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丞相文天祥简介资料 文天祥一生所经历的故事[第2页]

时间:2017-05-16 14:17: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三

  暮春三月,文天祥到了赣州(今属江西)上任。七月,度宗驾崩,嘉国公赵㬎即位,是为恭宗,年仅4岁,太皇太后谢道清临朝。九月,从前线传来消息: 忽必烈大汗命伯颜以丞相身份督率20万大军从襄阳(今属湖北)出发,兵分三路,沿江水南下。十二月,元军突破长江天险,攻占鄂州。宋军溃败,半壁江山岌岌可危。

  朝廷一面敦促贾似道出兵御敌,一面下《哀痛诏》要各地起兵勤王。未几,文天祥又接到下达给他的专旨,任命他为江西提刑,要他速起兵赴临安勤王。

  接到专旨的第四天,文天祥传檄江西,招兵买马,组建了一支2000人的义军,其中有他的棋友刘洙,有江西的地方官尹玉、张云,有同乡邓光荐,也有妹夫彭震龙。文天祥带头捐出家产充军费。

  四月一日,大军开拔,抵达吉州,接到太皇太后的诏令:留屯隆兴府(南昌)。

  这是那个黄万石捣的鬼,他奏报朝廷,说文天祥的军队乃乌合之众,朝中也有人随声附合,说文天祥太猖狂。太皇太后立即降诏,派人快马加鞭,阻止文天祥入京。

  文天祥勤王受阻的消息传开,舆论大哗。朝廷迫于舆论的压力,准许文天祥入京。但朝廷却派他去做平江府(今江苏苏州)知府。他还未动身,朝廷便追封叛将吕文焕的哥哥文德为义郡王,擢他的侄儿吕师孟为兵部尚书,想以此来讨好叛将。文天祥上书,请斩吕师孟以明抗元决心,振作士气。但奏本送上去了,宛如石沉大海。文天祥见状,领了兵马,赶去平江。

  文天祥到平江不久,朝廷派将官张全领兵2000,增援吃紧的常州。文天祥分兵3000,让朱华、尹玉统领一同前去。他们在五木(今江苏常州东)与元兵遭遇。朱华、尹玉率兵奋战,张全却隔河旁观。义军以寡敌众,支持到晚上,一支元兵迂迥过来,把尹玉所部500人围住。张全乘夜遁逃,朱华立脚不住,也往东撤退。尹玉孤军恶战,杀敌无数,除4人突围外,其余全部战死。尹玉身被数创,浴血苦斗。元军不敢和他交手,拿4根长枪架住他的头颈,用棍击死。

  五木一战,江西义军威名大振。文天祥上书,请斩临阵逃跑的张全。结果,朝廷姑息了事。

  伯颜留下一支兵看住江北扬州等地的宋军,主力兵分三路,进取临安。朝廷闻讯大惊,急令文天祥移守独松关(在浙江余杭西北独松岭上)。这是错举,平江重地,一旦失守,关系重大。但朝廷连下三道诏令,敦促文天祥速速前往。文天祥留下一支兵守平江,自己引兵奔独松关。他还没到,独松关便失守了。文天祥只得退入临安。

  临安城中一片混乱,左丞相留梦炎溜走了。右丞相陈宜中与太皇太后想请降苟安,他们任命文天祥为签书枢密院事,负责军事机密。不久又委任他为临安知府。文天祥知道,临安是保不住了,他建议把三宫(太皇太后,皇帝,皇后)南迁,作保卫南方的打算。但陈宜中想求和,怕此举惹怒元军,说他们求和没有诚意,没有采纳。

  到正月初五,朝廷大官逃得差不多了。那天发表吴坚做左丞相时,偌大的殿上,文官只有6人!

