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战争的起因结果介绍 英国和法国君主间时断时续一百余年的战争

2017-07-22 17:19:57 历史事件

  百年战争从1337至1453年,在英格兰和法兰西君主间,时断时续地进行了一百余年的战争,史称“百年战争”。百年战争时间之长,规模之大,在中世纪西欧是空前的。它是英法封建社会矛盾发展的产物,又对英法两国的历史产生巨大的影响。

  百年战争的原因

  十四世纪的英法正在发生影响深远的变化,城市和商品货币经济显著发展;农奴制度开始衰落;市民等级已作为一种新兴的经济和政治力量登上历史舞台;封建领主割据称霸的势力已经削弱,王权正在增强。但是,以王权为中心的国家统一,远未完成,不少大封建主,还保持传统的特权和独立地位。城市的自治权力没有保障,它们不同程度地受封建统治者的控制和压榨。农民尚未完全摆脱掉他们受奴役的身份,而新的地租、高利贷和赋税的负担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封建社会的旧问题,旧矛盾,在新的形势下,显得更为严峻和尖锐。英法百年战争是在这样的历史条件下发生、进行的:英法两国王室之间复杂的封建关系和封建领地争夺, 是持续了两百多年的老问题, 两国王权加强的新趋向,唯有在清算封建旧关系、旧势力的前提下,才能发展。商品货币经济高度发展的弗兰德尔诸城市的形势演变,又使英法封建统治者之间的冲突和战争成为不可避免。

百年战争的起因结果介绍 英国和法国君主间时断时续一百余年的战争

  1066年,法国诺曼底公爵威廉征服英国。他在法国仍拥有大片领地。他是英国国王,同时,又同法国国王处于附庸和宗主的关系。1154年,法国安茹伯爵亨利入继英国王位。他通过继承和婚姻关系,在法国拥有六倍于法国王室领地的广大土地。十三世纪初,法王腓力二世夺回英王在法国的大部分领地。十三世纪中叶,法王路易九世以英王承认法王为宗主的条件,仍让英王占有法国西南部的基恩和加斯科尼。英法王室之间这种奇怪的依存关系,在王权不断增强的形势下,成为两国局势不断恶化的基本因素。

  英法王室、封建主之间,长期相互婚嫁。姻亲关系又同财产继承权密切相联。这种关系,牵涉到两国王室领地和王位继承问题,更使矛盾尖锐化。1328年,法国卡佩王朝的查理四世去世。他无子无兄,只有一个妹妹,是英国的王太后,即英王爱德华三世(1327—1377年)的母亲。这样,爱德华三世便成了法国王位的合法继承人。可是,法国三级会议不愿英法在同一顶王冠下合成一国,乃以男系继承为理由,推举查理四世的堂弟、瓦洛瓦伯爵的儿子腓力为国王。新王即腓力六世(1328—1350年)作了瓦洛瓦王朝的第一位君主后,爱德华对法国王位,仍念念不忘,腓力六世也由此对英国高度戒备。

  法国西南部的基恩等地,作为英王领地,长期处在英国封建领主的统治下。基恩生产的葡萄酒和沿海食盐, 供应英国市场。封建剥削收入加上经济上的联系,使英王坚持对这地区的统治权。腓力六世则要求以宗主身份收回基恩等地,同时,也以此作为对英王的威慑手段。

  英法在弗兰德尔的利害冲突,加剧了双方的紧张局势和战争的到来。弗兰德尔位处法国边境以北,工商业十分发达。它同意大利沿海城市,都是西欧经济发展最先进的地区。它的衣料纺织工业,特别是毛纺织业,名闻遐迩。毛纺织业的原料羊毛,主要来自英国。“没有羊毛,就没有衣料。”弗兰德尔居民倾向英国,英王也企图控制弗兰德尔。但是,统治该地区的,是身为法国诸侯的弗兰德尔伯爵。他的后台,是腓力六世。对弗兰德尔控制权的竞逐,成为英法王室之间的严重问题。

  1328年,弗兰德尔西部城市居民,在布鲁日、伊普尔两城市倡导下,发动反对封建领主统治的起义。腓力六世登位不久,即应弗兰德尔伯爵的邀请,率大军镇压。数千市民被法国骑士屠杀,城市被弗兰德尔伯爵控制。英国和弗兰德尔的来往被禁止,英国商人被逮捕,英国的对策是禁止羊毛出口(1336年)。受害的是弗兰德尔城市的毛织业受到致命的打击,毛织工人面临失业。迫于生计的弗兰德尔城市居民,把愤怒集中于法国封建主。根特成为反抗法国统治运动的中心。1337年,根特富有的衣料商人凡·阿地维尔特领导了这一运动。次年,弗兰德尔许多城市组成了联英反法阵线。

