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丞相文天祥简介资料 文天祥一生所经历的故事

时间:2017-05-16 14:17: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一

  吉州庐陵(今江西吉安),有个富川镇,富川水如带,绕镇而过; 镇北是颇有丘壑之胜的文山。

  镇上有个文姓人家,家有一些田产,佃与人种。主人叫文仪,字士表,人称“革斋先生”。文仪好学,嗜书如命,读起书来,废寝忘食。家里有丛竹子,爱竹的文仪在竹林旁筑了间书斋,号曰“竹居”。晚上孤灯如豆,熬到深夜; 有时黎明了,他还在孜孜不倦地研读。文仪兴趣广泛,涉猎经史、诗文、地理、医药、卜筮。那些他喜欢的书,都逐字逐句地抄写下来,积下了上百册的抄本。平时与人谈论,广征博引,某事见哪书哪卷,都能随口讲出。在学风上,他鄙薄泥古不化,主张推陈出新。“革斋先生”的“革”字,便意蕴“革新”,他把这个字刻在玉佩上,以表心志。

  文仪好交游,来访的客人络绎不绝。来者身份无论亲疏贫富,都热情款待。孤贫的戚友,家有丧事买不起棺材,他解囊相助; 没有丧服,他捐资购置。他常邀友人作文字之游,得意时纵情歌唱。

  文仪娶泰和(今属江西)梅溪曾家二女儿曾德慈为妻。22 岁上,也即宋理宗端平三年(1236),文仪喜得贵子,取名云孙。翌年,又得一子,取名璧。此后,曾氏又生了二子三女。

  文仪对孩子们的教育抓得很紧。他是孩子们的启蒙老师。那“竹居”便是文家父子朝夕读书练字的地方。每得到一本书,文仪先让长子云孙诵读,读完了,让他教给弟弟们。白天教授的课,到晚上便进行考查。读,背,提问,直到孩子们领会为止。有时夜深了,考查还在进行。打个嗑睡,他便怒喝、训斥一通。

  妻子曾氏,也时常讲些精忠报国的故事给孩子们听。

  文仪也曾给孩子们延聘名师曾凤等来家里教授。日子一长,经济拮据,请不起老师了,文仪只好自己来教。

  在严父慈母的教育下,诸子长进很快。

  云孙长大了,朋友们送给他一个字: 天祥。

  18岁那年,天祥去庐陵城参加全县学子的考试,他作了一篇《中道狂狷,乡原如何》的文章,获得第一名。只是此文失传,今已不可得知。

  庐陵县的学宫中祭祀着乡贤,天祥瞻仰他们的遗像。当看到本朝的乡贤欧阳修、杨邦乂、胡铨时,崇敬备至,叹道: “我身后如果不能和他们并列,便不是个男子汉!”

  天祥下定决心,要像欧阳、杨、胡那样,生为人杰,死享英烈。

  两年后,天祥入吉州白鹭洲书院就学。

  白鹭洲书院是都昌(今属江西)人江万里于淳祐元年(1241) 创立的,位于吉州城东的白鹭洲上。当时的“山长”(书院里主持讲学的人)是欧阳守道,也是吉州人,淳祐元年进士,学问广博,注重德行,号为“儒宗”。守道山长治学,强调经世致用,鄙夷高谈阔论。在这一点上,天祥颇与山长同,故最受山长宠爱,悉心为他指点迷津。

  天祥在白鹭洲书院住了几个月,被选为吉州的贡士,弟弟文璧也入选。

  吉州贡士的名簿上写的是“天祥”,没写他的名“云孙”。这大概是个误会。但名簿既上了朝廷,便不可更改了。于是,便以字为名,另取字曰“履善”,而那“云孙”则算做小名了。

  十二月二十五日,文仪带着两个儿子去临安。临行,天祥赋《次鹿呜宴诗》:

  礼乐皇皇使者行,光华分似及乡英。

  贞元虎榜虽联捷,司隶龙门幸缀名。

  二宋高科犹易事,两苏清节乃真荣。

  囊书自负应如此,肯逊当年称正平。

  他认为真正的光荣,不是登科中试,而是“清节”。这是他流传迄今的第一首诗。

  翌年开春,兄弟俩参加礼部的考试。二月初一开榜,哥俩皆中。五月初八,理宗在集英殿举行殿试,试题长达586字,大半都是空话,主要是问为什么天灾人祸不断,人才匮乏,士习浮华,国用殆尽,兵力衰弱,盗贼横行,边患危重?已中了礼部试的人要就试题中提出的问题陈述自己的看法、建议。

