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开国军事统帅徐达怎么死的[第2页]

时间:2017-07-20 18:42:36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三

  陈友谅被消灭之后,朱元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割据平江 (今江苏苏州)的张士诚了。张士诚自至正十三年(1353)起兵高邮以来,与元政府时相依违,并不断骚扰朱元璋的势力范围。至正十六年(1356)六月,张士诚占领常州(今江苏武进),挟江东叛将陈保二以水师攻镇江。陈保二是常州奔牛镇人。他聚众乡里,以黄帕包头,被称为“黄包军”。徐达克镇江时,陈保二投降,但不久就被张士诚胁迫,率舟师助攻镇江。徐达在龙潭大败陈保二,并进围常州。九月,张士诚遣将来援,气势锋锐不可挡。徐达乃于距城18里的地方设伏兵、骑兵各一支,自己则亲率军队与张士诚军正面交锋。开战后不久,徐达部将王均用率骑兵从侧面冲入敌阵,士诚军大乱,掉头而逃,又被伏兵截杀,死伤无数。十一月,张士诚不甘失败,诱吴新附军 7000人为内应,将徐达围于牛塘。徐达立即派人突围,命副帅常遇春与廖永安、胡大海等驰援牛塘,内外夹击,大破张士诚军。第二年三月,常州守将吕珍趁夜逃走,常州遂下。朱元璋设长春枢密院,以徐达签枢密院事。四月,徐达攻宁国(今安徽宣城),元守将拜不哈、杨仲英献城投降,得军士10余万、马2000匹。徐达率军攻宜兴(今江苏宜兴),命前锋赵德胜攻常熟(今江苏常熟),设伏兵擒张士诚弟张士德。士德,小字九六,所以又称张九六,他善战有谋,能得人心,向为张士诚所倚重。今既被擒,张士诚元气大丧。宜兴城池虽小,但易守难攻,并且西接太湖口,粮道畅通,无后顾之忧。所以徐达久攻不下,十月,派部将丁德兴分兵扼太湖口,宜兴粮道被断,城中军心动摇,不久即克。十一月,徐达回戍应天。

  至正二十三年(1363)春,刘福通被元兵击败,拥韩林儿退至安丰。这时,张士诚接受元政府的招安,并派部将吕珍围攻安丰。三月,徐达奉命驰援,大败吕珍,救出韩林儿,并乘胜进攻庐州(今安徽合肥),元将左君弼守之,三月不克,遂撤围而去。吕珍杀死刘福通后,张士诚以为有功于元政府,遂索求王爵,元政府没有答应,张士诚便自称吴王。至正二十四年 (1364)春正月,李善长、徐达等人奉朱元璋为吴王,拜徐达为中书省左相国。七月,复攻庐州,左君弼败走,获其妻子儿女送到建康。八月,张士诚逼死元浙江丞相达识帖木儿,势力大张。其势力范围南至绍兴(今属浙江),北有通州(今江苏南通)、泰州(今属江苏)、高邮、淮安、徐州、宿县(今安徽宿县)、濠州、泗州(今山东泗水)、济宁(今山东济宁)等州,西面在宜兴、常州、江阴一线与朱元璋相接。

  至正二十五年(1365)十月,朱元璋传檄讨伐张士诚。决定先取淮东通泰诸州以切断张士诚江北之援。十月下旬,徐达兵至泰州新城,采取围城打援之策。同时,分兵取兴化诸县,十一月上旬,克泰州,进围高邮。张士诚洞悉朱元璋的策略后,在江南发动了大规模的攻势,宜兴吃紧,徐达渡江将其击败。次年二月,徐达回师高邮。为了破坏朱元璋的战略,加强江淮之间的作战联系,张士诚遣部将徐义由海道增援高邮。但徐义认为,张士诚是有意将自己驱入死地,于是屯兵昆山、太仓等地徘徊不前。不久,高邮城下。留常遇春守泰州,徐达领兵取淮安。四月,大破徐义船队于马骡港,淮安守将梅思祖献城投降。接着由瓠子角回师兴化,进攻濠、泗、徐三州,淮地悉平。回师途中,徐达转攻安丰,元将珠展、左君弼大败而走,乘胜克颍州。

