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朝末期丞相脱脱帖木儿生平经历 脱脱怎么死的?

时间:2017-05-23 21:40: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脱脱是元朝末年一个较有作为的宰相,曾主持修订完成了《辽史》、《宋史》。但结局却是悲惨的,虽然死后冤案得以昭雪,但元朝的崩溃之势已不可避免了。

  一

  脱脱是马扎儿台的长子,字大用,延祐元年(1314)生于大都。少时就格外聪明英俊,不同于同龄的儿童。上学以后,他对老师浦江人吴直方请求说: “如果让脱脱整天正襟危坐而读书,不如每天记古人的嘉言善行,可以终身受用。”稍长,他膂力过人,能挽弓一石。15岁,为皇太子怯怜口怯薜官。元文宗图帖睦尔天历元年(1328),袭授成制提举司达鲁花赤。天历二年(1329)入觐,文宗很喜欢他,说: “这孩子将来必可大用。”迁内宰司丞,兼前职。五月,命为府正司丞。文宗至顺二年(1331)授虎贲、忠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顺帝妥欢帖睦尔元统二年(1334),同知宣政院事,兼前职。五月,迁中政使。六月,迁同知枢密院事。

  顺帝至元元年(1335),唐其势阴谋不轨,事发被杀,他的同党答里和剌剌等拥兵为外应。脱脱选精锐和其交战,全部擒获上献。历任太禧宗禋院使,拜御史中丞、虎贲亲军都指挥使,提调左阿速卫。至元四年(1338),进御史大夫,仍提调前职,大振纲纪,内外肃然。随帝驾从上都回来,至鸡鸣山的浑河,顺帝将狩猎于保安州,坐骑颠蹶。脱脱谏说: “古代帝王端居九重之上,每天和大臣、积学之士讲求为政之道,至于飞鹰走狗,不是帝王的事。”顺帝接受了他的意见,授金紫光禄大夫,兼绍熙宣抚使。

  这时,脱脱的伯父伯颜为中书右丞相,诛杀唐其势之后,更加无所忌惮,擅自授官封爵,赦免死罪,任用奸佞,滥杀无辜,把诸卫精兵收为己用,府库钱帛随便出纳。顺帝早有意见,忿激不平。脱脱从小就寄养在伯颜家,常担心他要失败,私自对父亲马札儿台说: “伯父骄纵已极,万一天子震怒,我们就要族诛了。不如在他未败之时预先图谋。”他的父亲也以为然,但犹豫不决。脱脱向吴直方请教,吴直方说: “《左传》上就有‘大义灭亲’的话。大夫只知忠于国家,还有什么可以顾虑的呢?”当时,顺帝左右前后都是伯颜安插的亲信党羽,只有世杰班、阿鲁是顺帝的心腹,日常相处,脱脱就和二人深相结纳。而钱塘人杨瑀,曾经在即位前事奉顺帝,这时为奎章阁广成局副使,得以出入于宫禁,顺帝知道他可用,每论事,都让杨瑀参加。

  至元五年(1339)秋,顺帝巡幸上都,伯颜这时外出应昌,脱脱和世杰班、阿鲁计划拒伯颜于东门外,害怕不能必胜而止。恰巧河南范孟矫诏杀省臣,事情牵连廉访使段辅,伯颜非正式的告诉三台大臣说,汉人不可为廉访使。这时,别儿怯不花也任御史大夫,害怕人们因此议论自己阿附伯颜,就称疾不出,所以奏章被压了下来。伯颜催促很急,监察御史告诉脱脱。脱脱说: “别儿怯不花职位在我之上,而且是掌印官,我怎么敢专权?”别儿怯不花听到后很害怕,就要出来办事。脱脱考虑不能阻止他出来,和吴直方商量对策。吴直方说: “这是祖宗法度,决不可废,何不先对皇上说清楚。”脱脱就报告顺帝,待奏章上来,顺帝就依脱脱的话说。伯颜知道出于脱脱,大怒,对顺帝说: “脱脱虽然是我的侄子,但他心里只袒护汉人,必须惩治他。”顺帝说: “这都是我的意见,没有脱脱的责任。”伯颜擅自贬斥宣让、威顺二王,顺帝极为忿恨,决定斥逐伯颜。一日,对脱脱垂泪诉说,脱脱也泣不成声,回来后和吴直方谋划。吴直方说: “这是宗庙社稷安危所系,不可不保密,你和皇上议论之时,左右都有谁?”脱脱说: “有阿鲁和脱脱木儿。”直方说: “你的伯父有震主之威,此辈苟图利禄富贵,你们的话如被泄漏,那顺帝就有危险,你也难免杀身之祸了。”脱脱于是请二人到家,备酒奏乐,日夜不让他们出去。和世杰班、阿鲁商议,计划候伯颜入朝时擒住他。命令卫士严查出入宫门的人,凡装饰螭龙的低凹之处,都安置士兵。伯颜见了大惊,责备脱脱。脱脱回答说: “天子所居,防御不得不如此。”伯颜因此怀疑脱脱,更加增兵自卫。

  至元六年(1340)二月,伯颜请太子燕帖古思去柳林打猎。脱脱和世杰班、阿鲁合谋,以所掌握的兵力和宿卫皇宫的士兵抗拒伯颜。戊戍,扣留京师城门钥匙,命令亲信布列城门下。这夜,奉顺帝到玉德殿,召集近臣汪家奴、沙剌班及省院大臣先后入见,出五门听命。又召杨瑀及江西人范汇入内草拟诏书,数列伯颜罪状。诏成,已经半夜四更,命令中书平章政事只儿瓦歹,送诏书到柳林。己亥,脱脱坐城门上,而伯颜也遣骑士到城下问是什么原因。脱脱说: “皇上有旨只驱逐丞相一人。”伯颜所领卫兵都各自散走,伯颜南行。伯颜事平定,诏以马札儿台为中书右丞相,脱脱知枢密院事,佩虎符,领忠翊卫亲军都指挥使,提调武备寺、阿速卫千户所,兼绍熙等处军民宣抚都总使、宣忠兀罗思护卫亲军都指挥使司达鲁花赤、昭功万户府都总使。十月马札儿台因避祸辞去相位,诏以太师就府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