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艾简介人物生平 邓艾怎么死的 邓艾偷渡阴平

时间:2017-03-05 14:05: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邓艾,字士载,三国魏义阳郡棘阳(今河南南阳南)人,魏国后期著名将领。邓艾生于汉献帝建安二年(197),卒于魏元帝咸熙元年(264),自幼丧父,家境贫寒,小时曾靠为人牧牛为生。建安十三年(208)曹操率兵攻下荆州,百姓四散逃亡,流民以万计,邓艾随母亲避乱到了汝南(今河南息县)。120岁这年,邓艾又随母亲北迁至颍川(今河南许昌东)。

  两汉至三国时期,颍川一带名人奇士倍出。东汉大名士陈寔的故里就是颍川。在那里,邓艾读到了陈寔的碑文。他非常仰慕陈寔的行为和才学,并决心效法陈寔。陈寔的碑文中有“文为世范,行为士则”的话,邓艾遂改名为范,字士则。后来,由于宗族中有同名的,才又改了回来。邓艾虽然生于乱世,从小颠沛流离,生活很不稳定,但却能发愤读书,立志成才。邓艾特别喜欢军事,因此常常刻苦攻读兵书战策,学习用兵布阵之法。不论走到那里,他都要认真考察当地的山川形势,度量安营扎寨的处所。他的这些做法,引起了身边一些人的耻笑,但他并不介意,依然如故。经过长期的勤学苦读,邓艾终于成为一个品学兼优且有文才武略的青年。据《世说新语》记载,邓艾说话口吃,常称“艾、艾”。有一次,司马昭和他开玩笑说: “卿云‘艾艾’,定是几艾?”邓艾应声答道: “‘凤兮凤兮’,故是一凤。”其学识之博洽与应对之敏捷,由此可略见一斑。

  一

  邓艾入仕后,开始任都尉学士、稻田守丛草吏、典农纲纪(典农官的上佐,纲纪系司马、功曹的别称)等职。后来,他因事晋见魏太尉司马懿,司马懿十分惊奇他的才干,遂征召他为自己的属官,任尚书郎之职。

  魏邵陵厉公正始二年(241),朝廷想在扬州(相当今安徽中部)、豫州(相当今河南东南部及安徽北部)地区扩大耕地面积,以便蓄积粮食,为消灭孙吴政权作准备,便派邓艾前往陈(今河南淮阳)、项(今河南沈丘)和寿春(今安徽寿县)落实这一计划。邓艾经过考察之后认为,陈、项、寿春一带土质优良,但水利条件不好,因而无法充分利用这里的土壤和地力。应当开渠治河,兴修水利。这样,既可以引水浇灌农田,又可以通畅漕运之道。为进一步说明自己的见解,他特地撰写了《济河论》一文。他在文中指出: 当年,魏太祖曹操攻灭黄巾起义之后,即实行屯田政策,在许都(今河南许昌东)蓄积了大量的粮食,以为荡平四方之用。如今北方已经安定,若有动乱,当在淮南一带。每当大军出征,动用的兵员总要超过全国兵力的半数,所以花费的财力巨大。陈、蔡(今安徽凤台)之间的广大地区,地势较低,土质优良,因而可以减少许昌(今河南许昌东)附近的稻田,以便使汝水、颍水、渦水能够东下至淮,扩大和浇灌下游的农田。然后,在淮北屯兵2万人,在淮南屯兵3万人,共合5万人,按十分之二的比例轮休,可以始终有4万人一边耕种一边防守。再广开河渠,以增加灌溉农田,畅通漕运水道。这样,除去所有的花费,总计一年可得500万斛(音hú,容量单位,1斛等于10斗)粮食作为军资。六七年的时间,就可以储蓄2000万斛粮食于淮上,足够10万人吃5年。以此作为伐吴的后勤保障,将会战无不克,攻无不胜。

  魏太傅司马懿对邓艾的见解很是赞赏,命令照此实行,于当年即在两淮地区广开漕渠,实施屯田。从此,魏国每当东南方面发生战乱,朝廷的大军便可顺流而下,直达江淮地区,既保证了军粮供应,又减少了水害,而且漕运畅达,交通便利,可谓一举数得。

  此后,邓艾历任南安、城阳和汝南等郡的太守,并且被封为讨寇将军。司马懿死后,其长子司马师辅政,对邓艾依然非常信任和器重,对他的建议亦多所采纳。

  魏嘉平五年(253),朝廷升任邓艾为兖州(州治在今山东鄄城东北)刺史,并加封振威将军。邓艾上书认为: “国家所急,唯有农战。国富则兵强,兵强则战胜。所以,农业是胜利的根本保障。孔子说: ‘足食足兵’,食在兵先,可见粮食问题较之军事问题更为重要。”邓艾所好虽为军事,但他对农业生产也极为重视,足食足兵、食在兵先是他的一贯主张。所以,在他任职所到的地方,总是荒野开辟,水利修治,一派田园丰茂的景象; 军队和百姓,也得以丰衣足食,安居乐业。曹魏集团后期,尽管政权更替,内乱迭起,外患不已,军事行动频举,但却始终不乏资用,且总能所向克捷,直至灭蜀,应当说与邓艾积极贯彻屯田政策,大力倡导农业生产有着密切的关系。

