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开国功臣丞相李善长是怎么死的 李善长是什么样的人

时间:2017-07-20 18:30:35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在辅佐朱元璋建立明朝的勋臣中,李善长名列第一; 而在朱元璋赐死的大臣中,也有李善长。

  李善长,字百室,定远(今属安徽)人,出身于一个书香门第之家,自幼饱读儒经,对法家学说也颇有研究。他生逢元末,朝政黑暗,政局动荡,民不聊生。这个满腹经纶的年轻人息隐林泉,坐观时变。

  若干年过去了,至正十四年(1354),朱元璋率徐达等24 将攻略滁州(今安徽滁县),年已40的李善长再也隐居不下去了,欲出山博取功名富贵,遂率里中父老迎于军前。朱、李相语,颇为投机,李善长遂打定主意追随朱元璋。朱元璋命他掌书记,负责军中文字事务。

明朝开国功臣丞相李善长是怎么死的 李善长是什么样的人

  一日闲暇,朱元璋煮酒论天下之大势,问计于李善长。李善长从容对曰: “秦乱,汉高祖起布衣,豁达大度,知人善任,不嗜杀人,遂成帝业。今元纲既紊,天下土崩瓦解。公为濠州人,距沛不远。山川王气,公当受之。法其所为,天下不足定也。”朱元璋拍手称善。从此,朱元璋果然法汉高祖刘邦所为,以至于天下已定,迁江南富户于中都,分封子弟于各省,皆仿汉高祖之例。甚至大兴胡蓝之狱,诛戮功臣,也是仿汉高祖杀韩信、彭越之举。这不能不说是李善长的影响。

  此后,随朱元璋下滁州,奉命参预军机,主持馈饷,倍受重用,成为朱元璋的左膀右臂。李善长为人宽和,善于调护诸将,因材用人,使之各得其所。时称滁阳王的郭子兴听信谗言,怀疑朱元璋有二心,便有意削夺朱元璋的兵权,并且私下找李善长,诱之以利,晓之以害,但被李善长坚决回绝。朱元璋知道后,对李善长更加倚重。至正十五年(1355) 春,朱元璋亲自率兵攻打鸡笼山寨,李善长奉命留守。元兵得悉情况,派兵袭击,李善长设伏败之。朱元璋攻占和州(今安徽和县)后,觉得和州弹丸之地,难以立足,想渡江,到长江以南开辟一块新天地。这个决策,得到李善长的极力支持。六月,朱元璋大军渡江,拔采石(今安徽当涂西北),大兵直取太平(今安徽当涂)。李善长预先写好了安民告示以戒士卒杀掠。城破后,善长派人四处张贴,部队秋毫无犯,市中晏然,甚得民心。朱元璋改太平路为太平府,置太平兴国翼元帅府,自任元帅,以李善长为元帅府都事。至正十六年 (1356)三月,朱元璋克集庆(今江苏南京),欲取镇江(今属江苏)。但考虑到诸将不戒士卒杀掠,会有损声誉,失去人民的支持。乃佯装发怒,数诸将纵容军士骚扰百姓之罪,欲绳之以法。李善长深悉朱元璋之意,便在朱元璋面前为诸将力请豁免,诸将无不惊惧。镇江城下,百姓皆不知有兵。六月,朱元璋称吴国公,置江南行中书省,以李善长为参议。当时,一代名儒宋思颜、李梦庚、郭景祥、侯元善、杨元杲、孔克仁、陶安、王恺、栾凤、夏煜等数十人皆为幕僚。但军机进退,赏罚章程,多由李善长裁决。不久,置江南行省枢密院。至正二十一年(1361)二月,改枢密院为大都督府。四月,以李善长兼领大都督府司马,进升行省参知政事。