  至正二十六年(1366)八月,朱元璋命徐达为大将军,率兵 20万直驱太湖,对张士诚展开了全面进攻。在击败张士诚湖上兵力之后,进至湖州三里桥(今浙江吴兴东)。张士诚兵分三路迎战,徐达也兵分三路进攻,并暗中遣骁将王国宝率长枪军抄其后路,战不多时,湖州兵败,不得入城,遭到前后夹击。遂大破之,斩获无数。张士诚遣其司徒李伯升由获港潜入湖州,固守待援。徐达麾军包围,并采取围城打援计,先后败张士诚于皂林(今浙江桐乡),败徐义、潘元诏于乌镇,破士诚之赤龙船队; 降士诚部将朱暹、吕珍及其皇太子于归馆,并逼他升山水寨,大破其军。徐达将1000降将缚于湖州城下,晓谕城中赶快投降。十一月,李伯升、张天琪献湖州投降。同时,李文忠克杭州,潘元明投降。潘元明、李伯升、吕珍与张士诚皆盐贩出身。昔日从张士诚起高邮,共襄大业。如今三人投降,使张士诚感到越发孤立。湖州既克,大军过处,南浔(今江苏吴县东)、吴江(今江苏吴江)等地相继投降。于是,合兵包围了士诚的老巢平江城。徐达军葑门,常遇春军虎丘,郭兴军娄门,华方龙军胥门,汤和军阊门,王弼军盤门,张温军西门,康茂才军北门,耿丙文军城东北,仇成军城西南,何文辉军城西北。四面筑长围以困之,建木塔与城中佛塔相对,造三层敌楼窥探城中情势,并置弓弩、火筒和襄阳砲以攻城。平江是张士诚的老巢,经营多年,因而十分坚固,数月攻之不克。其间张士诚几次突围,都没有成功。至正二十七年(1367)九月,平江城破,张士诚部将纷纷投降,张士诚本人上吊自杀未遂,被徐达派人送往应天,后自缢死。张士诚一死,其部斗志迅速瓦解,通州、无锡等地闻风而降,张士诚的势力被彻底消灭。徐达凯歌而还,诏封信国公。

  四

  张士诚的势力被消灭后,南方的方国珍、陈友定、四川的明玉珍等部力量较弱,不足为患,而朱元璋在消灭了陈友谅、张士诚之后,地盘迅速扩大,已具备了北伐残元的实力。于是,至正二十七年(1367)十月,徐达受命为征虏大将军,率军 25万,由应天、镇江出发,长驱北上,开始了北伐战争。徐达临行发表檄文,向齐、鲁、河、洛、燕、蓟、秦、晋等地宣布元朝政府腐败荒淫,气数已尽,宣传朱元璋吊民伐罪,以争取北方人民的拥护与同情。十月下旬,常遇春兵至淮安,招降了元沂州(今山东临沂)守将王宣、王信父子。十一月初,徐达军至下邳(今江苏睢宁西北),命张兴祖率一部军先由徐州北上,攻取济宁和东平(今属山东)。这时,王宣、王信父子降而复叛,并往莒州(今山东莒县)募兵,企图阻止张兴祖北上。徐达立即进兵沂州,王宣被杀,王信逃往山西。附近峄州(今山东峄县)、莒州、海州(今江苏东海)、沭阳(今江苏沭阳)、日照(今山东日照)、赣榆(今江苏赣榆)、沂水(今山东沂水)等地元军闻风而降。徐达在沂州稍事停留,命韩政扼守黄河,自率大军进攻益都(今山东青州)。十一月底,元益都守将普颜不花力战不敌,遂克益都。徐达乘胜攻取寿光、临淄、昌乐、高苑等地。元乐安(今山东惠民)、长山(今山东淄博)、新城(今山东桓台)等地皆相继归附。十二月初,张兴祖至东平,逼走元将冯德,追至东阿,安山(今山东东平西),迫使元将陈璧、杜天佑、蒋兴等各率所部归降,进而围攻济宁,元守将陈秉直遁去。十二月上旬,徐达引兵至济南,元将多尔济迎降,密州 (今山东费县北)、蒲台(今山东滨州)、邹平(今山东邹平)的元将,亦先后请降。徐达决定继续向东略地,命傅友德进攻莱阳,自将兵返回益都,东攻登(今山东牟平)、莱(今山东莱州) 二州。元惠宗见山东形势危急,命中书右丞相伊苏、太尉知院托和齐、中书平章政事呼琳岱、陕西行省左丞相图噜等进军山东,然而诸将皆不听命。

