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丞相贾似道人物生平 贾似道祸国殃民断送南宋江山的一代权奸

时间:2017-05-16 14:50: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南宋光宗、宁宗时,有个叫贾涉的人,慷慨有大志,曾上书反对朝廷与金谋和,后节制淮东忠义民兵,屡挫金兵,使金人不能窥淮东达六七年,官至制置使,是南宋中期以后较著名的抗金将领。

  可惜,有其父未必有其子,贾涉的儿子贾似道不但丝毫未继承其父的才志,反而成了祸国殃民断送南宋江山的一代权奸。

  一

  贾似道,字师宪,台州(今浙江临海)人。少年时,一度落魄,游荡放浪,饮酒赌博,不务正业。后依靠父荫补为嘉兴司仓(即管仓库的小官)。他的姐姐被选入宫,颇为宋理宗所宠爱,当上了贵妃。贾似道弟因姊贵,成了国舅爷。

  嘉熙二年(1238),贾似道应诏赴临安(今杭州)廷对。这个平素不学无术的家伙居然一举中了进士,被提拔为太常丞、军器监。从此贾似道更加恃宠不检,举措行止无异于市井无赖,他白天浪迹于烟花妓馆,晚上则燕游于西湖之上,常常通宵达旦,整夜不归。宋理宗有一天夜里登高望远,见西湖之中灯火通明,告诉左右: “此必似道也”。次日打听,果如所料。于是宋理宗派京尹史岩之前去劝诫。史岩之岂能不知贾似道的身份地位? 不但不敢得罪,还得替他美言回护,归报理宗说: “似道虽有少年习气,但其材质却可大用。”

  品行不端,淫邪放荡,并没有丝毫影响贾似道的亨通官运。他被派到澧州(今湖南澧县)担任知州后不久,淳祐元年 (1241),便改为湖广总领。三年(1243),加户部侍郎。五年 (1245),再迁京湖制置使兼知江陵府(今湖北沙市),而且调度赏罚可以先斩后奏。九年(1249),加宝文阁学士,京湖安抚制置大使。十年(1250),又以端明殿学士移镇两淮,这时贾似道才刚满37岁。宝祐二年(1254),他被召回朝廷,加同知枢密院事,临海郡开国公,威权日重。

  有一件事足以证明贾似道当时的权势之大。有个叫孙子秀的人刚被朝廷任命为淮东总领,外面就盛传贾似道已密奏不可。丞相董槐听到风声,不知真假,十分害怕,连忙向宋理宗核实此事。宋理宗虽说并无贾似道谏阻之事,董槐却始终不敢派遣孙子秀,最后代之以与贾似道关系不错的陆壑,才算了结此事。堂堂一个当朝宰相竟对自己的下属畏惧到这种地步。

  宝祐四年(1256),贾似道当上了参知政事。五年(1257),又升为知枢密院事。六年(1258),改任两淮宣抚大使。几年间,出将入相,威风凛凛,已远不是早先那个令人不齿的街痞无赖了。

  二

  端平二年(1235),蒙古贵族灭亡金朝后,兵锋直指南宋。宝祐六年春,蒙哥汗亲攻四川,派其弟忽必烈攻鄂州(今武汉),元帅兀良哈台由云南自交广北上,破湖南,准备与忽必烈会师鄂州,直奔杭州,消灭南宋。宋理宗闻报大惊,亟命赵葵驻扎信州(今江西上饶)抵御兀良哈台。命贾似道驻汉阳进援鄂州,并在军中拜为右丞相。

  鄂州的战斗十分激烈,开庆元年(1259)十月,城东南隅被蒙军攻破,宋军赶筑新城,又被攻破,幸而宋将高达率部奋战,才免于陷没。到十一月,城中宋将伤亡已达13000人,形势十分危急。守城将士仍然英勇战斗,身任统帅的贾似道却被蒙军的声势吓破了胆,偷偷派使者前往蒙营,以称臣、输岁币为条件求和,遭到了忽必烈的拒绝。