  至正二十四年(1364)春正月,李善长、徐达等偕群臣奉朱元璋即吴王位。朱元璋乃建百官制度,李善长被任为中书省右相国。他娴于辞令,熟悉历代典故,处理政务,裁决如流,调兵转饷,无有匮乏,将吏贴服,居民乐业。大势已定,他建议朱元璋借鉴元朝和历代制度,去芜存菁。复制钱,榷淮盐,开铁冶,定鱼税,立茶法。而这一切事关国家命脉的经济措施的实行,使得国库渐盈,费用日足,为朱元璋讨平割据、北伐残元奠定了强大的物质基础。同时,这些措施的实行,也使得民安其业,生产发展,人心思附。吴元年(1367)九月,即元至正二十七年,朱元璋论平吴功,封李善长为宣国公。十月,命百官礼仪俱尚左,故李善长以右相国迁左相国,位居百官之首。

朱元璋影视作品
朱元璋影视作品

  善长虽习法家,但并不主张施行苛法。朱元璋初渡江时,好用重典。一日,他对李善长说: “法有连坐三条,不已甚乎?”善长考虑再三后,请除“大逆”之外,其余罪名皆废除连坐之刑,朱元璋十分同意。十月,命李善长为律令总裁官,参知政事杨宪、傅瓛,翰林学士陶安、御史中丞刘基等20余人为议律官,一起裁定律令,颁示中外。

  至正二十八年(1368)正月, 朱元璋即皇帝位, 国号 “明”,建元“洪武”,以李善长为中书左丞相。置东宫官属,加封李善长为太子少师,兼太子詹事,授银青光禄大夫,上柱国,录军国重事。朱元璋追封祖考及册立后妃、太子诸王之事,皆以李善长为大礼使。二月,率礼部定郊社宗庙礼仪,引古酌今,以成其仪。以冬至之期祭昊天上帝于圜丘,以大明、夜明星、太岁从; 以夏至之日祀地于方丘,以五岳、五镇、四海、四渎从,及岁末,则合祭于高庙。社稷之礼定于春秋两季第二个月的第一个戊日。四月,太祖巡幸汴梁(今河南开封),命李善长留守中都,一切皆可便宜行事。初,明中书省只设钱谷、礼仪、刑名、营造四部。八月,李善长奏定六部官制,命置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各司其职,分理日常工作。十二月,上书议官民丧服及朝贺太子的礼节。同月,朱元璋诏左丞相李善长,起居注宋濂、漳州通判王祎为总裁,并征调各地名士16人编修《元史》,以元十三朝实录为主要依据,并参阅元《经世大典》等书。洪武三年(1370)四月,李善长受命组织人员编写《祖训录》、《大明集礼》诸书。九月,《大明集礼》书成,分吉、凶、军、宾、嘉、冠服、车辂、仪仗、卤簿、字学、乐等11个部分,共50卷,凡升降仪节,制度名教,皆详列其内。而定天下岳镇、海渎、山川神祇之名号、封建诸王、爵赏功臣等,事无巨细,朱元璋都交给李善长与诸儒臣商议颁行。

  洪武三年,朱元璋大封功臣。考虑到李善长虽无攻城略地之功劳,但从军以来,参与军机,主持馈饷,功劳甚大,宜进封大国,乃授开国辅运推诚守正文臣,特进光禄大夫、左柱国、太师、中书左丞相,封韩国公,岁禄4000石,子孙世袭。并赐以免死铁券,可以凭券请免死两次,其子可免一死。同时封公的还有魏国公徐达、鄂国公(常遇春之子)常茂,曹国公李文忠,宋国公冯胜,卫国公邓愈,而善长位居六人之首。授封制词中比之为萧何,褒扬至甚。

  洪武四年(1371)正月,李善长因病致仕。朱元璋念其功勋,在临濠赐地若干顷,守眣户150家,佃户1500家,仪仗兵30家。第二年,病愈,李善长上表谢恩。朱元璋命他主持修建临濠宫殿。又徙江南富民14万人于濠州屯田,由李善长负责经营管理。这样,李善长在濠州一住四五年。洪武七年 (1374),太祖擢李善长弟李存义为太仆寺丞,存义子伸、佑等皆授以官职。洪武九年(1376)又把临安公主嫁给李善长的儿子李琪,授其为驸马都尉。临安公主下嫁后,令其严守妇道,待公婆、夫婿一如家人礼。李善长一门可谓宠遇有加,时人都羡慕他。