  二

  在曹魏集团中,曹操之后,要数司马懿最有谋略和才干了。随着功勋的不断建立,司马懿在朝中的地位和声望也不断地提高,魏明帝曹睿死时,遗诏司马懿与大将军曹爽共同辅政。曹爽既无政治、军事才干,又无自知之明,受诏后竟结党专权,排挤司马懿。这样,朝中便形成了两个政治派别: 一派是以曹氏、夏侯氏为主,包括一些与皇室有密切关系的大臣在内的宗室; 一派是以司马氏父子为代表,包括一些与皇室关系较疏远的世族官僚。魏正始十年(249),司马懿父子设计杀掉了曹爽兄弟及其部分同党,从而独专朝政,将曹魏政权在实际上控制到了自己手中。

  曹爽等人虽然被杀,但问题并没有彻底解决。一部分拥有军事实力的宗室派大臣,先后举兵反对司马懿。魏嘉平三年(251),太尉王凌首先发难,但因谋事不密,很快就失败自杀。正元二年(255),镇东将军毋丘俭和扬州刺史文钦,又在寿春(今安徽寿县)联合起兵讨伐司马氏。这时,司马懿已死,其长子司马师专政。司马师因事关重大,便留下弟弟司马昭镇守洛阳,自己则带病亲征。

  毋丘俭起兵之初,企图联络邓艾一同反对司马师。他派了一名走路神速的人带着他写给邓艾的信,直奔兖州去找邓艾,哪知,邓艾因司马懿对他有知遇之恩,与司马氏兄弟关系非同一般。他见信中详列司马师的罪状,不禁大怒,当即杀掉来使,然后率一万多兵马,兼道而进,直趋乐嘉(位于今河南周口市东南,北临颍水)。邓艾到达这里后,即命赶造浮桥,以待司马师的大军通过。这时,毋丘俭与文钦已率五六万人马向北渡过淮河,攻占了项城(今河南沈丘)。为对抗魏军讨伐,叛军分为两部: 一部由毋丘俭率领,坚守城中; 一部由文钦率领,在城外为游兵,以便相为表里,成犄角之势。司马师进兵汝阳(今河南周口西南),遣邓艾为前锋,进攻项城叛军; 遣荆州刺史王基率许昌之军进据南顿(在项城西),以威胁叛军侧翼并配合邓艾; 遣征东将军胡遵督青、徐二州之师出谯(今安徽亳县)、宋(亦在项城西),以断叛军归路; 遣诸葛绪率豫州诸军从安风(今安徽霍丘西南)向寿春,直捣叛军老巢; 然后,自率大军偷偷地进至乐嘉,与邓艾会师。

  邓艾知项城叛军固守坚城,内外配合,防备严密,便未急于进攻,而是采取示弱诱敌,引蛇出洞、后发制人的策略,坚壁不战。毋丘俭、文钦见魏军四集,心中开始恐惧。他们前不得与敌交战,后怕寿春被袭,进退两难,计穷智竭,不知如何是好。其部下将士,家属大都在北方,故而意懈心散,纷纷向魏军投降。然而,困兽犹斗,事情既然到了这种地步,他们便想拼死一搏,以决胜负。文钦之子文鸯,骁勇异常,见邓艾止兵不进,以为是立足未稳,可以一举击破,因而力主出战。毋丘俭、文钦也急于求战,便不察虚实,将城外游兵分为两部,一部由文鸯率领,一部由文钦率领,趁夜前去袭击邓艾在乐嘉的大营。邓艾见诱敌成功,遂出兵迎战。文鸯率军先到,两军便在黑暗中厮杀起来。一时间,只听得喊杀声、马嘶声、战鼓声和兵器的撞击声,震天动地。司马师刚刚割了眼瘤,正病卧帐中,竟然因惊骇而致病目突出。然而,由于邓艾早有准备,文钦又失期未到,叛军始终无法取胜。文鸯战至天明,见魏军兵力强大,越战越勇,自己势单力孤,只好收兵撤退。途中,正遇其父,二人便合兵一处,向东败走。邓艾纵骁骑越过项城直追至百里之外的武丘(今安徽界首西北)。

  乐嘉一战,使固守项城的叛军兵力大为削弱。文钦、文鸯父子的败逃,使毋丘俭困守孤城,更加惊恐不已。当天夜里,他弃城而逃,所部溃散。当他逃至慎县(今安徽颍上北)时,追兵迫近,不得已只好藏在颍水边的草丛中,结果被当地百姓杀死。文钦在邓艾撤兵后,又回到了项城。他见毋丘俭已弃城逃走,便想再回寿春,但此时寿春已被攻破。于是,他只好向南投吴去了。

  吴大将军孙峻,正率大军驻于吴魏边境。他听说毋丘俭战败,便向北进至橐皋(今安徽巢县西北),接受了文钦父子的投降,并企图乘势袭击寿春。这时,魏已任命诸葛诞为镇东大将军,责成其都督扬州诸军,抵御吴军的进攻。诸葛诞让邓艾驻兵寿春北数百里之外的肥阳(今河南杞县附近)。邓艾认为,肥阳不仅与敌人相去太远,而且不是保卫寿春的要害之地,因此毅然移兵至寿春西南29里的附亭,并派部将诸葛绪率主力急驰至黎浆(附亭东约10里)拒战。附亭与黎浆是保卫寿春的重要据点,邓艾抢先控制之后,遂使吴军无法北上。孙峻见魏军防守严密,只好率军退走。邓艾派蒋班率4000骑兵追击,杀东吴名将留赞。

  此战之后,邓艾因功劳卓著而被任命为长水校尉,并进封方城分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