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光武帝刘秀历史简介怎么死的 刘秀是刘邦的后代吗[第2页]

时间:2018-03-21 14:14:12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刘秀从即位之日起,至建武12年(36年)灭公孙述止,一直在进行他的统一战争,他在兼并河北之后,命邓禹出兵关中,抵拒长安方面的势力不使东出。然后兵围洛阳,不计杀兄旧恶,收降了刘玄的大将朱鲔,便以洛阳为都。建武二年(26年),刘秀击败刘永并山东各地的农军。三年正月,招降赤眉军拥立的刘盆子,收皇帝玺绶。接着在关中地区与赤眉军残部延岑、王歆、芳丹……等军作战,平定关中。然后依次平定了东方的海西王董宪,齐王张步,击败了在纾(安徽庐江县西)称帝的李宪,平定了荆州的黎丘王奏丰及据夷陵的田戎。北方击败了勾结匈奴的燕王彭宠,并涿郡太守张丰。建武九年灭隗嚣,十二年灭公逊述,统一了全国。

  刘秀在幼年和青年时期参加劳动,比较了解民间的疾苦,到成年后参加革命,同情劳动群众。当他当了皇帝以后,较好地执行了开明政策,使生产力获得发展。

东汉光武帝刘秀历史简介怎么死的 刘秀是刘邦的后代吗

  东汉初年,社会经济凋敝,各地农民起义时起时伏,还有一些大大小小的割据势力,社会动荡不安。为了较快的稳定社会秩序,巩固政权,于是光武帝和刘邦初建西汉时一样,也以“黄老无为”作为他的政治指导思想。

  建武十七年(41年)光武曰:“吾理天下,亦欲以柔道行之。”(《后汉书·光武帝纪》下)后又曰:“《黄石公记》曰:柔能制刚,弱能制强。柔者德也,刚者贼也;弱者仁之助也,强者怨之归也。……苟非其时,不如息人。”(《后汉书·臧宫传》)他废除王莽制定的苛而繁的制度条令,学习刘邦一切从简。所谓“解王莽之繁密,还汉室之轻法”(《后汉书·循吏列传·序》)。这样的政治指导思想和作法与当时的社会状况比较适应。光武帝制定许多的政策都与这一指导思想是基本一致的。

  光武帝接受西汉末年“上威不行,下未国命”的教训,加强中央集权。光武帝认为他的功臣主要是戎马出身,不熟悉封建的典章制度,不懂得如何治理国家,但他们又居功骄傲,不听命令,不遵法规。为了巩固政权,他表彰功劳最大的360多人并封为列侯,给予他们尊崇的地位,但却解除了他们的实权,除高密侯邓禹,固始侯李通,胶东侯贾复3人参与议论军国大事外,其余大多数成为闲员,只是“以列侯奉朝请”(《后汉书·光武帝纪》下)。这些大臣或贵族,以“奉朝请”的名义参加朝会。这些列封的食封数量,最大的有四县,小的只有数百户。总的说来,比西汉少得多,也是衣食租税而已。光武帝多方访求,重礼征聘熟悉封建制度,懂得治理国家,又情操高尚,不与时浮沉(不仕王莽的士人)的贤人。平帝时的高密令卓茂不仕王莽,光武征为太傅,名儒伏湛(zhan占)征为尚书。尚书的权力是很大的。光武自称这种作法是:“退功臣而进文吏”(《后汉书·光武帝纪》下)的政策。实行这种政策,有利于“总揽权纲”(《后汉书·光武帝纪》下)。光武帝重要的集权措施之一是削弱三公的权力。三公是中央最高的官职,即司徒(由丞相改称,管民政。)司马(由御史大夫改称,管重大土木工程。)太尉(管军事)。职位虽高,徒有虚名,并无实权。权力集中于尚书台,尚书台直接听命于皇帝。光武“愠(yun 运)数世之失权,忿强臣之窃命,矫枉过直,政不任下,虽置三公,事归台阁。自此以来,三公之职备员而已。”(后汉书 ·仲前统传》引《昌言 ·法诫篇》)光武设尚书一人,秩千石(西汉时为六百石),为尚书台的主管长官;另设尚书仆射1人,秩六百石,为尚书令之副;又设左、右丞各1人,秩四百石,为令、仆之佐。尚书台下分六曹,每曹有尚书1人,秩六百石(《后汉书 ·百官志》)。至此时,尚书台已是决策和发号施令的中枢机关。同时,一再削弱地方军权、集军权于中央。加强监察制度。东汉初年,恢复了西汉时曾设置过的三套监察机构,而且有进一步的加强,即御史台、司隶校尉、州刺史。三套监察机构的恢复和加强对强化皇帝的权力起了巨大的作用。

