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名将桓温三次北伐始末 桓温三次北伐的起因与结果

时间:2018-04-11 09:12:45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字元子,谯国龙亢(在今安徽怀远县西北)人。父桓彝,宣城太守。生未周年,为温峤(后为中书令)所赏识,遂名之曰温。

  咸和三年(公元328年)六月,父为苏峻(原为历阳内史,公元327年起兵反晋)将韩晃所害,泾县令江播曾预其谋。温时年十五,枕戈泣血,志在复仇。六年(公元331年),播死,其子江彪兄弟三人居丧,置刃杖中以防温。温诡称吊丧,杀彪兄弟,时人称之。

东晋名将桓温三次北伐始末 桓温三次北伐的起因与结果

  温性豪爽,有风采气概,姿貌雄伟,面有七痣。娶南康长公主(明帝长女),拜驸马都尉,迁琅邪太守、徐州刺史。温与征西将军庾翼相友好,翼言于成帝:“温少有雄略,愿陛下勿以常人遇之。”永和元年(公元345年)八月,为安西将军,都督荆、梁六州诸军事,领护南蛮校尉、荆州刺史。自是,温志在立功于蜀。

  成汉(前蜀)主李势性骄吝,贪财爱色,常杀人夺妻,荒淫不堪;又多诛杀大臣,致上下离心;加之饥馑,人心思变。温奏请伐之。将佐以北有胡,又蜀险远,皆以为不可。独江夏相袁乔以李势无道,臣民不附,且恃其险远,不修战备,可一战而擒之,而胡必不敢动。及温率万余人伐蜀,朝廷仍以蜀道险远,温众少而深入,皆以为忧。

  次年十二月,温军至鱼复浦(在今四川奉节县东南)。鱼复平沙之上有诸葛亮造八阵图(古时一种战斗队形),垒石为八行,每行相去二丈。诸将见之,皆莫能识。温曰:“此常山蛇势(一种阵法,《孙子》谓常山蛇: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也。”三年(公元347年)二月,温沿江急进,越犍为(在今宜宾市西南)而至青衣(今青神县)。及至彭模(在今彭山县东),议者以为应分兵为二,异道俱进,以分李势之兵。袁乔(时为前锋)曰:“当合势齐力,以取一战之捷。若分两军,则众心不一,万一偏败(两军败一),大事去矣。”温从之,留参军孙盛、周楚率瘦弱兵守辎重,而自将步兵直指成都。李势尽以成都兵出战于笮桥(在今成都市西南)。温前锋不利,参军龚护战死,矢及温马首。众惧,欲退,而鼓吏误鸣进鼓;袁乔拔剑督士卒力战,大破之。温乘胜长驱至成都,纵火烧其城门。成汉军惶惧,无复斗志。势夜开东门走,至葭萌(在今广元县南),使人送降书于温,旋舆榇(以车载棺)面缚(两手反绑),至温军门。温解缚焚榇,送势及其宗室十余人于建康。旋汉故尚书仆射王誓、镇东将军邓定、将军隗文等皆举兵反,众各万人。温自击定,使袁乔击文,皆破之。温留成都三十日,举贤扬善,蜀人悦之。

  五年(公元349年)四月,后赵主石虎死,其国大乱。温即出屯安陆(属今湖北省),数上书朝廷,要求乘机北伐。朝廷惧温北伐成功而无法控制,故置之不理。六月,赵之扬州刺史王浃举寿春(今安徽寿县)来降,形势益有利于晋,穆帝遂以扬州刺史殷浩统军北伐。温知此乃朝廷杖浩以抗己,十分忿怒,但知浩乃名士,非将才,亦不惧。

  浩连年北伐,屡战屡败,粮械尽失,朝野愤怨。十年(公元354年)正月,温上书数浩之罪,请废之。朝廷不得已,免浩为庶人。自此大权尽归于温。浩虽怨温,但未形于辞色。久之,温以浩有德有才,拟以为尚书令,以书告之。浩欣然,拟作书答之;但恐答书有谬误,开闭十余次,竟空函致温。温大怒,遂绝交。

  二月,温统兵数万发江陵以伐秦(前秦,公元351年立国):水军溯汉水入均口(在今湖北均县),直指南乡(在今河南淅川县东南);步骑自淅川向武关(在今陕西商南县西北)。另遣梁州刺史司马勋自梁州(治所在今南郑县东)出子午道(在今长安县南秦岭山谷中,南达汉中,古以北为子,南为午,故名),以攻秦之背。三月,破上洛(今商县)、青泥(在今蓝田县南)。四月二十二日,与秦军战于蓝田,温力战,破之,秦兵大败。温弟桓冲乘胜追击,与苻雄(秦主苻洪子)战于白鹿原(即霸上,在今西安市东),雄军败。温军至长安郊外,男女夹道欢迎,民争持牛酒以劳之。老者垂泣曰:“不图今日复见官军!”三辅郡县皆来降,温抚谕居民,使安居复业。

  温虽进展迅速,但士卒疲惫,又军粮不继。原指望收秦麦以为粮,但秦割麦清野,温军乏食,不敢进击。而秦趁机以八万之众,发起反击,温军不利,死者万余人。六月初一,温从长安撤退。及至潼关,又为秦兵所败,损失惨重,乃自洛阳退回。

  温曾自以雄风比司马懿、刘琨(西晋将领、诗人)。然有人比之王敦(叛将),温意甚不平。及还师,途中得一巧妇(手巧者),乃刘琨之伎女。巧妇见温,潸然泪下。温问其故,答曰:“公甚似刘司空(琨曾任司空)。”温大喜。继整衣冠,复问之。巧妇曰:“面甚似,恨薄;眼甚似,恨小;髯甚似,恨赤;形甚似,恨短;声甚似,恨雌。”温即去冠解带,昏然而睡,不乐数日。

  十二年(公元356年)二月,拜征讨大都督,督司、冀二州诸军事,以讨姚襄。史称桓温第二次北伐。

  姚襄,羌族首领。初臣属后赵,又受东晋封号。公元352年,与前秦苻健战,败逃东晋。次年,叛晋北还,投前燕。

  七月,温自江陵北伐。进军途中,与僚属登平乘楼(大船之楼),遥望中原,叹曰:“使神州陆沉,百年丘墟,王夷甫(即王衍,西晋大臣,清谈虚无,信口雌黄,在‘八王之乱’中,攀缘附势,专谋自保)诸人不得不任其责!”

  八月,温至伊水(在今河南洛阳市)。襄匿精锐于水北林中,遣使谓温曰:“承亲率王师以来,襄今奉身归命。愿敕三军小却,当拜伏道佐。”温知有诈,曰:“欲来者便前,相见在近,无烦使人。”襄拒水而战,温结阵而进,亲披甲督战。襄军大败,死者数千。襄勇而爱人,虽屡战败,民皆扶老携幼以随之。及传襄死,许、洛士女为温所得者,无不北望而泣。

  隆和元年(公元362年)二月,燕(前燕)攻洛阳,温遣兵三千助之,并上书请迁都洛阳。时北土萧条,洛阳残破,众虽知迁都不可,但莫有敢谏者。扬州刺史王述曰:“温欲以虚声威朝廷耳,非事实也;但从之,自无所至。”哀帝乃诏温曰:“诸所处分(处置),委之高算。”温果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