  腓力六世对爱德华不断施加压力。他煽动、支持苏格兰进行反对英王的斗争,并宣布要归并基恩(1337年5月)。为了抑制弗兰德尔城市的反法运动,他授意弗兰德尔伯爵以5千士兵驻守些尔德河出口的加特森岛,切断英人同弗兰德尔的联系。在这种挑战下,1337年英军渡海登陆。它击溃了加特森的法国守军,冲破了法国的封锁。英法百年战争,就以这一年为开端。

  战争的第一阶段(1337—1360年)

  加特森战役的次年,爱德华三世率军入弗兰德尔,并由此进攻法国北部。但是,弗兰德尔附近地区的诸侯不愿为英王出兵攻法,各城市因情况复杂,也对追随英王进行反法战争有不同程度的疑虑。爱德华为此不敢引军深入。在北法的毕卡地,英军和法军相距仅三、四哩,未交锋而后退。1340年,英王在弗兰德尔因战事不佳而班师回国,但他宣布自己兼任法国国王,表达了要同法王决一高低的决心。

  两国国王都已考虑到,隔海相望的英法交战,控制海道——英吉利海峡——是胜败关键。法国已经征集、组织了一支法国有史以来最庞大的舰队,共200艘, 停泊在些尔德河口。英国也组成拥有120艘舰船的舰队,由爱德华亲自率领渡海。1340年6月,海战在斯鲁伊斯附近海面展开。长期和海洋打交道的英军,经过九小时的战斗取得胜利。战败退回大陆的法军,又受到弗兰德尔市民武装的袭击,几乎全军覆没。

  英军入侵欧陆的海道畅通后,英王拟亲自率兵自弗兰德尔侵入法国的心脏,由于1345年发生了弗兰德尔的亲英派领袖凡·阿地维尔特被根特市民处死的事件,爱德华不得不改由法国中部诺曼底登陆(1346年7月)。英王在到达巴黎附近后, 又引军北向。此时法王统率的大军,也赶到法国北部。于8月26日,在克勒西附近,两军展开激战。

百年战争的起因结果介绍 英国和法国君主间时断时续一百余年的战争

  克勒西之战,是西欧历史上一次著名的战役。英法国王皆亲自指挥。英军人数约2万余,包括1万2千名威尔士弓箭手。法军人数,为英军两倍以上。经过一天的激战,法军大败,死于疆场者4千人,其余溃散。这次战役的重要意义,在于一支新型的军队战胜了沿袭几百年来传统形式的封建武装:以自由农民组成的弓箭手和手执长刀的英国步兵, 战胜了骑马披甲的法国骑士。英国的弓箭手,是一支有组织有训练的部队。在英王和苏格兰作战中,已有长期的锻炼。他们的强弓硬箭,能在170码的距离内射穿一个身披胄甲的骑士的大腿和马鞍,并有惊人的速度和准确性,可谓是当时欧洲最新式的武器。法国骑士在冲锋陷阵中的勇猛,是无可非议的,但仅是依靠个人的勇武,要求他们有组织有纪律地进行战斗,几乎是不可能的。他们蔑视法王所雇佣的热那亚射手。热那亚射手的战斗力固然不及英国的弓箭手,而法国骑士既不信任雇佣兵,又不愿雇佣兵占有“胜利的光荣”,在阵地上争先恐后地往前冲杀,热那亚射手的队伍被冲乱,许多射手在骑士的铁蹄下受践踏。但冲锋的骑士被密集的飞矢射下战马后,沉重的铁甲使他们行动艰难,只有被英国战士任意砍杀。

  在克勒西战役后一年(1347年),英军占领了加来。加来市民孤城困守,几近一年,英军占领后,他们皆被驱逐。此后两百年,加来成为被英国长期占领的城市。这个距英国最近的战略重镇,不仅是英军渡海作战的重要据点,也成为英国羊毛运销欧陆的主要集散地。

  加来失陷后不久,黑死病席卷了法国北部和英国(1348年)。某一时期,巴黎一天死者达800人。英法的短期休战,同黑死病的猖獗有关。1350年,法王腓力六世去世,后继者为约翰二世(1350—1364年)。

