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名将韩信资料简介 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之后却又后悔

时间:2018-04-09 11:11:42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淮阴(属今江苏省)人。父母早亡,家贫如洗,既不会经商,又不愿务农,常寄食他人。后寄食于一亭长家,久之,亭长妻厌之,一日故意早食,不为备食。信知其意,自是不再往。至城下钓鱼,有一漂母(在水边漂洗衣物之老妇)哀怜之,赐饭数十日。信曰:“吾必重报母。”母怒曰:“大丈夫不能自食,吾哀王孙(公子)而进食,岂望报乎!”淮阴少年亦辱之,谓信曰:“好带刀剑,怯耳。”当众激之曰:“能死,刺我;不能死,出我胯下(两腿之间)。”信果从其胯下而出,一市皆笑,真以为怯。

  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起义者项梁渡淮,信杖剑从之。梁战死,其部归项羽(梁侄),信为郎中。自是常献计献策,而羽不能用。

汉朝名将韩信资料简介 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之后却又后悔

  高帝元年(公元前206年),项羽封刘邦为汉王,都南郑(属今陕西省)。信在楚不得志,乃归汉,为连敖(武官名)。不久,信等十四人犯法,十三人已斩;至信,信仰视,见滕公夏侯婴至,叹曰:“上不欲就天下乎?何为斩壮士!”滕公奇其言,壮其貌,释之不斩;与之交谈,大悦之,言于汉王。汉王以之为治粟都尉。信数与丞相萧何语,何奇其才。

  时汉军将士皆思东归,多有逃亡者。信度何已言于汉王而不重用,亦逃去。何不及上报,即追之。有人告:丞相逃亡。汉王怒,如失左右手。居二日,何归。汉王且怒且喜,骂曰:“若(汝)亡,何也?”对曰:“臣不敢亡也,臣追亡者耳。”汉王曰:“所追者谁?”何曰:“韩信也。”汉王复骂曰:“诸将亡者以十数,公无所追;追信,诈也!”何曰:“诸将易得耳;至于信者,国士无双。”“必欲争天下,非信无可与计事者。”汉王曰:“吾亦欲东耳,安能郁郁久居此乎!”何曰:“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终亡耳。”汉王曰:“以为将。”何曰:“虽为将,信不留。”汉王曰:“以为大将。”于是欲召信拜之。何曰:“王素慢无礼;今拜大将,如呼小儿,此乃信所以去也。王必欲拜之,择良日,斋戒,设坛场,具礼,乃可耳。”汉王许之。诸将闻将拜大将,各以为大将属己,皆喜。及拜,乃韩信,全军皆惊。

  拜礼毕,汉王曰:“丞相数言将军;将军何以教寡人计策?”信曰:“大王自料勇悍仁强孰与项王(项羽)?”汉王默然良久,曰:“不如也。”信曰:“信亦以为大王不如也。”继而言及项王之为人,信曰:“项王喑恶叱吒(发怒喝叫),千人皆废,然不能任属贤将;此特匹夫之勇耳。项王见人,恭敬慈爱,言语呕呕(和好),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饮。”“此所谓妇人之仁也。”“背义帝之约,而以亲爱王诸侯。”“逐义帝置江南,所过无不残灭。”“坑秦降卒二十余万,唯独邯(章邯)、欣(司马欣)、翳(董翳)得脱。秦父兄怨此三人,痛入骨髓。”“王入武关,秋毫无所害;除秦苛法,与秦民约法三章;秦民无不欲得大王王秦者。”“今大王举而东,三秦可传檄而定也。”汉王大喜,自恨相见太晚,遂从信言,部署东出。

  八月,汉军暗渡陈仓(在今宝鸡市东),占领关中。次年初,挥兵出关,先后占领洛阳、彭城(今江苏徐州市)。四月,汉军大败于彭城,退至荥阳(属今河南省),项王追之急。信发兵来会,破楚,使不能西。自是楚、汉战争转入相持阶段。

  八月,信为左丞相,领兵击魏(因魏叛汉降楚)。信自荥阳西入关,选临晋(在今山西永济县西)、夏阳(今陕西韩城县)间为渡河点。时魏军主力集中于蒲板(在今山西永济县北)、临晋渡,信遂于临晋西岸大事集中船只,佯作攻击之状;然后令步将曹参秘密移师于夏阳,巧渡黄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袭临晋魏军之侧背,支援大军渡河。两军渡河后,即合兵攻安邑(在今运城县东北),大破之,擒魏王豹于东垣(在今垣曲县西);继攻占魏都平阳(今临汾县),尽定河东五十二县。

  信既定魏,请增兵三万人,北伐燕、赵,东击齐,南绝楚之粮道。汉王许之,遣赵王张耳同往。信先破代,擒斩代相夏说于阏与(今山西和顺县)。然后,以兵数万,取道井陉(属今河北省,此条路线,亦即秦始皇伐燕、赵之路线),击赵。赵王歇与成安君陈余率军二十万,驰至井陉口(在今河北获鹿县西),筑垒以守之。信遣间谍潜入赵军搜集情报。

  时赵之广武君李左车说陈余曰:“今井陉之道,车不得方轨(并行),骑不得成列,行数百里,其势,粮食必在其后。愿足下假臣奇兵三万人,从间路绝其辎重;足下深沟高垒勿与战。彼前不得斗,退不得还,吾奇兵绝其后,使野无所掠,不至十日,两将军之头可致于戏下。”此实为一高明之策。但陈余乃一好儒术之士,自称义兵,不搞诈谋奇计,遂拒左车之策。

  信得知上述情报,大喜,急令进军,进至距井陉口三十里,先使将军灌婴率轻骑二千埋伏于蓖山(即抱犊山,在今获鹿县西)。又使万人先行,于冶河东岸,背水布阵。次日拂晓,信引大军诱敌,向井陉口鼓行而进。赵军迎击,信即令抛弃旗鼓,向背水阵退却。赵军空阵而出,奋勇追击;汉军皆殊死战,赵军不能胜。至是,汉伏兵尽出,占据赵阵地,尽去赵旗,换成汉旗。及赵军还,见自己阵地尽为汉旗帜,皆大惊,溃乱,四散逃走。赵将虽斩退者,但不能止。信挥军攻之,大破赵军。陈余、赵王率残部向邯郸方向退却,信紧追不舍,再破赵军于北(今高邑县),擒斩陈余。继追斩赵王于襄国(在今邢台县西南)。信令:毋杀广武君李左车,有生得者赏千金。及军士缚左车至,信亲为解缚,以师礼待之,请教下燕之策。左车曰:“今将军欲举倦敝之兵,顿之燕坚城之下,欲战恐久,力不能拔。”“故善用兵者,不以短击长,而以长击短。”“为将军计,不如按甲休兵,镇赵抚其孤。”“而后遣辩士奉咫尺之书,暴其所长于燕,燕必不敢不听从。燕已从,使喧言者东告齐,齐必望风而服。”信欣然从其计,遣使至燕,燕果从风而服。信兵不血刃而得燕,此乃用李左车之功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