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日本投降的真正原因

时间:2017-09-01 17:27:52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由于受到中国、朝鲜以及东南亚各国人民抗日武装斗争和美军全面反攻的沉重打击,日本法西斯在亚洲、太平洋战场节节败退,陷入了内外交困、走投无路的境地。继意大利法西斯1943年9月签订无条件投降书和德国法西斯1945年5月签署无条件投降书之后,日本法西斯终于被迫于1945年8月15日宣布投降,并于9月2日签署了投降书。日本法西斯的投降,宣告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德、意、日法西斯的彻底崩溃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伟大胜利而告终。

  日本在亚洲、太平洋战场的全面溃败

  早在1943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整个战局发生了根本性转变,法西斯阵营转入守势,反法西斯阵营转入攻势。1943年2月2日,历时160天的斯大林格勒大会战宣告结束。斯大林格勒大会战的胜利,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转折点。在北非战场,英、美联军于1943年初从东西两方面夹击德意军队,占领突尼斯和比塞大,迫使德、意25万军队于5月投降,胜利地结束了北非战争。在西欧战场,美、英军队于1943年7月10日从西西里岛登陆。7月25日,意大利发生政变,组成了巴多里奥政府,拘禁了墨索里尼。9月3日,巴多里奥政府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10月13日,意大利正式退出法西斯同盟,向德国宣战,德、意、日三国轴心同盟开始瓦解。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从1943年起,日本法西斯在亚洲战场亦日益陷于重重困难的境地,开始在太平洋战场上节节败退。①至1945年3月,美军已控制了整个菲律宾。这不仅使西南太平洋的日军与本土完全孤立,而且由于切断了海上运输线,使日本失去了南洋地区的丰富资源。

  1945年2月,美军开始向小笠原群岛的中心岛屿硫黄岛进袭。由于该岛距东京仅1200公里,又是日本本土与马里亚纳群岛空中联系的唯一中继基地,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日军派有2万1千人防守,准备拚死顽抗。美军从2月16日开始轰击硫黄岛, 2月19日,美军开始登陆,激战一个多月,于3月26日占领该岛。除200人被俘外,岛上日军全被击毙。美军阵亡约7千人,负伤约2万2千人。

  美军占领硫黄岛后,便开始使用该岛机场对日本本土进行轰炸,并向冲绳岛进攻。冲绳岛是通向日本本土的门户,战略地位更为重要。守岛日军8万6千多人。美军对冲绳进行了海空军的预备性轰击后,于4月1日开始在冲绳登陆,5万人很快上了岸,先头部队占领了二个机场。经过激战,于4月18日占领冲绳北部。4月19日南部登陆美军对日军主要阵地发动攻击,遭日军反击,伤亡很大。至5月底,美军沿冲绳岛东西海岸南下,包抄日军主要阵地,于6月21日宣布占领冲绳岛。日军守岛司令官牛岛满中将及其参谋长长勇于24日剖腹自尽。美军打扫战场的战斗继续到6月底才告结束。在冲绳战役中,日军6万5千人被歼,非战斗人员牺牲约10万人。日本空军也大批出动轰炸美军舰艇,其中仅自杀性的特攻飞机就达2393架,共炸沉美军舰艇15艘,炸伤200多艘。美军共战死12,281人,损失飞机763架,其中包括英军飞机98架。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美军占领冲绳后,迅速修建了空军基地,又利用从中国和马里亚纳群岛起飞的B-29轰炸机对日本九州空袭,使日本法西斯面临着灭顶之灾。

