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仪简历是怎么死的】陈仪二二八事件的起因与结果

2018-02-11 16:45:03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历史事件

  陈仪,字公侠、公洽,号退素,浙江绍兴人,1883年5月3日(清光绪九年三月廿七日)生。父陈炳镛,商人。陈仪幼年好学,随叔父陈荪阶在杭州,勤读经史典籍。稍长,在绍兴怡丰钱庄学徒,三年后再去杭州,入浙江求是书院读书。他目睹清廷窳败,国势日衰,思以学军报效国家。1902年获官费留学东渡,先入成城学校,随即转入陆军测量学校学习,1906年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第五期炮科,后又转为炮兵射击学校第四期生。他在日本投身反清革命活动,加入光复会,与徐锡麟、秋瑾、蔡元培、蒋尊簋等人结识。经过五年的留学生涯,陈于1907年学成回国,在清政府陆军部任二等科员。

【陈仪简历是怎么死的】陈仪二二八事件的起因与结果
【陈仪简历是怎么死的】陈仪二二八事件的起因与结果

  1911年10月武昌首义,浙江于11月光复,1912年1月蒋尊簋继汤寿潜为中华民国浙江都督,陈仪应蒋之邀南下,出任都督府军政司司长,主持后勤事宜,处世谨慎,工作负责。1914年陈应召去北京,任政事堂统率办事处参议。翌年袁世凯筹谋称帝,参政院参政蔡锷潜离北京经天津去云南举义护国,袁派陈出京追蔡。陈至天津小作逗留,以“追不到”回京了事。不久陈辞职归里。

  袁世凯死后,北洋军阀不同派系纷争迭起,陈仪大失所望,于翌年携带眷属再去日本,入陆军大学深造,计三年,以优异成绩毕业。回国后,政局更呈纷乱,陈一时无所适从,乃定居上海,与友人合资兴办裕华垦殖公司任经理,并接办丝绸商业银行和钱庄。

  1924年9月,孙传芳在江浙战争中率军自闽入浙,陈仪被推为地方代表劝孙息兵,以免战火祸民。孙敬慕陈留日学军多年,学识高深,乃请陈出任浙江第一师师长,率部驻宁波,不久移驻杭州。陈着力训练队伍,整肃风纪,提高素质,增强战斗力。在翌年11月固镇和宿县的战役中,陈率浙一师打垮了张宗昌部鲁军,被孙传芳任命为徐州总司令。1926年10月,孙传芳镇压了浙江省省长夏超的独立,任命陈仪为浙江省省长。陈期盼桑梓能免于战祸,谋求浙江自治甚力。其时北伐军已次第光复了湘、鄂、赣、闽,正向皖、浙推进,陈仪派员先至奉新向蒋介石输诚,后于12月17日被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十九军军长。孙传芳获悉后,迅即解除了陈仪的军权,将其扣押至南京软禁。后得孙传芳的高级军事参谋蒋方震等人营救,陈始获释潜至上海。后被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任命为江北宣慰使,以收拾孙传芳军残部,陈未赴任。

  蒋介石在南京掌握军政大权后,陈仪于1928年3月被任命为考察委员长,率代表团赴德国考察军事,并洽购军械;兼至奥、法、意、荷等国考察政治、军事,11月回国。1929年4月任军政部兵工署署长,5月升任军政部常务次长;1931年1月起任军政部政务次长。

  福建事变后的1934年1月,陈仪被国民政府任命为福建省政府主席,10月兼全省保安司令,1939年3月并兼驻闽的第二十五集团军总司令。他主闽近八载,竭力革除官场积弊,建立新的人事制度,规定县、区公务人员和警察都需经过训练的人员充任,提出一套格言:“工作是道德,忙碌是幸福,闲空是堕落,懒惰是罪恶。”[1]他逐渐增强政府对社会经济的控制。推行粮食“公沽”政策,田赋征实,规定粮食公卖,禁止自由流通,城市居民食粮计口供应,以期保证军民对粮食的基本需要;在抗战时期进一步实行“统制经济”,从生产、销售到运输,全部由省“统制”,增加财政收入。他努力兴办教育,新建了医、法、农、师范、音乐等高等院校,还在全省推行国语运动。他虽然勤于政事,清正廉洁,洁身自好,但不能遏止许多官吏的贪污腐化。有些官员在执行“公沽”政策和“统制经济”等政策时,横征暴敛,欺压民众;米商则乘机囤积居奇,百姓叫苦不迭。1940年,旅居南洋的侨领陈嘉庚在福建考察访问时,对陈仪的许多政策措施严加抨击,一些乡绅也乘机向重庆控告。中统、军统等派系首领亦因其部属在福建受到遏制而对陈仪物议不迭。惟蒋介石赏识陈仪之勤政与廉正,于1941年11月,将陈仪调重庆任行政院秘书长,并兼国家总动员会议主任。后因与行政院副院长孔祥熙龃龉不断,于1942年底改任党政考核委员会秘书长,不久又兼中央训练团教育长。

  1943年11月,中美英三国首脑举行开罗会议,通过《开罗宣言》,确定战后台湾归还中国。国民政府于翌年4月成立台湾调查委员会,陈仪被任命为主任委员,主持关于接收台湾的研究和设计工作。他在中央训练团设置台湾行政干部训练班,从各机关在职人员中选调120人培训4个月,期满仍回原机关工作,听候召唤。他对未来的接收工作多有规划,主张应有特殊的行政体制,以应付台湾这个被日本侵占实行殖民统治半个世纪的行政省的特殊环境,实行“行政长官制”,并向蒋介石建议:一、为了保证台湾不受大陆通货膨胀的影响,中中交农四大银行暂不插足台湾,仍运用原来的台湾银行管理金融;二、接收事宜,概归长官公署统一办理;三、无需在台湾驻扎重兵[2]。得到蒋的核准。1945年7月26日,中美英三国波茨坦宣言促令日本无条件投降,重申《开罗宣言》应予执行。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8月29日国民政府特派陈仪任台湾行政长官兼台湾警备司令部司令,接管被日本殖民统治达50年之久的台湾,并负责台湾日军受降事宜。

  陈仪接受任命后,于10月24日飞抵台北。他在机场向中外人士发表讲话说,自己来台湾,不是为做官,而是为做事;对台湾的建设抱有信心,决心修明政治,铲除贪污和一切弊政;要求台湾同胞合作,共同努力建设新台湾[3]。次日,他代表中国政府接受日本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兼台湾总督安藤利吉的投降,庄严宣布:“从今天起,台湾及澎湖列岛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国政府主权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