  不久,蒙哥汗在合州(今四川合川)城下被宋将王坚炮石击中,重伤而死。王坚派人急流快船飞报鄂州,但贾似道不顾大好的抗蒙形势,再次遣使求和。忽必烈急于北归争夺汗位,便接受了贾似道的乞求: 南宋称臣,割江南为界,岁奉银绢各 20万。兀良哈台也奉命北返,蒙将张杰在新生矶架起浮桥,接应兀良哈台。次年正月,等蒙军主力安然北撤之后,畏敌如虎的贾似道才接受刘整的计策,派兵截断浮桥,袭杀蒙军殿后兵170余人。

  鄂州解围之后,贾似道隐瞒了议和称臣纳币之事,向朝廷献上几个俘虏,上表说: “诸路大捷,鄂围始解,江汉肃清,宗社危而复安,实万世无疆之福!”宋理宗认为贾似道对宋朝社稷立下了天大的再造之功,景定元年(1260)三月,以少傅、右丞相衔召贾似道回朝廷,命百官郊迎犒劳。理宗还降手诏褒美说: “贾似道为吾股肱之臣,任此甸官之寄,隐然殄敌,奋不顾身,吾民赖之而更生,王室有同于再造”。四月又进封贾似道为少师,卫国公,优渥备至。

  三

  贾似道还朝之后,大权在握,更加飞扬跋扈,不可一世。为了标榜自我,他一面授意亲信廖莹中等撰写《福华编》,大颂鄂州之功,一面将元朝派来递交国书、索要岁币的使臣郝经拘留在真州(今江苏仪征),进一步掩盖自己的乞和勾当,欺世盗名。

  贾似道滥施淫威,无情迫害打击那些曾与自己有矛盾的人。当初他在汉阳时,蒙军攻至潭州(今湖南长沙),江西大震。丞相吴潜采用监察御史饶应子的建议,将贾似道调往黄州 (今湖北黄冈)防守。黄州虽地处长江下游,却是要冲重镇,贾似道前往途中,遇上一股蒙古兵,大为恐惧,哀叹道: “死矣,惜不光明俊伟矣! ”虽然这股蒙古兵都是些老弱病残,很快就被宋军歼灭,但贾似道却认为这是吴潜要将他置于死地,从此便对吴潜怀恨在心。还朝后,他所说吴潜在事情紧急时常先斩后奏,宋理宗欲立荣王之子赵孟启为太子,吴潜也曾反对,宋理宗已积怨于吴潜。贾似道乘机一面公开赞成理宗的建储之策,一面指使爪牙沈炎弹劾吴潜“措置无方,致使湖广全部被蒙军攻破。”将吴潜贬至循州(今广东龙川),所有追随吴潜者也被诬为“党人”驱逐出朝。在鄂州时,将领曹世雄、向士璧曾轻视贾似道,贾似道就给他们扣上“盗取官钱”的罪名,贬谪远恶州军,迫害致死。贾似道为独揽朝政,还设法将理宗向来宠信的宦官内侍董宋臣、卢允升及其党羽贬黜出朝,禁止他们干预朝政。

  宋理宗时,国库空虚,州县罄竭,财政状况已极度恶化。贾似道为搜刮民财,以供奢靡享乐之需,巧立名目,百般盘剥。他首先推行所谓“公田法”,名义上规定每户田地超过一定数量,须将三分之一卖给官府作公田,实际是借收买之名,强占民田。如浙西一带价值千缗的土地,只给40贯买之,而且一半是无用的官诰、度牒,另一半又是日益贬值的纸币会子。甚至把只有少量田土的人户合并起来达到收买公田的标准,强令出卖。官吏有奉行不力者,贾似道就令提领刘良贵劾之,以致各地官吏争相迎合,务以多买“公田”为功,逼得百姓破家荡产,妻离子散。有人写诗讽刺说:

  三分天下二分亡,犹把山川寸寸量。

  纵使一丘填一亩,也应不似旧封疆。

  贾似道还发行新纸币“金银会子”,以一比三的兑率取代不断贬值的会子,以聚敛民财。结果搞得物价飞涨,民不聊生。还有所谓“推排法”,名曰厘正赋税隐漏,实则增加苛捐杂税,使得江南之地,尺寸皆有税,民力益困。后来贾似道又下令禁止京城妇女佩戴珠翠,悉以琉璃代之,当时传出民谣说: “满头都是假,无处不琉璃”。所谓“假”者,贾也, “琉璃”即流离也,这首民谣充分反映了在贾似道黑暗统治之下,南宋人民的悲惨遭遇。

  景定五年(1264),宋理宗病死,贾似道拥立宋度宗即位。度宗对他感恩戴德,不再有君臣之礼,每逢贾似道朝拜,度宗必定回拜,并且称之为“师臣”而不呼其名,满朝文武也跟着称贾似道为“周公”。

  贾似道从此更加无法无天,甚至将皇帝把玩于手掌之中,如同玩偶,恣意戏弄,常常以辞职为名,要挟度宗。理宗刚被埋葬,贾似道就假意辞职,同时又使吕文德谎报元军来攻,朝中大骇,度宗与太后急忙亲手下诏请他复职。贾似道回来后,想以经筵拜太师,按宋朝惯例授此职者须先建节(即拜节度使),度宗就授贾似道为镇东军节度使。贾似道却又恨恨地说: “节度使,不过是粗人最大的官罢了!”度宗遂命举行盛大的出节仪式,临安百姓聚观街衢。哪知节已出,贾似道又说: “时日不利”,亟命返回。宋制: 节出,宁可撤关坏屋,勇往直前,亦无倒节之理。贾似道却傲然漠视,百般刁难,人皆骇叹。

  咸淳三年(1267),贾似道又请求“归养”,度宗派大臣、侍从传旨挽留者一天达四五趟,派中使加赐赍者一天达数十趟,甚至夜里还派人侍守于贾似道的卧第之外。直到加拜太师、平章军国重事,许一月三赴经筵,三日一朝,赴中书堂治事,贾似道才留了下来。咸淳五年(1269),贾似道再次称疾求去,度宗无计可施,竟泣涕流泪恳求他,请他六日一朝,一月两赴经筵。次年,又给他入朝不拜的特权。此后,即使贾似道偶而入朝,退下时,度宗也必定起立避席,目送他踱出殿廷后才敢坐下。

  咸淳八年(1272)九月,朝廷举行明堂大祭,以贾似道为大礼使。祭祀典礼结束后,度宗要还宫,不巧天降大雨,度宗胡贵妃的哥哥胡显祖任带御器械官,请度宗不乘辂舆,换乘逍遥辇回宫,度宗问: “不知贾平章以为可否?”显祖哄他说; “平章已允许乘逍遥辇了。”度宗信以为真,这才放心而归。岂料贾似道原以为度宗会等雨停后乘辂舆回宫,待听到皇帝已乘逍遥辇起驾的消息后,不由勃然大怒,竟当面责斥度宗说: “臣为大礼使,陛下举动不得预闻,乞罢政! ”说罢,拂袖而去,当天就出了景会门。度宗苦留不住,无奈只好罢免胡显祖,并痛哭流涕地将胡贵妃出为尼姑。贾似道出了这口气,才又回到朝廷。

  咸淳十年(1274)正月,贾似道母亲胡氏死,度宗诏以天子鹵簿葬之,起坟也拟照皇陵。贾似道回越州(今浙江绍兴)治丧,朝官贵戚设置祭品,为讨好贾似道,竞相比赛祭品的高度,有层叠高达数丈者。送葬时,正值大雨,文武百官站立大雨中,水深没及腰膝,终日没一个敢擅自离去的。贾似道作威作福竟到了这等无以复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