  同在太平洋战场一样,日本在亚洲战场也不断受到沉重打击,步步走向崩溃。

  在中国战场,日本为了挽回颓势,发动了打通从中国东北到印度支那半岛的“大陆交通线”的豫湘桂战役,从1944年3月到年底八个多月,侵占了河南、湖南、广西、广东、福建等省大部和贵州省一部,包括平汉线南段、奥汉、湘桂三条铁路干线和150座大小城市,得逞于一时,但日本大量兵力被牵制在中国战场。抗日根据地牵制了60%以上的侵华日军和95%以上的伪军,从1941年7月到1943年7月,八路军、新四军对敌作战4万2千多次,毙、伤、俘日伪军33万多人,1943年底到1944年春,各抗日根据地的人口由1942年间的五千万上升到八千多万,八路军、新四军从1942年间的30万恢复到47万。各抗日根据地部队在华北、华中和华南敌后战场展开了局部反攻,1944年全年作战2万多次,消灭日伪军35万多人,收复国土八万多平方公里,解放人口1,200多万。人民军队到1945年春发展为91万,民兵220万,解放区增为19个,面积95万平方公里,人口近一亿。中国军民长期坚持抗日武装斗争,使日军侵华部队100多万人一直被牵制在中国战场,处于被动挨打的困境,有力地支援了世界反法西斯其他战场。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在中缅地区,以中国军队为主的中美联军于1944年到1945年初在缅北展开攻势,驻云南的中国远征军收复滇西失地后,也向中缅边境推进。1944年8月,中国远征军攻占北缅中心密支那,缅甸北部被中美联军所掌握。1945年1月,缅北和滇西的中国军队在滇缅边界附近的芒友会师,终于打通了滇缅公路。英印军队在1943年11月至1944年7月,抗击了侵入印度东部英帕尔地区的10万日军,使日军死三万,伤病四万五千,被迫狼狈撤退。英帕尔战役惨败后,日本大本营于1944年9月要求“确保缅南”,企图顽抗。1944年冬,英印联军大举反攻,1945年3月,又以空降配合,攻击仰光。中国缅甸远征军亦于1944年冬从密支那南下,于1945年3月底与英军会师于乔姆克。5月2日,英军占领仰光。日军除战死者外,有七、八万饥饿士兵“最后一边爬动,一边呓语,呻吟着死去”。在中、美、英盟军反攻缅甸时,缅甸“反法西斯人民自由同盟”组织的抗日武装缅甸革命军,在各地不断袭击日军后方和破坏日军交通线,给中、美、英盟军收复缅甸的反攻以有力的支援和有效的配合。

  马来亚共产党组织的人民抗日军,在山林中开展游击战争,在斗争中发展到八个独立支队,七千多人,在三年半的抗日斗争中歼敌上万名。

  菲律宾共产党在吕宋建立人民抗日军,开展游击战争。民抗军在1942—1944年对敌作战1200多次,歼敌25000人。1944年秋,人民抗日军发展到一万多人,配合美军于9月向吕宋中部发动总攻,解放大批地区,建立地方民主政权,部队迅速发展到10万人,吸引和牵制了大量日军,并有力地支援了美军的登陆作战,攻占马尼拉。

  朝鲜、越南、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国人民,都先后建立了抗日武装,坚持抗日斗争,牵制了大量日军,有力地配合了盟军的反攻。

  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形势的根本转折,美英盟军在东南亚和太平洋对日作战的节节胜利,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和亚洲各国人民反对日本法西斯侵略和奴役的斗争,决定了日本法西斯必然灭亡的命运。