  光武帝对任事的文吏非常苛刻,建武16年(40年),他下令核实全国田亩面积及人口年龄。有些地方未核实清楚,光武帝以“度田不实”竟诛杀郡太守十余人。光武帝的姐姐湖阳公子的仆人白日杀人,逃入府中,官吏无法搜捕,洛阳令董宣,乘湖阳公主出门,拦公主马车,硬逼杀人犯下车,当场处死。公主气愤,要求光武帝处死董宣。董宣在光武帝面前力辩说:“陛下圣德中兴,而纵奴杀良人,将何以理天下乎?”光武认为讲得有理,不仅不杀董宣,反而赏他30万钱,称他为“强项令”(硬脖子洛阳令)。

  光武帝即位后,以“中兴”汉室为标榜,废除了王莽制定的一切制度和政策,较好地执行了开明政策,为东汉前期繁荣奠定了基础。

  《后汉书 ·循吏传》说:“光武(刘秀)长于民间,颇达情伪。见稼穑艰难,百姓病苦。至天下已定,务用安静解王莽之繁密,还汉室之轻法,身衣大练,色无重采,耳不听郑卫之音,手不执珠玉之玩。宫房无私爱。左右无偏恩。”26年至38年先后九次下诏令,释放奴婢,禁止残害奴婢。七年(31年)诏书说,敢拘留不放者,按略卖人员律治罪。十一年(35年)二月提出“天地之性人为贵”之重要论点。并规定“其杀奴婢不得减罪。”还下诏:“王莽时吏人没入的奴婢不应旧法者,皆免为庶人。”使长期遗留下来的奴婢问题得到缓和。此外,光武还把大量罪徒赦免为民,从而增加了社会劳动力。稳定了社会秩序。建武五年,即29年夏,发生了严重的旱灾和蝗灾,光武下诏曰:“久旱伤麦,秋种未下,朕正忧之。将残吏未胜,狱多冤结,元元愁恨,感动天地乎? 其令中都官、三辅、郡、国出系囚,罪非犯殊死一切勿案,见徒免为庶人。务进柔良,退贪酷,各正厥事焉。”建武六年(30年)光武帝为照顾各种困难户下诏说:“其命郡围有谷者,给禀(赐谷)高年、鳏、寡、孤、独及笃癃(病)、无家属贫不能自存者,如律。”

  光武为了减轻人民负担,还实行了精兵简政,他下诏说:“夫张官置吏,所以为人也。今百姓遭难,户口耗少,而县官吏职所置尚繁,其令司隶,州牧各实所部,省减吏员。”于是,小县并成大县,共撤销四百多个县,十个郡国,裁减了大量官吏,节减开支以亿计。为了下情能够上达,使吏治清明,皇帝洞明下情,要求公卿举荐贤良,光武下诏说:“寇贼为害,强弱相陵,元元失所。……其勅公卿举贤良,方正各1人;百僚并上封事,无有隐讳;有司修职,务遵法度”。意思是重视人才,大臣谁都可以向皇帝奏事,并且要直说。还下诏说:“顷者师旅未解,用度不足,故行什一之税。今军士屯田,粮储差积。其余郡国收见田租三十税一,为旧制。”所说旧制,指的是西汉繁荣时期的“三十而税其一”。不是税夏、殷、周那时的税(引文见《后汉书》光武帝纪),光武建国后,实行了军队大规模复员,让他们回家参加农业生产,留下的军队因无仗可打便屯田,逐步做到自产自给,所有这些政策大大减轻了人民的负担,有利于恢复和发展生产,国家财政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