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朝名将韩信资料简介 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之后却又后悔[第2页]

时间:2018-04-09 11:11:42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信之大胜,对楚、汉战争影响极大。自是,汉渐获优势。

  三年(公元前204年)九月,汉王听从广野君郦食其之言,使之说齐以归汉。食其至齐,齐王果愿与汉和,罢战备,与食其纵酒为乐。而时信正引兵东向,途中闻食其已说齐归汉,欲止兵。辩士蒯彻曰:“将军受诏击齐,而汉独发间使下齐,宁有诏止将军乎?”“且郦生,一士,伏轼(车前横木)掉(摇)三寸之舌,下齐七十余城;将军以数万众,岁余乃下赵五十余城。为将数岁,反不如一竖儒之功乎!”信从之,遂渡河。次年十月,信进至临淄(在今山东淄博市东南)。齐王以食其卖己,烹之;东走高密,求救于楚。

汉朝名将韩信资料简介 刘邦为什么要杀韩信之后却又后悔

  项羽使将军龙且将兵二十万,以救齐。至高密,与齐合兵。有人说龙且曰:“汉兵远斗穷战,其锋不可当。”“不如深壁,令齐王使其信臣招所亡城;亡城闻王在,楚来救,必反汉。汉兵二千里客居齐地,齐城皆反之,其势无所得食,可无战而降也。”龙且不从,曰:“吾平生知韩信为人,易与耳!寄食于漂母,无资身之策;受辱于胯下,无兼人之勇;不足畏也。且夫救齐,不战而降之,吾何功!”

  十一月,信军与齐、楚军夹潍水(今潍河)而阵。信夜令人备袋万余,满装沙,塞水之上游。继而半渡击龙且,佯不胜,还走。龙且喜曰:“固知信怯也。”遂追之。信待龙且军半渡,即决沙袋,水大至,龙且军被隔于东西两岸。信挥军急攻,大破之,斩龙且。东岸楚军闻风溃逃,信驱军渡水急追;至城阳(今莒县),楚卒皆降,擒斩齐王。至此,齐、楚联军全部覆没。

  信既破赵降燕,又全歼齐、楚联军,名闻天下,项羽亦为之震恐。信实权在握,头脑开始发胀,乃使人言于汉王曰:“齐伪诈多变,反覆之国也;南边(近)楚。请为假王以镇之。”汉王大怒,骂曰:“吾困于此,旦暮望若(你)来佐我;乃欲自立为王!”张良急踩汉王足,附耳曰:“汉方不利,宁能禁信之自王乎!不如因而立之,善遇,使自为守;不然,变生。”汉王亦悟,复骂曰:“大丈夫定诸侯,即为真王耳,何以假为!”遂以信为齐王,征其兵击楚。

  项羽闻龙且死,大惧,乃使人说信曰:“汉王,项王掌握中数矣,项王怜而活之;然得脱,辄背约,复击项王,其不可亲信如此。今足下虽自以汉王为厚交,为之尽力用兵,必终为所擒矣。足下所以得须臾至今者,以项王尚存也。”“项王今日亡,则次取足下,足下与项王有故,何不反汉与楚连和!”信谢曰:“臣事项王,官不过郎中,位不过执戟;言不听,画不用,故背楚而归汉。汉王授我上将军印,予我数万众,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听计用。”“人深亲信我,我背之不祥。”

  楚使已去,蒯彻亦劝信背汉王自立,乃以相人之术说信曰:“相君之面,不过封侯,又危不安;相君之背,贵乃不可言。”“当今两主(项羽、刘邦)之命,悬于足下,足下为汉则汉胜,与楚则楚胜。”“莫若两利而俱存之,三分天下,鼎足而居。”又曰:“立功成名而身死亡,野兽尽而猎狗烹。”“勇略震主者身危,功盖天下者不赏。”“盖闻‘天与勿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今足下戴震主之威,挟不赏之功,归楚,楚人不信;归汉,汉人震恐。”蒯彻之言,对信影响较大,信曰:“先生且休矣,吾将念之。”蒯彻复叹曰:“时乎时,不再来!”然信始终犹豫,不忍背汉。

  五年(公元前202年)十月,楚、汉决战,汉王征信与魏相彭越。信、越皆不至,楚大破汉军。汉王问其原因,张良曰:“二人未有分地。”从之,即封二人,信遂引兵来。

  十二月,项羽败退垓下(在今安徽灵璧县东南),被汉军团团围住。信令士卒皆唱楚歌。项羽闻而大惊,趁夜突围走,自刎于乌江(在今和县东北)。楚、汉战争以汉王之胜利而结束。战后,汉王即驰入韩信军,夺其军,改立为楚王,王淮北,都下邳(今江苏宿迁县)。信至楚,见漂母,赐千金;召曾令己出胯下者,以为中尉,告诸将相曰:“此壮士也。方辱我时,我宁不能杀之邪?杀之无名,故忍至此。”

  二月,汉王即皇帝位,是为汉高祖。时项羽将钟离昧逃至信处,高祖素怨昧,令信捕之,信不从;又信初至楚,巡视县邑,陈兵出入。凡此种种,高祖深疑之。六年(公元前201年)十月,有人告信谋反。高祖以此问诸将,皆曰:“亟发兵,坑竖子耳!”又问护军尉陈平,平曰:“今兵不如楚精,而将不能及,举兵攻之,是促之战也,窃为陛下危之!”并建议:借南游云梦(其所在地,说法不一,通常指今日洞庭湖、江汉平原湖群),会诸侯于陈(今河南淮阳县),伺机擒之。高祖从其计。

  信闻高祖将南游云梦,自疑惧。有人谓信曰:“斩钟离昧以谒上,上必喜,无患。”信从之。及至,高祖令武士缚之。信曰:“果如人言:‘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天下已定,我固当烹!”及高祖回至洛阳,赦之,封为淮阴侯。信自知高祖畏恨其能,于是多称病不朝;又居常怏怏,羞与周勃、灌婴同列。

  十年(公元前197年)九月,代相国陈豨反。帝令信从击之。信称病不往,而暗与豨通谋,欲袭吕后、太子。时信舍人得罪于信,信欲杀之。舍人弟上告信反状于吕后。吕后与萧何谋:诈令人从高祖处来(高祖正率军平叛),言豨已得,处死,群臣皆贺。萧何哄信入贺。及信入,吕后令武士缚之。信曰:“吾悔不用蒯彻之计,乃为女子所诈,岂非天哉。”被斩于长乐宫,夷三族。

  十一年(公元前196年)正月,高祖平乱归来,闻信死,且喜且怜之:喜者,除心腹之患;怜者,因其功大。

  韩信是中国古代著名将领,他自小刻苦研究兵书,精通兵法。及为将,灵活运用各种战术,故战必胜,攻必克。他有很强的组织指挥能力,“韩信将兵,多多益善”。刘邦对韩信的军事才能也是很佩服的,曾称道:“连百万之众,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他有大功于汉,史谓:“汉之所以得天下者,大抵皆信之功也。”然终被杀。究其原因,刘邦有逼反之嫌,功高震主。加之信贪图功利,要求封地;尤为严重的是,以不出兵相要挟而求封地。由是引起刘邦的怀疑;及灭楚,邦即解其兵权。信不满,反意渐起,终于走上谋反之路。司马光曰:“乘时以侥利,市井(商人)之志也。”司马迁曰:“假令韩信学道谦让,不伐己功,不矜其能,则庶几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