  日本战时经济的崩溃和人民反战情绪的增强

  随着日本在军事上的不断失利,本来已极其脆弱的、建立在军事进攻基础之上的日本战时经济,迅速走向崩溃。

  日本帝国主义的致命弱点是其资源极其贫乏,日本经济的重要特点是主要原料依赖进口。日本法西斯一直采取“以战养战”方针,企图通过掠夺占领区和殖民地支撑其战时经济。在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抗日战争的打击下,日本法西斯的掠夺计划始终不能如愿。其掠夺的资源,又靠海上交通线运送到日本国内,一旦海上交通线受阻,就会影响到原料的运输,日本经济一旦减少或中断原料供应,就将发生危机。在美舰、美机的袭击下,日本海上交通线上的商船损失惨重。从1942年1月到1944年12月,日本商船损失共6,637,831吨,超过同一时期造船总吨位的一倍以上,日本商船的总吨位也从1942年的6,052,223吨减少到194 4年12月的2,847,534吨。这使日本主要原料的进口大受影响。与1941年相比,1944年的原料输入量,除大豆和锡以外,都大幅度下降。煤减少了59%,铁矿石减少了64%,棉花减少了74%。特别是石油输入量的锐减,更沉重地打击了日本经济。日本预计在1942年至1944年可从占领区掠夺680万吨石油,实际上只得到520万吨。原料输入的减少,使工农业生产迅速下降。1944年同1941年相比,以1935年至1937年为100的话,工业总指数从169下降到86,以1933年至1935年为100,农业总指数则从1940年的106.9下降到1944年的82.4。到1945年,日本的生产比1937年时减少近一半,农业生产量亦比1937年几乎缩减了一半。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由于轻工业和农业的极度衰退, 日本人民生活水平不断下降,而日本法西斯的种种战时措施,更使日本成了一座军事苦役营。战争期间,税收增长了12倍,工人的平均工资仅增加1倍,国家规定的物价虽仅上涨了147%,但实际上无货可买,只能靠黑市。黑市物价则成倍增长,从1938年12月到1944年10—12月,主食上涨了21倍,蔬菜上涨了9倍,肉类上涨了23倍,烟草上涨了32倍。从1941年起,工人每天工作时间普遍延长到15.6小时。全国青壮年在沉重的劳动之外,还必须参加操练。到兵营集中受训时,还要自备路费、饭费,以至被褥费、火炉费等。以1939年12月对木炭实行配给为开端,日本法西斯规定的配给范围越来越扩大。居民口粮配给量自1941年4月实行口粮配给制后,成年男子每天仅能领大米340克,重体力劳动者也只能领405克到600克。1943年开始实行“综合配给制”,用小麦、薯类、豆类甚至豆渣代替大米。1944年底至1945年夏,又把口粮配给量减至成年男子330克,有时还领不到。从事重体力劳动的人每天也只能领到390克的配给量,1944年时连干菜和橡子面也被列为“主食”。衣服类虽然实行票证制,但市场上实际无货可买,等于画饼充饥。日本法西斯还对劳动力实行强制登记和征用制度,1944年征用工人288万,1945年投降时达到616万人。被征用的苦力工人在宪兵和警官的监督之下,集中住宿,实行皮鞭和饥饿制裁。许多妇女亦被迫到矿山、军事工厂从事重体力劳动。日本法西斯还强制全国人民“献铁”,搜尽一切金属用品,用陶瓷制品代替所有金属制日常生活用品。凡此种种,已使日本人民怨声载道。

  由于战争的需要,日本军费无限膨胀,到1944—1945年预算年度时, 日本法西斯编制的军事预算达380亿日元,占国家财政岁出的75%,在1945年编制新年度预算时,预计军费支出达850亿日元,占国家财政岁出的85%。日本财源已经枯竭,只得拼命滥发国债,使通货极度膨胀,财政经济迅速崩溃。

  日本法西斯已把日本拖进了民穷财尽、彻底崩溃的绝境,连他们也在1945年6月的一次御前会议报告中哀叹道:“随着战局的紧迫,陆海交通及重要生产日益停滞不前,粮食的紧张也日益严重,因而综合发挥现代物的战力则极为艰难。”

  随着日本法西斯侵略战争走向失败和日本战时经济的彻底破产,日本人民的反战厌战情绪更为强烈。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在日本法西斯发动的整个侵略战争期间,日本人民始终是反对战争、反对法西斯统治的。日本共产党的地下组织一直坚持进行反战、反法西斯的斗争。尽管日本统治者一再发布禁令,1938年至1944年间,仍有劳资纠纷4,200多次,参加者近30万人,其中带有罢工或其他尖锐形式的斗争1,700多次,参加者16万多人。在白色恐怖下,“怠工”成为普遍的斗争形式。连军需工厂的缺勤率一般亦为15—20%,1944年高达50%。农村租佃纠纷,1937年至1941年,每年发生3,100至6,100多次,参加的佃农自2万至6万多人。1941年至1944年间,总计达10,640多起,参加人数为91,420人。

  在普遍的厌战情绪中,明确表示相信战争已经失败,希望早日结束战争的人日益增多。据统计,1944年6月,日本国内对战争抱绝望情绪的人比1943年12月增加一倍。1945年8月日本内务省警保局的一份报告承认,“最近发生的对天皇失敬、反战反军及其他不轨言论,匿名投书和张贴匿名传单等情况,概括说来是这样”:1942年4月至1943年3月,总计308起,每月平均近25起;自1943年4月至1944年3月,总计406起,平均每月34起;自1944年4月至1945年3月,则总计达607起,平均每月51起。尤其是他们承认广大劳动人民的反战厌战情绪已经发展到“诅咒和怨恨天皇”的地步。当时的内阁书记长官迫水久常在1945年6月惊呼:国内出现了“对现存制度的不满”!

