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特务体系的确立 国民党中统和军统的区别是什么

时间:2017-12-17 10:24:11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国民党特务体系由两大系统组成,一是“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中统”;一是“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

  军统是国民党特务体系中力量最强的组织,其核心人物是戴笠。戴笠在上海物品证券交易所认识了蒋介石、戴季陶等人,1926年春,南下投奔蒋介石。蒋介石让他入黄埔五期学习,戴笠表示要跟在蒋介石身边当差,蒋介石就留他在身边当勤务兵。戴笠把蒋介石身边的各种情况收集起来,简单地列出条目,放在蒋介石的桌面上。起初蒋介石不以为意,当做废纸丢到纸篓里。戴笠知道蒋没有看,便又从纸篓里拾起抹平,用压纸条压好,置之原处。这样引起了蒋介石的注意,蒋渐渐感到这可以弥补耳目之不足,于是开始注意戴笠。不久,蒋介石将戴笠编入黄埔六期骑兵科,蒋介石指示戴笠要重点注意军校两方面的情况予以密报,“第一类是注意同学中的思想情况,矛头指向共产党员的活动,革命军人青年联合会左派的活动;第二类是监视在校官佐的思想活动及生活有否腐化等情况”①。国民革命军北伐开始以后,戴笠受命赴敌人后方刺探、收集情报,然后用米汤写成密信,向蒋介石汇报,进一步得到蒋介石的信任。

“军统”头目戴笠
“军统”头目戴笠

  1927年8月13日,蒋介石下野。蒋的侍从副官胡靖安在上海纠集了一批黄埔军校的学生,组织了一个“密查组”,为蒋介石收集政治、军事情报。戴笠也是“密查组”的成员之一。1928年1月,蒋介石重新上台,戴笠被蒋介石任命为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上尉联络参谋,接替胡靖安领导“密查组”,主持情报工作。蒋介石批给戴笠特别活动经费,允许以“总司令部密查组”的名义招揽人员进行活动。在1929年至1930年间的蒋介石与反蒋派的战争中,戴笠的特务活动对于蒋介石战胜反蒋派,起了很大的作用。“密查组”就是军统的原始组织。

“中统”代理头目陈果夫
“中统”代理头目陈果夫

  蒋介石第一次下野上台后,国民党的另一个特务系统——“中统”的原始组织也开始建立。1928年2月,国民党召开了“二届四中全会”,蒋介石重新掌握国民党的党、政、军大权。党务方面自任组织部长,由陈果夫代理。为了消灭中国共产党,镇压革命群众;也为了打击国民党内的反蒋派别,蒋介石指使陈果夫把组织部内的“党务调查科”变成特务组织。党务调查科在国共合作时期的国民党组织部就已存在,当时的任务是:收集整理党内的各种资料,如党员的成分、经历、动态等,也做一般性的社会调查。特务化的党务调查科的任务则是:调查党员的思想、派系隶属,搜集共产党的情报以及各种非蒋派组织、人事的情报。党务调查科第一任科长由陈果夫的弟弟、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机要科主任陈立夫兼任。调查科下设采访、整理、特务、言文、文书等组。特务组虽与其他组并列,实际是调查科的核心。陈立夫向特务们宣传:特务组织是国民党最核心的组织,是党的耳目,特务活动就是为了保卫党、国家、领袖的安全,它与党国的命运息息相关。调查科成立后向武汉、上海、开封等重要城市派出特派员和工作人员,进行活动。

  “密查组”和“党务调查科”时期是国民党特务体系的萌芽时期。

  1931年12月15日,蒋介石在反蒋派的联合攻击下被迫第二次下野,直到1932年2月初,才重新上台。总结第二次下野的教训,为稳定自己的地位,建立独裁统治,蒋介石复职后积极加强特务组织建设。到1937年4月“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成立,国民党特务组织得到了巨大的发展。

  还在九一八事变前,蒋介石有感于统治地位的不稳,即示意嫡系贺衷寒等人联络黄埔学生,模仿意大利的法西斯党,酝酿成立拥护蒋介石为惟一领袖的组织。在南京二郎庙康济医院二楼设立了筹备处。筹备人有贺衷寒、滕杰、康泽、曾扩情等人。1932年1月中旬,蒋介石回到南京后,多次召开筹备人会议,予以具体的指导。1932年3月4日到6日连续三个晚上,蒋介石召集滕杰、贺衷寒、潘佑强、酆悌、桂永清、邓文仪、康泽、戴笠等人开座谈会。会上蒋介石指示:你们如果是总理的信徒,应从现在起实干、快干、苦干。3月8日,蒋介石亲自参加,在“励志社”礼堂成立了秘密组织——“三民主义力行社”。会上蒋介石作为社长监誓,与会者面对总理遗像宣誓:“余誓以精诚,力行三民主义,恢复革命精神,复兴中华民族,牺牲个人一切利益,服从命令,严守秘密,完成革命建国任务,如违誓言,愿受最严厉制裁。”②“力行社”由滕杰任常务干事兼书记,以贺衷寒、桂永清、潘佑强、康泽为常务干事,胡宗南、孙常钧、邓文仪、杜心如、萧赞育、韩文焕、李一民、曾扩情、酆悌、黄仲翔等人为干事,蔡劲军、邱开基、骆德荣、叶维、娄绍铠、干国勋、彭孟缉、易德明、戴笠、刘诚之、陈祺为候补干事。“力行社”下设书记、总务、组织、宣传、特务五个处,书记处书记滕杰,助理侯志明;总务处处长李一民,助理何日纲;组织处处长萧赞育,助理胡轨、李新俊;宣传处处长康泽,助理梁干乔;特务处处长桂永清,助理戴笠,一周后因桂永清筹设军校及军官干部训练班,由戴笠升任特务处长,郑介民任助理③。

  在成立“力行社”的同时,又成立了“力行社”的第二级外围组织“革命军人同志会”和“革命青年同志会”。 “力行社”为权力与政策机关,两个同志会为行动机构。1933年7月,又成立“力行社”的第三级外围组织“中华复兴社”,作为公开的活动机关,负责内外联系事宜。不知内情的人多把“中华复兴社”误解为特务组织,实际并非如此。 “复兴社”宗旨是:“(一)彻底实行三民主义,建设理想的三民主义国家。(二)坚决拥护蒋公为国家领袖。(三)以中国革命复兴运动为言论准则,并采纳德、意民族复兴运动的精神。”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