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精卫的老婆陈璧君简介生平经历】陈璧君怎么死的

时间:2018-02-08 10:55: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陈璧君,字冰如,原籍广东新会,1891年11月5日(清光绪十七年十月初四)生于马来亚槟榔屿乔治市(今槟城)。其先辈在南洋槟榔屿经营橡胶业,渐成富商,至其父陈耕基时,人称“陈百万”。其母卫月朗,广东番禺人,与陈耕基结婚后同去南洋。

陈璧君年轻时候的照片

陈璧君年轻时候的照片

  1905年,孙中山在日本东京建立中国同盟会,之后派人到国内各地及海外华侨中建立同盟会分会。1906年9月,孙中山来到槟城,建立起槟城同盟会分会,以吴世荣为会长,黄金庆为副会长。1907年,汪精卫等为进行反清革命前来槟城,与陈璧君相识于蕊兰园吴世荣家,陈被汪的口才和仪表所倾倒。1908年,陈因活动积极,遂秘密加入同盟会。卫月朗同情革命,并随陈璧君前往新加坡会见孙中山,自己亦加入同盟会。陈璧君后来回忆说:“吾自与精卫相见于吴世荣君之蕊兰园,数往还,谈革命,遂加入同盟会。至新加坡谒总理孙先生。其初虑祸及家门,密不敢以告父母,既而察吾母明识有志节,且事不可终秘,乃具以告,备受谴责,而吾母乃欣然竟偕余复至新加坡谒总理,且毅然加盟焉。”[1]

  由于1907年至1908年革命党人多次起义均告失败,汪精卫决心回国进行暗杀活动。1909年,汪与黄复生、喻培伦、陈璧君等组成暗杀团,赴北京谋刺摄政王载沣。1910年4月事泄,汪精卫、黄复生被捕,汪被判处终身监禁。5月,陈璧君与黎仲实赴南洋筹款,还在香港成立营救汪的机关。

  辛亥革命于1911年10月爆发。11月,汪精卫被释出狱。1912年初,汪精卫、陈璧君在上海宣布结婚,4月底到广州正式举行婚礼。8月,汪精卫偕陈璧君前往法国求学。次年,移住于都鲁士,蔡元培、李石曾亦住在该地。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发生,陈璧君前往巴黎,作为法国红十字会成员,从事救护伤员工作。1915年4月,汪精卫、陈璧君由法返国,汪去南洋进行声讨袁世凯活动,陈则到广州省亲。不久,又都回到法国。

  1917年,孙中山电召汪精卫回国参加护法运动,陈璧君随后携全家回国。次年,陈在上海与汪一起从事党务政治工作。

  1923年,陈璧君以恢复执信学校名义,奉命去美洲筹款,她不负众望,途经美国檀香山、三藩市等地及古巴、加拿大等国,耗时半年多,筹得款项三十多万元,缓解了国民党的经费困难,也为自己提高了声望。次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陈璧君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年底,汪精卫、陈璧君随孙中山北上抵北京。

  1925年初,由于孙中山身患重病,在京国民党中央委员组成中央政治会议,汪精卫处理日常事务,陈璧君则协助宋庆龄照顾孙中山。

  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6年1月召开于广州,陈璧君再次当选为中央监察委员,随后又被选为常委。2月,陈去汕头为执信学校募款十余万元。蒋介石于3月20日制造了“中山舰事件”,汪精卫不安于位,陈璧君陪汪于5月去法国养病。

  1927年,国内“迎汪复职”声浪甚高,陈璧君随汪精卫于4月1日由法国返抵上海,因与蒋介石等意见不合,于6日乘船赴武汉。

  是年,汪精卫集团发动“七一五”分共政变,陈璧君从此走上叛变革命的道路。11月,陈公博、黄琪翔策划广州驱李(李济深)事件。12月,中国共产党发动广州暴动。由于这两件事,汪精卫等在国民党内受到责难,汪、陈被迫悄然离国赴法。

  1929年,汪精卫、陈璧君旅居法国,陈公博亦往法国小住,并向汪精卫汇报改组派情况。陈璧君一再动员陈公博回国进行反蒋活动。3月,汪精卫、陈公博、陈璧君等发表《关于最近党务政治宣言》,抨击蒋介石包办国民党“三大”,指出:“将近百分之八十之代表,为中央所圈定与指派,将本党民主制度之精神蹂躏殆尽。”[2]从而否定“三大”的合法性。

  1929至1930年,陈璧君随同汪精卫、陈公博等先后策动张发奎、唐生智、冯玉祥、阎锡山等人发动军事行动倒蒋,均以失败告终。陈璧君陪同汪精卫寓居香港,静观形势发展。

  1931年,蒋介石与胡汉民在“约法”问题上的冲突,引发了反蒋派的又一次大联合,陈璧君随汪精卫赴沪参加会议。蒋介石利用“非常会议”各派矛盾,对汪进行拉拢。陈璧君、顾孟馀等则去南京,与蒋密商汪、蒋合作条件。陈璧君在国民党四届一中全会上,又一次当选中央监察委员。

