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丞相虞允文人物生平 虞允文死后被追封虞允文为太傅赐谥忠肃

时间:2017-05-16 15:25: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一

  宋金“绍兴和约”维持近20年,南宋借着江南自然条件优越,经济逐渐繁荣起来。那“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逗引着酷好中国文物的金海陵王完颜亮一心南下,于是战事再起。虞允文在金大举南侵的紧要关头,主动组织和领导宋军,以少胜多,从而扭转了战局,捍卫了南宋的半壁江山。他出将入相,忠勇奉公,为偏安的宋室立下汗马功劳。

  虞允文,字彬甫,宋徽宗大观四年(1110)生人,祖籍隆州仁寿(今四川仁寿)。其父虞祺,政和年间取中进士,积官至太常博士,潼州路转运判官。虞允文自幼聪明好学,6岁能读 “九经”,7岁能做文章。成年后,由于母亲早逝,父亲孤身一人且多病无人照应,故一直守护在左右。直到父亲去世,他 43岁时才于绍兴二十三年(1153)登进士第。随即通判彭州,后又权知黎州、渠州,这些都属巴蜀之地。他在四川做父母官,深知民间疾苦,切意体察民情。渠州地瘠民贫,官府依然税上加税,赋外有赋,苛政猛于虎。他上疏请求朝廷减免赋税约65000余缗。

  这样的官员,在秦桧当国时却遭到屏弃。秦桧死后,虞允文才得以复出。

  宋高宗召虞允文入临安(今杭州)。进见时,虞允文奏言: “好为人君,必定要上顺天意,下安黎民,效法先人,立国图强。”论及士风之弊时说: “以文章进必抑其轻浮,以言进必黜其巧伪,以政事进必去其苛刻,才可以任重而致远。”对四川的财税弊端也一一进言。高宗嘉纳其言,任命为秘书丞,累迁礼部郎官。

  绍兴二十三年(1153),金海陵王完颜亮弑熙宗即帝位,厉兵秣马,营修汴京,积极为南下做准备,还偷着绘制了临安湖山城郭地形图,图上题诗曰,“立马吴山第一峰”(吴山,俗名城隍山,位于杭州西湖东南),其勃勃野心,一目了然。南宋朝野上下对这种种迹象,各有不同的反应。宰相沈该,汤思退,只听枢密院知事王伦“敌恭顺和好”之言,甚至不悟金朝贺宋正旦使施宜生暗示的“今日北风甚劲”之语,即对北方金人即将南下的示意,全然置防御、备战于不顾。虞允文深为国家命运担心。他上疏道: “金必定要撕毁盟约,一刻不停地伺机南侵。淮东多沼泽,不宜用骑兵,将来金人出兵,一定是由淮西正面进攻,由海道偷袭,应做好充分准备。”虞允文对金军进攻路线估计是充分的。高宗却对战事抱侥幸心理,未作充分准备。此时已是绍兴三十年(1160)正月。

  绍兴三十年十月,朝廷命虞允文为贺金正旦使,使金。在馆驿与金人比试射术时虞允文一箭劲射,不偏不倚,正中靶心,一举惊四座,令金人刮目相看。在金的日子,虞允文留心地观察到金人赶造战船,抢运军粮,进攻准备在即,大战迫在眉睫。虞允文遂匆匆告辞。饯行时,完颜亮当众声称: “我将看花洛阳。”虞允文回来将实情上禀高宗,再次请求加强淮西、海道之战备,并力劝高宗,切不可把从秦桧手中拿下的兵权放到三衙中去。高宗应允。

  金主派签书枢密院事高景山和右司员外郎王全,于绍兴三十一年(1161)五月到临安为宋主贺生辰。二人在紫宸殿上却口传金主旨意,要宋割让淮南土地,并派将相到金谈判。匆忙间,高宗召群臣会议。宰相陈康伯说: “当务之急不是讨论是守还是和,应该讨论如何应战。”高宗派成闵为京湖制置使,率五万禁军守襄、汉上游。虞允文说: “敌使使诈,分我兵力,成闵一走,正中敌人奸计。”高宗不听。七月,金主完颜亮驾临汴梁。虞允文再次对陈康伯说: “成闵的军队现在大约在江、池两地,应该令他们到江地的驻扎江地,到池地的驻扎池地。如果敌人从上游出兵,那么荆湖的军队在前,江、池之军可以为后援; 若敌军进向淮西,那么池地之军从巢县出发,江州之军由无为出击,支援淮西。这样一军顶两军。”陈康伯点头称是,可是成闵却屯兵武昌。