  至正二十八年(1368),朱元璋即皇帝位,改元洪武。以徐达为中书右丞相,三月,徐达在基本上占领山东之后,自济宁溯黄河进攻汴梁(今河南开封),同时以一部军经河南永城、归德(今河南商丘)趋许昌,并命邓愈率襄阳、安陆、江陵之兵北攻河南南阳,策应北征主力作战。三月底,徐达进抵陈桥(今开封东北),元汴梁守将李克彝夜驱军民西遁,元将左君弼率所部投降。徐达进入汴梁后,立即率步骑经中湾(今河南封丘西南) 西攻洛阳。四月上旬,徐达军自虎牢关进至洛阳塔儿湾,元将托音率5万元军在洛水以北列阵,被常遇春强行突破,退至陕州(今河南陕县)。驻守洛阳的元梁王阿哩衮见大势已去,率官民出降。徐达继续挥兵略取嵩(今河南嵩县)、陕、陈(今河南太康)、汝(今河南临汝)诸州,并命冯国胜率所部进攻潼关。由汴梁退守潼关的元将李思齐和张思道,听说明军又逼近潼关,急帅所部西逃,李思齐逃往凤翔(今陕西凤翔),张思道逃往鄜城 (今陕西鄜县)。五月,冯国胜兵不血刃进入潼关,西出华州(今陕西华县)后,留兵扼守潼关,回师汴梁。

  明洪武元年(1368)四月下旬,朱元璋由应天至汴梁,与徐达商议如何继续北伐,决定由山东临清直捣元大都。七月,徐达按既定方针,命张兴祖、韩政、孙兴祖、高显等各率所部,向临清集结,自率主力经中湾渡黄河,夺取了卫辉、彰德(今河南安阳)、广平(今河北永年东南)、赵州(今河北赵县)等地,迫降元邯郸守将都久玉,于闰七月中旬至临清。徐达会师后,命韩政留守临清,亲率诸军北上。一路势如破竹,攻破德州、长芦直达直沽(今天津),元丞相伊苏望风而逃。闰七月下旬,徐达等率军抵河西务(今天津武清东北),大败元将俺普达朵儿只斤巴,进抵通州,又歼灭元将市颜特穆尔部。元惠宗得知通州已失,命帖木儿不花监国,与中书右丞相庆童共守大都,自率后妃太子等出建德门,由居庸关逃往上都(今内蒙古多伦)。八月初,徐达等兵至元都,驻扎齐化门。将士填壕登城而入,帖木儿不花、庆童先后战死,大都入明军之手。徐达一面遣人报捷,一面命薛显、傅友德、曹良臣等合兵扼守古北口等要隘、并遣张兴祖攻克永平(今河北卢龙)。朱元璋听后非常高兴,遂改大都为北平府。孙兴祖、华云龙留守北平,徐达则率大军西取山西。

  徐达率部自北平南下途中,连克保定、中山(今河北定州)、真定,然后又命冯国胜(又名宗异)、汤和自武陟(今河南武陟)渡黄河、进取怀庆(今河南沁阳)、潞州(今山西长治)、泽州(今山西晋城),以策应主力进攻太原。十月,冯国胜克怀庆,元将自锁住弃城而逃,冯国胜部翻越太行山,又破盌子城(今山西晋城南)、天井关(今山西晋城西南),连克泽、潞二州。十月中旬,徐达自真定攻克赵州,并派杨璟、张彬率所部支援冯国胜和汤和,不料该军在韩店(今山西长治南),被元军重创。此时,元河南王库库已奉命率兵进雁门,由保定(在今河北怀来西北),经居庸关,企图收复元大都。徐达得知这一情况,对诸将说: “库库率军远征,太原一定空虚。孙兴祖、华云龙在大都的兵力足以抵抗库库的进攻,我们就应该直抵太原,捣毁库库的巢穴。而库库若回师救太原,则被我牵制,进退两难,只能就擒。”于是,明军急速向西运动,自井陉猛扑太原。库库刚行至保安,听说徐达进袭太原,果然怕退路被切断,率精骑驰还太原。当其前锋返回太原时,明军骑兵也抵达太原。双方遂在太原城西列阵相拒。徐达采用劫营之计,大破库库,并乘势攻入太原,库库仅率少量残兵回至大同。太原既下,徐达分兵略取山西南北各地,相继夺占石州(今山西离石)、大石(今山西应县南)、忻州(今山西忻州)、崞州(今山西崞县)、霍州(今山西霍县)、猗州、平阳(今山西临汾)、绛州(今山西新绛),并于次年正月攻克大同,从而平定了整个山西。

