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宰相晏殊简介生平经历 晏殊怎么死的

时间:2017-03-10 18:21: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宋真宗景德元年(1004)春,全国各地的学子齐集京城,参加每三年一次的朝廷大考。江南安抚使张知白向朝廷举荐一名 “神童”应考,真宗即命驿送至京,与千余名考生一起在宫廷中参加礼部试(又称省试、春试)。从第一天进入考场,这个孩子便毫不怯场,神态自若,拿到考题后,略加思索,即挥笔疾书,洋洋洒洒数千言,竟一气呵成。考毕,真宗亲自阅看了这份试卷,大加赞赏,特赐同进士出身。

  这位年仅14岁的考生,就是仁宗庆历年间拜相的晏殊。

  一

  晏殊,字同叔,抚州临川(今江西抚州西)人,宋淳化二年 (991)出生于一个较富裕的地主家庭。他的父亲晏固曾是抚州官衙内追催赋税公事的一名手力(宋代县役名称,一般由中等地主户差充),后擢武职军阶。

  自幼年起,晏殊就受到了良好的家庭教育,加之他天赋超群,秀外慧中,7岁时已能文能赋,因颇有声名。知滁州李虚已惊奇他的才华,不仅把幼女许配于晏殊,与之结为童婚,而且把晏殊向江南安抚使张知白作了引荐,张知白经对他测试,认为他的确是荆山之玉,人才难得,故以“神童”之名把他举荐于朝廷。

  晏殊考中进士后,真宗亦非常欣赏他的才华,曾对宰臣寇准等人说: “晏殊是个人才,将来可做宰相。”但因为宋初以来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宰相不用南方人,故寇准在一旁说道: “晏殊是江南人。”真宗颇不以为然地反问寇准说: “唐朝宰相张九龄不也是江南人吗?”真宗所说的张九龄为广东韶关人,玄宗开元年间任为相。

  又过了几天,真宗再要亲自面试一下晏殊的诗、赋、论等究竟如何。题目出了以后,晏殊却要求改换题目。真宗不解,问其缘故。晏殊回答说: “陛下让人出的题目,臣下以前曾经练习过,因请改换试题。”真宗听后,非常喜欢他的诚实,即命侍臣重新拟题。考过后阅其卷,果然是文笔不凡,使真宗赞不绝口,当即诏授其为秘书省正字,并允准他在龙图阁继续读书学习,以备将来重用。晏殊遂又拜直史馆陈彭年为师。陈彭年也是抚州人,自然对他格外关心,勤加教诲,不仅定时督促检查他的学业,对他平时的交往活动也予以监督和引导,期望他将来有大的造诣和成就。而晏殊也并不因为少年得志,趾高气扬,妄自尊大,则颇有自知之明,谨言慎行,洁身自重,因此,陈彭年对晏殊的学行为人常常予以称道。后晏殊召试中书,迁太常寺奉礼郎。

  大中祥符元年(1008),真宗举行封禅泰山大典,晏殊奉命扈从前往。这年十一月,礼毕,爵赏百官,晏殊再迁光禄寺丞,为集贤校理,年仅18岁。

  大中祥符六年(1013),晏殊的父亲去世,他请假回家为父守丧。按制,父母去世,一般要持服三年。但晏殊父亲的丧事刚毕,真宗就下诏,夺服起任,召他马上入朝。君命大于家事,晏殊在屡上书不准的情况下,只得起身赴京城,被任命为判太常礼院,次年,陪真宗南幸亳州,祭谒老子太清宫。

  紧接着,晏殊的母亲去世,仍不准他为母守丧终服,夺情起复为太常寺丞,受命编修《宝训》,又擢为左正言、直史馆。

  此时东宫官空缺,真宗下诏侍臣们物色人选。于是宰臣们及京朝官们甚至皇亲国戚都纷纷举荐自己亲信的人。但是等任命发布以后,补缺东宫官的不是大臣们推荐的人选,却是晏殊。大臣们心中纳闷,都不知是何原因。次日上朝,真宗对朝臣们说: “你们大概都想知道朕为什么任晏殊为东宫侍臣的原因吧?朕告诉你们,自古以来,治天下者,居安思危,今天下无事,朝野上下,嬉游宴饮,通宵达旦,习以为常。惟晏殊闭门读书,爱惜光阴,探赜索隐,好学不倦,此正可以任东宫之官。”晏殊遂迁任升王府记室参军。

  一年以后,晏殊迁尚书户部员外郎、为太子舍人,寻迁任知制诰、判集贤院,再以翰林学士,任太子左庶子,仍兼任辅佐东宫的重任,同时又参与朝中枢政的决策。每当真宗有所询问之时,晏殊都用小字把自己的意见写在方寸纸片上,等真宗看过并作了批示后,还要把原稿和批示一并密封上交。对此,真宗非常欣赏他的谨慎和能够严守秘密。晏殊成为真宗非常信任的宠臣。这时的晏殊,也不过刚刚30岁年纪。

  

  乾兴元年(1022)二月,真宗病逝,皇太子赵祯奉遗诏即皇帝位,是为仁宗。仁宗年仅13岁,他尊真宗刘皇后为皇太后,真宗淑妃为皇太妃,军国大事一起与皇太后听政处理,实际上完全由皇太后掌权。