  在中国战场上,许多日本进步人士和反法西斯战士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共同进行斗争。1938年,日本反法西斯战士鹿地亘逃到重庆后组织了“反战同盟”。1938年在华北前线被俘的10名日本士兵,在八路军帮助下,于1939年11月7日组织了最早的士兵反战组织“觉醒联盟”。1940年夏,日本共产党领导人冈野进(即野坂参三)到延安后,组织了“日本人民反战同盟”,后发展为“日本人民解放联盟”。1940年10月,延安设立了“日本工农学校”,学员达250人。这些觉醒了的日本士兵,在前线协助八路军作战,利用喊话、散发传单、投递慰问袋等办法,向日本士兵进行反战宣传工作。

  在前线,日本侵略军的士气低落,军内逃亡事件频繁发生。1943年,日本前线士兵投诚20人,逃亡1,023人,1944年1月到7月,投诚40人,逃亡1,085人。士兵厌战而对指挥官不满,经常发生毁坏军用物资,侮辱军官的事件。

  日本人民从后方到前线的各种反战厌战、反法西斯的活动,成为从内部促使日本法西斯总崩溃的一个重要因素。

  日本统治集团“本土决战”幻想的破灭

  在内外交困、面临彻底崩溃之际,日本统治集团为维护摇摇欲坠的“国体”天皇制,开始考虑改变策略,企图以“政战两略”即征战与议和两手求得体面地“结束战争”。一直掌握首相推荐大权的宫廷集团(包括曾任首相的重臣)认为,要这样做,必首先排除东条英机。当侵略日军在各战场上不断败退,国内厌战和反战情绪高涨之时,身兼数职(总理大臣、外务大臣、内务大臣、陆军大臣、文部大臣、商工大臣)、掌握军政大权的东条英机便成了众矢之的,在1944年时甚至出现了陆军少佐(少校)津野田知雄暗杀东条的计划。美军于1944年7月7日占领塞班岛遂成为倒阁的直接动因。宫廷集团的中心人物、内大臣木户幸一在重臣、海军大将冈田启介配合下,先迫使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辞职,继而迫使东条英机于7月18日下台。东条内阁的倒台,表明日本法西斯统治走向崩溃、日本统治集团内部开始瓦解。

  东条垮台后,于7月22日组成小矶国昭内阁。小矶内阁成立不久,8月19日召开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决定通过了《对世界形势的判断》和《今后应采取之战争指导大纲》两个文件。《判断》认为,“自今年夏秋起,战争和政治局势的演变均将日趋严重”。“帝国应在采取政治策略措施的同时,坚决向完成战争迈进”。《大纲》的方针是:“维护皇土,坚决完成战争”。在对外策略中则规定:“对苏保持中立,进而求邦交之好转”;“对重庆迅速发动有组织的政治工作,以求解决中国问题”。小矶内阁的口号是“完成战争”和“突破困难”,8月4日提出了“一亿国民总武装”,一面幻想“有利的议和”,一面准备“本土决战”的方针。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小矶内阁按8月19日会议决定,开始执行利用苏联“斡旋和平”和对国民党政府开展和谈的计划,并幻想能靠日军在菲律宾战役中获胜以扭转局势,从而出现对日有利的“结束战争之良机”。小矶内阁企图通过汉奸汪精卫同国民党政府“议和”,汪死于名古屋后又利用汉奸缪斌开展“议和”活动。9月5日,最高战争指导会议提出“议和”的主要条件有:蒋介石还都南京,汪蒋合流;如果驻华美英军队撤退,日本也完全撤兵;伪“满洲国”不得改变现状,等等。

