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权臣王敦简介生平经历 王敦之乱 王敦怎么死的

时间:2017-03-07 13:30: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王敦(266—324),字处仲。琅玡(今山东临沂)人。琅玡王 氏,自太保王祥以来一直是当地的名门望族。到了王敦这一辈 上,更是宗族繁盛,名士辈出: 王戎、王衍曾先后出任宰辅, 位居三公,皆为西晋政坛显要,而王敦本人和从弟王导又是东 晋政权的开国元勋,为晋室复兴立下了汗马功劳。当然,后来 又正是王敦把东晋王朝推向了战乱和灾难的深渊。

王敦,自幼生得眉目疏朗,神情洒脱,被誉为“奇童”。 长大后,娶晋武帝之女襄城公主为妻,拜驸马都尉。王敦虽出 身世家,但性不尚奢华,口不言财色,喜读《孙子兵法》和 《春秋左氏传》。性情以刚愎、残忍著称。一次,他和从弟王 导去大臣王恺家赴宴。王恺是个穷奢极欲、草菅人命的豪强地 主,席间,他让女伎吹笛助兴,女伎因一时疏忽,稍失声韵, 即喝令左右推出活活打死。当下,满座客人无不惊愕失色,唯 独王敦神色自若。一会儿,王恺又令美女上来敬酒,规定有哪 个客人饮酒不尽,便将美女斩首。王导平常并不善饮,但怕敬 酒者获罪,每次都尽力干掉。王敦却不以为然,坚持不喝,王 恺连杀三人,仍不为所动。宴罢归来,王导责怪他,他反说: “王恺杀自家人,于你何干?”王导感叹道: “处仲心怀刚 忍,日后若当政,必不能善终!”当时,太子洗马潘滔见过王 敦,也对人说: “处仲,蜂目已露,但豺声未振,如果不吃他 人,也会被他人所吃掉!”

晋永熙元年(290),武帝去世,惠帝继位,立长子司马遹 为太子,拜王敦为太子舍人。当时,由于晋惠帝是白痴,皇后 贾南风淫乱放恣,专权擅政。她以太子司马遹本非己出,便处 处设计陷害。一次,她勾结赵粲、贾谧等一帮人先用酒将太子 灌得大醉,然后诈称惠帝命令,让他抄写一封书信草稿。文中 说: “陛下应当自己了断,不自己了断,我就要进宫替您了 断; 皇后也应该尽快了断,如不自己了断,我当亲手来了 断。”同时与谢妃(太子生母)约定,“到时皇宫内外一起举 事,请不要犹豫不决,以遭致后患!”太子醉得昏昏沉沉的, 于是就照着写了。贾南风以此为据,让惠帝下诏书,废掉太 子,派东武公司马澹率一干人,押解太子前往许昌宫幽禁,还 下诏说,太子周围的臣僚不能与太子辞别送行。王敦等人知道 是贾后谋害太子,心中愤恨不平,冒禁来到城外,向太子挥泪 辞行,为此,被司隶校尉满奋逮捕入狱,但很快就被释放。王 敦等人因此博得了社会舆论的赞誉,不久,他被调任给事黄门 侍郎。

太子司马遹被废后,舆论汹涌,朝野人士纷纷指责贾后一 干人恣意妄为。赵王司马伦当时被召辅政,他在幕僚孙秀等人 的谋划下,先用计让贾后杀掉太子,然后借口为太子报仇,于 永康元年(300)发动宫廷政变,将贾后一党一网打尽。第二 年,司马伦又将晋惠帝幽禁于永昌宫,自称皇帝,改元建始。 这时,王敦叔父王彦出任兖州刺史,司马伦蓄意笼络地方势 力,就遣王敦前往慰问王彦。

司马伦擅行篡逆,引起了各地藩王的强烈不满。这年三 月,齐王司马冏联合成都王司马颖、河间王司马颙首先起 兵,宣布讨伐赵王司马伦,他们还向各地州县行政部门发出 檄文,催促出兵,檄文称: “叛逆之匪孙秀,迷惑妨害赵 王,擅行篡逆,各地应共同起兵讨伐。有不听命令者,屠灭 三族”! 王彦接到檄文后,惧怕司马伦兵势强大,不敢应 命。王敦从旁劝说道: “赵王篡权谋逆,不得人心,现在海 内各地都望风而动,兴兵致讨,赵王必败无疑。为叔父计 议,不如亲率精兵,随从诸王作战,以博取功名。”王彦采 纳了王敦的建议,带领本部兵马,从兖州出发,加入了成都 王司马颖的部队。司马颖以兖州刺史王彦,冀州刺史李毅, 督护赵骧、石超等人为前驱,向洛阳进军,沿途各地纷纷响 应,等抵达朝歌(今河南淇县)附近,部众已超过20万人, 大军所向披靡,于五月十三日乘胜攻入洛阳。在这之前,晋 惠帝已由左卫将军王舆迎请复位,三藩王入都后先将司马伦 父子赐死,所任百官一概罢斥,然后大行赏罚。王敦因随从 叔父王彦起兵“救驾”有功,升任散骑常侍、大鸿胪、侍 中,拜左卫将军,一时声名卓著。