  考前两天,天祥罹病。初八这天,勉强支撑着去应试。进场时拥挤,出了一身汗,觉得好了许多。拿到题目,挥笔写道:

  臣闻天变之来,民怨招之也; 人才之乏,士习蛊之也; 兵力之弱,国计屈之也; 虏寇之警,盗贼因之也……

  他一口气写了9300余字,连草稿也没打

  写好呈上。考卷上的姓名、籍贯都密封起来,答卷另有人誊录一遍———这是防止考官评阅时徇情取舍。

  考官姓王名应麟,庆元(今广西宜山)人,淳祐元年进士,博学多识,著有《深宁集》、《困学纪闻》、《玉海》等23 种。王考官评审诸考生的卷子,列出名次,奏上理宗皇帝。

  理宗御览考卷, 特别欣赏第七名考生的卷子, 擢为第一。王应麟把卷子拿来细读一遍,叩谢道: “恭喜皇上得一才士!”

  五月二十四日,理宗皇帝御殿“唱名”———高声呼叫及第者的名字: “文天祥!”殿上一声传呼,殿下一声声接传。新科状元的桂冠落在了21岁的天祥头上。理宗玩味着天祥的名字,道: “此天之祥,乃宋之瑞也!”因理宗有此一语,朋友们便给天祥又起了个字“宋瑞”。

  接下来唱了600人的名。他们当中出了几个赫赫有名的人物: 第22名谢枋得,第27名陆秀夫。但文璧殿试落第。

  新科状元出宫,回下榻的客寓,金吾卫士7人扈从,前面有4人呼喝清道,煞是威风。市民纷纷涌来观瞻。

  及第的进士们要参加一系列的宴集活动,新科状元当然是大出风头的了。天祥抱着愉快、感激的心情出席了理宗皇帝亲临的“闻喜宴”,向理宗献了一首谢宴诗:

  于皇天子自乘龙,三十三年此道中。

  悠远直参天地化,升平奚羡帝王功?

  但坚圣志持常久,须使生民见泰通。

  第一胪传新渥重,报恩惟有厉清忠。

  不幸的是,天祥的父亲文仪病了。到二十八日,即天祥中状元的第四天,病情恶化,一命归天,享年42岁。六月一日,哥俩扶柩南归。按封建礼教,天祥要在家为亡父守丧三年。他没有做上官,但并不惋惜。

  “三年之丧”实际上是2年60天。宝祐六年(1258)八月,天祥孝服除去了,有人劝他给宰相丁大全写信,要求出来做官,他道: “何必这么汲汲于做官呢?”吉州地方官想代他申请,也被他拒绝了。

  二

  开庆元年(1259),天祥陪伴弟弟文璧进京应试。文璧中了这科的进士。五月二十八日,天祥被授予承事郎、签书宁海军节度判官厅公事的官位。以京官充任判官曰签书判官厅公事,简称“签判”,掌案牍文书。由于一些谢恩等手续的耽误,他迟迟未来上任。

  就在这时,风云突变: 九月初三,蒙古军队在黄陂(今属湖北)突破长江天险。翌日,忽必烈率蒙军主力渡江,进围鄂州 (今湖北武昌)。南宋朝廷惊恐万分。理宗于九月十八日下诏责己,勉励各路军马奋力作战; 罢免奸相丁大全,起用贾贵妃之弟贾似道为相,督军迎敌。内侍董宋臣劝理宗迁都四明(今浙江宁波),因为四明靠海,一旦敌兵逼近,可以乘船下海。当年金兀术渡江,宋高宗就是这样做的。胆怯的理宗皇帝动心了。

  对皇帝来说,这“走”字不失为保全性命的上策。但对社稷江山来说,却极为不利。皇上一逃,人心动摇,国都临安难保。滞留京师的天祥上疏理宗,请斩董宋臣以安民心。奏疏呈上去了,如泥牛入海,不见消息。天祥为理宗皇帝庇护董宋臣而愤懑不已,但又无处发泄。

  十二月初一,鄂州前线传来喜讯: 蒙古兵北撤。原来,蒙古人的大汗蒙哥率军进攻四川,死在合州(今四川合川)城下,一些蒙古贵族欲立阿里不哥为大汗,忽必烈闻讯,无心再战,与贾似道讲和,北撤回去争夺汗位去了。

