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龄为什么要起兵反奉是好人还是坏人 郭松龄倒戈反奉失败的原因

时间:2017-12-13 09:46:48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1925年11月23日,奉军第三方面军第十军军长郭松龄,在全国人民反奉运动的影响和推动下,突然在河北滦县倒戈起兵反奉,率部退出关内逼进沈阳,给予当时国内最大的反动军阀集团奉系军阀以沉重的打击,对中国政治形势的变化发生了重大的影响。

  郭松龄(1882—1925)字茂辰,辽宁沈阳人,出身于贫苦的塾师之家。幼年好学,“勤敏过人”。先就读于奉天陆军速成学堂,毕业后,在盛京总督衙门任卫队排长。1909年,随陆军统制朱庆澜入川,同情四川保路运动,并加入同盟会,受到民主主义思想的影响,怀有“改造东三省”之志。辛亥革命爆发时,郭回奉天活动,曾被捕入狱。1912年,张锡銮任东三省都督,郭任都督府少校参谋。1913年考入北京陆军大学,毕业后任北京讲武学堂教官。不久,朱庆澜任广东省长,郭随朱到广州追随孙中山革命,曾任韶关讲武学堂教官。在广东,他联络同志,“图谋改造东三省”,他认为“欲谋东三省之改造,非推倒军阀不可,欲推倒军阀非准备绝大牺牲不可”。因此他决定回奉天,投身军界谋取兵权,作改造东三省的准备。郭回奉天后,任东三省讲武堂教官,并不为张作霖所赏识,但受到张学良的钦佩。1920年,张学良任东三省巡阅使署卫队旅旅长时,乃保荐郭任该旅参谋长兼第二团团长。此后,郭一直在张学良身边,辅佐张训练军队,带兵打仗,成为张学良的心腹。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奉军整军经武,张学良任第二旅长,郭松龄任第六旅旅长,二、六旅联合办公,郭负实际责任,把它们训练成为奉军的精锐。由于他治军有方,加之张学良的推荐,得到张作霖的信任。第二次直奉战争时,张学良任第三军军长,郭松龄任副军长,成为掌握奉军精锐,举足轻重的重要人物。

郭松龄为什么要起兵反奉是好人还是坏人 郭松龄倒戈反奉失败的原因
郭松龄为什么要起兵反奉是好人还是坏人 郭松龄倒戈反奉失败的原因

  郭松龄在奉军中地位的迅速提高,引起奉军内部一些将领的不满和嫉妒。老派对新派力主改革早就不满,新派中的洋派杨宇霆、姜登选资格老、地位高,对郭的提升也很嫉妒,特别是杨宇霆经常在张作霖面前进谗言,借机排斥郭。但是郭松龄深受张学良所器重。赖“少帅”的庇护,使他的声望和地位得到巩固。1925年10月,郭松龄任正在编组中的奉军第三方面军第十军军长,因第三方面军军团长张学良不常在军中,所辖的第八、九、十军的编组都由他主持,实际上他就掌握了奉军的精锐部队。

  郭松龄的倒戈举兵反奉并非偶然,而是有其历史必然性。第二次直奉战争后,奉系军阀成为全国最大的反动军阀集团,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勾结皖系段祺瑞,控制着北京的中央政权,对内实行军事独裁统治、残酷压迫和剥削人民,镇压人民革命;对外勾结帝国主义,实行媚外卖国的外交政策,成为了全国人民的主要敌人。特别是随着奉系势力扩展到长江流域,所到之处,横征暴敛,敲诈勒索,纵兵扰民,奸淫掳掠,可谓无恶不作,广大人民对奉系军阀无不切齿痛恨。当五卅惨案发生,全国掀起反帝怒潮,奉系军阀却为虎作伥,到处帮助日、英帝国主义疯狂镇压群众爱国运动,残杀爱国志士,封闭爱国社团,禁止一切集会,摧残人民自由,充当帝国主义的帮凶和走狗,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无比愤慨,全国弥漫着反奉气氛,“从工人农民学生小商人以至一部分大资产阶级,几乎全体国民都站在反奉方面”①。中国共产党通过《向导》周报发表了一系列声讨奉系的战斗檄文,提出以“武装平民,打倒奉天军阀,废除不平等条约,建立平民的革命统一政府”②作为反奉总口号,号召人民“万众一心,不断奋起”,“打倒军阀,打倒帝国主义!”③在中国共产党的号召下,从北京、上海开始,各地相继举行“反奉倒段”群众大会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国民党左派和广州国民政府积极支持人民反奉运动。冯玉祥的国民军对反奉运动也表示同情和支持。就是其他派系的军阀,也因奉系大肆扩张受到威胁,因而利用人民群众的反奉气势,发动反奉战争。在全国人民反奉运动的打击下,奉系军阀已成为众矢之的,陷于各种反奉势力的包围之中,奉系内部的分化也进一步加剧,郭松龄倒戈反奉便是这种分化的突出反映。总而言之,郭松龄的民主主义思想、手握重兵的有利条件、奉系军阀内部矛盾的深化,都是郭松龄倒戈反奉的重要原因,但是,在全国人民反奉运动浪潮的推动和影响下,不满和反对张作霖、杨宇霆集团的穷兵黩武、祸国殃民的倒行逆施方是郭松龄倒戈反奉的根本原因。

  1925年10月,郭松龄奉命作为奉军代表赴日参观“秋操”(日本陆军大演习)。当时,张作霖为了实现“武力统一”的迷梦,正派日本顾问赴日乞援,并拟派代表与日本签订密约,以承认“二十一条”为条件,换取日本供给大批军火,用来进攻国民军。郭得悉此事,感到无比愤慨,当即将密约内容告知国民军赴日观操代表韩复榘,并对韩说:“连年军阀混战,争城掠地,杀人盈野,国家元气丧失殆尽,老百姓无法生活,强邻虎视眈眈,正在伺机而动。张作霖为了个人的权力,不顾一切,出卖国家。这种割肉饲虎,引狼入室的干法,无论如何我是不能苟同的。我是个军人,以身许国,不是个人的走狗,我不能昧着良心服从乱命,他若打国民军,我就打他。”④表明了他准备用武力反对张作霖的卖国、内战政策。当他得知孙传芳向奉军进攻,奉军在江南惨败的消息时,预感国内形势将发生重大变化,武力反奉的时机已经到来,便立即返国,准备起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