  初九,称臣表正式送出了。文天祥作了最后一次抗争,但无人理睬。

  四

  正月十八日,元兵三路大军抵达盕亭山,距临安30里,哨马一直放到临安北门外。文天祥和力主抗战的张世杰将军建议移三宫下海,背城一战。但太皇太后和陈宜中不愿抵抗,派一名御史把传国玺和降表送到元营。伯颜接了玺表,命陈宜中来营接洽。当夜,陈宜中逃走。张世杰不愿投降,扬帆出海,往南去了。

  十九日,元兵一部进驻临安城外的教场。陈宜中跑了,左丞相吴坚年老懦弱,国事没人主持,太皇太后便命文天祥为右丞相兼枢密使,收拾残局。元军催人去洽谈投降事宜,几个大臣谁也不肯出头,异口同声地推举文天祥去。

  二十日,文天祥和吴坚等4人进了元营,他想借此行探听一下元军虚实,回来再作打算。见了伯颜,他一口回绝投降一事,说那是前任丞相干的,他一概不知。他要元军退到平江或嘉兴(今属浙江),然后双方再举行会谈。文天祥态度强硬,慷慨陈辞,威然不可犯。

  伯颜等人还未曾见过这等刚强的人物,很是钦佩。

  会谈僵住了,因为元军决不会撤退至平江或嘉兴。

  伯颜一伙密谋一番,请宋使进帐,派降将程飞鹏随同吴坚等去临安见太皇太后,要她投降,留文天祥在营,待程飞鹏回来,再作商议。文天祥抗议,要回城,伯颜不听。

  一夜过去了。二十一日,奸臣贾庆余乘文天祥扣留之际,代文天祥做了右丞相。他和吴坚等备下正式的降表,送进元营来。

  伯颜请文天祥进帐,说太皇太后已下诏纳降了。文天祥怒斥在场的贾庆余,责斥伯颜不守信用。降将吕文焕出来打圆场,被文天祥骂作“乱贼”。他的侄儿吕师孟也来了元营,这时也上前道: “丞相上疏要杀师孟,奈何不杀?”

  “你叔侄降北,不曾杀你,是本朝失刑。我不能杀你叔侄,实乃憾事。你叔侄要杀我,正是成全我做大宋的忠臣!” 文天祥道。

  吕师孟张口结舌,无言以对。旁边的蒙古将帅见了,更加钦佩文天祥。伯颜打定主意,扣压这个人才,劝他投降,为元朝效力。他命万户忙古带、宣抚唆都办理此事。

  忙古带、宣抚唆都百般劝降,封官许愿,文天祥皆不为所动。

  元人无奈,决定押着文天祥北上。

  景炎元年(1276)二月初九,宋“祈请使”去向元帝祈请,文天祥被押上船,随行的有杜浒、余元庆等12人。

  文天祥不断盘算,寻找时机逃脱。

  船沿运河北上,至镇江暂住。文天祥借住在一个叫沈颐的家里。元军派了一个王千户看守文天祥,此人凶狠,日夜监视,文天祥不敢轻举妄动。

  杜浒和余元庆两人还较自由,他俩天天出去活动。余元庆是真州(今江苏仪征)人,距镇江不远,人地较熟。但胆识不及杜浒。

  要逃得有船,但所有船只全部被元军扣压。杜浒整天找人闲谈,结交了一个老兵,他熟识道路,届时可领大家抄小路到江边。还结识了一个专管查夜的刘百户,多用银两,刘百户贪财,答应随时差人提官灯来接,可不受宵禁的限制。但船还没有找到。

  余元庆天天在街上游荡,希望碰上个熟人。二十九日这天,他果真遇上一个老朋友,说在元军管船。余元庆大喜,便托他设法,答应送他1000两银子和承宣使官职(一种加给武官的虚衔)。那人慨然道: “我为宋朝救一位丞相,好去建功立业,赶走敌军,要钱做什么?但求丞相批张文书,太平之后,好去拜见。”

  事情谈妥了。不料,这天中午,元军派人来通知,说要马上过江去瓜州(今江苏邗江南)。文天祥大惊,推说还未来得及打点行装,答应明天动身。好在元军催得不紧。情况有变,文天祥决定当天夜里行动。

  文天祥推说买酒辞别乡土,请房东和王千户吃酒。王千户见天色已晚,城里城外兵马众多,也就放心吃喝起来,喝得酩酊大醉。

  乘王千户睡过去了,文天祥正要动身,一个仆人跑来报告,说那领路的老兵胆怯了,喝酒装醉,他妻子起了疑心,再三盘问,要唤起四邻。杜浒考虑了一下,吩咐他们把老兵带来,一旦老兵真干上了,他妻子投鼠忌器,也就不敢声张了。老兵一到,杜浒把300两银缚在他腰里。老兵见状,只得硬着头皮干了。

