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英雄佟麟阁生平简介人物评价 佟麟阁牺牲于那次战争

时间:2018-03-18 16:44:28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佟麟阁,本名凌阁,字捷三。直隶(今河北)高阳县边家坞村人。1892年10月29日(清光绪十八年九月初九)生于农民家庭。其父佟焕文,母亲胡氏。兄弟二人,他居长,幼时就学于舅父胡老先生门下,读经史。当时中国内忧外患,高阳县在庚子之变后,惨遭八国联军中日本军队的烧杀抢掠,当地民众流离失所,困苦不堪。佟麟阁受父母和胡老先生嘱咐要勤奋读书,长大报国雪耻,所以他从小就有救民报国之志。

民族英雄佟麟阁生平简介人物评价 佟麟阁牺牲于那次战争

  1907年由父母做主,佟与彭静智结婚。次年经人介绍到高阳县衙署充当缮写。公余浏览县志,增长知识,佟对燕赵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深为敬仰,遂有从军报国之志。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11月,冯玉祥在滦州参加起义失败,次年冯经陆建章引荐,任北洋备补军左路第二营营长,后奉命到河北景县招募新兵。佟慕冯玉祥爱国之名遂投笔从军,开始了军人生涯。

  佟麟阁入伍初为哨兵,驻守北京南苑。他训练刻苦,又有一定文化,不久升任该哨第一棚什长(班长)。在冯玉祥影响下,佟于1913年加入基督教,决心以耶稣精神牺牲自己,尽军人卫国保民的职责。同年被任命为排长。1915年升任陆军第十六混成旅第一团第三营第十二连连长。

  1915年底,反对袁世凯称帝的护国运动兴起,冯部奉命入川“讨伐”护国军,而冯不赞成袁帝制自为,促成四川独立,沉重打击了袁的复辟活动。佟麟阁拥护冯的主张,参加了这一反袁行动。1917年,他又随冯在廊坊参加反对张勋复辟的战斗,升任副营长。1920年,佟任第四团营长,驻防湖北。

  1921年,冯部入陕,打败陕督陈树藩后,第十六混成旅扩编为陆军第十一师。1922年初,佟麟阁任该师第二十二旅第四十四团第二营营长。同年4月,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他作为冯部先锋出兵潼关,进攻倾向奉系的河南督军赵倜,大获全胜,为冯定河南做出了贡献。1923年,冯玉祥为培训高级军官,在北京南苑开办了“陆军检阅使高级教导团”,佟麟阁带职入团受训一年。他学习勤奋,每次考试总是名列前茅。同年8月,被任为陆军步兵少校,并加中校衔。1924年2月升任团长,3月被授陆军步兵中校加上校衔。同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冯玉祥于10月22日发动北京政变,囚禁曹锟,脱离直系,电请孙中山北上主持大计,改所部为国民军。佟部在回师北京后接着又奉命率一个加强营在徐水以南挫败直军曹世杰旅一部,协助友军合围保定。旋部队扩编,他升任国民军第一军第十一师步兵第二十一旅旅长。

  1925年3月,冯玉祥就任西北边防督办,改所部称西北军。同年7月,佟麟阁被授陆军步兵上校加少将衔,后又升任西北军第十一师师长。11月下旬,郭松龄起兵反奉,密约冯玉祥联合行动,佟奉命进攻热河策应郭军。他即率部占领滦河,出任滦河防守副司令。不久一度脱离张作霖的直督李景林改变态度,与张宗昌取得联系,组成直鲁联军,对抗冯军。佟又奉命参加进攻天津战斗,李景林败走山东;但因直系吴佩孚复起,与奉张取得“谅解”。在奉直及直鲁联军的联合攻势下,1926年4月中旬,西北军退出津、京,撤往察哈尔、绥远等地。佟部第十一师奉命断后,进驻得胜口一带,协助第十师刘汝明等部扼守京北的南口。南口是西北军顺利退往西北的要冲,佟麟阁利用南口的山势构筑了坚固的阵地,奉军猛扑南口正面受挫后,改攻侧翼佟部阵地。佟指挥部队顽强反击,大量杀伤敌军,坚守南口四个月。后因多伦不守,奉军进至张家口,威胁到南口后路,佟部才于8月13日悄然撤出阵地前往绥远。南口战役显示了佟麟阁的军事才能,成为西北军历史上的著名战役。

  当时正在苏联考察的冯玉祥得知南口失利的消息,立即回国,于9月17日在五原誓师,就任国民联军总司令,重新整训部队,并与国民政府接洽。按照国民军当时部署,佟率部进入甘肃,在进军陕西解除西安之围后,移军天水。1927年被任命为甘肃陇南镇守使,代理甘肃督办。同年4月,冯玉祥接受武汉国民政府任命,就任国民革命军第二集团军总司令,佟麟阁任第十一军军长。1928年1月,佟麟阁部在河州(今临夏)被回军马仲英部围困,损失很大,冯玉祥令吉鸿昌接管该部,佟赴兰州休息。

  同年10月,冯玉祥为应付蒋介石排斥异己的举措,着手削弱包括第二集团军在内的其他派系实力,将所部缩编为十二个师(新制)。佟麟阁任暂编第十一师师长,继后改任第三十师、第二十师师长。不久调南京任国民政府参事,1929年,国民政府编遣会议后,任第一编遣区办事处委员。1930年春,冯、阎(锡山)联合起兵中原,对蒋介石作战,佟麟阁重返军队,担任第二十七师师长,驻守西安。由于张学良率军入关,冯的高级将领梁冠英、吉鸿昌、孙连仲投蒋,致使反蒋失败。冯玉祥率军西撤,被杨虎城阻于潼关。西北军余部被编为陆军第二十九军,宋哲元任军长,佟麟阁任副军长兼军官教导团团长,而佟看到西北军大势已去,不得不交出兵权离陕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