  占领山西后,元军在陕甘尚有10余万人的兵力,分驻凤翔、鹿台(今陕西高陵西南)等地,以保卫奉元路(治今陕西西安)。洪武三年三月,徐达自沔中(今山西永济)渡黄河,转攻陕西,逼降元鄜城守将施成。接着徐达兵临鹿台,元将张思道已于三天前逃至庆阳(今甘肃庆阳)。徐达遂率大军渡过渭水,攻占奉元路,并改为西安府。三月中旬,常遇春率一部军逼近凤翔,元守将李思齐逃至临洮(今甘肃临洮),凤翔不战而克,并乘胜下凤州(今陕西凤县),这时,元将伊苏率军反攻北平以东的通州,徐达急命常遇春北上救援。四月初,各路军会于凤翔,徐达决定先攻临洮的李思齐,再图庆阳的张思道。明军向西连克陇(今陕西陇县)、秦(今甘肃天水)、巩昌(今甘肃陇西)、兰州等地,进逼临洮,李思齐末路穷途,只好投降。徐达命薛显进攻西宁(今青海西宁),亲率主力进攻庆阳,五月初,连下安定(今甘肃定西)、会州(今甘肃会宁)、靖宁(今甘肃靖宁)、隆德(今甘肃隆德)经萧关前往平凉(今甘肃平凉),一方面分兵进驻战略要地延安及泾州(今甘肃泾州),一面派张涣率骑兵侦察庆阳的动静。张思道早在明军攻克临洮时,便留下弟弟张良臣与部将姚军守庆阳,自己则逃往宁夏,结果被库库擒获。张涣派人招降张良臣,张良臣得知其兄被库库治罪,决定降明,但迅即又叛。徐达下令四面包围庆阳城,张良臣恃险顽抗,并向塞外的库库求救。库库为救庆阳,兵分三路牵制明军,一路攻大同欲下太原,一路攻凤翔,一路攻泾州。七月中旬,库库部将哈札儿南下攻原州(今甘肃镇原),致使战局为之大变。徐达见库库兵势甚猛,暂取守势,命徐礼守驿马关 (今陕西庆阳西南)、叶石真守彭原(今陕西庆阳南)、韦正守邠州(今陕西邠县)、傅友德、薛显守灵州(今宁夏灵武),控扼各处要害。不久,哈札儿攻下泾州,致使徐达大军腹背受敌,幸得冯国胜自驿马关引兵来救,才将哈札儿击退。八月上旬,张良臣在庆阳粮饷已尽,外援无望,其部将开城投降。数日后,库库派往大同和凤翔方面的军队,亦被明军击溃。

  元顺帝自至正二十八年(1368)八月放弃大都北逃后,一直滞留在开平地区,以图恢复。后来,库库反攻大都时丢了太原。洪武二年(1369)二月、六月,元丞相伊苏两次窥通州,皆被常遇春击退,并进拔开平,迫使元惠宗北逃。然而残元在北方近塞地区仍盘踞着若干要地,如朔州(今山西朔县)、武州 (今山西武塞)、野狐岭(今河北万全北)、大兴州(今河北平县) 及云州(今山西大同)部分地区,为了不使残元势力卷土重来,朱元璋投入主要兵力继续北征,多次深入漠北作战。

