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历史上杰出的军事家格兰特人物生平 美国第十八任总统

时间:2017-02-12 14:57: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尤利塞斯·辛普森·格兰特(Ulysses Simpson Grant,1822—1885),美国历史上杰出的军事家,内战时期最能干的将军和著名的英雄,美国第十八任总统,重建时期的主要领导人。

  1822年4月27日,格兰特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普莱曾特。父亲叫杰西·鲁特·格兰特,母亲叫汉纳·辛普森·格兰特,他是长子。1823年因父亲做鞣制皮革的生意而移居到该州的乔治城,在那里度过了他的童年。他先在乔治城一所语法学校上学,接着到肯塔基州梅斯尔一所学校读书,后在俄亥俄州利普里一所由长老会办的学院中深造。他在学习期间并未显露出众的才华,只是以他熟练的骑术和能够驯服烈马而出名。

  1839年,他进入著名的西点军校。他是全班最好的骑手,也喜欢数学,在考试中曾取得良好成绩。1843年,他以班上的中等成绩(39名学生中的第21名)毕业,被任命为中尉,派到第四步兵军驻在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在那里,他认识同班一个同学的姐姐,后来就同她结了婚。他参加过1846—1848年侵略墨西哥的战争,先是在扎卡里·泰勒将军手下,后来他所在的团又受温菲尔德·斯科特将军指挥,先后参加过占领墨西哥城、委拉克鲁斯等战斗。墨西哥战争结束,他先后在纽约州一个港口和底特律驻防。1852年,格兰特的团队调到哥伦比亚河的范库弗要塞,以后的两年在西海岸渡过。这是他一生中最不得意的时期。1854年4月,他辞去职务,回到圣·路易斯经营一个小农场。1860年移居伊利诺斯州的盖伦纳,在父亲经营的皮革店中工作。

  林肯当选总统后,南部几个州发动叛乱,脱离联邦。1861年4月叛军攻占萨姆特要塞,标志着内战的正式爆发。格兰特最初在盖伦纳帮助组织和训练民兵连,后来应伊利诺斯州州长理查德·耶茨的要求,在斯普林菲尔德集训新的民兵团队。1861年5月,他被任命为上校,指挥伊利诺斯第二十一团,在密苏里州战斗。1861年8月7日,林肯总统让他指挥一个旅,擢升他为陆军准将。1861年下半年到1862年春,他率领部队在西部战场上一连攻克敌人几个重要据点。田纳西河上的战略要地——肯塔基州帕杜卡;还有密苏里州的贝尔蒙特等,都是由格兰特率军占领的。

  在田纳西州西北部,紧靠肯塔基州,有两个堡垒,(亨利堡垒和唐纳尔逊堡垒),都是南部叛军的重要战略据点。1862年2月6日,在海军准将富特的炮艇护送下,格兰特率领18个团,乘运输汽船溯田纳西河而上。炮艇首先轰击了亨利堡垒,格兰特的军队乘势冲进去。但南部叛军多数已退到坎伯兰河畔的唐纳尔逊堡垒。格兰特部队急行军12英里,在富特受伤后,由格兰特指挥这两支部队共27,000人,包围了这个堡垒的18,000名敌军。敌守军司令西蒙·巴克纳将军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派人询问投降条件。格兰特回答说:“除了无条件投降外,任何条件都不能接受。”于是敌军司令只好交出堡垒,13,800余人当了俘虏。格兰特的这个重大胜利,使联邦军队向敌境深入200英里,在田纳西站稳了脚跟。从此格兰特被人取了一个绰号:“限令无条件投降的格兰特”,声名大震。林肯因此把他提升为少将。

  格兰特指挥的另一个重要战役是1862年4月6—7日在田纳西州西南的夏伊洛。这一仗打得非常艰苦。由艾伯特·约翰斯顿将军率领的南部盟军40,000人,猛攻格兰特所部的36,000人。联邦军被迫后撤,伤亡严重。但第二天,格兰特在援军帮助下发起反攻,一鼓作气将敌军击溃,使南部军队伤亡惨重。

  1862年10月25日,格兰特被任命为田纳西军区司令官。

  1863年,美国内战进入了第二阶段。联邦军逐步摆脱被动局面而进入主动进攻。重要战役之一就是维克斯堡战役。早在1862年11月,格兰特大军在炮舰协助下,沿密西西比河南下,向维克斯堡进军。维克斯堡市只有5,000人,但它控制着密西西比河下游,位于高出水面250英尺的悬崖上。据守悬崖的敌军居高临下,可以用炮火直接威胁河上往来的船只。攻打这个要塞是很困难的。