晋惠帝复位后,改元永宁,只可惜西晋王朝至此已再无宁 日了。此后,齐王司马冏、长沙王司马、成都王司马颖、河 间王司马颙、东海王司马越等人,为了争夺对朝廷的控制权又 轮流登台厮杀,各地少数民族首领乘机起兵作乱,北方中原一 带已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直到永兴二年(305)东海王司马 越再次起兵,杀掉成都王司马颖和河间王司马颙,入京执掌朝 政,皇室内争才渐渐平息下来,可这时外患却已迫在眉睫了。 永兴三年(306年),晋惠帝吃麦饼中毒,在显阳殿崩驾,皇太 弟司马炽继位为怀帝,改元永嘉。司马越以太傅、录尚书事身 份总领朝政,同时引王敦族兄王衍为司徒,形成了以东海藩王 和琅玡王氏为核心的新的权力结构。王衍是北方名士领袖,聚 集在他周围的文人学子很多,其中以王敦、王澄、谢鲲、庾敳 最为知名,号为“四友”。经由王衍推荐,这些人大都为司马 越所延揽,替他装点朝堂。当时,中原战乱不息,司马氏王室 政乱朝危,身居宰辅之重的王衍却不以经营国家为念,专思保 全门户之计。他向司马越建议道: “朝廷危弱,需依靠方伯 (各州长官)来支撑,应当选派文武兼备人才前往各地充任”。 司马越问谁可派遣?王衍便援引“举贤不避亲”的古例,乘机 面荐自己亲弟王澄和族弟王敦,司马越允诺,奏派王澄出任荆 州刺史,王敦出任青州刺史。王敦、王澄临行前,王衍向他们 说: “荆州内江外汉,形势雄固,青州面负东海,也踞险要, 有你们二人在外,我留在朝中,也足以成为‘狡兔三窟’ 了!”其实这种人事安排既是琅玡王氏退求“三窟”的谋划, 也是司马越借助王氏来支撑残局的打算。

王敦去青州赴任不到半年,又被司马越征为中书监,王敦 不免失望,但也只好奉诏入都。当时天下大乱,从青州去洛阳 路途遥远,临行前,王敦把襄城公主的侍婢一百多人全部分配 给手下将士作妻室,又把手头的金银财宝散发给侍从人员,然 后和家人单车匹马回到洛阳就职。当时,司马越独揽朝权,和 怀帝时常发生矛盾,便于永嘉二年(308)十二月离京出镇许 昌、荥阳等地,遥领朝政。怀帝乘机委派心腹缪播、缪胤、王 延等人任尚书事,参与朝政。几位大臣对司马越的用人奏章常 常加以裁抑、更动,引起司马越不满,他怀疑朝廷大臣对自己 怀有二心。永嘉三年(309)二月,司马越率领一班谋士和三千 铁甲兵突然从荥阳回朝。都下人士,相率惊疑。中书监王敦闻 讯对人说: “当今国家威权全在太傅一人手中,而他选用官员 的表请,尚书仍以旧例来裁定,他必定积嫌已久。我看太傅这 次回京,肯定会有所诛杀!”果然不出王敦所料,司马越回京 当天,便让平东将军王景率领甲兵鱼贯入宫,从怀帝身边将缪 播、缪胤、王延等十余人一古脑抓走,让廷尉全部处死,怀帝 不敢言语,只有涕泣流泪。

司马越回京不久,又把王敦派到政治、军事重镇扬州任刺 史,至此,琅玡王氏已控制了江南荆、扬重镇,为后来支持司 马睿复兴晋室打了基础。

在北方士族为逃避战乱纷纷渡江南下的同时,东海王司马 越也奏请朝廷接连分封了五个藩王南下,为晋室万一不能在中 原立足就退守江南作准备。在这五个南下藩王中,有一个琅玡 王司马睿后来成了东晋王朝的开国皇帝。当时民间流行一首童 谣: “五马浮渡江,一马化为龙”,就是说的这件事。而司马 睿这一马之所以能化为龙,和王敦、王导兄弟的同心翼戴是分 不开的。

