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宰相吕蒙正简介生平经历 吕蒙正怎么死的 吕蒙正资料故事[第2页]

时间:2017-03-10 20:22: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淳化二年(991),谏官宋沆上疏,忤怒太宗。这宋沆是吕蒙正夫人的娘家人,因这些关系,吕蒙正也受牵连。九月,吕蒙正被革除相位,贬为吏部尚书。太宗起用李昉、张齐贤为相。

  这次罢相,实属无辜。过了两年,即淳化四年冬十月,太宗复吕蒙正相位。蒙正入宫谢恩,太宗一见他,便道: “那张绅果然贪赃枉法。”原来,职掌州县官考核的考课院立案调查张绅在蔡州贪赃一事,查明了真象,张绅确犯有贪赃罪。太宗此话,算是向吕蒙正认错。吕蒙正默不作声。太宗见状,和他谈起征战来,道: “朕近来发兵征讨契丹等,乃为民除暴; 若穷兵黩武,则天下生灵涂炭。”吕蒙正对曰: “隋、唐数十年中,四征高丽、突厥,民不堪命。隋炀帝全军陷没,唐太宗自运土木攻城。即使这样,也无功而还。治国之要,在于内修政事。如此,远方归顺,天下自然安宁。”太宗称是。

  在对待契丹人问题上,他因此被指斥为妥协派。这样说是不妥当的。宋对契丹多次开战,失败居多。究其原因,是大宋帝国国力不强。唯有增强国力,方能卫国安邦。吕蒙正建议把注意力转向内政,不失为高见。

  吕蒙正第二次拜相,仍然处处以国事为重,他从不为保富贵而阿谀奉承,讨皇上的欢心。有时太宗正在兴头上,吕蒙正却浇一盆冷水。

  一天夜里,太宗宴饮,吕蒙正旁侍。太宗对他说: “五代之际,生灵蒙灾,周太祖从邺(今河北临漳西南)南归,士庶劫掠。下有火灾,上见彗星,黎民恐惧,认为无太平之日了。朕躬亲政务,诸事处理得有条有理。常以为大宋兴盛乃苍天保佑,实则治乱在人。”吕蒙正离席叩拜,道: “京师乃皇上所居,四方辐凑,故显得繁盛。臣曾看见去京师不几里,饥寒而死的人很多。全国各地不都像京师一样繁华。若陛下的视野能由近及远,苍生就万幸了。”

  宋太宗虽为英主,但见吕蒙正浇他冷水,兴头顿失,脸色很难看,默不作声。吕蒙正坦然回到座上。

  有时,吕蒙正十分固执,堂堂天子也显得无可奈何。拿出使契丹这事来说吧,太宗要中书省选个合适的人选,吕蒙正退朝,选定一人奏上,太宗不同意。他日,太宗问另选人没有,吕蒙正仍奏以那人,太宗还是不同意。过后太宗再次问起人选一事,吕蒙正再次推举那人,太宗仍不同意。当太宗又一次问人选有了没有,吕蒙正奏告的仍是那人。太宗面有愠色,道: “爱卿为何这般固执?”

  “不是臣固执,是陛下不了解臣。”吕蒙正道: “出使契丹,此人是最合适的人选,他人莫及。臣不想阿谀奉承,坏了大事!”

  在场的公卿百官见了这场面,心惊胆战,悚然不敢动。

  太宗退朝,对左右的侍从说: “蒙正气量,朕不如。”诏用吕蒙正推荐的那人。那人出使,果然不辱使命。

  吕蒙正算是贤相,但他的所作所为,太宗皇帝实在难以容忍。至道元年(995)夏四月,太宗罢免了他的相位,以尚书省副长官——右仆射的身份出判河南府。吕蒙正去洛阳上任,政尚清静,事委僚属,他总裁而已。

  二年后,宋太宗病死,他的第三个儿子赵恒即位,是为真宗。

  真宗诏迁吕蒙正为尚书省的长官——左仆射。上任时,正值朝廷营建太宗陵墓,吕蒙正追感太宗厚遇,捐家财300余万助用。葬日,伏哭尽哀。

  吕蒙正做了四年尚书仆射,再次登相位。

  在宋朝历史上,三次入相者,惟赵普与吕蒙正。

  拜相不久, 诏加官司空兼门下侍郎。两年后, 授太子太师。

  

  景德二年(1005),吕蒙正年59岁,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上书辞官。真宗诏准。吕蒙正入宫谢恩,真宗特命吕蒙正的肩舆至东园门,让他两个儿子扶掖上殿。吕蒙正奏言: “远人请和,弭兵省财,乃古今上策,惟请陛下以百姓为念。”临去之际,仍不忘与契丹人讲和。

  吕蒙正回到了故乡洛阳,整天与亲朋好友宴集,子孙环立,轮流祝寿,蒙正怡然自得。宋真宗出行路过洛阳,都去吕府看望蒙正。他问吕蒙正: “爱卿诸子谁可重用?”吕蒙正道: “诸子皆不足用。有侄吕夷简,现为颍州(今安徽阜阳)推官,真乃宰相器也!”吕夷简从此为真宗注重。

  吕蒙正在洛阳度过6年安详舒适的生活, 大中祥符四年(1011)病逝, 享年68岁。真宗下诏追赠中书令, 谥曰 “文穆”。

  蒙正娶宋氏为妻,生有五子: 从简、惟简、承简、居简、知简。五子皆以父任为官。他们当中,居简最有出息,有父风。仁宗庆历年间(1041—1048),居简提点京东路(今河南商丘)刑狱。有个叫夏竦的上书言儒学大师石介诈死,北投契丹,请开棺检验。这实属诬告。那夏竦刚被真宗任命为枢密使,就被罢免,以杜衍出任。石介时为太子中允,在集贤院校勘典籍,写了一篇《庆历圣德诗》,歌颂范中淹、富弼、欧阳修、蔡襄、杜衍等一班大臣。夏竦因此衔恨。石介病死,徐州 (今属江苏)人孔直温造反,官府搜查他家,发现有封石介的书信。夏竦借此大作文章,妄言石介诈死云云。真宗不明真相,遣宦官前往开棺验尸。石介乃兖州奉符(今山东泰安东南)人,地属京东路,吕居简官居提点刑狱,掌司法、刑狱和监察。石介一案属于他的职权范围。他对钦差说: “万一石介果真死了,朝廷便是无故掘人家坟墓,怎么办?”那当钦差的宦官没了主意,问吕居简: “你说咋办?”居简道: “石介死,必有亲朋门生送葬,问他们就明白了。”调查结果,石介真死。

  吕居简官至兵部侍郎判西京御史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