  事态的发展,使小矶内阁的种种如意打算全部落空。10下旬的莱特湾海战使日本联合舰队遭到毁灭性打击,从此一蹶不振;菲律宾亦于1945年3月丢失;继丢失硫黄岛之后,美军于1945年4月1日又在冲绳登陆,冲绳丢失已为期不远。日军是失败接着失败,“良机”的到来毫无希望,美军轰炸日本本土倒是千真万确的开始了。“对外策略”中的“议和”幻想也开始破灭:苏联方面,斯大林在1944年十月革命纪念日演说中明确指出:“日本是侵略者,对侵略者必须采取彻底的措施。”对国民党政府的“和平工作”,也因国民党政府未做出日本所期望的反应和日本政府内部意见分歧而毫无进展。在危局中焦头烂额、走投无路,被称为“木炭内阁”的小矶内阁,遂于美军在冲绳登陆的4天后,被迫总辞职。

  经内大臣木户幸一等人推荐,昭和天皇命枢密院长、前侍从长铃木贯太郎海军大将组阁。4月17日成立的铃木内阁是个准备投降的过渡内阁,人称“投降内阁”和“两栖内阁”。铃木内阁的成立意味着日本法西斯军事独裁体制的全面崩溃,以木户为中心的宫廷集团掌握了决策权。从此,日本统治集团一面虚张声势,叫喊要与美军“决战”以求得“体面的议和”,一面又企图通过种种途径,向反法西斯同盟国“求和”。

  铃木组阁不久的5月7日,德国法西斯向盟国无条件投降,日本法西斯已在世界反法西斯力量的包围中,陷于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彻底孤立境地。昭和天皇于6月8日召开御前会议,决定了《今后应采取之最高战争指导基本大纲》。《大纲》表示,要“坚决完成战争”,建立“本土决战”体制, “以适应举国一致之皇土决战”。6月18日,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召开并一致决定:“当我方尚拥有相当战力期间,以通过第三国,特别是苏联倡议和平为宜,最好能导致包括美英也承认我国体之和平。以9月以前能结束战争最为有利”。日本军部法西斯集团为进行“本土决战”进行了具体准备,妄图配备陆海军兵力350万人,特攻飞机一万架, 海上特攻飞机3,300架,他们设想的“本土决战”战场为九州南部和东京周围的关东地方两处。铃木内阁根据6月8日决定的《大纲》精神,于6月22日公布了《义勇兵役法》,规定15岁至60岁的男子和17岁至40岁女子全部服兵役,组成“国民义勇战斗队”,实行“全民总动员”,建立“总体战体制”,妄图拼死顽抗。

  为谋求“有利的议和”或“体面的和平”,木户在6月9日向昭和天皇提出了内容具体的《收拾时局对策草案》,其中心内容是,“请求目前尚处于中立关系的苏联代效调停之劳”,以求“体面的媾和”。其条件是,日本“放弃对占领地区的领导地位”,“主动撤军”;日本仅“满足于最小限度的国防”。东乡茂德外务大臣曾委托广田弘毅会见苏联驻日大使马立克,试图寻求无条件投降以外的议和条件。7月12日,昭和天皇决定派前总理大臣近卫文麿公爵为特使,赴莫斯科谈判。近卫认为,如果与苏联谈判失败,就直接同美、英谈判。近卫在为赴苏谈判准备的《和平纲要》中规定,只以“保住皇统”为条件,不得已时也可考虑“当今天皇主动让位”,并且考虑放弃冲绳、小笠原群岛、库页岛和千岛群岛北部,以及修改宪法。7月13日,日本驻苏大使佐藤尚武向苏联政府发出了日本将派近卫特使访苏的照会。