  临安城内欢声雷动,理宗下诏改元“景定”,王公贵族放下心来,纸醉金迷的生活又开始了。

  景定元年(1260)二月,天祥改任为签书镇南军节度判官厅公事。他不去就职,请求“祠禄”。祠禄是主管宫观(道教寺庙)的官,实际上不管事,只拿俸而已,是优待那些退休、罢官的官员的职位。文天祥要求做此类官,分明不愿与那些贪官污吏为伍。朝廷依他所请,派他主管建昌军的仙都观。次年十月,委任他为秘书省正字,掌校正典籍,再三推辞不脱,于翌年就职。至此,文天祥算是真正地步入仕途了。

  他做了一年多的京官,景定四年十一月,出知瑞州(今江西高安)。次年,理宗驾崩,度宗即位,文天祥被提升为江西提刑———全称叫“提点刑狱公事”,主管司法、刑狱、监察,兼司农桑。就职不久,有个叫黄万石的御史奏劾他不称职,办事不力。度宗也不问青红皂白便诏罢天祥的官。

  那些对廉洁自守的文天祥不满的人,又乘他的伯祖母梁夫人去世之机,捏造罪名,想把他的名声搞臭。

  梁夫人乃文天祥祖母,文仪是她的次子,出嗣给叔父为子,于是梁夫人便成文仪的伯母。梁夫人丧夫后,改嫁刘家。文仪长大后,把她接到家里居住,但同刘家的人仍经常往来。咸淳元年(1265),梁夫人病死。她已是刘家的人了,故文天祥没有戴孝守丧,只是申请解官服心丧。

  一些人抓住这一点大造舆论,说文天祥违背礼教,不为祖母服丧。他们还编了一本叫做《龙溪友议》的小册子,印了上万本,到处散发。一些不明真象的人唾弃文天祥的为人。

  在这种局面下,文天祥的老师曾凤、欧阳守道挺身而出,分别写了《详目》、《或问》,替文天祥辩白,说梁夫人从改嫁那天起,就是刘家的人了、文天祥只能服心丧。

  诽谤被粉碎了。但文天祥受的刺激很深,一时心灰意冷,打算退出官场,做个隐士。

  他在家隐居了两年,咸淳三年(1267)九月,朝廷又起用他为吏部的尚左郎官,他推辞不掉,于十二月去临安就职。

  文天祥再次步入仕途,等待他的仍是打击、诽谤,他每做一个官,总有人来找他的麻烦,而往往是诽谤者得胜,文天祥被罢官。出任尚左郎官不到两个月,便于咸淳四年正月被弹劾免官。这年冬天,朝廷刚发表他为福建提刑,就有人出来攻击,朝廷收回了命令。咸淳五年三月,江万里出任左丞相,他很器重曾在白鹭州书院学习过的文天祥。四月,起用文天祥为宁国(今属安徽)知府,十一月到任,寻改为军器监,掌缮治兵器,兼崇政殿说书、学士院权直、玉牒所检讨官等职。崇政殿说书,为皇帝讲解经书史传,并备顾问应对。学士院,掌起草诏令,并备咨询。学士阙,由他官暂理,叫权直。玉牒所,绍兴十二年始置,掌修《玉牒》———皇帝的编年史。

  咸淳六年六月,文天祥在学院当值。太师平章军国重事贾似道假意上书要求退休,度宗皇帝让文天祥起草诏书,挽留贾似道。那贾似道权势显赫,连度宗皇帝都是他拥立的。他住在西湖葛岭,深居简出,军国大事,官员的任免,都要送到他家里审批。他大权在握,却又装腔作势地要退休,度宗皇帝也明白他的意图,总是下诏褒美他的功绩,加以挽留。文天祥起草了两篇稿子,一篇说去职违众人之心,一篇说大臣应以国家安危为重,不能因为有点病就退休。按惯例,稿子要先送贾似道过目,他同意了才呈给度宗看。文天祥既没说一句恭维的话,又把稿子径直送给了度宗。贾似道大为光火。结果,他拟的两稿都没有用。过了一个月,他便被弹劾免职了。

  这回,文天祥决心退隐了。他在文山建造房舍,想沐浴清泉,坐卧树下,畅饮醇酒,悠闲自在地消磨岁月。

  但是,咸淳九年正月,朝廷又任命他为湖南提刑的诏令下达了,文天祥只得打点行装上路。他到职后,处理了一批案件,协助湖南安抚大使、知潭州(今湖南长沙)江万里镇压秦孟四起义军。这年冬天,他上书请求调回江西本省,以便侍奉老母,朝廷发表他为赣州(今属江西)知州。次年正月,他便回江西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