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奸臣秦桧的下场怎么死 秦桧简介生平经历[第2页]

时间:2017-04-06 17:25: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四

  一纸和约不可能带来真正的和平,委屈求全也决不会使敌人放下屠刀。

  南宋朝廷庆祝和约的欢呼声还未平息,金朝内部主战派首领兀术等人重掌实权,在绍兴十年(1140)五月撕毁了墨迹未干的和约,兵分四路,大举南侵。金兵的进攻很快遭到了南宋著名爱国将领岳飞、刘锜、韩世忠等的猛烈阻击。各路宋军在正面战场上连战告捷,敌后义军也掀起了汹涌澎湃的抗金斗争,两者相互配合,形成了对南侵金军的大包围。兀术惶惶不可终日,准备撤兵北归了。抗金形势空前大好,倘若此时南宋君臣合力同心,锐意进取,即使不能实现岳飞直捣黄龙的宏图伟志,恢复北宋旧疆也是指日可待的。然而,这一切的一切全部被宋高宗和汉奸秦桧的干扰破坏断送了。

  宋高宗向来把抗金作为权宜之计,当着金兵南犯,对其统治构成直接威胁的时候,他就不得已而支持抗金; 而当军民将士的浴血奋战维护了他的统治之后,他又担心抗金力量的壮大会使将领们功高盖主,尾大不掉,对他形成另一种威胁而时常加以限制。因此,宋高宗的羁勒政策更成了秦桧破坏抗金、迫害忠良的保护伞,随着抗金斗争的发展,秦桧的捣乱也就更为变本加厉、不择手段了。

  抗金战场上战斗力最强、最勇猛、战功最为卓著的是岳飞统帅的“岳家军”,秦桧破坏的重点自然也就对准了岳飞。为削弱岳家军的力量,秦桧施出极其阴险毒辣的手法,首先唆使宋高宗下诏,命本来与岳飞协同作战的刘锜、张浚部调回淮南,使岳飞陷于孤军深入的境地,以便借刀杀人,借金兵之手消灭岳家军。但岳飞的雄才大略并未使这一阴谋得逞,即使孤军奋战,仍取得了隁城、颖昌大捷。秦桧一计不成,又生一计,让宋高宗连降12道金牌,强令岳飞班师南撤,使岳飞竭力抗金的十年之功,废于一旦。

  葬送北伐仅仅是秦桧破坏抗金、瓦解抗金力量的第一步。他深知,要想从根本上清除投降议和的障碍,非得除掉手握兵权的岳飞等人不可。

  绍兴十年(1140)四月,秦桧秘密奏请宋高宗将韩世忠、张浚、岳飞三人召到临安,名义上论功行赏,分别授予三人枢密使、副使的职位,实际剥夺了他们的兵权。三人当中抗金最奋力且反对投降最激烈的就是岳飞。他自小献身抗金,戎马倥偬,驰骋半生,为抗金大业立下了汗马功劳,自然成了秦桧的眼中钉、肉中刺。秦桧认为,岳飞不死,终究会梗阻和议,自己也必受其祸,必欲杀之而后快。秦桧首先指使其党羽对岳飞造谣中伤,说他稽违诏旨、沮丧士气、妄自尊大,迫使岳飞上章辞职。紧接着又唆使张俊诬陷岳飞的旧将张宪“谋反”,并用极其卑劣的手段收买张宪的部将王俊,伪造张宪谋反的证据,最后将这个所谓“十恶不赦”的罪名硬加到岳飞头上。在绍兴十一年(1141)十月将岳飞及其子岳云下到大理寺狱中,刑讯逼供,百般折磨。终于在当年十二月以“莫须有”的罪名将岳飞杀害在狱中,岳云和张宪也被斩于都市。岳飞被害的噩耗一传出,天下冤之,闻者流涕。秦桧对中华民族又欠下了一笔新的血绩,下至三尺童子,亦对他切齿痛恨。

  五

  秦桧在宋高宗的信任支持下,通过排挤他人谋取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为巩固既得权势,进一步严密地控制南宋朝政,他更变本加厉地迫害异己,消灭政敌。所有与他议论不合,或对其专权构成威胁的人,都成为他打击陷害的对象。

  张浚虽被秦桧排挤出朝,仍关心国事,上疏揭露秦桧的阴谋伎俩,秦桧因此更加恼羞成怒,随即免去张浚节度使的闲职,贬到连州(今广东连县),又贬到永州(今湖南零陵),此后一再加以迫害。赵鼎被贬后,秦桧始终不放过他,找不到新罪状,就翻弄出他曾“阻挠和议”的旧帐,请宋高宗降旨宣布:赵鼎即使遇赦亦永不翻案,企图使赵鼎万劫不复。后来又将赵鼎流放吉阳军(今广东崔县)。秦桧还嫌不够,下令当地官吏每月报告一次赵鼎生死存亡的动静,必欲死之而后已。赵鼎被逼不过,终于绝食而死。人们哪怕因只言片语得罪了秦桧,秦桧也会耿耿于怀,旋踵加害。绍兴十四年(1144),闽浙大水,右武大夫白锷有“燮理乖谬”之语,被刺配充军。胡舜陟因“非笑朝政”下狱死,张九成以“鼓唱浮言”被贬,他们都是因说话而获罪的。