  九月,金主任命李通为大都督,在淮河上造浮桥。完颜亮御驾亲征,号称精兵百万,氊帐相望,钲鼓声不绝于耳。十月,金军由涡口渡过淮河。宋廷内能征贯战的将军已是凤毛鳞角,年老多病的刘锜、吴璘再当重任。老将军刘锜被任命为淮南、江南、浙西制置使,吴磷为四川宣抚使,负责川陕防务。金军分四路南侵。西路从凤翔攻取大散关,直逼四川; 中路由蔡州南进荆、襄; 东路,由完颜亮亲督,从寿春直取淮南,这是主力; 另有海上一路,直指南宋都城临安。负责江、淮防务的刘锜,进驻扬州,准备好淮东防务。王权守淮西,受刘锜节制。金大举渡淮时,王权先丢庐州,后弃和州,一路败退。刘锜不得已,奉命后撤,退守镇江。两淮之地尽失。

  金军兵临长江,临安亦已是危城,朝野上下惶惶不安,有的官员已开始向外输送家眷。高宗在陈康伯的极力劝说下才没有解散百官,放弃临安,下海避敌。并接受陈康伯的建议,组织力量抗击金军。任命知枢密院事叶义问督视江淮军马,任命中书舍人虞允文参谋军事。

  十一月,金主完颜亮大军兵临采石,其它部队攻取瓜州。朝廷命成闵取代刘璝,李显忠取代王权。刘铸、王权皆被召回。虞允文被派到采石犒劳将士,并督促王权尽快把军权交给李显忠。虞允文到达前线后,被罢掉的王权已离任,新任的李显忠尚未到达,三军无帅,敌军却近在眼前。王权的军队,丢鞍卸甲,无精打采,三五成群地坐在道边。虞允文上前询问,怎么能够如此坐失军机。将士们说,王权在淮西撤军后,命令弃马渡江,现在骑兵无马。虞允文面对宋军残局,和金军渡江在即的危险形势,毅然挺身而出,组织宋军抵抗江北的劲敌。有人劝他: “你只不过是奉命犒赏三军,并未委任你督战,何必为他人收拾残局,担过失呢!”虞允文凛然曰: “危及社稷,吾将安避?”决心为国而战。

  虞允文亲到江边视察。江北金军已筑起高台,对插绛旗,绣旗。完颜亮,张黄盖、披金甲,登高台。有谍报云: “前一天金军杀白马、黑马祭天,聚众会盟,准备明日渡江,晨炊安排在玉麟塘,首先渡江者赏金一两。”金军营寨,前后相连,一望无际。南岸的宋军总共18000人,战马数百匹。双方兵力悬殊,且宋军军心涣散,毫无斗志。虞允文知难而上,决心生死一搏,当即召集宋军将士,慷慨陈辞: “金军一旦渡江,我们都无去处。现在长江天险握在手中,我们占尽地利人和,不如拼死一战,还有求生之望。朝廷养兵30年,该当以死效国。新主帅李显忠尚未到达,而金军即将渡江,此刻,我当身先士卒,与敌人决一死战!”将士们为虞允文强烈的爱国热情所感染,都表示愿与金军拼死一战。虞允文当即宣布: 奋勇杀敌立功者,即奖以金帛。士气顿时大振。

  虞允文重新布置了沿江防务: 步兵、骑兵沿江列大阵不动,静待金军。战舰分成五队,其中两队分列东西两翼,做主力侧应; 主力一队,内藏精兵,泊于中流,以备迎击; 其余两队埋伏在小巷内,以备不测。刚刚布置停当,金军便开始强渡了,完颜亮手执小红旗,亲自指挥战船百艘,由江北首尾相衔,出杨林口而来。完颜亮过于轻敌了,认为采石无可抵抗之兵。当70艘战船到达南岸时,方发现中了埋伏,大惊失色,却是欲退不能,只有硬着头皮向前。一阵激烈的厮杀。虞允文鼓励将士奋勇杀敌。他激励勇将时俊说: “你的胆略远近闻名,立于阵后则非大丈夫所为。”时俊带兵率先冲入敌阵。宋军拼死而战,虞允文指挥有方,渡过江的金军被消灭大半。中流的宋军用海鰌船冲入敌阵。敌船是用居民屋板造的,很快就沉了,敌人死伤过半,到了傍晚仍然顽强抵抗,还有败军从光州而来,虞允文用旗鼓指挥战士从山后绕出,敌人以为援军到了,掉头就逃,弓弩手在后紧赶不放,金军大败,光尸体就留下了5000余具。金军那些军士,没有死于江而生还的,被完颜亮一怒之下统统全杀。

  初战胜利,士气大振。捷报传出,犒劳将士。虞允文判断,敌人今天败得惨,明天一定重来。半夜里,分派诸将,将海路的船一部分调往上游,截住杨林口; 并命令封锁杨林口的将士,如金军战船出口,即万箭齐发。

