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长捷简介生平经历怎么死的】陈长捷和傅作义是什么关系

时间:2018-02-08 15:09:34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陈长捷,字介山,1897年6月2日(清光绪二十三年五月初三)生于福建闽侯。陈家世代务农,父亲陈大焜早年曾任地方小吏,中年病故,家境贫寒。陈长捷七岁入本村私塾就读,后受乡亲资助进福州师范学堂学习,1911年辛亥革命时曾参加学生军。1917年师范学堂毕业后,考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七期骑兵科学习,其间与第五期同学傅作义、李生达、王靖国等结为知友。

陈长捷
陈长捷

  1919年陈长捷在保定军校毕业后,应傅作义之邀,到太原任晋军步兵第七团见习官,后逐级提升为排长、连长、团附、代理团长、旅参谋长等职。

  1927年6月,阎锡山任北方国民革命军总司令,9月率部向奉军发起进攻。时陈长捷已升任晋军第十五旅旅长,在天镇一带布防。不久晋军张荫梧部在宣化被奉军击败受追击,陈率部阻击奉军营救张部,以战功受阎传令嘉奖。翌年3月,陈长捷率部向河北涞源进发,击败奉军,与晋军李生达、李服膺等部会合,5月下旬共同攻克保定,6月初进入北京。由于陈在对奉作战中战绩卓著,被升为第九师师长,驻天津小站。

  1928年12月,陈长捷被任命为第十二师少将师长,归属李生达的第四军。1930年春,冯玉祥、阎锡山联合反蒋,发动中原大战。陈部奉命沿津浦线南进,6月攻占济南,继而进攻泰安,与蒋方马鸿逵、夏斗寅部激战于兖州、曲阜一带。9月,张学良通电拥蒋,挥师入关,冯、阎军腹背受敌,不战自溃,陈部随晋军撤回山西。嗣后晋军受张学良整编,第十二师缩编为第二○八旅,陈任旅长,移驻晋中地区。

  1933年9月,蒋介石调集百万兵力对江西苏区工农红军发动第五次“围剿”,陈长捷奉命率部开抵江西吉安前线,广筑碉堡,向苏区推进。红军长征后,陈部移驻遂川、万安地区。1935年初,阎锡山将晋军全部撤回山西,调第二○八旅等五个旅入陕增防。陈率部在绥德境内筑堡推进,在虎儿坞一带曾遭红军伏击,激战后到达义合镇,此后严守碉堡线,不敢轻动。

  1936年2月,长征到达陕北的红军东渡黄河北上抗日,陈长捷率第二○八旅撤回山西柳林进行阻击。后又西进石楼,并在隰县一带修筑碉堡。7月,第二○八旅扩编为第七十二师,陈升任师长。其后该师曾拨归第十三军汤恩伯指挥入陕与红军作战,沿黄河北进占领米脂、葭县(今佳县)等地。1937年春,陈师南移山西浑源、应县间,修筑恒山、雁门关以北的国防工事。

  是年7月全面抗战爆发后,晋绥两省为第二战区,陈长捷第七十二师归属傅作义第七集团军。8月,日军进攻由汤恩伯部扼守的南口地区,陈师奉命往援,激战数昼夜后南口失陷,陈率部突围而出,伤亡惨重。9月,敌攻破晋北门户天镇长驱而入。陈长捷受命以第七十二师为主体与新编第二旅合组为预备第一军,后改为第六十一军,陈升任军长兼第七十二师师长,驻守代县御敌。24日,敌精锐部队板垣第五师团夜袭团城口,晋军失守。陈长捷奉傅作义命率部急赴平型关西侧,与敌激战于鹞子涧一带,配合八路军伏击日军,取得平型关大捷。日军倾力西进,其一部从团城南进,夹攻鹞子涧,战至28日陈部损失过重,傅作义调第三十五军董其武、孙兰峰两旅驰援,归陈指挥,收复团城口。正在进击敌军时,敌东条纵队忽从茹越口突破防线,占领繁峙,晋军遂全线撤回。第六十一军奉命退往砂河,南入五台山守备。

  10月初,日军调集两个机械化师团共五万人进攻忻口。第二战区前敌总指挥卫立煌率领第十四集团军所属郝梦龄第九军和李默庵第十四军迎战。不久,右翼外围据点南怀化失守,卫急调第六十一军增援,陈率部兼程赶往,11日抵达前线,激战半天夺回官村等地,阻击强攻忻口南怀化之敌。此后敌不断增兵猛攻,飞机轮番轰炸,陈指挥所部在奋战中坚守阵地,并组织小分队夜袭敌军阵地,迫使敌三次更换作战联队。正在日军渐告不支时,平汉线刘峙、宋哲元部溃败,晋东告急,阎锡山急调傅作义部退守太原。日军乘机再度增兵,攻陷官村,陈赴前线组织反击,收复官村。双方在南怀化一带展开拉锯战达半月之久,第六十一军损失甚重,而日军伤亡更重,被消灭逾三个联队。10月31日,日军被迫退至南怀化西麓[1]。陈所指挥的第六十一军成为忻口战役中的一支主力部队,歼敌众多。此后日军突破娘子关西进,太原告急,陈奉命撤出战斗,向阳曲转移,担任太原北线防务,由王靖国和他分任北线正副总指挥。11月5日,陈在阳曲的指挥部被敌包围,抵抗至深夜,掘开寨墙突围而出。

