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鹤琴的简介资料教育思想是什么】陈鹤琴家庭教育主要内容

2018-02-08 16:47:43 历史事件

  陈鹤琴,浙江上虞县人,1892年3月5日(清光绪十八年二月初七)生。父亲陈松年,在本县百官镇开小杂货店为生。陈鹤琴六岁丧父后,家境困顿,帮助母亲张氏替人洗衣补助生活。七岁起入塾六载,攻读四书五经。他自幼深受母亲的教诲和传统美德的熏陶,虽然境遇贫困,但他性格开朗,凡事乐观,意志坚强。1906年得姐夫陆锦川资助,至杭州入蕙兰中学,勤奋学习,成绩优异。1911年春考入上海圣约翰大学,同年秋,转考北京清华学堂高等科,被录取。

陈鹤琴
陈鹤琴

  陈鹤琴负笈北上,进入清华学堂。他得知清华学堂的经费是美国退还的庚子赔款,自己得到如此优厚的学习条件,实是千百万人民脂膏的栽培,萌发了救国爱民的思想。他与几名同学创办青年会,开展社会服务活动,先后开办了校役补习夜校和城府村义务小学,兼任两校校长。在义务教学的实践中,他逐渐树立起热爱儿童与热爱教育的观念。

  1914年,陈鹤琴清华学堂毕业,考取庚款留美,8月与陶行知等同船出洋。他原选择学医,在旅途中反复思考,想到自己的志向是要“为人类服务,为国家尽瘁”,“我喜欢儿童,儿童也喜欢我”;而“医生是医病的,我是要医人的”,乃确定了学习教育和献身教育事业的人生目标。他抵美入霍普金斯大学,除学本科及英、德、法几种外文外,还选学政治学、市政学、经济学、地质学、生物学等。假期还先后到康奈尔大学、阿默斯特大学的暑期学校兼读心理学、园艺学等自己喜爱的课程,打下了广泛的知识基础,获得了重视实验研究的方法和精神。1917年夏,陈在霍普金斯大学毕业后,入哥伦比亚大学师范学院,专心研究教育学和心理学,对启发式教育和黑人教育的自立精神深感受益。翌年获教育硕士学位,又转入心理系攻读博士学位。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远在大洋彼岸的陈鹤琴,为爱国青年奋起救国的精神和“民主”、“科学”的口号所激励。他接受了回国任教之聘约,中断了博士研究论文,于当年8月回国。他先到南京高等师范学校教育科任教授;1923年又任东南大学教务主任。他大力倡导有生气、有活力的校风,介绍美国教育思想有关学生自治的学说及其实施效果,鼓励学生广泛开展课外活动。

  陈鹤琴热爱儿童,他在南京执教期间,即开始了儿童心理和家庭教育的实验与研究。1920年初,他与俞雅琴结婚,年底得子一鸣。他就以一鸣为研究对象,对一个儿童身心的全面发展进行跟踪观察和文字、摄影记录,前后达808天。他以此为实验的基础,经过归纳与系统的研究,写出《儿童心理之研究》一书,计二十四章,作为商务印书馆“大学丛书”的一种,分上下两卷于1925年出版。同年,陈的另一本专著《家庭教育》,作为“东南大学教育科丛书”出版。陶行知在《新教育评论》发表《愿与天下父母共读之》一文,认为《家庭教育》“系近今中国出版教育专著中最有价值之著作”。该书融生理学、心理学、教育学的基础理论与知识于一体,以生动具体的事例和深入浅出的道理,提出家庭教育的理论和101条教导原则,受到广泛欢迎。先后再版十余次,直到20世纪80、90年代还多次重版,开我国近现代幼儿家庭教育科学研究之先河。

  陈鹤琴于1923年在自己寓所办起南京鼓楼幼稚园,自任园长;翌年又在宅旁购地扩建新园舍。他对幼稚园的课程、教学方法、设备、玩具、教具等进行实验研究,探索适合中国国情及符合幼儿身心发展特点的幼稚教育。1925年该园被定为东南大学教育科实验幼稚园,为我国第一所幼稚教育实验中心。此后陈鹤琴继续进行儿童教育的科学实验与研究,撰写了大量论文。他还撰著《好朋友丛书》14册,主编《少年儿童图画诗歌》12册,与丁柱中共同主编《儿童科学丛书》,又与陈选善共同主编《小学自然故事》40册、《中国历史故事》40册。他对少年儿童的教学测验进行了实验研究,编制了中小学各科实验,与廖世承合编《智力测验法》和《测验概要》两书,推进了我国的教育测验。

  为推动全国教育界开展幼儿教育的科学研究,陈鹤琴于1927年与陶行知、张宗麟等发起组织中国幼稚教育研究会,创办《幼稚教育》月刊(后改名《儿童教育》)任主编。翌年他与张宗麟合编《幼稚教育丛刊》出版。他还受国民政府大学院之聘,负责拟订《全国幼稚园课程暂行标准》。1929年7月他创办中华儿童教育社,任主席。至抗战爆发时,各地成立了六十余个分社,社员逾四千人,为当时全国最大的教育学术团体。

  陈鹤琴积极支持陶行知等教育界先进人士组织中华教育改进社,倡导新教育活动。他试验和推广陶行知提倡的“辅导考试自学法”和“连环教学法”,教贫民识字,还动员自己的母亲进行试验。1927年,他支持陶行知创办晓庄试验乡村师范学校,并任该校第二院(幼稚师范院)院长兼指导员;还与陶等合力创办樱花村幼稚园,开辟了乡村幼稚教育的实验基地。1931年他在上海协助陶创办“自然学园”;1934年支持陶创办“劳工幼儿园”。

  陈鹤琴于1927年6月出任南京市教育局学校教育课长,着力整顿中小学,创办幼稚教育,推行新教育,提倡实验和研究风气,编写和研究教材、教具等。翌年夏,在国人收回教育权的声浪中,陈赴上海主持公共租界工部局华人教育工作,为中国青少年办学。他在任华人教育处处长11年间,先后创办8所小学(附设幼稚园)、1所女子中学,并开办4所职工学校。他竭力维护国家尊严,经过斗争赢得在工部局学校升中国国旗的权利,并使华童公学得以增设中国籍的校长和副校长,而不再只限外国人;还争取到给145所私立中小学以经费补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