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拔岳历史资料简介 贺拔岳的历史评价

时间:2018-04-11 10:30:47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字阿斗泥,神武尖山(今山西朔县)人。鲜卑族。其先出自阴山(今河套以北、大漠以南诸山之统称)。父贺度拔,边镇统军,战亡。岳少有大志,爱施好士。初为太学生,及长,能左右驰射,勇猛过人。不读兵书,而计谋常与兵书同,识者皆异之。

  正光五年(公元524年),六镇起义,岳与兄贺拔胜讨之。及至怀朔(六镇之一,在今内蒙古包头市东北),距起义军首领卫可瑰三百余步,岳引弓射之,箭中瑰臂。广阳王元深引岳为帐内军主,与胜俱镇恒州(今山西大同市)。及恒州陷落,兄弟相失。岳投奔割据者尔朱荣,先为别将,继为都督。胜奔肆州(在今忻县西)。七年(公元526年)八月,荣克肆州,得胜,大喜,曰:“得卿兄弟,天下不足平也!”军中大事多与岳兄弟谋,而岳谋多与荣意合。时朝廷腐败,国内大乱,荣问计于岳。岳曰:“将军士马精强,位望隆重,若首举义旗,伐叛匡救,何往不克!何向不摧?”荣曰:“真丈夫之论也。”

贺拔岳历史资料简介 贺拔岳的历史评价

  武泰元年(公元528年)二月,孝明帝不满胡太后之胡作非为,密诏荣入京。太后知而大怒,将孝明帝毒死,立皇女(正月生,诈言为皇太子)。荣即举兵向洛,岳为先驱。及至河阴(在今洛阳市东北),荣大杀朝官,死者二千余人。至是,荣欲称帝,但迟疑不能决。岳从容谏之,荣乃立孝庄帝。四月,荣部将高欢又劝荣称帝,左右多赞同之,荣仍迟疑不能决。岳曰:“将军首举义兵,志除奸逆,大勋未立,遽有此谋,正可速祸,未见其福。”荣乃止。继从荣破起义军首领葛荣,又平魏王元颢之乱,以功迁武卫将军。

  七月,起义军首领万俟丑奴(匈奴族)称帝,关中骚动。永安三年(公元530年)二月,荣遣岳讨之。岳私谓兄胜曰:“丑奴,劲敌也,今攻之不胜,固有罪,胜之,谗嫉将生。”胜问计,岳曰:“愿得尔朱氏一人为帅而佐之。”胜言于荣,荣喜,即以尔朱天光(荣堂弟)为大都督,以岳为左厢大都督,征西将军侯莫陈悦为右厢大都督,二人同为天光之副。军至潼关,因赤水蜀(蜀人迁关东者)断路,天光不敢进。岳曰:“蜀贼鼠窃,公尚迟疑,若遇大敌,将何以战!”天光曰:“今日之事,一以相委。”岳遂攻蜀于渭北,破之,获士、马二千,岳选其壮健者以充军士,军容大振。

  三月,丑奴围岐州(今凤翔县),别遣大行台尉迟菩萨向武功,南渡渭水。天光使岳救之。岳至,以轻骑数十与菩萨隔水而语,称扬国威。菩萨轻岳,令省事(官名,掌传令等事)传话。省事恃隔水,应答不逊;岳怒,举弓射之,省事应弦而倒。及暮,岳于渭南傍水,分精兵数十为一组,随地形置之。次日,率百余骑,又隔水与菩萨相见,并东行。而岳所置骑,随岳至而集;因逐渐增加,敌不觉。行约二十里,至水浅可济处,岳驰马东出。敌以岳将奔逃,乃弃步兵,轻骑追之;追至十余里处,岳伏兵尽出,敌急退。岳号令所部,凡下马者皆不杀。敌见此,皆弃马。岳俘三千人,获马三千匹,擒菩萨。追至渭北,又降万余,收其辎重。丑奴闻之,北走安定(在今甘肃泾川县北)。