  约翰登位后六年,百年战争的另一次大战波亚图战役(1356年9月19日)爆发。统率英军的是爱德华三世的长子、威尔士亲王爱德华,因披挂黑色, 号称“黑亲王”。英军人数不足1万,但劲健善战。法王约翰率领的骑士大军,人数至少倍于英军。战斗中,法军战死者万余人,被俘者2千多人。约翰二世同他14岁的幼子腓力,皆为英军俘虏。

  黑亲王带着大批战利品回国。法国国王被俘后,由太子查理处理国政。1360年,英法在布勒丁尼签订和约。法国西南阿奎丹地区(包括基恩和加斯科尼)大片领地归属英王,加来仍为英国据点。被俘的约翰二世的赎金,定为300万金克朗。这是一笔巨大的金额。

  在法国,战败引起了国内危机,1358年爆发了巴黎市民起义与扎克雷农民起义①,但均被封建王公镇压。

  战争的第二阶段(1369—1380年)

  布勒丁尼和约后四年,法王约翰二世去世。太子查理继位为查理五世(1364—1380年)。

  战败的法国是一个烂摊子。黑亲王爱德华成为英国在法广大领地的总督,时时威胁法国的安全。那瓦尔王查理勾结英国,不断挑起战祸。流散法国各地的雇佣兵、小贵族,结帮成伙,组成武装“伙团”。伙团有时分股骚扰,有时结集作战。他们劫掠庄园城市,索诈财物,拦劫饷款,甚至攻占城堡,参予封建内战。

  但法国的困难局面,通过查理五世在财政、金融和军事上的有效改革,逐渐趋于克服。法英和约的订立,也使法国有一个喘息和整顿的机会。

  在税收方面,炉灶税、盐税、关卡税,自腓力六世以来,曾不定期开征。在查理时期,这些赋税逐渐固定化、永久化。查理取消了过去30年来流通的劣质货币,铸造一种金银含量充足的新货币。这一措施,对法国经济的正常发展,各项改革的推行,王权信誉的提高,都有重要的作用。

  在军事上,查理接受了他祖父、父亲失败的教训,力求建立一支能克敌制胜的军队。他把全国各级贵族列入军役名册,应征在王家元帅指挥下作战。而他的军队并不主要依靠贵族骑士。他重视步兵,加强训练弓箭手,扩大雇佣兵的队伍。他检查各地碉堡和城市的防御工事,有的增强,有的重建。他组织炮兵,使它在攻城破坚时发挥作用。他扩建海军,英国的制海权因此受到严重的威胁。他对法国传统的战略、战术,作了巨大的改变:避免大军阵地决战;人力、物力集中于城堡;让敌军在残破的村野消耗力量;同时,抓住有利条件,乘机出击。

  查理沉重地打击了反对王室的封建主,平服了在各地猖狂的武装伙团。他接受了被英国黑亲王侵凌和横征暴敛的法国封建主和城市的申诉,决心废弃屈辱的对英和约。

  1369年5月,法国正式宣告废除布勒丁尼和约。英军不久入侵。1370年,查理五世任命小贵族出身的杜·吉斯克林为王家元帅。他率法军贯彻坚壁清野,实行游击式战争,起了重要作用。1374年,英国王子兰开斯特公爵率3万骑兵入侵法国,行军5个月,只剩6千疲惫的战士,退回波尔多。英王在法国的大片领地和许多城市,皆被法军攻克。1380年,英军被迫停战。英王除保留包括加来在内的几个法国沿海城市外,其余土地尽归法王。

  英军在战争中的失利,加剧了英国国内的社会危机。百年战争以来,赋税日益增加。七十年代英国人民的负担,较百年战争初增加2/3。1381年,著名的瓦特·泰勒农民起义,就是在英王于百年战争失败后连续开征人头税的背景下爆发的。

  英国在政治上也不平静。英王爱德华三世于1377年去世,由他的孙子10岁的理查二世(1377—1399年)继位。通过争权夺位的斗争,理查二世被他的堂弟兰开斯特家族的亨利四世(1399—1413年)所推翻,英国的金雀花王朝被兰开斯特王朝(1399—1461年)所代替。当亨利五世(1413—1422年)在位时,英王再次发动了侵法战争。

  战争的第三阶段(1415—1422年)

