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生智简介简历南京保卫战为何撤退 唐生智是千古罪人吗

时间:2018-03-18 11:18:35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唐生智,字孟潇。湖南东安县人。1889年10月12日(清光绪十五年九月十八日)生。祖父唐本有曾任广西提督。父亲唐承绪,在东安办过天锡矿冶公司,在湘西管过盐卡。唐生智1907年毕业于湖南陆军小学,继入湖北第三陆军中学和保定入伍生队学习。1912年,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一期步科。1914年毕业后,分配到湖南陆军混成旅,任见习军官、代理排长、代理连长,参加过反袁护国战争。1916年7月在湘军第一师第二旅第三团任营长。经过湘南独立战争和援鄂之役,次第升为第三团团长、第二旅旅长。当时,湖南内部谭延闿、赵恒惕、程潜三派明争暗斗,1923年8月发生谭赵战争,唐参加赵的“护宪军”,击败了谭派蔡巨猷部。11月底,谭延闿率领一部分队伍退往广东。赵把留在湖南的湘军整编成四个师,唐升任第四师师长兼湘南善后督办,移驻衡阳。

唐生智简介简历南京保卫战为何撤退 唐生智是千古罪人吗

  唐生智在湘南据地自雄,着力训练部队,未及三年,将队伍扩充到号称五万人枪,成为湘军中实力最大的一支。此时,唐结识了佛教密宗居士顾伯叙,向他学佛。唐即用佛教对部队进行“精神教育”,令官兵一律摩顶受戒为佛教徒,佩带“大慈大悲救人救世”胸章。

  1924年1月,国民党改组后,广东的革命浪潮迅速波及湖南。唐生智去洛阳会见吴佩孚,了解吴对湖南的意图。同时,又派人前往广西和广东,窥测南方形势。1926年初,湖南人民掀起了轰轰烈烈的讨吴驱赵运动,唐生智加入了驱赵行列,一面电请广西“派一旅之众,在黄沙河遥为应援”;一面派代表见吴佩孚,请吴谅解他去赵的“苦衷”。赵恒惕于3月12日通电辞职,委唐生智为内务司长兼代理省长。唐于25日在长沙就代省长职,并派兵占领了岳州。广州国民政府即派陈铭枢、白崇禧同他联系,共产党湖南省委也对他做争取工作。他表示拥护三大政策,愿意参加北伐。

  4月,吴佩孚以援赵为名,驱军南下,任命叶开鑫为“讨贼联军湘军总司令”,向唐军反击。唐军在湘北失利,5月1日放弃长沙,退守衡阳。吴佩孚又派兵助叶,遣兵力占领湘潭、宁乡、醴陵等地,衡阳处在包围之中。唐急电请广西派兵入湘。李宗仁令钟祖培旅兼程于5月初赶到衡阳,与唐部合力反攻。广州国民政府亦决定提前北伐,5月下旬,派国民革命军第四军陈铭枢第十师、张发奎第十二师和叶挺独立团及第七军李宗仁部进入湘南增援,唐部转取攻势,成为北伐战争的序幕。

  在革命形势的推动下,6月2日,唐生智在衡阳接受了广州国民政府任命的国民革命军第八军军长兼北伐军前敌总指挥和湖南省主席职务。7月初,广州国民政府正式出师北伐,以第四、七、八军担任湖南战场的正面主攻,迅速占领了长沙。唐到长沙后,宣布废除省宪法,解散省议会,成立省政府,率全军宣誓加入国民党。鉴于湖南工农运动蓬勃发展和对北伐战争的有力支持,他采取同共产党合作的态度,容许开展工农运动。国民党湖南省党部8月召开全省第二次代表大会,唐被选为执行委员。