  秦桧整人的手法极其毒辣、阴险,他有时通过自己操纵的台谏弹劾政敌,而所谓证据不过是“谤讪”、“指斥”、“怨望”、“立党沽名”,甚至“心目中有没有皇帝”等等,纯属随心所欲捏造的罪名; 凡弹劾人的章奏,有时他还亲自书写了交给爪牙代奏,人们一看便知“此老秦手笔也”。

  秦桧之阴险,简直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凡是和同事在宋高宗面前发生争执时,他往往并不极力辩解,而是最后以只言片语将对方一棍打死。有一次,秦桧和李光争论,李光慷慨激昂,对秦桧痛骂不已,但秦桧却默不作声,一无所答。等李光说完了,他才慢悠悠地说: “李光无人臣之礼。”一句话就使宋高宗对李光产生了不满。秦桧还大搞特务政治,察事之卒,布满京城,官吏百姓稍涉讥议,马上就会锒铛入狱。

  秦桧在排斥异己,钳制舆论的同时,还竭力培植党羽,收罗亲信,攀附自己者立与擢用,即使是龌龊萎靡不振之徒,一言契合,立刻授予高官巨职。如朝散郎王扬英迎合秦桧旨意,上书荐秦桧的儿子秦熺为相,秦桧就荐王知泰州(今属江苏)。其他像孙近、万俟卨、詹大方等人都因卖身投靠而相继从冗散小官中提拔起来,遽跻政要。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是秦桧用人的根本原则。即使对其亲信爪牙,也是生杀予夺,随其所欲。用得着时甜言蜜语,收买拉拢; 用不着时,或稍有猜忌时,就过河拆桥,六亲不认。郑刚中曾对秦桧歌功颂德被提拔为监察御史,后出任四川宣抚副使,只因处理事情未先请示秦桧就直奏宋高宗而惹恼了秦桧,将他一贬再贬,最后凌虐而死。其实,据说郑刚中并不是不忠于秦桧,但秦桧一旦积怒,还是将他贬死遐荒,就连郑刚中的亲戚部下也未能幸免。这些亲信党羽为秦桧出谋划策,跑腿出力,被授以高官之后,在秦桧的威慑之下,都拱默畏谨,成了陪衬。即使这样,秦桧仍不让他们久于其位,甫入即出,少则一月,多则半年就被罢去。所以秦桧独自任相期间先后用的28个执政副职都是些世无一誉,柔佞易制之辈。

  秦桧在牺牲他人保己权位的同时,还企图让其子孙继承他的衣钵。绍兴十二年(1142),他指令科举考官将其儿子秦熺录取为状元,此后秦熺步步高升,不几年就当上了知枢密院事。秦桧还想让孙子秦埙也当状元,绍兴二十四年(1154),将其亲信魏师逊、汤思退任命为主考官,这些人一看到秦埙的试卷就得意地说: “吾曹可以富贵了!”遂通同作弊将秦埙定为第一,只是到了廷试时,宋高宗看到秦埙所答都是秦桧、秦熺说过的话,才将之降为第三,也就是探花。秦桧的侄子秦焞、秦焴,姻亲周夤、沈兴杰也都在这次考试中获得进士头衔。秦桧的另外三个孙子,大的不过9岁,小的尚在襁褓竟然也被赐予三品官服。这样,秦桧的父子亲党环列要津,将赵宋王朝变成了秦家天下。

  六

  秦桧替金朝作内奸,实现了其“以和议佐攻战”的目的,金朝因此十分感激他。绍兴十一年签订和约时,金朝坚持在誓书中写上“毋得擅易大臣”的条款,明目张胆地支持秦桧在南宋的统治。于是,秦桧外有女真以为应援,内有党羽以为佐命,像只蜘蛛一样在朝野上下到处都结满了他的专政之网。他暗中结纳医官王继先窥伺宋高宗的动静,将宋高宗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他要求天下郡县所上奏章,须先送到中书省由他处理,没有一件奏到宋高宗面前的。宋高宗觉着不对劲,经常问秦桧: “怎么近来什么事都没有?”他虽然很清楚秦桧欺君罔上的行为,后来对人说: “秦桧其实是在任意妄为,不欲朕知天下事罢了。”但明知已被架空却也无可奈何。当时衢州(今属浙江)爆发了俞八领导的农民起义,秦桧不报告宋高宗而是擅自派兵前去镇压,后来晋安郡王赵眘(即宋孝宗)告诉了宋高宗,高宗大惊,质问秦桧,秦桧表面回答: “这点小事不足以劳烦圣虑,所以不敢奏闻,盗贼平定自然就奏了。”退朝后秦桧马上追查消息来源,竟然以“晋安郡王居丧不当给俸”为由每月扣除赵眘200缗的薪俸,以示其威。宋高宗没办法只好拿出内帑补给赵眘。