  从1862年秋到1863年7月,格兰特一直在进行部署,征集给养,调兵遣将。他先强攻二次都遭到失败。敌军司令约翰·彭伯顿是南部联盟总统戴维斯的宠将,决心不惜一切,固守维克斯堡。在这种情况下,许多人认为,格兰特不能胜任攻取该地的任务,纷纷要求林肯撤掉他的职务。但林肯深信格兰特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司令官,坚决任用了他。格兰特的部队原来只有40,000万人,1863年6月,增加到60,000万。经过他的努力,维克斯堡的敌方守军终于在1863年7月4日投降。这次共俘虏敌军29,000人,是内战中联邦军队俘敌最多的一次。攻取维克斯堡的意义很大,因为它既是连接敌人东西两个地区的铁路枢纽,又是密西西比河上的重要军事据点。攻克维克斯堡之后不久,密西西比河上敌人另一个强大据点——哈得逊港也被联邦军队攻陷。整个密西西比河落到联邦控制之下,联邦船只在河上畅通无阻,“南部联盟”的领土被切成两半,其东部诸州失去了西部人力物力的供应。这对于南方最后的崩溃起了很大的作用。1863年夏,联邦军又在东战场葛底斯堡获得决定性胜利。

  到1864年初,北方进行了军事改组,改变过去各个战区司令各自为战的状况,在陆军方面实行统一指挥。3月9日,林肯总统任命格兰特为“全军大将军”——中将衔的总司令,由他指挥全军。林肯破格提拔格兰特,是他长期以来细心物色将材的结果。林肯发现,比起其他将领,格兰特具备了为指挥全军大胆进攻敌人所需要的能力、胆识和气魄。

  在政治方面,格兰特是北方认识到解放奴隶及武装黑人重要性的少数将领之一。他在1863年8月向政府表示:“我从内心支持武装黑人的工作,这个和解放黑人[的措施]一样,是对于南部同盟的最沉重的打击”。在谈到黑人作战能力时,他强调指出:“他们会成为优秀的士兵的,而且把他们从敌人那里争取过来,就削弱了敌人,并且在同样程度上加强了我们。”他对一位朋友说过:“在叛乱发生的早期,我就清楚地认识到:北方和南方,除非作为一个国家,是不能和平共处的,而这个国家便是一个没有奴隶制的国家。”在格兰特的部队里,最勇敢的主力是由黑人士兵组成的。所以,当格兰特出任总司令,并从西线调到弗吉尼亚战线时,他把西线的白人部队交给他的继任者,但坚持要把曾经跟他一起在西线作战的20,000多名黑人士兵调到弗吉尼亚来。

  在军事方面,格兰特不但有军事才能,而且在过去二年的战斗中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有一次,有人向他请教作战的艺术。这个人满以为他一定会引证世界上的军事权威的话。但是他回答说:战争的艺术很简单,从根本上说,应该是:“发现你的敌人在什么地方,就尽可能迅速地抓住他,使出全力去打击他,并且要不停地前进”。他比北方其他军事领导人更了解:北方最有利的条件便是在人力物力方面的巨大潜力和优势,而南方最有利的条件便是内线作战。针对这种情况,格兰特在就任“全军大将军”之后,采取了“分而歼之”的原则,作为自己的战略基础。具体言之,第一,剥夺敌人利用内线联系的可能,切断其交通线;第二,配置尽可能优势的兵力,不断地压迫敌人,使其无喘息的时间及整顿军队的机会;第三,在战斗中不断消耗敌人兵力;第四,消灭敌人的一切资源。

  格兰特对于指挥人员也作了调整,把颟顸无能的将领如伯恩赛德、比尔等人撤掉,任命智勇双全的谢尔曼将军为密西西比河战区司令,任命哈勒克为总参谋长,并且让米德将军继续担任波托马克河战区司令。他把大本营设在波托马克河军队驻地。他本人直接指挥波托马克河的作战,而米德将军不过是按照他的命令行事而已。

  1864年春,格兰特与谢尔曼共同拟定了一个军事计划。按照这个计划,预定展开两个主要攻势,一个攻势在东线举行,由格兰特亲自指挥。东线攻势以消灭敌人罗伯特·李的有生力量为目的。格兰特特别指示米德将军不要以夺取敌人首都里士满为主要目标,而是要打击敌人军队本身。他说:“李跑到哪里,米德就应该追到哪里。”

  在计划布置停当之后,格兰特命令西线的谢尔曼将军在1864年5月4日与东线的米德将军同时发动攻势。在东线,5月4日格兰特大军渡过拉皮旦河,进入浓密的森林地带(称为“荒野”),很快投入战斗。经过一系列战斗,格兰特军队伤亡人数甚众,但是也使敌人蒙受惨重损失,并且把敌军驱到里士满附近。这就为1865年春北方取得最后胜利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格兰特在指挥东线作战的同时,也与其它战线上的联邦部队密切配合。他特别与谢尔曼大军保持不断的联系。谢尔曼大军在1864年9月攻下亚特兰大后不久,就开始了历史上著名的“向海洋进军”,12月攻下了萨凡纳,然后挥师北上,1865年3月打到北卡洛来纳。谢尔曼的进军有力地破坏了南方的交通运输及经济。格兰特的军事行动则大量地消耗了敌人的兵力。这一系列的胜利是对南部联盟沉重的打击。1865年4月3日,格兰特发动新的进攻,占领南部联盟首都里士满。叛军向西退却。 4月9日,罗伯特·李将军所统率的28,000人全部投降,其它各部也接着放下武器。至此,内战终于以北方的最后胜利而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