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果夫简介生平经历父亲是谁】陈果夫与蒋介石关系

时间:2018-02-08 16:39:04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陈果夫,名祖焘,字果夫,1926年起以字行。浙江吴兴人,1892年10月27日(清光绪十八年九月初七)生。陈家原为吴兴世族,其祖父陈延祐经商;父亲陈其业,字勤士,为清末府学廪生,在乡里授业,后为国民参政员、国民大会代表、全国商联会常务理事;叔父陈其美(字英士)、陈其采(字蔼士)。

陈果夫

陈果夫

  陈果夫幼年从父亲及大姑识字,1899年入塾。1905年随叔父陈其采往长沙,入明德学堂就读。1907年初,陈其采调往南京任第九镇正参谋,陈果夫亦至南京,考入浙江旅宁公学预科。是年夏,浙江创办陆军小学堂,陈投考录取,遂习陆军。其时陈其美已留学日本从事革命活动,给他影响甚多,曾寄宣传品嘱其在校散发,传播革命思想。1910年陈果夫与同学共办油印小报《励言》,并组织“襄义社”以结合同志。嗣后,陈其美命其填具誓书,入同盟会。1911年夏,陈果夫在浙江陆军小学堂毕业后,继入南京陆军第四中学,在校成立同盟会分部,进行革命活动。

  辛亥武昌起义爆发后,陈果夫与陆军第四中学同志前往武汉从军,先守卫汉阳兵工厂,旋调在军政分府军政科办事;嗣后东下上海,跟随陈其美在沪办事,与陈其美的结拜兄弟蒋介石以叔侄相称。1912年秋,拟赴法求学,因肺病咯血未果。次年3月去日本调治了3个月。二次革命起,他奉陈其美命在上海招集陆军学堂同学,组织“奋勇军”约二百人,任副司令长。7月18日晚,奋勇军奉派攻击龙华,旋进攻高昌庙制造局,占领西炮台。卒以海军被袁世凯收买,突从右侧发炮轰击奋勇军,加以后援不继,奋勇军退至闸北,被英租界当局缴械而散。

  “二次革命”失败后,陈果夫想去德国留学,在上海学习德文近两年。1915年12月初,陈其美率蒋介石等人在上海秘密进行军事反袁活动,陈果夫参与联络通讯、内部抄写等事宜。肇和舰举义未成,陈其美、蒋介石等人退集渔阳里五号总机关部谋议再举,突遭法租界巡捕搜捕,陈果夫与之周旋,使其他人得以越屋逃逸。翌年5月,陈其美被袁党刺杀,陈果夫顿失依恃,返回吴兴。

  1918年5月,陈果夫经岳父介绍,至上海入晋安钱庄为助理信房,三个月后代理信房,月薪只有八元。他于次年春天“做了一笔洋钿生意”,十几天就赚了六百余两银子[1];此后继续做证券买卖。这期间,他与蒋介石往还甚多。1920年秋,和蒋介石等人合伙从事棉花和证券的买卖。年底,陈又入股张静江、蒋介石等开办的“恒泰号”。翌年5月,复组织“鼎新号”,做棉纱与金银证券生意,佣金收入达二十余万元,直至1922年交易所风潮中垮台。以后陈又开一家纱号,继续从事期货买卖。

  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实现后,孙中山在广州创办黄埔军校,以蒋介石为校长。应蒋之邀,陈果夫在上海代为军校采办学生的制服和用品。是年底,被委为黄埔军校招兵委员,在苏、浙、皖一带招募教导队新兵。

  1926年1月国民党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举行,陈果夫被选为中央监察委员。5月初陈自沪抵穗,参与蒋介石、张静江等人之谋议,于5月15日向国民党二届中央执监委员会二次全体会议提出了“党务整理案”,规定跨党者不得任中央党部各部长等,以排斥共产党人。6月1日,蒋介石兼任中央党部组织部长,陈果夫被派为组织部秘书;7月蒋介石率师北伐,陈即任代部长职。陈并任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委员、组织委员会委员、财务委员会委员,在广州协同张静江把持中央党部。蒋介石把张静江捧出来做中央执委会的主席,“实际上这人是陈果夫的傀儡”[2]。陈不仅从谭平山等人手中获得了主持中央党部的权力,还把在中央党部工作的共产党员大批撤换。接着,他把广州市党部和广东省党部控制在手,并派出亲信去赣、浙、沪、滇、黔等地,以及电令湘、鄂、皖、苏来人面授机宜,竭力控制这些地方党部的领导权。陈在广州开办“党政训练所”,自兼所长,加紧训练部属。