  洪武十年(1377)五月,朱元璋突然下诏,命李善长和曹国公李文忠总中书省,大都督府,御史台,同议军国大事,督修圜丘。

  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李琪尚临安公主一个月后,御史大夫汪广洋、陈宁(原名亮)上书言事,谓李善长恃宠放任,皇上有病不视朝几达一旬,竟不问候,驸马李琪亦六日不朝,及召至殿前,竟不引罪自责,是为大不敬。因此,李善长坐夺岁禄1800石。

  早在李善长督修圜丘时,人们皆暗中谈论李善长有与丞相胡惟庸结党之嫌。胡惟庸,也是定远人,与李善长同乡。早年,追随朱元璋起事,后经李善长推荐,擢为太常寺卿,后迁右丞,及杨宠被诛,拜中书左丞相,与李善长往来比较密切。李存义之子李佐是胡惟庸的侄女婿。洪武十三年(1380),胡惟庸以谋反伏诛,株连者甚众。有言李善长交通胡惟庸者。朱元璋以其功大,隐而不发。御史台缺中丞,命李善长负责御史台事。他经常提出一些建设性意见。洪武十八(1385)年有人告发李存义父子实为胡惟庸党徒,朱元璋看在李善长的面上下诏免死,贬至崇明(今属上海)。然善长知道后并未谢恩,这使朱元璋非常恼火。洪武二十三年(1390),李善长已经77岁,他从信国公汤和处借了300名卫卒,营造私第。事后,汤和秘告于帝。是年四月,京民犯罪被判流放的人中,有一个丁斌的是李善长的私亲。李善长屡上表请免其罪。朱元璋非常生气,亲自提审丁斌。丁斌曾在胡惟庸家做事,因而供出了李存义父子等当时与胡惟庸往来的情况,朱元璋大怒。飞章拘捕李存义父子审问,供词内容与李善长有牵连。言胡惟庸反谋既定,让李存义阴说李善长,李善长警叱曰: “尔言何为者,审尔,九族皆灭。”后胡惟庸又派李善长的老朋友杨文裕去劝说他,并许事成之后,以淮西地封为王。李善长虽然没有答应,但却有点心动。于是胡惟庸亲自出马,李善长仍然没有答应。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胡惟庸又使李存义进一步游说,李善长叹曰: “吾老矣。吾死,汝等自为之。”还有人告发李善长,言将军蓝玉出塞,至捕鱼儿海,获胡惟庸勾结沙漠残元势力的使者封绩。李善长藏私不报。于是御史交章劾善长,李善长的仆人卢仲谦等人也揭发李善长与胡惟庸互通贿赂,私语秘议之事。朱元璋依据这些告发材料,认为李善长身为元勋国戚,知逆谋而不报,狐疑观望,首鼠两端,是大逆不道之罪。时钦天监奏将有星变,当移大臣。于是朱元璋借机赐李善长死,罢世袭,并杀其妻女弟侄家口共70余人。

  与李善长同坐胡惟庸案而死的还有吉安侯陆仲亨、延安侯唐胜宗、平凉侯费聚、南雄侯赵庸、荥阳侯郑遇春、宜春侯黄彬、河南侯陆聚等。朱元璋亲自拟定诏书,条列其罪,并且附上狱词,编成“昭示奸党录”,布告天下,李善长的儿子李琪与公主发配江浦,郁郁而死。李琪之子李茂、李芳因其母亲的恩荫得以免罪。李茂为旗手卫镇抚,李芳任留守中卫指挥,皆世袭,至茂子恒停袭,嘉靖年间,改封文资,世袭七品,直至明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