司马睿在晋宗室中列属支系,本来没什么声望,刚到建邺 时,江南世家大族对他不予理睬。过了一个多月,还没有人来 拜见他。王导很着急,他认为要帮助司马睿在江南复兴晋室, 必须首先提高司马睿的威望,使其得到江南士族的拥戴。一 次,王敦来建康,王导和他商量说: “琅玡王仁德虽厚,但名 望尚轻,兄长威名远震,应帮助他宏扬威德。”王敦表示同 意。王敦和王导共同策划,准备利用三月初三,当地民间的 “修褉节”(人们到水边洗濯,消除灾害),为司马睿安排一次 声势浩大的巡游,来为琅玡王宣扬一番。这一天,当地的男女 老幼、村民、士人等都来到水边嬉游,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声名早著的王敦、王导以及许多名流贤达骑着骏马,簇拥着乘 坐肩舆的司马睿,在威武雄壮的仪仗队陪伴下,沿着河边观看 修褉。江南大族的头面人物在人群中望见司马睿这种威风,非 常惊异,率众伏拜于道左。就是这样由于王敦、王导兄弟的共 同翼戴和南北士族的支持,江左政治就有了重心,这是晋室复 兴的关键。

王敦除在政治上支持司马睿外,还利用手中的力量,在 军事上采取了一系列的行动来稳定刚刚立足的司马睿政权。 当时,江州刺史华秩是华歆的曾孙,认为自己是朝廷命官, 表示只听从来自洛阳的命令,不愿接受司马睿节制,就是司 马睿按照朝廷的旨意设置官职,更调官员,华秩也不同意, 其辖地俨然成了江南的一小独立王国,司马睿无法接受这一 现实。永嘉五年(311)洛阳被匈奴攻破,皇帝被俘,司马越病 亡,国家一时无主,王敦乘机联合杨烈将军周访和内史甘卓 等人的军队,攻打华秩,华秩军队大败,自己率残军逃往安 成(今江西安福西)。王敦派周访率兵追击,将华秩及其五个 儿子全部杀掉。

永嘉四五年间(310—311),荆、湘地区相继发生了王如、 杜弢等流民起义,史称“王如乱北,杜弢跨南”。永嘉四年九 月,联合雍州流民中的“壮士”,在宛城袭击押送流民的晋 军,发动起义,王如自号大将军,领司、雍两州牧,部众很快 发展到四五万人。晋廷先后派山简、杜蕤等人出兵镇压,并派 王敦族兄、荆州刺史王澄北上增援,但都被起义军打得一筹莫 展,经年不能攻克,后来赶上连年灾荒,王如军中大饥,加上 起义军内部矛盾加剧,力量遭到削弱,王敦乘机督率军队前 来攻打,并采取诱降办法分化起义军,王如大败,最后“计 无所出”,于永嘉六年(312)底,率部投降王敦,后被王敦借 口杀害。

在王如率领雍州流民在宛城起义后不久,杜弢也率领巴、 蜀流民,于永嘉五年(311)在湘州(今湖南长沙)举行了大规模 起义,自号“平难将军”。王敦率军前后经过三年、大小几十 次战斗,几乎将杜弢官兵全部杀害,最后杜弢在出逃途中被 杀,起义失败。至此,王敦基本扫荡了江南地区反抗司马氏的 武装力量。

由于王敦、王导兄弟的同心辅佐,一个偏安江南的司马氏 王室逐步建立并壮大起来,在西晋政权灭亡之前,司马睿虽然 名义上仍为琅玡王,但他已控制了江南大部,成为当时晋室中 唯一强盛的诸侯王。晋愍帝建兴四年(316),后汉君主刘曜攻 破长安,掳走愍帝,西晋灭亡。第二年,司马睿即晋王位,改 元建武。建武二年(318),愍帝被害的消息传到建康,司马睿 接受百官拥戴,于三月十日由晋王改称晋帝,即元帝,东晋王 朝正式建立。

在司马睿创业江南的过程中,主要是依靠了王敦、王导兄 弟的支持,因此从东晋王朝建立之日起,王敦、王导一门即特 受荣任。司马睿曾亲自对王敦说: “我与你、茂弘(王导)是管 (仲)、鲍(叔牙)之交”。他像齐桓公称管仲是仲父一样,也称 王导为“仲父”。王敦当时坐镇武昌,手握重兵,总领军事 “征讨”大权,而王导则身居宰辅,内掌枢要,王氏子弟也都 “布列显要”,备兼权重,一族荣宠无比,甚至在皇帝登极大 典上,元帝还要邀王导一起“并御床共坐”,由于王导恳切推 辞才作罢,当时人们把王敦、王导与司马睿的这种关系形容为 “王与马共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