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福麟生平简介经历 万福麟长子万国宾结局

时间:2018-03-18 17:09:1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万福麟,字寿山。1880年12月21日(清光绪六年十一月二十日)生。吉林省农安县人。万福麟八九岁时受雇于王老魁地主家,白天放猪,晚间在伙房烧火及刷洗炊具等,主人怜其贫困,年终分给半个长工的劳金,直到他任黑龙江督办,时人仍戏称之为“万半拉子”。

  1894年中日战争后,东三省成为俄、日帝国主义觊觎之地,不断收买民族分裂主义者和胡匪作乱。清政府敕令奉天将军增祺扩充军力。这时,万福麟正当壮年,遂弃农应募入伍,被编入吴俊陞的奉天后路巡防营。万在讨伐陶克陶胡、巴布札布等顽匪战斗中屡立战功,由士兵提拔为哨官,清末升任管带。民国成立后,吴俊陞部改为奉天骑兵第二旅。1916年袁世凯称帝,扩编吴俊陞部为中央陆军第二十九师,万升任第一一四团团长。1920年升任第五十七旅旅长,长期驻防黑龙江并曾兼任中东路哈满段护路军司令。

万福麟生平简介经历 万福麟长子万国宾结局

  1924年,张作霖扩军,吴俊陞任镇威军第五军军长,万福麟升任第十七师师长,辖马占山、张殿九两个骑兵旅。1925年10月,张作霖为与冯玉祥争夺华北地盘,命令吴俊陞率万福麟骑兵师并指挥奉军穆春和吉军张九卿两个骑兵师及黑龙江省的梁忠甲步兵旅,横越蒙古草原向多伦进军,抄袭张家口冯玉祥西北军后路。此时郭松龄倒戈反奉之战突然爆发,11月下旬,吴俊陞接张作霖告急电,命令进入热河的部队迅速班师赴援。等到吴部骑兵调回到出击地点时,吴即于12月21日到达辽中前方指挥作战。22日拂晓,以万福麟骑兵师为突袭部队,穆春骑兵师随万师挺进,张九卿骑兵师在大民屯左翼警戒。23日拂晓,归马占山指挥的焦景彬骑兵十七团首先攻入郭松龄的指挥部,后穆师王永清骑二旅终于将郭俘获。战后,万福麟升任第八军军长,马占山继万任第十七师师长。

  这时吴佩孚被直系将领拥戴再起于武汉,由助孙传芳反奉转为联合张作霖、阎锡山发动对冯玉祥国民军作战。1926年6月,从两广出发的国民革命军很快打败吴佩孚、孙传芳,抵达长江流域。冯玉祥国民联军转进陕、甘,准备东出潼关,逐鹿中原。1927年2月,张作霖借口援吴,派张学良、韩麟春率三、四方面军团进入河南,万福麟部入列张、韩麾下陈兵豫西,堵塞冯玉祥军进入中原。6月,张作霖在北京就任安国军大元帅。9月,阎锡山突然背盟,出兵娘子关,企图截断奉军归路,很快被奉军击败,缩回山西老巢。晋军傅作义第四师抢占涿州后被奉军截住,未能撤回山西。张学良为拔除锲入奉军后方的钉子,指挥部队连续发动三次攻击,亦未攻下。张作霖复派万福麟为攻城指挥官。万指挥柏桂林部工兵挖掘坑道,轰击城垣,又令邹作华指挥百门大炮向城内狂轰,并调来六辆坦克突击城门,均未得手。万久攻涿州不下,备受张作霖申斥。万福麟提议以毒瓦斯弹攻城,被张采纳,但这些炮弹系第一次世界大战剩余物资,早已失效。后经三、四方面军团参谋长鲍文樾建议,采取围城战术,奉军围困两个多月,天气逐渐变冷,百姓饿毙者数以千计,守城晋军亦饥饿难忍。鲍文樾与傅系保定军校同窗好友,在鲍劝说下傅遂于1928年1月6日开城接受改编。从此,傅作义、万福麟以涿州围城之战知名于世。

  1928年6月4日,张作霖和吴俊陞被日军炸死,东三省参议会推举张学良为东三省保安总司令。张接任后,任命万福麟继吴俊陞为黑龙江省军务督办,常荫槐为黑龙江省长。奉军退回关外后,张学良为减轻人民负担,大力裁编军队。常野心勃勃,利用省款组建数团山林警备队,以扩张势力,且轻浮狂躁,咄咄逼人,不断流露出万系东北边防军副司令,应将司令部移至海拉尔。万忍无可忍,乃向张学良及其夫人于凤至哭诉。凡此种种,均为张在处决杨宇霆时将常剪除的重要原因。

  同年12月31日,张学良就任国民政府任命的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张作相、万福麟为副司令长官。翌年7月,张保举万任黑龙江省政府主席。从此,万集黑省军政大权于一身。万福麟统治黑龙江三年,是张学良大力从事东北建设的时期。万在黑省积极剿灭胡匪,社会安定;禁种鸦片,招收冀、鲁灾民开垦,农业得到很大发展;修筑齐克(齐齐哈尔——克山)铁路等。但用人唯亲,所有重要官职均委之自己亲属。东北陆军第二十九旅,委其内兄王永盛为旅长;东北陆军第三十旅,委其义子于兆麟为旅长;黑省仅有的洮昂(洮——昂昂溪)、齐克两条铁路,竟委其长子万国宾为局长。

  万福麟与张作相、吴俊陞、张景惠、汤玉麟这些同张作霖打天下的人相比属于晚辈,是被张学良提拔到封疆大吏位置的,故对张奉命惟谨。1930年,国民党新军阀混战,蒋(介石)、阎(锡山)、冯(玉祥)均派代表至沈劝张学良参加己方,张偏重助蒋,张作相、张景惠、汤玉麟等则主张坐山观虎斗,万与于学忠、王树常等则唯张学良的命令是从。是年9月,张决定拥蒋,被国民政府任命为国民革命军陆海空军副司令。1931年1月,设副司令行营于北平(今北京),节制北方八省军队。5月,张患伤寒病,住协和医院,万来北平探视。张患病不能理事,万即以北平军分会常委身份会同军分会参谋长戢翼翘、于学忠(第一军军长)、王树常(第二军军长)、鲍文樾(军分会办公厅主任)代张处理军务。是时,被张收编的冯玉祥旧部石友三,闻张学良患重病,突于邢台叛变,万福麟即飞调黑龙江的王永盛、于兆麟两国防旅入关,协助于学忠、王树常两个军平息了叛乱。9月18日,日本关东军乘东北军大部调进关内,突然进攻沈阳北大营,随后即占领辽宁、吉林各重要城市。张学良大病初愈,尚不能完全理事。闻变后,各将领惶惶然不知所措。张于9月23日派万福麟和鲍文樾飞南京见蒋分石请示方略。蒋面告万、鲍二人:“你们回去告诉汉卿,他现在一切要听我的决定,万不可自作主张,千万要忍辱负重,顾全大局。”万等返回,转达蒋意,促使张学良对日军进攻持暂不抵抗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