  百年战争的第二阶段,法国取得胜利,但法国人民的牺牲是重大的,生产受战事破坏,赋税、徭役的负担沉重。胜利并没有让城乡人民减轻负担。农民和手工业工人不能忍受,在法国各地普遍发动起义。自1382年起,巴黎、卢昂、亚眠、兰城、里姆、奥尔良、里昂等许多城市,纷纷开展武装斗争。巴黎的“锤子党人”起义①,更震动全国。号称“绿林人”的农民起义②,遍及法国中部和南部农村。弗兰德尔城市,发动了反对伯爵统治的广泛斗争。十五世纪初叶,巴黎市民发动“卡博什派”③的起义,延续了四个多月(1413年4月底至9月初)。

  这些起义都发生在查理六世(1380—1422年)在位期间。查理六世12岁登位,几个身为王亲国戚的公爵,左右朝政。他们争权夺利,使君主统治名存实亡。

  封建统治集团内讧的主要角色,分成两派:勃艮第派和阿曼涅克派。勃艮第派的首领勃艮第公爵,除了拥有物产丰富、土地辽阔的勃艮第公国外,还是工商业发达的弗兰德尔的领主。包括巴黎在内的法国北部和东部,是他的势力范围。阿曼涅克派的首领是奥尔良公爵和他的亲属阿曼涅克伯爵。他们的势力,主要在法国中部、南部。1407年,奥尔良公爵被刺,两派矛盾激化。1411年,内讧、冲突发展为内战。两派为了争取盟友,都曾同英王挂钩。勃艮第公爵同英国兰开斯特王朝早有了联系,这时更订立密约,相互勾结。1415年8月,英王亨利五世率军在塞纳河口登陆。英法战争再度爆发。

  10月24日,两军在埃金库尔(克勒西东北)会战时,法军人数约5万,英军约1万3千。法军无统一指挥,封建骑士蔑视雇佣军,市民支援部队也无法发挥作用。结果,重蹈百年战争初期的覆辙,败得很惨。死亡、重伤的法军在7千以上。3个公爵战死。奥尔良公爵、波旁公爵皆在俘虏之列。英军损失仅500人。

  埃金库尔战役后,英王回英休整,再度引兵前来。他们在法国横行无阻。勃艮第派控制王室,太子查理逃出巴黎(1418年)。1419年,勃艮第公爵被刺,这更使法国的内讧恶化。1420年5月,在特尔瓦城,在法国王后和勃艮第年轻公爵主持下,同英王亨利五世订立屈辱的和约。法国除了割让大片领土给英王外,又答应亨利五世娶查理六世之女加萨林为王后,承认亨利为查理王位继承人。法国王后否认她同原来的太子查理的母子关系,称他为“所谓太子”。亨利指望在查理六世死后,在他的英国王冠上,又加上法国的王冠。

  亨利五世同加萨林在和约后两周举行婚礼。可是,在1422年,这位野心勃勃的亨利因病去世。几个星期后,法王查理六世去世。亨利五世和加萨林的儿子亨利,一个10个月的婴儿,被立为亨利五世的继承人,称亨利六世。幼王的摄政,是亨利五世的弟弟贝特福公爵。

  战争的最后结局阶段(1422—1453年)

  尽管贝特福公爵名义上是全法国的摄政,但法国并没有被英王吞并。只是它已变成一个残破的法国。英国贝特福公爵实际上是北部法国的统治者。西南的基恩,西部的诺曼底,也是英国的势力范围。亲英派勃艮第公爵是法国东部和东北部的霸主。太子查理,即以后的法王查理七世,当时只保有卢瓦尔河流域及其以南一带地方。无论在南部或北方,都有武装的伙团活动。他们是原来作战部队中散落、游离出来的兵勇,也有从各地城乡逃荒、流浪、结伙成群的难民。农田荒芜,城市萧条,正常的生产秩序被破坏,物价高涨,饿殍载道,野狼在田野以至城市徘徊。巴黎境况也极恶劣。一个文献说,在巴黎“当屠狗者杀光了所有的狗以后,穷苦的人们跟着他到郊区找寻肉类和可吃的内脏……他们吃猪所不要吃的东西。”十五世纪初叶的法国,是它历史上最不幸的时期之一。