  次日清晨,敌果然蜂拥而来。虞允文主动出击,率军封锁住金军出口,派将军盛新在大江中布置战船,用神箭手向敌船万箭齐发,惶恐的金军纷纷往岸上逃,被射死的过半。虞允文调集一部分军队,把停泊在上游的金军300多只战船,一并烧光。完颜亮溃不成军,只得后退。这漂亮的战役,挽救了宋室的半壁江山。采石之战,实可以与赤壁、淝水之胜相媲美。史书有云: 昔赤壁一胜而三国势成,淮淝一胜而南北势定。

  二

  完颜亮军事上惨败,又企图利诱宋将,瓦解宋军。金人拿一封伪诏诱许王权: “如举兵来降,即加官进爵; 如执迷不悟,瓜洲渡江之后绝不轻饶。”孰不知王权已被罢免。虞允文得信一笑置之,同样以反间之计回他。信中说: “败将王权,已被朝廷新任统兵李显忠取代,难道你们连这也不知,如胆敢瓜洲渡江,我们决定以兵相待,决不食言。”信由金兵俘虏梁汉臣等带回。完颜亮见信大怒,当即斩了梁汉臣等人。而梁汉臣正是教金军渡江之人。

  虞允文对刚到芜湖的李显忠说: “敌军进入扬州一定会与瓜洲合兵,京口防备不紧,我愿请令前往,您能分兵助我吗?”李显忠为其精神感泣,命李捧所带的16000宋军前往京口,叶义问也命杨存中带兵士来会合。虞允文上疏建议: “敌人败于采石,欲在瓜洲侥幸一搏。我于京口聚集精兵,持重以待,有必胜的把握。”到达京口,虞允文即去拜望京口守将刘锜,问安并请教。老将军刘锜对这位抵御金军如此有勇有谋的文官,深感叹服。他怀着敬佩之情对虞允文说: “朝廷养兵 30年,大敌当前将官们无计可施,想不到抗金大功竟出自你一个儒生,真真愧死我等! ” 拜别刘锜,虞允文积极着手备战。当时,金军重兵聚集滁河,宋军皆驻京口。敌人造三牐储水,水深数尺,拥塞瓜洲渡口。当时宋军杨时中、成闵、邵宏渊等军都已到来,总共不下 20万众,海鰌船不满百,戈船仅几十只。虞允文下令: 张深守滁河口,苗定为后援,抗击金军在滁州屯集的重兵。同时为补战舰不足,下令遇风则用战船,无风时用战舰,恐数量太少还聚材冶铁,改修马船为战舰。为确保战舰的使用效果,虞允文亲临江岸演习试航。宋军驾车船一直驶向瓜洲,近岸时再折回京口,围绕金山一圈、一圈、再一圈,车船行走如飞,威力极盛。北岸的金军清楚地看着这一切,随即有人报与完颜亮。完颜亮轻蔑地说: “不过纸船罢了。”一名金将上奏说: “江南的宋军戒备森严,严阵以待,万万不可轻视。采石的江面窄于瓜洲,既失利于采石,瓜洲更不可轻敌。不如暂时驻守扬州,加强水师训练,慢慢再图进取。”完颜亮怒火中烧,当即就要将该将斩首示众。经众将再三苦求,才打了50军棍,免得一死。另一战将因不满完颜亮的铁腕高压,协同伙欲走他乡,完颜亮知道后,当即问斩,首级高悬。完颜亮的高压有失人心,他强迫渡江引起全军不满。他还规定,军士逃亡者杀其领队,部将逃亡者杀其主帅。同时下令,三日内必须渡江,违令者斩。全军上下极大恐慌。在金军将士们看来,进也是死,逃也是死,不如孤注一掷或可得一条生路。他们密谋策划,先遣散完颜亮的紫茸细军禁卫,而后连同他的亲信李通等一并杀死。

  完颜亮一死,金军不战自败。这是完颜亮胁迫金人侵宋,不得人心所致,也是虞允文率军民英勇抗击,引起敌军内部矛盾加剧的结果。不久,金都督府派人携书信到京口的宋营议和,金军北撤。为了切实了解金军动向,虞允文亲自乘轻舟渡江视察。敌军后撤30里。自此,采石大战、扼守京口的成功极大地挫败了金人的气焰,保住了南宋的半壁江山。

  宋高宗对虞允文的功绩大为嘉赞。他感叹地对陈俊卿说: “虞允文公忠出天性,朕之裴度也”,裴度乃唐代著名的宰相,竭尽忠诚,拥卫朝廷。随后高宗派虞允文去两淮。虞允文劝高宗趁大好形势收复两淮。同年十二月,东路金军退走,宋军收复两淮。战场上形势马上转向对宋绝对有利的方面。是乘胜前进收复失地,还是继续屈膝媚人,抱残守缺,满足于半壁江山。宋廷面临重大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