  洪武三年(1370)正月,徐达受命为征虏大将军,兵分两路。李文忠率东路军出居庸关,北追元惠宗; 徐达与冯国胜、邓愈、汤和率西路军出潼关,往安定西击库库。在出征前,朱元璋又命华云龙、金朝兴、汪兴祖等先期进攻云州,以吸引敌人注意力,并策应徐达、李文忠作战。二月,华云龙破云州,金朝兴克东胜州(今内蒙古托克托),汪兴祖克武州、朔州。徐达乘机率西路军出征。四月,进抵安定。元将库库正围攻兰州,知徐达兵至,遂撤围转赴安定迎战,库库屯军于安定以北的车道砚,徐达命冯国胜率军趋沈儿峪(车道砚南)列阵,双方激战一日,未分胜负。库库于是派千余人由间道潜劫明军大营,使明军陷于混乱。徐达亲自迎战,才将来敌击溃。次日,徐达整军出战,终于大败元军,库库仅率数名随从北奔和林 (今蒙古国库伦市)。库库兵败后,徐达命汤和进军宁夏,邓愈西攻河州(今甘肃临夏),自己则向南攻取一百八渡(今陕西略阳)、沔州(今陕西勉县)、兴元(今陕西南郑)等地。李文忠的东路军于二月出居庸关后,经野狐岭至兴和(今河北张北),迫降当地元军守将,继而经骆驼山(今河北沽源境内),进攻察罕诺尔(多伦附近),擒获元将珠孟和沙达哈等。五月,元惠宗死,李文忠兼程赶到应昌(今内蒙古阿巴哈那尔旗),擒获元惠宗嫡子买的里八剌及诸王将相数百人。元惠宗的另一个儿子爱猷识礼达腊,率数十骑逃走。李文忠在回师途中,又破兴州 (即大兴,今河北滦平),擒获元将江文青,俘降元军37000 人。大军奏凯而还,朱元璋亲迎于龙江,犒赏三军,并下诏大封功臣,授徐达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光禄大夫、右柱国、太傅、中书右丞相、参军国事、改封魏国公、岁禄五千石、赐世袭文券。

  明洪武四年(1371)正月,爱猷识礼达腊与库库聚集在和林,借塞外地域辽阔之势,休养生息,准备卷土重来。鉴于此,徐达受命赴北平训练士卒,修缮城池,又迁沙漠遗民 32000户屯田北平,以加强防御。七月,徐达奉命转赴山西练兵。此时,元丞相伊苏,元将高家奴、哈剌章、纳哈出等分别占据辽东之开元(今辽宁开原)、辽阳、沈阳、金山(今辽宁康平)等地,伺机南下。明洪武五年(1372)正月,残元势力在爱猷识礼达腊的策动下,经过数年准备,渐趋活跃。朱元璋派兵大举征讨。徐达以征虏大将军出中道,左副将军李文忠出东道,征西将军冯国胜出西道,各领兵五万出塞。徐达的中路军以都督蓝玉为先锋,三月出雁门关,先击败库库游骑于野马川 (今蒙古国克鲁伦河),继而又北进击败库库主力于土剌河(今蒙古国库伦南)。库库向北撤退,与贺宗哲合兵力拒徐达于岭北(今和林附近),徐达的中路军损失惨重。时李文忠率东路军出居庸关北上,于六月进抵克鲁伦河,留韩政在此守护辎重,自率大军兼程赶往土剌河。元太师哈剌章退守阿鲁浑河(今蒙古国三音诺颜地区)列阵,李文忠发动攻击,虽将敌击溃,但己方亦损失惨重,自料难以取胜,乃退兵。只有冯国胜的西路军至西凉大获全胜,获大量辎重及马驼牛羊而还。第二年,徐达复帅诸将巡行边界,破元兵于答剌海,回师北平,留练兵三年还应天。明洪武十四年(1381)正月,元将朵儿不花等犯永平。徐达奉命与汤和、傅友德率军讨之。四月,徐达夜袭灰山 (今内蒙古宁城东南),兵临黄河,朵儿不花逃遁。之后,徐达还北平。每年春天出戍,暮冬召还,徐达习以为常,太祖以其功大,特赐以旧邸,即朱元璋为吴王时,所居宫室,又命有司于旧邸前治甲第,赐其坊曰“大功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