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权活动家唐群英个人资料生平简介 唐群英生平事迹故事介绍

时间:2018-03-18 10:53:35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唐群英,字希陶,册名恭懿。1871年12月8日(清同治十年十月二十六日)生于湖南衡山。其父唐星照,清末提督。他共有二子四女,唐群英系第三女。

  唐群英自幼聪慧好学,稍长能诗善文。十五岁时写过“邻烟连雾起,山鸟唤晴来”等佳句,被塾师批谓“女文而有男性”。1890年,唐群英的父亲病逝。次年,她从母命嫁到毗邻的湘乡荷叶(今属双峰县),与曾国藩的堂弟曾国纲结婚。1897年,她丈夫去世,独生女也夭折。在曾家的日子里,唐群英结识了秋瑾及蔡和森的母亲葛健豪。

女权活动家唐群英个人资料生平简介 唐群英生平事迹故事介绍

  1904年春,唐群英赴日本学习,寻求救国之道。在日本,她先入青山实践女校,与秋瑾同学,两年后,考入成女高等学校师范科。湖南当局嘉其成绩,把她改为官费生。她因才华出众,深得校长山根正次及老师水谷直孝、宫田修等器重。

  在东京期间,唐群英结识了刘揆一、刘道一、黄兴等湘籍志士。1905年春,她胞弟唐乾一也抵日。5月,经黄兴、赵恒惕介绍,姊弟俩同入华兴会。7月,黄兴介绍她会见了孙中山。8月20日,华兴会、兴中会等革命团体合并成立中国同盟会。起初,华兴会会员在讨论是否加入同盟会时,有些人不赞成,她的弟弟唐乾一便是其中之一,唐群英坚决赞同加入,成为同盟会的第一个女会员。她年岁较大,是当时同盟会里有名的“唐大姐”。

  唐群英加入同盟会后,积极从事推翻清王朝的革命活动,与秋瑾等在横滨学习制造炸弹,带头参加抗议日本当局“取缔清韩留学生规则”的罢课斗争。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创刊,当时经费困难,她与秋瑾节衣缩食,各捐银二百元。1906年10月,湖南留学生筹办的《洞庭波》在日创刊,她利用课余时间为该刊撰稿、组稿。“霾云瘴雾苦经年,侠气豪情鼓大千。欲展平均新世界,安排先自把躯捐。”就是她发表在创刊号的八首绝句之一。

  1907年底,唐群英在成女高等学校师范科毕业。是年7月,孙中山被迫离开日本,在与唐群英话别时,赠诗一首:“此去浪滔天,应知身在船。若返潇湘日,为我问陈癫。”1908年春,唐群英返湘后,即按照中山先生的部署,与陈荆(即陈癫)、张汉英等在湘、赣等地开展革命活动。1910年春,她再次赴日,入音乐专科,开展学生运动,组织留日女学生会,初任书记,后改任会长。次年4月,创办《留日女学会》杂志,亲任主编,动员女界投身革命斗争。8月,经傅屯艮等介绍加入南社。9月上旬,奉命回国,在上海与张昭汉等发起成立上海女界协赞会。10月,武昌起义爆发,同月下旬在上海与张汉英组织女子后援会任会长,一面派人到各省为民军筹款,一面组织北伐军救护队,“随赴战地,医救受伤兵士”。随后,又在湖北组建女子北伐队,被推为队长,率队参加攻打南京的战斗,是当时有名的“双枪女将”。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她与张昭汉、程颖、陈鸿璧四人,作为女界协赞会代表,受到孙中山接见,被誉为“创立民国的巾帼英雄”,荣获总统府二等嘉禾章。

  民国建立后,为了在政治上实现男女平权,各地妇女纷纷组团设会。当时,除唐群英、张汉英发起的女子后援会外,还有林宗素、沈佩贞、吴木兰等在上海发起的女子参政同志会、女子尚武会、女子同盟会以及王昌国在湖南长沙发起的女国民会等,致力于女子参政活动。1912年2月20日,唐群英联络五个女子团体在南京开会,决议组织中华民国女子参政同盟会,以“实行男女平等,实行参政”。

  此后,围绕女子参政问题,唐群英等同参议院展开了激烈的斗争。是年3月,南京临时参议院制定《中华民国临时约法》时,唐群英认为“女子参政为民国所必需”,“须从根本上要求解决”,上书参议院,提出“欲求社会之平等,必先求男女之平权;欲求男女之平权,非先予女子以参政权不可”,“请于宪法正文之内,订明无论男女一律平等,明白规定于临时约法之中”。参议院19日开会讨论时,竟以“事件重大,应候国会成立,再行解决”为辞,予以推诿。妇女界群情忿激,孙中山闻讯,深感不安,20日,晤见唐群英,嘱坚持忍耐,不可采用暴烈行动,唐群英即与蔡蕙等分头疏导。21日,议院开会,唐群英率女界代表二十余人到会旁听,被门卫阻拦,她们推开门卫拥入,唐群英发言后因事离场。有议员发言有辱女性,沈佩贞等提出质问,发展成部分议员与女代表之争执,被哄传为“大闹参议院事件”。

  3月22日,唐群英与蔡蕙晋谒孙中山,面陈事件真相,并再次提出女子参政的要求,请其敦促参议院修正《临时约法草案》。孙中山答应了她们的要求,并热情给予鼓励,说只要坚持不懈,据理力争,将来定能达到目的。在孙中山的认同和支持下,女子参政同盟会于4月8日在南京成立,唐群英被选为会长,会上通过了由她主持起草的十一条政纲,并选举张汉英、林复、唐群英、王昌国、沈佩贞、徐素贞、蔡蕙、李芝等八人分管总务、交际、政事、实业、教育、财政、审查、文事八部事务。会后向全国发表了《女子参政同盟会致各省都督等电》,声明对南京参议院所颁布之《临时约法》,“我女界绝不承认”。

  临时政府北迁后,唐群英不顾袁世凯的阻挠,于5月与王昌国等“联袂北上”,联络北方女界,继续力争女子参政权利。是年7月,她获悉参议院拟定国会选举法中,没有规定女子有选举权与被选举权,认为“此乃切肤之利害”,必“出死力以争之”,便与北京女子参政团“筹商对付办法”。8月10日,以女子联合会名义,再次上书参议院,要求补订《女子选举法》并颁布实行。然《女子选举法》未经讨论便被参议院否决。12月9日,唐声色俱厉地与议长吴景濂辩论,声言如袁大总统不赞成女子有参政权,亦必不承认袁为大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