  秦桧对一个宗室亲王尚且如此,一般人就更不敢轻议其非了,所以一时献言者不是称颂秦桧的功德,就是替秦桧攻讦他人,中伤善类。即使有所建议,也惟恐触犯秦桧的忌讳,以莫谈国事为原则,只说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塞责而已。

  绍兴和议签订后,宋高宗和秦桧将向金朝贡纳的50万两匹银绢的负担全部加到了南宋人民头上。此外,为满足自己穷奢极侈的无耻生活,他们又在各地增加了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如两浙百姓要缴绵、䌷、税捐、茶捐、杂钱、白米等杂税,有一亩地纳四五斗者。湖南有土户钱、折絁钱、醋息钱、曲线钱,各色不一,百姓负担之重,达到了宋朝历史上前所未有的地步。

  君臣勾结,投降议和,使宋高宗实现了息兵苟安的夙愿,也换来了宋高宗对秦桧的宠眷。为表彰秦桧,宋高宗对他步步加封。绍兴十一年六月,拜左相、封庆国公。次年九月加太师,进封魏国公,十月又进封秦、魏两国公,只因秦桧觉着这两个封号与蔡京、童贯相同,不大光彩,就请改封其母为秦、魏国夫人。宋高宗对秦桧的物质赏赐更为优厚,金银宝货不可胜计,后来还把占田千顷,年收租3万石的永丰圩赐给了他。

  巨额的赏赐并未使秦桧养廉好洁,他在政治上善玩权术,对聚敛钱财同样颇为精通。绍兴十年(1140),秦桧以宋金战争 “预备犒赏”为名,向百姓计亩征钱,天下之民无得免者,这批钱款全被秦桧中饱私囊,发了国难财。他每逢生日,必令州县贡献财物祝寿,每年达数十万。地方官给他写信一般都要或多或少地捎上些礼物。秦桧还公开卖官鬻爵,朝廷委任的监司帅守到缺,照例要向他进献珍宝,必得数万贯才准予上任。秦桧家门庭若市,经常挤满了送礼的车子,各地贡献的黄金、白璧、明珠、大贝、象犀、锦绫奇怪之物,车连毂,舟衔尾,相属于水陆之道,昼夜不绝。外国珍宝,在秦桧死了之后还有送到门上的。

  七

  在秦桧的统治下明明是饿殍盈野,冤狱遍地,但他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天天唆使其党徒歌颂所谓的太平中兴圣政之美,贺瑞雪,贺日食不见,什么太庙甘露降,生灵芝,监狱空,木内有文曰“天下太平年”等所谓的祥瑞也接连出现了。一些无耻士大夫为了讨好秦桧竞相呈诗献赋,大拍马屁。静江有驿名秦城,知府吕愿中率群僚共赋《秦城王气诗》,谄媚奏桧,吕愿中因此升任朝官。台州曾将因献诗称秦桧为 “圣相”而被提拔。马屁精们沸沸扬扬将秦桧比之皋、夔、稷、契还嫌不足,必捧之曰“元圣”,似乎只有孔子才能与之比肩齐名, 连宋高宗宫中嫔妃也称呼秦桧为“太平公公”。秦桧听到这些肉麻的奉承,竟满心欢喜,处处泰然,真不知天下有无羞耻二字。

  功过昭彰,忠奸自判。无边的吹嘘掩盖不住滔天的罪戾,更泯灭不掉人民百姓对秦桧这个独夫民贼的憎恨。绍兴十二年 (1150)正月,秦桧乘轿上朝时,殿前司后军小校施全持斩马刀埋伏在望仙桥下准备刺杀秦桧,可惜只砍断了轿柱。施全被捕后,慷慨激昂地怒斥秦桧: “举国与金为仇,只有你奴事金狗,我所要杀的正是你这条金狗!”秦桧做贼心虚,此后每逢外出,必带50名武装士兵,执长挺以自卫。

  施全的斩马刀没有伤及秦桧的肌肤,无情的自然规律却终究不会放过这个做恶多端的大奸贼。绍兴二十五年(1155)十月二十二日,秦桧病死,终年66岁。死亡结束了罪恶,但抹不掉他的臭名。在杭州栖霞岭下岳飞墓前罗跪着的四尊铁像中,沾着鼻涕、唾沫最多的就是这个臭名昭著的秦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