  但是,无论是“本土决战”的垂死挣扎计划,还是请苏联调停谋取“体面媾和”的美梦,都很快化为了泡影。6月21日美军占领了冲绳,已使日本统治集团中一些人清楚地看到“本土决战”无望,只能使日本本土化为废墟。所谓“本土决战”, 虽然摆出“背水一战”、“乾坤一掷”的架势,但实力空虚,力不从心,纯属虚张声势,自欺欺人。当时日本本土的驻军,只有日本全军的1/5,仅就陆军而言,全部动员起来的“五体俱全者也不过200万人”,而且正规军的装备率连50%都达不到。所谓“义勇队”,也不过是法西斯体制崩溃之际的徒有虚名的最后一次“动员”,除清理空袭后的废墟和充当劳工外,“义勇队”一事无成。他们的“武器”,都是些100多年前“江户时代的家伙”。连铃木在首相官邸观看“武器展览”,面对着竹枪、弓箭、钢叉时,也不禁哀叹道:“太不像话了”!美国空军对日本全国大、中、小城市的空袭,使整个日本已朝不保夕、人人自危、早无战斗力可言。

  对苏联发出的派近卫特使访苏照会,进而请苏调停进行议和谈判的试探,亦一一落空,日本统治集团等来的回答是盟国公布的敦促日本投降的《波茨坦公告》和后来的苏联对日宣战。

  盟国对日本的最后作战

  1945年7月26日, 中、美、英三国敦促日本法西斯无条件投降的《波茨坦公告》①宣称: “日本必须决定一途,其将继续受其一意孤行之军人之统制, 抑或走向理智之路?”“吾人通告日本政府立即宣布所有日本武装部队无条件投降,并对此种行动诚意实行予以适当即充分之保证。除此一途,日本即将迅速完全毁灭。”“开罗宣言之条件②必将实施”。《公告》还暗示盟国已拥有原子弹,其效能可使“日本本土完全毁灭”。

  早在《公告》发表前一年,美国空军已从1944年6月15日开始对日本本土进行持续的大规模轰炸,11月1日起更对日本使用B—29重型轰炸机进行“地毯式轰炸”。太平洋战争期间,日本本土被投弹16万吨,其中14万多吨是B—29机所投。1945年3月美军占领硫黄岛后轰炸更为频繁,平均每月3,000多架次,7月份高达二万架次。特别是3月9日和5月19日对东京的两次大空袭, 使东京损失最为惨重。3月9月至10日大空袭,使东京15平方英里的人口密集区化为焦土,市民被烧死者达九万八千人。5月19日大空袭,使皇宫的部分宫殿亦被烧毁,东京市区一半以上化为一片灰烬。美军不加区别地对日本大中小城市98座进行狂轰滥炸,其中72个城市并无军事设施,甚至“避开要害部门而过”。美国对日本滥施轰炸,一方面使日本全国生产陷于瘫痪状态,亦使日本统治集团受到震惊,起到迫使其尽快投降的作用,另一方面, “已经隐藏着战后要在美国统治下把日本培育成远东工厂的意图”,因而受到世界公正舆论的谴责。截至日本投降,被炸大城市的烧毁率为:京滨地区为56%,名古屋为52%,阪神地区为57%。中小都市也在40%以上,个别城市如福井市高达96%。共烧毁房屋221万户,受灾人920万,炸死35万,炸伤42万。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日本法西斯的溃败和投降

  美国于1945年7月16日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后,为掌握对日最后一战的主动权,总统杜鲁门决定向日本投掷仅有的另外两颗原子弹。8月6日上午8时15分, 美国在居民密集的广岛市投下了第一颗原子弹,9日上午11时30分,又在长崎投掷了第二颗原子弹。如将爆炸后几年内因原子病而死亡者计入在内,广岛死亡20万人左右,长崎死亡12万2千人。美国投掷原子弹,确实可使美国军人减少牺牲,也造成日本统治集团的恐惧,加速了他们作出日本投降的决定,但美国使用这种大规模的杀人武器时,日本败局已定,从军事来说是毫无必要的,而且死伤的大部分是和平居民。

  8月8日夜11时(莫斯科时间为下午5时),苏联政府对日宣战。9日零时,百万苏联红军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猛烈攻势向侵占中国东北的关东军及朝鲜、库页岛日军发起全面进攻。当时关东军有60至70万人,精锐已抽调南下,装备水平亦大不如前。在苏军打击下,一周之内即迅速崩溃。除8万3千余人被歼灭外,其余59万4千人全部投降。