  刘太后垂帘听政后,宰相丁谓和枢密使曹利用等人,为了取悦太后,常常单独进见太后奏事,朝廷百官对此亦无人敢持异议。惟晏殊认为这不合祖制,遂上疏太后说: “百官向太后奏事,太后应垂帘听政,不宜直接面见任何人。”对他的意见,刘太后虽心中不悦,但也不好表示,只得准奏,并迁其官右谏议大夫兼侍读学士。刘太后又以他为东宫旧臣,又加其官给事中,命他参预编修《真宗实录》。

  虽然真宗对晏殊宠爱有加,但晏殊为人正直,对编修真宗实录,持不阿善、不隐恶,不屈笔、不文过饰非,坚持事实求是的态度,最后完成《真宗实录》150卷。书成,晋礼部侍郎,拜枢密副使。

  刘太后执政后,一些善于阿谀奉承的人先后得到重用,人多不敢言。后来,这些谄媚之徒又怂恿仁宗,让仁宗帅百官向刘太后献寿。晏殊对此种行径不能再忍耐了,于是又一次上书太后,指出圣明之政,不能私其所私。直接批评太后任用太后旧人张耆担任枢密使等等。对此疏,太后自然阅后不快,但也敢怒不敢言,只好忍着。

  此后的一天,晏殊随仁宗、太后去玉清昭应宫参加祭祀 “天节”之典。典仪一开始,从祀人员的秩序就非常混乱,有人竟不知自己的位置所在。晏殊又不由地大为气愤,竟手持笏板笞打违制之人,不料把这个人的牙齿打掉一个。因此,晏殊遭御史台官员弹劾。加上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提批评意见,忤太后旨意,太后借此罢晏殊枢密副使之职,晏殊出知宣州(治今安徽宣城)。

  数月以后,晏殊改任应天知府(治今河南商丘)。他特意邀请当时知名学者范仲淹到应天创办府学,招收生徒,兴学立教。自五代以来,全国各地学校多废,晏殊是提倡兴办学校的第一人。在他的倡议之后,仁宗庆历年间兴起了大办学校的热潮。

  天圣六年(1028),晏殊被召还,任御史中丞,改资政殿学士兼翰林侍读学士,又改兵部侍郎兼秘书监,为三司使,历枢密副使拜参知政事,加官尚书左丞。有一天,刘太后要去太庙烧香,有侍臣建议太后穿帝王礼服。刘太后又怕招是惹非,即宣晏殊询问可否,晏殊以《周礼》所载后服之制作了回答,力谏乃止。

  明道二年(1033),刘太后病卒,仁宗亲政,整顿朝纲,除旧布新,尤其是进行了大规模的人事调整。晏殊这时则被人弹劾是刘太后亲信的人,遭罢黜,以礼部尚书出知亳州(治今安徽亳县),又改徙陈州(治今河南淮阳)。与晏殊同时被贬的还有宰相吕夷简等人。

  吕夷简被罢相后,仁宗擢任所亲信的张士逊为相。这时,全国仍岁旱蝗,流民盈途,张士逊等又执政无方,遂引起朝野怨愤。于是有人上疏弹劾张士逊,也有人上疏提出应改元以应天变、导迎和气等等。出于无奈,仁宗便又罢免张士逊,重新起用吕夷简等人,并改元为“景祐”。晏殊亦被召还,迁刑部尚书,以本官兼御史中丞,复为三司使。

  从景祐元年(1034)起,毗邻宋朝的西夏政权、党项族首领元昊不断派兵侵掠宋朝边地,并把数十万大军布署在宋夏边界,形成对宋朝的严重威胁。为了抗击西夏的入侵,仁宗诏令陕西、河东诸路整饬边备,任命知延州范雍、知永兴军夏竦为西面最高军事长官,全面负责指挥对西夏的战争。但从宋初以来,为了防范在外诸将擅权,自行其事,每次任命将领带兵出征作战,朝廷都授以阵图,并派宦官担任监军使。这样一来,极大地制约着将官们发挥积极性、主动性,造成对敌战争屡次失利的结果,使国防越来越弱。晏殊就此上疏,建议废除宦官监军之制,命将出征,朝廷也不必授以阵图,而应充分发挥将领们的主动性,让他们根据前线战场上的具体情况,采取灵活的攻守策略。晏殊还提出,为了增强军队战斗力,应充分利用边区士兵熟悉地形地势、适应当地作战条件的优势,召募陕西等地的弓箭手进行训练,以补充禁军战斗力之不足。针对国家财政窘困、军费不足的状况,他上疏建议朝廷献出宫中多余的物资,以资边防之费; 为协调好各种财政开支,应集中财权于度支部①,其他部门掌握财政之权者统统罢去。这些都是切中时弊的建议,被人称之为深谋远虑、识大体的“正论”。仁宗一一采纳,下诏实行。

  康定初年(1040),晏殊先擢知枢密院事,又进枢密使。不久,再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后加集贤殿学士、同平章事兼枢密使,执掌宋政府的军政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