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名将李靖历史资料简介 李靖在历史上真的存在吗[第2页]

时间:2018-04-13 09:20:01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八月,世民即位,是为太宗,靖拜刑部尚书。贞观三年(公元629年),为兵部尚书。

  时突厥内乱。十一月,靖为定襄道行军总管,率劲骑三千,自马邑(今山西朔县),出其不意,直趋恶阳岭(在今内蒙古和林格尔县南),颉利可汗大惊;靖又纵间谍离间其腹心,由是突厥内部更乱。靖遂夜袭定襄(即大利城,在今清水河县境,启民可汗迁都于此),破之,颉利可汗仅以身遁。太宗曰:“昔李陵(西汉将领,公元前99年,击匈奴,兵败投降)提步卒五千,不免身降匈奴,尚得书名竹帛。卿以三千轻骑深入虏庭,克复定襄,威振北狄,古今所未有,足报往年渭水之役。”

  颉利败窜铁山(在今固阳县北),遣使入朝谢罪,外虽为卑辞,然内实犹豫,欲待草青马肥之时,逃往漠北。太宗一方面遣鸿胪卿唐俭等慰抚之,又令靖等引兵迎之。靖欲乘机击之,副将张公谨曰:“诏书已许其降,使者在彼,赖何击之?”靖曰:“此兵机也,时不可失,韩信所以破齐也。”于是定计。

  颉利见使者大喜,心中自安。而靖军先头部队乘雾而行,至离其总部七里许,颉利始觉之,乘马先逃;靖军至,斩首万余级,俘男女十八万,获杂畜数十万,杀隋义成公主。

  四年(公元630年)三月,颉利被俘,漠南之地悉平。太宗大喜曰:“往者国家草创,太上皇(高祖李渊)以百姓之故,称臣于突厥,朕未尝不痛心疾首,志灭匈奴,坐不安席,食不甘味。今者暂动偏师,无往不捷,单于款塞(即叩塞门,意为通好或内附),耻其雪乎!”

  此战役,靖功最大。五月,御史大夫萧瑀劾奏靖军无纪律,纵兵抢劫,奇宝散失。太宗大责之,靖无所辩,顿首谢。太宗曰:“隋史万岁破达头可汗,有功不赏,以罪致戮。朕则不然,录公之功,赦公之罪。”

  八月,为尚书右仆射。靖性沉厚,身为宰相,每与会,态度恭顺似不能言。八年(公元634年)正月,太宗命靖等十三人分行天下,访问疾苦,靖为畿内道大使。十一月,靖以足疾辞官,太宗曰:“自古富贵而知止者盖少,欲成公美,为一代法,不可不听。”乃授检校特进,归家。

  是月,吐谷浑寇边。太宗谓侍臣曰:“靖能复起为帅乎?”靖闻之,往见尚书左仆射房玄龄,曰:“吾虽老,尚堪一行。”太宗喜,以其为西海道行军大总管,统五路军进讨。

  次年闰四月,军至伏俟城(吐谷浑都城,在今青海湖西岸),吐谷浑尽烧野草,轻兵逃入沙漠。诸将以马无草,疲瘦,不可深入,但靖决心乘胜追击,遂越积石山(又名大积石山,即今大雪山,在今青海省南部),大战数十,多所杀获,慕容伏允(步萨钵可汗)自杀身死。靖改立伏允之子慕容顺(隋炀帝甥,为侍中于隋,久不归,伏允立别为太子)为可汗。

  在此次战役中,盐泽道行军总管高甑生后军期,靖责之。甑生不满,及归,遂与广州都督府长史唐奉义告靖谋反。按验无状,甑生免死徙边。靖自是杜绝宾客,闭门不出,虽亲戚亦不见。

  二十三(公元649年)初,病甚,太宗亲往探视,流涕曰:“公乃朕生平故人,于国有劳。今疾若此,为公忧之。”

  五月,死。时年七十九。陪葬昭陵。谥曰景武。

  靖才兼文武,出将入相。他精通兵法,又善于指挥。在灭萧铣战中,力排众议,乘江水方涨之时,出其不意,自夔州东下,攻至江陵,铣惧而投降。在平突厥战中,他先纵间谍,离间颉利可汗,致突厥内部大乱,然后乘机击之,俘颉利,漠南平。史谓靖:善用兵,临机果,料敌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