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明帝刘庄简介 汉明帝死因怎么死的 汉明帝打人的故事

时间:2018-03-21 14:37:1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明帝刘庄(28—75年),东汉第二任皇帝。原名阳,字严,光武帝的第四字,母阴皇后(阴丽华)。57年至75年在位,共18年。翌年改元“永平”。病死,终年48岁。葬于显节陵(今河南省洛阳市东南)。

  刘庄腮颊丰满,聪明好学,十岁能通《春秋》。后就学于博士桓荣读经长达九年,学通《尚书》为允武所喜爱。桓荣的循循善诱和刘庄自己的刻苦好学,不仅造就了刘庄本人良好的学问修养,而且影响了东汉一代学风。

汉明帝刘庄简介 汉明帝死因怎么死的 汉明帝打人的故事

  中元二年(57年),刘庄继位后,提倡儒术,亲自给儒生讲经义。永平二年(59年)春,光武帝生前动工修建的明堂,辟雍落成,明帝头戴“通天冠”,衣着“日月衣”,至明堂行祭礼毕,携同老师桓荣,带着太学生进入大厅,亲自宣讲经义,显得格外新鲜,围观旁听的人特多。“冠带缙绅元人,圜桥门外而观听者盖亿万计。”(《后汉书 ·儒林传》)辟雍四面环水,除桥门别无通路,是一种天然有效的保安措施,因此观听无禁。

  明帝去明堂讲经,似乎已有制度化倾向。仅中元二年,有正月的祫祭礼;三月的大射礼;十月的养老礼,每次礼毕,都照常宣讲。不仅在明堂、辟雍讲,还经常召集骠骑将军东平王刘苍以下各级官员及桓荣的门生去太常府讲。

  古代官员和教员本就不甚分家,“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对了两汉,居官而不废教育的更有其人,而明帝则开了皇帝讲授的先例。皇帝亲自主讲,自然要进一步推动吏、教兼行的发展。陈留雍丘(今陕西凤翔)人楼望,永平初入太常府讲授,以后迁大司农、太常,仍讲学不倦,注册弟子九千余人。颍川鄢陵(今河南鄢陵)人张兴,永平初为侍中祭酒,后拜太子少傅,讲学不辍,弟子近万人。乐安临济(今山东高青)人牟长,光武时拜博士,后为河内太守(在今河南武陟县西南),坚持授徒,随身有学生千余人,前后上万人。风气既开,越演越烈。

  讲学是和办学直接联系的。明帝规定自皇太子及诸侯王、各大臣子弟、功臣子孙都得入学受经。永平九年(66年)于太学外另立学校,专供外戚樊氏、郭氏、阴氏、马氏子弟入学,同时兼负责培养期门羽林郎等在职人员。匈奴也派遣子弟入学,各地方官也热心教育事业,积极兴办学校,部份地实现了王莽提出的学、校、庠、序的学校教育体制。

  明帝极其尊重自己的老师,桓荣生病,“帝辄遣使者存问,太官、太医相望于道。”病情严重的时候,亲自上门看望。桓荣死后,明帝临丧送葬。包咸教过明帝学《论语》,明帝继位后,“入屏不趋,赞事不名。”包咸生活清苦。明帝给他送去珍玩束帛。病重时,亲临探视。

  明帝继位后,遵奉建武制度,政治上以刑理治国,法令分明。坚持光武帝关于后妃之家不得封侯干政,这就成了刘庄的施政纲领。尚书阎章论才能,应委以要职。因章二妹是贵人,后宫亲属,故意不用。馆陶公主为他的一个儿子求做一个郎官,刘庄赐些钱。但不准做郎官。刘庄说:“郎官上应列宿,出宰百里,苛非其人,则民受其秧。”在明帝的统治下,“是以吏得其人,民乐其业,远近畏服,户口增强。”社会经济继续向前发展(引文见《藏书》卷四世纪、宋成明辟)。

汉明帝刘庄简介 汉明帝死因怎么死的 汉明帝打人的故事

  明帝继位后即下诏书说:“方春成节,人以耕桑。其敕有司务顺时气,使无烦扰”。说明了刘庄重视农业生产。诏书中还说:“又郡县每因征发,轻为奸利,诡责羸弱,先急下贫。其务在均平,无令枉刻。”警告官吏不要苛征贫弱以自肥,要实行均平的合理负担。永平四年(61年)京师冬天少雪,春天少雨,明帝亲自耕田,祈求下雨,以示提倡,永平九年(66年)刘庄下令:“郡国以分田赐贫人各有差。”把公田分给无地农民,这是一项重要的政策。这个政策不触犯豪强的利益,阻力小,比较现实。永平十年(67年)明帝下诏说:“昔岁五谷登衍,今兹蚕桑善收,其大赦天下。方感夏长养之时,荡涤宿恶,以报农功。百姓勉桑务稼,以备灾害。吏敬厥职,无令衍堕。”明帝刘庄要求丰收以后要继续努力生产,以防灾荒,大赦天下让他们参加生产,官吏要尽职,不要懒惰。明帝在位期间多次救灾,仅在全国范围救济鳏、寡、孤、独、笃癃、贫不能生存者,每人三斛、五斛(十斗为一斛)的,就有四次,至明帝永平12年(69年)“天下安平,人无徭役,岁比登稔(ren忍),百姓殷富。栗斛(石)三十,牛羊被野。”(《后汉书· 明帝纪》)这时社会没有动乱,徭役负担大为减轻,粮食多了而且贱了,牛羊也大大增多了。这时是“明章之治”的一个高潮。

  刘庄在位期间重视兴修水利。西汉平帝时,黄河、汴渠决口,六十多年来未修复,兖(今山东金乡县东北)豫一带连年水患。永平12年(69年)发卒数十万,在西起荥县(今河南省)东至千乘(今山东博兴县西北)千余里地段上,筑堤、修渠、建水门(十里建一水门),使河、汴分流,效果十分明显,从此以后900年黄河未发生重大改道。治河成功,耕地扩大,连年丰收,国力增强。人口由2100万增至340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