  刘百户手下的人把官灯送来,一行人出了门,跟着老兵向江边走去。到了江边,却不见有船。余元庆盙水沿江寻去。过了一会儿,一只水船划来。原来,船停在一里多外。文天祥一行上了船。

  江面上到处都是元军的船只,他们只得硬着头皮在它们中间穿梭行进。有只船上的元军起了疑心,想追击,但船搁浅了,动不了。文天祥一行摇船急行。

  走了大半夜,在离真州5里处上岸,向真州走去。

  真州守将苗再成热情地款待文天祥一行人。但到三月初三,文天祥出城视察防务,苗再成却把他关在城外,不准他入城。

  原来,元营发觉文天祥逃走,一面四下搜捕,一面用反间计,企图借刀杀人。驻扎在扬州的大将李庭芝从俘虏口中得到有个丞相往真州赚城的情报,他本来也不大相信文天祥会那样轻易地脱身,便断定文天祥已经叛国,到真州是来赚城的。他致函苗再成,要苗再成杀了文天祥。苗再成心里踌躇,决定先把文天祥关在城外,看他怎样举动。

  文天祥一行在城外徘徊,忽有苗再成的两个姓张、徐的小头目率50人前来,说是奉命护送,问文天祥要去哪里。文天祥决心到扬州去见李庭芝,剖明心迹。张、徐多方试探,见文天祥执意要去扬州,才说他们是奉命来试探的,若发觉文天祥有叛国的迹象,当场格杀。他们护送了一段路,便回去了。

  到了扬州城下,文天祥踌躇起来,担心李庭芝不信他的话,把他杀了。杜浒等人也坚决反对进城。余元庆引了个卖柴人来,说他家离此20—30里,暂去躲避一下。但当文天祥等人上路后,他却和另外3人溜了。

  他们向卖柴人家走去,道路崎岖,腹中饥饿,走到一个土山上,他们实在走不动了。山上有个没了屋顶的破房子,四面颓垣,象个围子。卖柴人自告奋勇去扬州籴米,文天祥等人进了土围子歇息。

  元军习惯每天上午出哨,过午即归。眼看日过中午,文天祥等人放下心来。

  突然,外面马嘶人喧,从墙缝望去,元军大队骑兵从东面过来,向西开进。文天祥等人大惊。这土围矮小,只消往里看一眼,便什么都完了。他们没有别的办法,只有紧靠墙壁伏在地上躲藏。

  这支元军正是押送宋朝“祈请使”的那支。好在这时风雨大作,元军急于赶路,无暇旁顾,他们才幸免于难。

  天黑了,进城买米的那个卖柴人失约不来,文天祥他们下山,进了一所古庙歇息。刚进庙还没坐定,进来几个樵夫,他们说元兵迫近扬州,扬州城午后便闭门了,文天祥等人才知那个卖柴人被关在城里,出不来了。

  樵夫们很热情,喊文天祥他们一同用餐。文天祥把自己的境遇如实说了,请樵夫们帮忙,送他们去高邮(今属江苏)。樵夫们爽快地答应了,领他们去贾家庄休息一天。当天夜里,他们在向导的领导下,启程去高邮。走了一夜,天亮时与一支元兵遭遇,文天祥等人躲进一丛竹林。元兵来搜索,捉去几个人,文天祥幸免于难。元兵走了,他们继续赶路。又碰上一群樵夫,他们慷慨相助,弄来一只大竹萝,让文天祥坐在里面,几个人轮流抬着他走。

  到了高邮,文天祥没进城,绕城直取泰州(今江苏泰县)。二十四日,抵达通州(今江苏南通),知州杨师亮把文天祥接去州衙安歇。他在通州住了半月,把一路上写的诗编辑成《指南录》,并作了一篇序。半月后,渡海南下。五月二十六日,到了福州。在福州即皇帝位的端宗任命他为右丞相、枢密使,都督诸路军马。

  文天祥结束了逃亡生活,率领军民进行抗元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