  与此同时,中国和亚洲各国人民也对日本侵略军展开了大反攻。

  在中国敌后根据地战场,于苏联宣布对日作战的第二天,即8月9日,毛泽东发表《对日寇的最后一战》,指出:“最后地战胜日本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时间已经到来了”,“中国人民的一切抗日力量应举行全国规模的反攻”①翌日, 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发布大反攻命令,要求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武装向日伪军展开全面进攻,并限令日伪军无条件投降。11日,八路军总部又发布六项命令,要求各解放区武装部队展开积极进攻,迫使日伪军投降。八路军、新四军及其他人民武装,在东北、平津、归绥、太原、平汉、陇海、济南、胶东、津浦、沪宁、运河、广(州)九(龙)前线,向日伪军发起猛烈反攻,取得了巨大胜利,占领了广大农村。在总反攻期间,收复国土31万5千平方公里,解放190座城市。歼灭日伪军23万人以上。

  在中国国民党战场,蒋介石集团在美国支持下,也展开反攻,抢占和接受沦陷区。国民党军队主要是占领城市。国民党陆军总司令部指派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到洛阳、第二战区司令长官阎锡山到太原、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顾祝同到杭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刘峙到南阳、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孙蔚如到武汉,第七战区司令长官余汉谋到潮汕、第九战区司令长官薛岳到南昌、第十战区司令长官李品仙到徐州、第十一战区司令长官孙连仲到天津、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傅作义到归绥、第二方面军司令长官张发奎到广州,第三方面军司令长官汤恩伯到上海、第四方面军司令长官王耀武到长沙“接受日寇投降”。

  1945年9月9日, 日本派遣军总司令官冈村宁次大将在南京向中国政府代表何应钦上将签署了投降书。标志着中国人民的八年艰苦、英勇的抗战,终于取得了最后的胜利。

  在朝鲜,金日成将军命令长期战斗在朝鲜和中国东北的朝鲜人民军转入全面反攻,发动解放祖国的大决战。并在苏联红军帮助下解放了朝鲜,结束了日本帝国主义长达36年的殖民统治。

  在越南,1945年8月13日印度支那共产党在新潮召开全国代表会议,决定举行总起义。当天夜里发布了总起义命令。越南从北到南到处都爆发了人民武装起义。8月17、18日,首都河内数十万群众举行政治总罢工。19日,10万群众的示威游行转为武装起义,当晚,起义军解放了河内。8月23日爆发顺化起义,25日爆发西贡起义。日本傀儡政权保大“皇帝”被迫下台。越南八月革命取得了最后胜利,不仅制服了日本法西斯,而且推翻了近百年的帝国主义统治和上千年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

  在马来亚,抗日军于1945年8月通过英勇的战斗,强令日军投降,并接管了城市和乡村。9月5日,英军在新加坡登陆。9月12日,日军向盟军东南亚战区最高司令蒙巴顿将军投降。

  美国对日本本土的轰炸及投掷原子弹,苏联的对日宣战,以及中国和亚洲其他各国人民的大反攻,敲响了日本法西斯的丧钟,终于迫使日本除迅速接受波茨坦公告宣布投降外,别无他途。

  日本法西斯投降

  在中美苏英及亚洲其他各国人民的共同打击下,日本法西斯已完全陷入绝境。1945年8月9日上午10时30分,日本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在皇宫内举行,铃木首相首先表示,鉴于于目前形势,日本只有接受波茨坦公告。陆军大臣阿南惟几和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要求先讨论应否把战争继续下去,海军大臣米内光政建议附带条件接受波茨坦公告。外务大臣东乡茂德认为只可讨论附带“维持国体”条件一个问题。由于意见分歧,未能取得一致意见。同日下午2时半至晚10时半,铃木内阁连续召开紧急会议。 阿南等仍主张除“维持国体”外,还必须附带三个条件:日本自行处理战犯;自主解除武装;盟军不得进驻日本,万一进驻,也应限制在最小范围内以最低数量实行短期占领。因此仍未做出任何决定。同日午夜,昭和天皇在皇宫防空洞内召开御前会议,会议讨论了两个多小时,与会者意见形成三比三,仍相持不下,毫无结果。铃木根据事前同木户内大臣等人的默契,在会议即将结束时起立面请天皇“圣断”。天皇表示本土决战毫无可能,只有接受波茨坦公告。御前会议遂于10日凌晨2时30分结束。铃木立即召开内阁会议,让阁员们在同意接受波茨坦公告的文件上签字。10日上午6时45分,日本外务省打电报给驻中立国瑞士和瑞典的日本公使,请两国政府将日本接受波茨坦公告的照会转交中美苏英四国政府,但附有一项“谅解”,即认为波茨坦公告“不包含变更天皇统治国家大权的要求”。