  太原失守后,晋绥军整编为三个军,陈长捷仍任第六十一军中将军长,附辖警卫师共约三万人,率部转移至吕梁山乡宁一带休整。1938年3月,日本侵略军南下攻占临汾,陈部驰援阻击追击之敌,掩护阎锡山总部安全撤至河西宜川。1939年3月陈升任第十三集团军副总司令兼第六十一军军长;5月又升任第六集团军上将总司令兼第四行署主任,驻乡宁县。

  阎锡山为了严密控制所属各级干部,在1938年成立“民族革命同志会”,任陈长捷为该组织核心成员——常务委员。但陈不满阎的封建统治,又受蒋介石的拉拢,对阎的离心倾向为阎所侦知。1940年初,阎解除了陈的军职,陈愤而带一警卫营投向绥远第八战区副长官傅作义,随傅投向蒋介石。经傅推荐,蒋任命陈为内蒙伊克昭盟(下辖七个旗)守备军总司令,配备第三、二十六、三十四等三个师。陈设总司令部于伊盟桃力民地区,组织所部屯垦。1943年初,陈将总部移到东胜县,计划扩展屯垦区域,受到蒙盟上层人士的抵制。陈诱杀扎萨旗首领,激起蒙民愤怒,杀死亲陈的蒙汉官员三十多人;其他各旗也相继发生类似流血事件。陈派兵进击扎萨旗王府,造成更大的伤亡。5月,重庆派员会同傅作义等与该旗首领会谈,达成和平协议,陈长捷受到撤职查办处分。不久陈进重庆陆军大学第六期受训。1943年底被重新起用,任兰州补给区司令、军事参议等职。1946年调往安徽,任第二十军军官总队总队长。1947年6月调往兰州任国防部第八补给司令部司令。

  蒋介石于1946年发动全面内战后,在人民解放军的反击下,仅过两年即被歼灭两百多万人,整个华北仅剩北平、天津、张家口等几个据点。当时在北平任华北“剿匪”总司令的傅作义因天津是华北战略重镇,特向蒋介石保荐陈长捷出任天津警备司令。1948年6月陈到职后赶修城防工事,10月会同天津市长杜建时强征壮丁近万名充实天津警备旅,加紧训练。其间蒋介石曾两度路过天津,对陈的认真备战表示赞许。11月初,辽沈战役结束,东北全境解放。时值隆冬,陈估计东北解放军至少需三个月至半年后始能入关在华北作战,各项战备工作均不紧不慢地进行。出乎他的意料,11月下旬东北解放军迅速入关,12月2日两个纵队已从宝坻向天津疾进。匆促间陈将所部划为三个城防区布防;又从数万名东北涌入天津的溃兵中选拔精壮编为部队;改警备司令部为城防司令部,发布戒严令,实行宵禁。12月5日东北野战军和华北野战军联合发起平津战役,12日天津即在包围之中。15日蒋介石派副参谋长李及兰飞抵天津,将亲笔信带给陈,嘱其坚守,并示意陈等集中兵力守住海口,以备放弃天津时南遁。但此时津塘间的军粮城已为解放军占领,通道被阻断。20日解放军攻占津郊张贵庄机场,外围激战开始。1949年元旦过后,天津东局子、西营发生激烈战斗。市内不断发现中共地下人员发射的信号弹,陈急令组织“统一纠察小组”,清查捕杀中共地下成员。1月5日东北野战军指挥部致函陈长捷嘱其放下武器;10日陈被迫同意天津市参议会派代表出城谈判,受到解放军天津前线司令员刘亚楼的接见,提出放下武器的劝降条件。11日中共平津战役总前委林彪等发出给陈长捷等人“和平放下武器”的通牒,限次日答复,否则13日起将全线攻城。陈召集杜建时和林伟俦、刘云翰两军长商议,复信称愿接受和谈,但“放下武器有为难处”[2],实际上拒绝了最后通牒。13日拂晓,解放军全线猛攻,经过29小时的激烈巷战,天津全城解放。15日晨,陈长捷在地下指挥室被俘。

  陈长捷最初被关押在河北井陉,后迁北平劳动改造。1959年12月,陈长捷作为首批被特赦的十人之一获释。其后陈迁居上海与家人团聚。1961年4月任上海市政协秘书处专员,撰写个人亲历的文史资料十余篇,约三十万字。

  1968年4月7日,陈长捷在上海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