  太子查理的处境极为困难。他缺钱、少兵。勤王的贵族拥戴他,但力量不大。英国统治者和勃艮第派,甚至他母亲都否认他的王位继承人地位,他自己疑虑重重,信心不足。

  然而,太子查理所企求的依靠力量,在法国已经出现。十五世纪初叶的法国,还不可能形成民族国家。但形成民族国家的因素已开始萌芽、发展。百年战争促进法国人民爱国心的滋长。法国人民逐步认识到,他们所受的灾难,是由于英国侵略军的蹂躏、掠夺以及因此而加重的负担。封建内战,也因英王的插手而恶化。不赶走英国侵略者,人民的生活和生命,就无法得到保障。而建立一个独立,安定的国家,就需要巩固王权。爱国和尊王,在当时法国人民的思想上是联系在一起的。太子查理,是被英国侵略者和亲英势力所排挤的法国王位的继承人,人民的爱国心寄托在他的身上,并非偶然。这种爱国心,在贞德的活动上体现出来。

  贞德,是法国东北香槟和洛林交界处一个小村子的农家姑娘。她约生于1412年初。她的村子在大路旁,经常可以听到各地传来的消息。她听到了英国侵略者的横行跋扈和法国人民的深重苦难,也听到亲英的法国贵族和王后所干的坏事;她知道法国太子被驱逐,在卢瓦尔河以南徬徨,她也为英国侵略军进一步吞并法国的灾祸而担忧。几年以来,一种强烈的感情和愿望,使她决心解救法国,向太子请缨,从军效劳。她的爱国热情和她对宗教的虔诚,使她幻觉到,天使长和圣徒在闪耀的光辉中授予她神圣的使命:从英国统治者手中挽救法国。1429年初,她听到战略重镇奥尔良城被英军围攻情况危急的消息,就在邻近小城一个贵族军官支持下,身披武士胄甲,骑马去见太子。

  贞德见到踌躇不定的太子后,首先就坚定他抗英复国的信心和决心。“我告诉你,凭上帝支持,你是法兰西真正的继承人,国王的太子。”来自民间的贞德为查理带来了人民的爱国热情。她说服太子给她军队去救援奥尔良。1429年4月底,贞德率领的援军冲入奥尔良城。她的坚强英勇鼓舞了法军士气,也使敌人闻风丧胆。5月8日,奥尔良城全部解围。这使法国被动的作战局面开始改观了。

  奥尔良一战后,贞德认为法国的当务之急是要有自己的国王。她力劝太子按照传统去兰斯大教堂举行法国国王的加冕礼。可是,从法国中部到东北边境的兰斯,有相当长的距离,还得经过许多被英军和亲英派贵族占领的城市,事实上,这是一次进军。太子听从贞德劝说后率军起程,沿途城市一一被法军攻克。7月17日,查理在兰斯大教堂举行了国王加冕礼,称查理七世(1429—1461年)。

  贞德的名声传遍全国。农民、市民闻风而起,在各地和英国侵略军斗争。贞德继续披坚执锐、身先士卒地作战。但是一个农村姑娘享有这么大的威望,使法国的贵族担心乃至害怕。1430年5月下旬,贞德在康边城附近和敌军作战,在撤退回城时,城门却在她面前关闭。结果,她被勃艮第派军队所俘。勃艮第派以1万金克朗把她出卖给英国人。1431年5月24日,被英人以异端女巫的罪名,在卢昂的广场上活活烧死。死时,她的年龄不满20岁。

  贞德的光辉事迹,正是广大法国人民心胸中萌发的爱国心的象征。法国人民迅速、广泛、热烈地响应贞德的号召。在查理加冕后不久,法国东北部的许多城市,包括兰城、索亚松、普罗文等,一个又一个地开城门欢迎查理。活动在各地的武装力量,很多是城乡穷苦人民和下层教士组成的。他们在查理的将领率领下参加反英战争。不少城市市民,或向查理献城,或驱走英人和亲英势力。在此情况之下,查理七世进入巴黎(1436年4月)。英王占领的领地、城市,先后被查理七世的军队克复:诺曼底在1450年,基恩在1453年,加斯科尼已没有英国领主。勃艮第公爵在不利的形势下,只能同英国分手而同查理七世讲和。百年战争,在1453年以法胜英败而最后结束。除了加来港还被英国占有外,英王在法国的占领地全部由法王收复。

  百年战争终结了。法国受战争的破坏是严重的。可是,战争也洗刷了封建领主制留下的阻碍它前进的东西。英国封建侵略势力已被赶出;法国的封建诸侯割据势力,虽在路易十一(1461—1483年)时期才被最后削平,但查理七世已奠定了王权集中、国家统一的基础。英国对法战争的失败,使大封建主失去在法掠夺土地,财富的希望,于是,英国封建主内部斗争恶化,爆发了三十年的封建内战玫瑰战争(1455—1485年)。在战后建立的都铎王朝(1485—1603年),才统一全国,建立起君主专制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