  8月12日,北伐军总司令部在长沙举行军事会议,决定先攻取武汉,然后向长江下游发展。唐生智以北伐军前敌总指挥名义统率第四、七、八军沿粤汉路北上。8月底,先后突破汀泗桥、贺胜桥,9月上旬攻占汉口、汉阳,10月10日攻克武昌。第四、第七两军随即转入江西战场,第八军则留驻两湖整训。1927年初,唐生智担任北伐军西路军总指挥,负责巩固武汉,俟机进攻河南。他辖有由第四军扩编的第十一军、第四军及由第八军扩编的第八、第三十五、第三十六等军,实际上控制了武汉的军事大权。在政治态度上,他对共产党表示友善,甚至要求加入共产党。

  其时,国民党中央党部和国民政府决定从广州迁至武汉,但是遭到蒋介石的反对,他把总司令部迁至南昌。12月13日,共产党联合国民党左派在武汉成立了“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及国民政府委员临时联席会议”,作为临时党政最高权力机构,开展了反对蒋介石的斗争。唐生智站在武汉反蒋阵线一边,以军事实力支持武汉革命政权,被推为“临时联席会议”的成员。1927年2月,被增选为武汉的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后,唐生智被选为军事委员会委员、军委会七人主席团成员和国民政府委员。4月5日,武汉国民政府任命他为第一集团军所辖之第四方面军总指挥。

  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共清党政变,18日,在南京成立了国民政府,形成宁汉分裂局面。武汉国民党中央执委会免去蒋介石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职,下令通缉,唐生智极力主张东征讨蒋。时因奉系进兵河南,武汉政府决定先进行北伐。唐生智率领第四军、第十一军、第三十六军及贺龙独立第十五师等部约六万人北上,于5月底将奉军逐出河南。6月1日,北伐军与冯玉祥军会师郑州。

  正当武汉政府挥师北伐的时候,驻湖北宜昌的独立十四师师长夏斗寅率部于5月17日叛变,企图袭取武汉。接着驻长沙的何键三十五军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发动“马日事变”,进攻省总工会、省农民协会、省党部、省党校及其他革命团体,捕杀共产党员和工农群众。一时两湖地区的反动气焰极其嚣张。汪精卫集团撕下了左派面具,发布限制工农运动的禁令。这时,唐生智怕激起两湖人民暴动,无法控制局面,于24日从河南前线电代理湖南省主席张翼鹏,指示驻湖南各军不许再有任何行动,要他们发还收缴工农武装的枪支。他还公开演说,表示拥共反蒋,电请武汉国民党中央对“马日事变”“派员查明处理”,并因许克祥是他的部下而自请处分。但是,25日,他又电令湖南省党部、省政府,严惩“侵扰”军人家属财产的“暴徒”,派副军长叶琪、周斓回湘“镇慑”。26日,唐生智回湘。他一面继续表示遵守三大政策,解散了湖南国民党右派组织的“救党委员会”;一面又指责工农运动“领导失人”,应即停止活动听候改组。对许克祥,则以“激于义愤”,从轻处理。不久,唐返回武汉,仍遥领湘政,以三十六军副军长周斓代行省主席职权。

  同月,唐生智所部从郑州回师武汉后,武汉政府将第四方面军扩充为第四集团军,任命唐为总司令兼该集团军第一方面军总指挥,辖第八、三十五、三十六军;张发奎为第二方面军总指挥,辖第四、十一及暂编第二十军,东征讨蒋,进攻南京。蒋介石立即将鲁南前方的第七军调到安庆、芜湖间迎堵,宁汉交兵迫在眉睫。就在这时,卫戍武汉的李品仙第八军收缴了工人纠察队的枪支,何键第三十五军占领了总工会和重要行业工会的房屋,气势汹汹。6月29日,何键发出反共宣言,要求武汉政府及唐生智“明令与共产党分离”,公开宣称:“不分共不能东征,不愿为共产党东征。”唐则表示“分共案最好保留到南京打下后再讨论”,但又说“无奈这些赳赳武夫不听我的话,只听何键的话”,“我也拿不住我的部下”,“最好还是CP顾全大局,自动地解决这个难题”。他又公开提出,愿送在武汉政府担任部长的共产党员谭平山、苏兆征“出洋考察”。由于汪精卫等在武汉加紧准备“分共”,东征被搁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