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简介资料 陈布雷为什么自杀遗书曝光大揭秘

2017-12-27 09:26:07 历史事件

  1948年11月13日晨,陈布雷因服用超剂量的安眠药,一睡不起, 自杀身亡。陈追随蒋介石二十余年,号称蒋介石的文胆,时任国民党中央政治委员会代理秘书长、总统府国策顾问、国府委员。此时,国民党军队尽失东北,又陷入淮海战场的漩涡。蒋介石穷于应付,焦头烂额。股肱重臣陈布雷的死,对他无疑是雪上加霜,打击至大。

  陈布雷1890年12月生于浙江慈溪县西乡官桥村,原名训恩,字彦及,布雷、畏垒为其笔名,以布雷闻名于时。

  陈布雷兄弟七人,居长,尚有姐妹六人,视堂兄陈屺怀为大哥。父亲陈依仁经营茶业,维持家庭生计。

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简介资料 陈布雷为什么自杀遗书曝光大揭秘
蒋介石的文胆陈布雷简介资料 陈布雷为什么自杀遗书曝光大揭秘

  陈幼习四书五经。14岁获宁波府试第一。与同学组织“覆满同志社”。1904年离家,先后就读于慈溪县中学堂、宁波府中学堂。1909年,毕业于浙江高等学校预科,转入正科中的文哲政法科,与邵元冲、邵飘萍同学。杭州公私立各校举办联合运动会,任会场新闻编辑, 自谓第一次从事采、编、印、发合一的新闻工作。参加“浙路拒款会”,反对借英款修建沪杭甬铁路。为宣传“铁路国有”,给上海《天铎报》寄信,刊出,此乃第一次在报纸上发表政论文章。1911年秋,浙高毕业,入《天铎报》任编辑,撰写短评和社论, 自取“布雷”笔名。武昌起义爆发,以“谈鄂”为题,连续发表十篇评论,称武装起义者为“革军”,布雷之名响彻京沪杭。1912年,到宁波效实中学教书,兼作《申报》义务译述记者,入同盟会宁波支部。1920年6月,到上海商务印书馆,编译《韦氏大字典》。翌年7月,改任中易信托公司筹备处文书主任,做证券买卖,赔本破产,欠债八千元。1923年,任《商报》编辑部主任,与编辑潘公展共事,大哥陈屺怀时任该报总稽核。以畏垒为笔名,撰写评论和短评,鞭挞曹锟贿选,讽刺段祺瑞执政,文笔犀利,议论透辟,广为传诵。1925年,五卅惨案发生,撰文抗议帝国主义杀害我国同胞。中国共产党人萧楚女曾投函《商报》,称赞畏垒的革命精神。

  1926年,北伐军兴。经邵力子之手,得蒋介石亲笔签名的一张戎装照片,心思向往。1927年,赴南昌见蒋,由蒋与陈果夫介绍加入国民党,代蒋拟撰《致黄埔同学书》,激励黄埔学生斗志。受浙江省主席张静江之邀,任省府秘书长,旋赴南京,任国民党中央党部书记长。蒋介石下野后,他也辞职,到上海《时事新报》工作,文字不似以前猛烈,渐入稳健温和。待蒋重新上台后,曾先后任浙江省教育厅长、教育部次长、中宣部副部长。1931年底,蒋介石第二次下野,他也回到上海。翌年1月,蒋重掌大权,要陈布雷担任军事委员会秘书长。陈未赴任,在浙江任教育厅长。1934年,以南昌行营设计委员会主任委员的名义,作蒋介石的顾问,助其笔札。

  1935年2月,陈布雷任军事委员会侍从室二处主任。侍从室是蒋介石身边的机要部门,掌握最高机密和内幕,上传下达,位高权重。如果说在此以前,陈布雷还主要以客卿面目出现,蒋介石有重要文件才召他来起草,那么在此之后则与侍从室相始终,一直跟从蒋介石,在蒋的军政活动中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蒋介石之所以用陈布雷为幕僚长,是因为在多年的共事中,深深了解他才思敏捷,文如泉涌,是难得的笔吏。陈温和谦恭,品行端正,忠心耿耿,毫无异志,且不属任何派系,更是蒋介石认为最可利用之处。只有陈布雷起草的文电,蒋介石才最放心。

  陈布雷屡受蒋介石提拔、重用,自然是感激不尽,甘愿效力。尽管常有言不由衷、矛盾痛苦的时候,但又总被知恩必报、忠贞不二的观念所战胜。他将自己喻为嫁人的女子,难违夫子。

  陈布雷对蒋介石察言观色,细心揣摩,凡侍一、侍二两处发出密电稿,都要亲自审改,力求体现蒋介石的指示精神。蒋介石每当要发表重要讲话,总是事先与陈布雷商量斟酌。有时蒋自己也写提纲,但都经陈布雷为之润饰条理。蒋的即兴讲话,则由速记人员记录下来,送陈布雷修改,最后由蒋核定发表。陈布雷认为给蒋写文章,是一项呕心沥血的工作。

  陈布雷还亲自编制关于蒋介石日常生活的记录。先由侍卫官负责记录蒋介石的起居和行踪,送交侍从室秘书汇总,再由陈布雷按月编排。如同对待皇帝的起居注一样,陈布雷编得十分详细认真。

  陈布雷一生体弱多病,神经衰弱尤其严重,每晚必服安眠药方能人睡。为蒋介石代拟文电,处心积虑,经常彻夜赶制,通宵不眠,神经衰弱症愈发厉害。陈常为此苦恼不已。

  在红军长征时,陈布雷曾随蒋介石来往于川、贵、滇,督促地方军阀“围剿”红军。西安事变后,蒋介石于1937年1至6月回溪口故里休养,陈布雷随侍在侧。受蒋介石之命,替其撰写《西安半月记》,目的是让世人知晓张、杨犯上作乱,以及蒋如何晓以大义,转危为安。陈布雷不知内情,甚感为难,但又不得不按旨意撰写。在日记中,他苦恼地写道:“余今日之言论思想,不能自作主张。躯壳和灵魂,已渐为他人一体。人生皆有本能,孰能甘于此哉!”①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蒋介石正在庐山。陈布雷代蒋介石拟撰文稿,这就是7月17日蒋介石发表的庐山谈话,谓中国已临到“最后关头”,“如果战端一开,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这一谈话是陈布雷平生得意之作,也成为蒋介石抗日的第一个正确宣言。“八一三”淞沪抗战后,陈布雷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副秘书长。1938年7月,为蒋介石撰拟《抗战周年纪念告全国军民书》,文字淋漓酣畅,陈布雷也引为得意之笔。原在《天铎报》、《商报》时,那犀利猛烈的文风,似乎又回现了。

  1939年12月26日,陈布雷过50岁生日。蒋介石送其“宁静致远,淡泊明志”的亲笔联语,谓:“布雷吾兄:战时无以祝嘏,特书联语以赠,略表向慕之意也。”陈布雷感动莫名,不知如何报答才好。②

  整个抗战时期,陈布雷除了因病休养,始终是忙忙碌碌的。白天处理公务,参加必要的会议,晚上继续与侍从室各组组长讨论有关事务。如有重要文告需要草拟,就常通宵达旦。③宋美龄为了照顾陈布雷的身体,满足其抽烟嗜好,想办法搞到三五牌香烟,美国产奶粉,按时派人送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