  1934年1月,陈璧君任党务审查组委员。11月,汪精卫、吴稚晖与陈璧君等为在南京郊区建筑平民住宅事,发起募捐。

  1935年11月1日,国民党于南京召开四届六中全会,汪精卫遇刺。陈璧君怀疑刺客系蒋介石的特务所为,对蒋大加指责,从而增加了汪、蒋矛盾。同月23日,国民党五全大会闭幕,陈璧君仍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并在一中全会上被选为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

  陈璧君在汪精卫出国疗伤期间,留在国内注意政治风云变幻,随时向汪通风报信。1936年12月12日发生西安事变,陈、汪之间一时函电交驰。陈敦促汪:“兄为朋友、为党,均应即归。”汪回电称:“不问中央有电否,我必归。”[3]当汪于1937年1月回到上海时,西安事变已和平解决,汪、陈打算落空。

陈璧君和丈夫汪精卫

陈璧君和丈夫汪精卫

  1938年,国民政府西迁重庆,汪精卫、陈璧君寓重庆上清寺。此前,汪精卫与周佛海为首的“低调俱乐部”成员互通声气。汪还通过周佛海先后派遣高宗武、梅思平在上海、香港与日方特务秘密勾结,并在上海重光堂(土肥原公馆)与日方签订卖国密约。11月,当梅思平携密约返回重庆,经过汪精卫、周佛海、陈璧君、陶希圣等连日讨论,陈璧君力主外逃降日。

  此前,陈璧君为了汪精卫出逃方便,以视察锡矿为名来到昆明对龙云进行拉拢,谋借路外逃。12月18日,汪精卫、陈璧君等伺机逃出重庆赴昆明。19日,这一伙人又乘龙云专包的一架欧亚航空公司飞机,离开昆明,逃往越南河内。22日,日本发出近卫首相的招降声明(即《调整对华外交方针》)。29日,汪精卫则发出响应近卫声明的《艳电》。

  1939年3月21日,河内汪精卫寓所发生了军统特务枪杀曾仲鸣(目标系针对汪精卫)的事件。汪精卫、陈璧君等感到危机四伏。日本政府即派影佐祯昭、犬养健等营救汪精卫等人。4月29日,汪精卫、陈璧君一伙终于登上日本派去的“北光丸”轮船。5月6日抵上海,住进江湾土肥原公馆。随后,汪、陈等又搬进愚园路1136弄的一所豪华公寓。

  7月13日,重庆国民党中常会决定永远开除陈璧君等人党籍,并下令通缉。8月,汪精卫盗用国民党名义,召开所谓第六次代表大会,陈璧君被选为伪中央监委常务委员。

  1940年1月,高宗武、陶希圣从上海逃往香港,宣布脱离汪伪。其时,汪精卫正在青岛与王克敏、梁鸿志等商讨汉奸合流问题。在上海留守的陈璧君,命令陈春圃以“汪主席随从秘书长”名义,发表“辟谣”的谈话。陈璧君认为:“非如此不可,否则不够分量。”3月初,陈璧君亲自跑到香港,对汪精卫的老搭档陈公博连骂带劝,拉到上海筹组伪政府。

  1943年,陈璧君以伪中监委常委名义“视察清乡”。她率领伪内政部长陈群、陆军部长叶蓬、行政院秘书长陈春圃及曾醒、方君璧等男女随员多名,包了一节专车,从上海到杭州。沿途欢迎标语一律用“陈委员”而不用“汪夫人”字样。在杭州大吃大喝一通之后,就忙于逛商店,买特产,车厢几被物品塞满。

  汪伪时期,广东成为陈璧君的独立王国。她作为伪中央代表坐镇广东,名义是“广东政治指导员”。1941年,在陈璧君的策划下,陈耀祖任广东省主席。陈璧君在广东肆意搜刮,还为汪精卫歌功颂德,1942年5月,汪精卫六十虚岁,陈璧君特意指示陈耀祖为汪举行祝寿典礼。

  1944年3月,陈璧君陪同汪精卫去日本治病。11月汪精卫在日本名古屋帝大医院病死,陈护送汪的遗体返回南京。其时在广东的陈耀祖已被刺身亡。1945年3月,陈璧君逼着伪府代主席陈公博同意褚民谊去广东主持粤政。

  1945年8月,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25日,陈璧君、褚民谊被军统局在广州诱捕入狱。翌年2月,陈璧君等又经南京转送苏州狮子口监狱。

  1946年4月,国民党江苏高等法院以“陈璧君通谋敌国,图谋反抗本国,处无期徒刑”[4]。宣判后,陈璧君对法官说:“我对判决绝对不服,但也绝对不要上诉,因为上诉的结果,必然还是与初审一样。”[5]

  1949年5月上海解放,6月陈璧君由苏州监狱移往上海提篮桥监狱拘押。陈体弱多病,人民政府在注意其思想改造的同时,对其生活予以适当改善和及时治疗。1951年,陈璧君写下《与日本谋和平我是现在仅存的罪魁祸首》的交待材料。1955年,陈璧君主动要求到苏北劳改农场劳动,鉴于她的身体状况,未予批准。1959年3月,陈璧君病情加重,移送监狱医院住院疗治。6月17日,陈璧君病死于上海提篮桥监狱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