  四月,天光与岳合兵,声称:“气候已热,非征讨之时,待至秋凉,更图进取。”丑奴信以为真,遂分遣诸军散耕于百里、细川(在今泾川县北),仅留五千人据险立栅。岳知敌已势分,即攻拔之。又令轻骑追丑奴,至平凉之长坑,一战而擒之。丑奴既败,泾(今泾川县)、豳(今陕西彬县)至灵州(今宁夏灵武县)之敌皆来降,唯丑奴行台万俟道洛率众六千逃入山中,不降。岳攻之,道洛入陇山,投靠略阳(在今甘肃秦安县东北)王庆云。庆云以道洛勇力绝人,得之甚喜,以之为将。岳攻水洛城(今庄浪县),擒庆云、道洛。于是三秦、河(今临夏县)、渭(今陇西县)、瓜(今敦煌县)、凉(今武威县)、鄯(今青海乐都县)诸州皆来归附。此役,天光虽为元帅,而岳之功居多。

  九月,孝庄帝杀荣,天光兵向洛阳,留岳行雍州事。晋泰元年(公元531年)三月,为都督、岐州刺史。继加侍中,兼尚书左仆射、陇右行台,屯高平(今宁夏固原县)。

  天光将拒大都督高欢,遣人问计于岳。岳曰:“莫若且镇关中,以固根本。”天光不从,留弟尔朱显寿镇长安,并召侯莫陈悦与之俱东。岳知尔朱氏不得人心,必败,欲留悦共图显寿以应欢,计无所出。征西将军宇文泰曰:“今天光尚近,悦未必有贰心,若以此告之,恐有惊惧。”“若先说其众,必人有留心;悦进,失尔朱之期,退,恐人情变动,乘此说悦,事无不遂。”岳从其计,事遂成。次年四月,岳与悦袭长安,显寿出逃。岳追至华阴(属今陕西省),擒之。高欢以岳为关西大行台,约为兄弟。

  是月,孝武帝即位。高欢征岳为冀州刺史,岳惧,欲单骑入朝。行台右丞薛孝通说岳曰:“今关中豪俊皆属心于公,愿效其智力。公以华山为城,黄河为堑,进可以兼山东,退可以封函谷(在今河南灵宝县西南),奈何欲束手受制于人乎!”岳遂辞而不往,欢不满。时高欢与孝武帝矛盾日益加深,孝武帝以岳拥重兵,密与相结,欲倚之以敌欢。欢益不悦。

  永熙二年(公元533年)七月,宇文泰使晋阳(今山西太原市)还,谓岳曰:“欢所以未篡者,正惮公兄弟耳;侯莫陈悦之徒,非所忌也,公但潜为之备,图欢不难。”岳大悦,复遣泰至洛阳,密陈其状。孝武帝大喜,即以岳为都督雍、华等二十州诸军事、雍州刺史。岳遂以牧马为名,引兵西屯平凉。秦、南秦、河、渭四州刺史皆愿受岳节度。欢甚忧岳与侯莫陈悦之强,而无计可施。右丞翟嵩曰:“嵩能间之,使其自相屠灭。”欢即遣之。

  三年(公元534年)二月,岳将讨灵州刺史曹泥,使人问于泰。泰曰:“曹泥孤城阻远(泥在今宁夏灵武县),未足为忧。侯莫陈悦贪而无信,宜先图之。”不听,即召悦会于高平,同讨泥。悦听从翟嵩之言,乃谋图岳。悦至,岳数与之宴语,长史雷绍谏之,不听。岳使悦前行,至河曲(在今灵武县西南),悦以论军事为由,诱岳入营;稍坐,悦称“腹痛”而起,其婿元洪景拔刀斩岳。岳部下收岳尸葬于雍州北石安原(在今陕西泾阳县南)。

  岳有军事才能,善用计谋,常出其不意以少胜多。史谓:“岳以二千羸兵,抗三秦劲敌,奋其智勇,克剪凶渠。”及总大众,据制关右,凭强骄恣,有不臣之心,终至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