  8月12日凌晨,日方收听到美国广播同盟国的答复,12日下午6时后,日本驻瑞士和瑞典公使相继发回美国国务卿贝尔纳斯代表美英苏中四国政府的正式复照。主要内容是:“自投降之时刻起,日本天皇及日本政府统治国家之权力,即须听从于盟国最高司令官”,“按照波茨坦公告,日本政府之最后形式将依日本人民自由表示之意愿确定之。”对此复照,日本统治集团再次争议。13日上午9时,最高战争指导会议开会,下午4时,内阁又举行会议,争论均无结果。与此同时,美军舰基飞机猛烈轰炸关东和东北地区,又在广播中谴责日本故意拖延时间,并从13日下午5时至14日清晨派出飞机在东京等地大量散发日语传单,载明8月10日日本政府接受波茨坦公告的照会电文和同盟国的复照。这样就把日本政府一直讳莫如深的交涉秘密公诸于日本人民,使日本统治集团深为不安。14日上午10时50分,天皇再次在防空洞召开御前会议,会上仍争议不定,最后,天皇在凄惨沉寂中开始讲话。他说:“我的异乎寻常的决心没有变……如果继续战争,无论国体或是国家的将来都会消失,就是母子都会丢掉。现在如果停战,可以留下将来发展的基础。……希望赞成此意。”天皇讲话后,铃木表示当即起草停战诏书。会议于正午结束后,日本政府随即拟就一份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的诏书以及给同盟国的电报稿。这两份文件于14日23时拍发,天皇诏书还于23时20分录了音。近卫第一师团中的几名法西斯军官于14日深夜至15日凌晨,闯进皇宫,图谋劫夺天皇诏书录音盘,事败自杀。15日晨,陆军大臣阿南切腹自杀。此后,一批死硬的法西斯分子如陆军元帅杉山元、陆军大将本庄繁等亦纷纷自杀。15日正午,日本广播协会广播了天皇宣读“终战诏书”的录音。至此,日本正式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向盟国投降。标志着日本法西斯彻底崩溃。

  8月15日,铃木内阁总辞职。8月17日,皇族东久迩稔彦组阁,近卫文麿以副首相身份参加内阁,重光葵担任外相。同日,昭和天皇发布敕谕,命令国内外日本军队立即停止一切战斗行动。

参加投降签字议式的日本代表团,前排左为日本外相重光葵,右为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

参加投降签字议式的日本代表团,前排左为日本外相重光葵,右为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

  8月28日,美军先头部队在东京附近的厚木机场着陆,开始对日本本岛实行占领。

  9月2日上午9时,在停泊于东京湾的美国战列舰“密苏里号”上举行了签降仪式。首先由日本外相重光葵代表天皇和政府、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代表大本营在投降书上签字。接着麦克阿瑟上将以盟国最高司令官的身份签字。然后是接受投降的9个盟国代表分别代表本国依次签字:美国代表尼米兹海军上将、中国代表徐永昌将军、英国代表布鲁斯·弗雷泽海军上将、苏联代表杰列维扬科中将、澳大利亚代表托马斯·布莱梅将军、加拿大代表穆尔-戈斯格罗夫上校、法国代表雅西·勒克莱尔将军、荷兰代表赫尔弗里希海军中将、新西兰代表艾西特空军中将。至此,正式宣告了日本法西斯战败投降,德意日轴心国发动的第二次世界大战,也以反法西斯同盟国的胜利而同时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