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仪简历是怎么死的】陈仪二二八事件的起因与结果[第2页]

时间:2018-02-11 16:45:03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陈仪主政台湾,一时集行政、军政、司法大权于一身,而且有权办理中央行政[5]。他主张台湾实行自治,草拟了《三年自治计划》,准备较快建立各级民意机关。在接收了占全省90%的工商企业、70%的土地后,在固有的金融独占体系和专卖制度基础上,他实行“统制经济”政策,省外贸易由贸易局进行,特产品及烟、酒等由政府专卖,并大量开设国营公司,推行国有化。他重视文化教育,竭力弘扬和传播中华文化,力除日本殖民统治的奴化意识,大力推广国语,并计划增设农、商、法、师范等专科学院。他兢兢业业,全身心投入公务,期求把台湾建成实行三民主义的模范省。但是他独居高位,刚愎自用,对台湾的社情、民情之复杂性认识不足,尤其是战后经济的恢复和发展难如人意,不能体察民间的舆论与疾苦;随同他来台的部属,大都是闽地官吏,许多人以胜利者、大恩人自居,盛气凌人,贪婪腐败,作威作福,欺压民众。还由于蒋介石在大陆发动了全面内战,军需开支巨大,台湾的粮食蔗糖等大枇运往大陆,本岛物价飞涨。所有这些,均使台湾本省人民大失所望,由欢欣而不满而愤怒。

【陈仪简历是怎么死的】陈仪二二八事件的起因与结果
【陈仪简历是怎么死的】陈仪二二八事件的起因与结果

  1947年2月27日傍晚,台湾省专卖局的武装缉私人员在台北延平路殴打一女烟贩,激起围观市民的公愤,在争执中一市民被开枪打死;翌日数千人至行政长官公署请愿要求撤销专卖局,惩办凶手,结果因守卫军警开枪,引发全市暴动,蓄积的愤怒顿即迸发,并迅即波及全省各市镇,广大民众纷纷起义,反抗国民党暴政。陈仪对这一突发事件手足无措,广播讲话中强调和平解决,并表示迅速改革行政制度。随着各地动乱的迅猛发展,民众包围政府殴打公务人员,直指国民党统治,陈仪担心有“其他政治背景”[6],于3月2日致电蒋介石“祈即派大军,以平匪氛”[7]。蒋介石立即复电“照准”,下令驻扎在江苏美械装备的整编第二十一师,“全部开台平乱”[8];并派国防部长白崇禧赴台“权宜处理”。整编二十一师由美国军舰和飞机运送至基隆、高雄,立即分赴各地血腥镇压民众。他们“展开了广泛的毫无区别的屠杀行动”,“任何被认为想躲避或逃跑的人,都被射倒;任何地方士兵只要看到有可以要的东西,就开始掠夺”[9]。血腥镇压持续了一个多月,“无辜民众横被枪杀,将尸首抛入海中或抛弃田野”[10],为数甚众。国民党以屠杀维护了对台湾的统治,身为台湾的行政长官兼警备总司令的陈仪难辞其咎。

  台湾“二二八”事件后,陈仪被解除台湾行政长官等本兼各职,至南京被聘为国民政府顾问,其后回到上海。时蒋介石发动的全面内战频频失利,全国人民反内战反迫害的运动此起彼伏。陈仪赋闲在家,深居简出,广泛阅览书籍报刊,密切关注时局。在反省自己主政台湾失败的同时,对国民党蒋介石的统治也有若干思考。

  1948年6月,国民政府任命陈仪为浙江省主席。陈仪此时年已六十有五,又经台湾风波,先被蒋介石召去南京受命之时,即以体力衰弱、不胜繁剧相辞,建议起用壮年人士;但蒋以浙江情况复杂,形势日紧,需要老成等词相勉。陈仪谋划与汤恩伯联手掌控军队,避免战祸,加惠家乡父老,乃承允任之,走马上任之时,即对人明言:“既有倦鸟归林之感,又想在有生之年为桑梓办一些好事。”[11]他草拟了《浙江建设十年计划》,提出了兴建铁路、开发矿产、实行“二五减租”、开垦三门海涂、发展渔业整顿渔市、开办农民学校等多项改革措施。他毅然释放了被特务机关非法逮捕的十位爱国民主人士,否决了“枪决”百余名政治犯的呈签,训示各县长和警保人员要尊重爱护教师和青年学生,不得任意扣人捕人;对“孙文主义革命同盟”等爱国活动给予支持。他一如既往,兢兢业业,事必躬亲。

  陈仪重主浙政只半年余,国民党统治已濒临崩溃之势。三大战役的结果,人民解放军已饮马长江。蒋介石眼看京沪杭等地均已危在旦夕,特任命汤恩伯为京沪杭警备总司令,在长江下游地区部署庞大兵力以图抵抗。陈仪默察时局趋势和人心向背,担心富庶的江南毁于战火,并在国民党革命委员会李济深、朱蕴山、陈铭枢等人及中共方面的推动下,决定策动汤恩伯起义。汤早年受过陈之资助东渡日本留学和提携,曾跪拜称陈为“恩师”,誓言“生死与共”[12]。陈于1949年1月28日派外甥丁名楠携其亲笔信赴上海面见汤恩伯,向汤提出五项条件:“甲:一、尽先释放政治犯;二、保护武器军需及重要物资;乙:一、约定X地区,在区外停止暂不前进;二、依民主主义原则,于X月内改编原有部队,改编所属部队;三、取消XXX(按指战犯名义),给予相当职位”。并提出“开放长江若干渡口,迎接解放军过江”[13]。汤假意表示不日赴杭面谈,却把陈仪的亲笔信向蒋介石告密。时已下野在奉化的蒋介石派蒋经国到杭州试探虚实,陈仪坦诚地对蒋说:“你父亲最好暂时到南美去休养,等形势的变化;如果将来对他作出适当的安排,再请他回来。”[14]已经撤移到广州的国民政府遂遵照蒋介石的密令,于2月17日改组浙江省政府,免去陈职。23日,陈在上海寓所被捕。他慨然对家人说:“我一生糊涂,只有这次做对了!你们不要为我难过。我死亦无憾。”[15]

  陈仪被捕后,被押往衢州拘禁,阅读进步书刊不辍。写信给他的女儿说:“我一生淡泊,别无希冀,所念兹在兹者,为人民,为国家,想把我未尽之生命,作涓滴之贡献。我现在仍觉得时间不够,因为要补充我的不足,需要读的书很多,总是读不了。”[16]4月28日被解送至台北,后转移至基隆。1950年6月9日,蒋介石在台湾组织特别法庭加以审讯,定罪名为“勾结共产,阴谋叛乱”。6月18日,陈仪自谓“人死,精神不死”,慷慨就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