  陈果夫反对国共合作,于1927年初向蒋介石“建议召集中央监察委员全体会议,因为执行委员多数同情于共党”[3]。这个主张被蒋介石等人采纳。4月2日,国民党二届中央监察委员会紧急会议在上海举行,但到会的监委连同候补监委共只八人[4]。吴稚晖提出了“共产党连结容纳于国民党内之共产党员同有谋叛证据案”,陈果夫、张静江等人即予通过,并发出了“护党救国”通电,成为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的依据。蒋介石随即于4月18日在南京另立国民政府和中央党部,与武汉国民政府、中央党部对峙。陈果夫到南京主持中央党部秘书处,并筹办中央党务学校。

  1928年2月国民党二届四中会议上,蒋介石和陈果夫提出了一个“国民党党务整理计划案”,要对国民党员重新进行登记,登记后进行审查、训练,以清除国民党左派和其他反对派系。四中全会后,蒋介石又兼任中央组织部长,仍由陈“代理”。陈即全力“整理党务”,下令各级党部一律停止活动重行“整理”,各省市的“临时执行委员会”改名为“党务改组委员会”,由中央派往各地的“党务指导委员”代行各地执行委员会职权,把各地党部控制在自己的亲信部属手中。此时,他的弟弟陈立夫已受到蒋介石的重用,先后任国民党中央党部组织部党务调查科主任、军事委员会机要科主任等职。兄弟二人在国民党内部派系纷争中,逐步控制了国民党党务大权,成为国民党内的一个重要派系。在1929年3月召开的国民党第三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其他派系对蒋介石指定或包办“选举”代表[5]的做法以及操纵中央执监委员名额极为不满,有的大闹会场愤然退席,陈果夫竭力协助蒋介石控制选举;自己也获得了中央执行委员、常务委员、政治会议委员、财务委员会委员等多种职衔。旋又任中央组织部副部长、代部长,与陈立夫共同为蒋介石掌管国民党党务,遂有“蒋家天下陈家党”之说。

  同时,陈果夫、陈立夫把原先在广州组织的“浙江革命同志会”,扩大改组为“中央俱乐部”(Central Club),逐渐形成了以二陈为首的CC系。与此同时,他们把中央党部组织部调查科扩大成为一个特务机构,并在各省市党部指定专人任“肃反委员”,从事破坏共产党组织、迫害国民党左派和其他进步人士的活动。嗣后又秘密组织“青天白日团”和“国民党忠实同志会”,成为CC的实体组织,参加者必须宣誓永远拥护蒋介石为领袖,拥护蒋的“攘外必先安内”政策。党务调查科后来扩大为调查处,以后又发展成为“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中统”),特务分子遍及全国,长期为陈果夫、陈立夫所实际控制。

  陈果夫在国民党第四、五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继续被举为中央执行委员、第四届常务委员和第五届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是国民党统治中枢的核心人物之一。他除继续主管国民党党务外,还分掌思想文化方面的统治,兼任中央文化事业计划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央广播事业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以及中政会土地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他曾拟订了一个《文化事业计划纲要》(又称《中国国民党之文化政策》)二十二条,宣称为“建设中华民族之新文化”,要“以忠孝仁爱信义和平为国民道德之项目,以礼义廉耻为国民生活之规律”。他很注意利用广播和电影“宣传党义,普及教育”[6],认为这是十分重要而有效的宣传工具,于1928年和1932年创办了两个广播电台。他在1931年就主张国民党要办电影,说将来教育必须借重电影,才易普及而收效迅速。1933年6月,他在蒋介石的支持下,指导筹办“中央电影摄影场”和制片厂。他在主政江苏时督促拍摄“政治教育”影片多本,宣传他的保甲制和警政等。1936年春他命江苏教育厅装置一辆“巡回施教车”开到农村去,白天放广播,夜间放电影,进行政治宣传。他自己还编写过《移风易俗》等“教育电影”脚本。在蒋介石发动“重整国民道德、改变社会风气”的“新生活运动”中,陈果夫担任促进总会指导员。他组织一批人编制《中华国民生活历》,对人民的生活起居都有他的设想。他还编了一本《通礼新编》,规定了各种通用礼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