决战。他认为,洛涧一战虽然失败,但晋军力量毕竟没有秦军雄厚,眼下正是灭晋之机,决不能避战示弱。于是,他对将领们说: 你们尽管率队后撤,让晋军渡河,待到他们渡过淝水,背水陷阵,进退无术之时,我出动铁骑数十万突然发动攻击,必可一举获胜。②苻融也同意苻坚的这种主张。于是,秦军撤出淝水沿岸阵地,向后退却。同时,通知了谢玄渡河决战的时间。

  苻坚企图发挥秦军步骑优势,趁晋军渡河背水之时,聚歼于淝水之滨。可是,他没有想到,“两阵相向,退者先败,此用兵之常势也。”①秦军刚在洛涧吃了大败仗,军心本来就慌恐不安,临阵退却又进一步挫伤了士气; 秦军中大部分官兵又是苻坚出征前从北方 “民每十丁遣一兵”②而强行征募来的,他们已十分厌恶苻坚的残酷统治; 过去苻坚收俘的许多晋军降将,也身在秦营心在晋,怀有伺机反水之心。所以,秦军官兵接到撤退令以后,个个争相奔逃。身困秦营的晋军旧将朱序等人,又趁机在阵后大声呼喊“秦兵败矣! ”③故意制造混乱。秦兵都以为真败,自相惊扰,致使全线大溃,一时无法制止。谢玄、谢琰等乘势率八千骑兵渡过淝水,追杀逃敌。苻融本想骑在马上从容看个究竟,不料秦军全线溃逃,于是他赶忙驰向阵前,企图压住阵脚。一支溃军涌来,将他的坐骑冲倒,他还没有来得及站稳,就被追上来的晋军击毙。苻坚抱头鼠窜,肩中流矢,身负重伤。秦军失去指挥,更加慌乱,听到“风声鹤唳” (风吹鹤鸣),皆以为晋军追至。④为了逃命,人马自相践踏及投水溺死者不可数计。当时,正值十一月严冬季节,北逃溃兵草行露宿,啼饥号寒,因苦累冻饿而死者十有七八; 沿途丢弃牲口十余万头; 军资器械及珍宝堆积如山;连苻坚称帝所坐的 “云母车”⑤,也丢在了逃跑途中。狼狈之状,无以言表。待到苻坚逃至洛阳时,原来百万大军,只剩下十几万人了。

  淝水决战,谢玄及时抓住敌主力未至,前锋惨败的机会,把握了苻坚骄狂蛮横,急欲求战的心理状态,投其所好,创造战机,先诱使敌军撤阵自乱,然后乘势追击,一举获胜,创造了中国古代战争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范例。这一战,彻底粉碎了苻秦大举灭晋的企图,扭转了晋军被动的局面,为稳定江南局势,收复江北失地,起到了重要作用。战后,晋孝武帝论功封赏,封谢玄为前将军,并给予他临阵斩将的特权; 谢玄固辞不受,晋帝只好以赐银百万、五色丝绸千匹表示慰劳。

  淝水败秦后,谢玄为前锋都督,分兵三路乘胜进击,经略淮北。西攻洛阳(今河南洛阳东北),克复兖州(治所于今山东郓城); 又在吕梁水系筑坝导流,广辟漕运; 继而北伐青州(治所于今山东益都北)、冀州(治所今河北磁县南)、豫州(治所洛阳)等地,连收三魏,黄河南北大片土地被收复。征战中,谢玄十分注意优待前秦降将、降卒,以瓦解敌军。苻坚的儿子降晋后,请求接济粮食,谢玄一次就赠米二千斛,其他降将也都授予了官职。但是,正当谢玄挥师进取之际,谢安病故,司马道子掌执朝政,开始排挤谢氏势力。接着,以 “征役既久,宜置戍而还”①为名,削减谢玄的兵权,强令收兵息战。结果,以翟辽、张愿为首的一些降将又相继叛晋,黄河以北重新陷入动乱。谢玄以为自己处置失当,上书要求解除自己所有职务,晋帝不允。谢玄回撤后,患病卧床,担心不能胜任其职,贻误大事,又连续上书十余次要求解职,均未获允。他心绪焦躁,病情加重,后移住淮阴,又应诏移镇东阳城(今山东益都北),后被任命为皇帝的高级侍从、左将军。晋武帝太元十二年(387年)正月,被调任会稽(今浙江绍兴) 内史。谢玄拖着病体,乘车赴任,第二年,卒于任所。谢玄死后,晋孝武帝司马曜颁诏追赠其为车骑将军,谥号献武。
中国历代名将:左宗棠郑成功宗泽祖逖诸葛亮周瑜赵充国周亚夫赵奢杨秀清袁崇焕杨幺岳飞杨业杨素徐达谢玄项羽文天祥卫青王翦田单石达开石勒司马懿孙武戚继光努尔哈赤马援蒙恬赖文光李秀成李自成李愬李晟李光弼李靖陆逊吕蒙李广李牧廉颇韩世忠韩擒虎霍去病韩信简郭子仪耿弇杜预邓艾蔡锷陈玉成常遇春成吉思汗曹操陈胜白起

  注释

  ① 《晋书·谢安列传》。

  ② 《晋书·苻坚载记》附王猛传。

  ① 引文均见《晋书·谢安列传》。

  ① 晋人谓京口(今江苏镇江)为“北府”,谢玄在此一带招兵、编练,故得名。

  ① 《资治通鉴》卷一百○四,晋孝武帝太元四年。

  ② 《晋书·谢安列传》。

  ①②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晋孝武帝太元八年。

  ① 事及引文均见《晋书·谢安列传》。

  ②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晋孝武帝太元八年。

  ① 《晋书·苻坚载记下》。寿春,即寿阳。

  ① 引文均见《资治通鉴》卷一百○五,晋孝武帝太元八年。

  ② 《晋书·苻坚载记》及《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孝武帝太元八年称: “使之半渡” ,或“因其济水” 而击之。本处采用《晋书·谢安列传》及《太平御览》卷三○九,《兵部·战中》之说。

  ①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晋孝武帝太元八年,胡三省注。

  ②③④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晋孝武帝太元八年。

  ⑤ 云母车,以云母代纱所饰的车乘,为帝王及王公专用。

  ① 《晋书·谢安列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