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学家陈垣简介生平经历】陈垣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

2018-02-11 16:57: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历史事件

  陈垣,字援庵,号励耘,1880年11月12日(清光绪六年十月初十)生于广东新会一个药材商人的家庭。五岁随父至广州,次年入私塾。十二岁时,读张之洞的《书目答问》,打开了眼界。越年进而反复阅读《四库全书总目提要》,掌握了比较丰富的目录学知识,学会按着目录选买自己需要的书看,对历史表现出浓厚的兴趣。1897年,到北京参加顺天乡试,因不愿受八股文程式的约束,放笔为文,没有考中。回到广东,以教蒙馆为生,同时继续自学。

【民国历史学家陈垣简介生平经历】陈垣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
【民国历史学家陈垣简介生平经历】陈垣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

  1904年,陈垣参加了广州《时事画报》的筹办工作。画报有图有文,画者为高剑父等人,陈负责文字部分。他用“谦益”(与“满招损”相对)、“钱罂”(储钱罐“扑满”的别名)等含有反清意义的笔名发表了大量文章。许多文章运用元朝历史及清帝上谕等历史题材,影射现实。如《释奴才》一文,巧妙地引用乾隆帝的几份上谕,从他的自相矛盾中,尖锐指出“汉人求为奴才且不可得”。除了进行反清的文字宣传外,陈垣还参加了转运枪支等武装起义的准备工作。在此期间,他参加了同盟会。

  1907年,陈垣的父亲患肾结石病,中医久治无效,后来经西医手术治疗得到痊愈,陈深受刺激,决心学习西医,乃考入美国教会办的博济医学堂。由于学校当局歧视中国员生,他愤而退学,与梁慎余等人发起创办广东光华医学专门学校。这是第一所私立的由中国人自己管理的西医学校,他也是该校的第一届毕业生。1910年毕业后,他留校任教并在课余义务行医。在《医学卫生报》、《光华医事卫生杂志》上,他发表了《孔子之卫生学》、《中国解剖学史料》等大量宣传医药卫生知识和医学史的文章。1911年,又主编《震旦日报》兼副刊《鸡鸣录》主笔,继续鼓吹革命。

  辛亥革命后,陈垣当选为众议员,于1913年赴北京任职,参与政治活动,结识了旧交通系首领梁士诒。翌年,他先后在梁主持的全国税务处、国内公债局、毛革改良会等机构任职。1921年12月梁士诒任国务总理,陈垣担任教育次长并代理部务(总长黄炎培未到职)。他在北京结交文友,阅读图书,研究史学。承德避暑山庄藏的文津阁《四库全书》运到京师图书馆后,他在10年中,用相当多的时间研读了这部8亿多字的大丛书。

  陈垣自1917年春开始从事中国基督教史的研究。在收集资料时,结识了两位爱国天主教徒马良(相伯)和英华(敛之)。当年5月,他写成《元也里可温考》。这是他的第一篇史学论文,引起学术界的重视。由此他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史学研究生涯。

  1922年,陈垣在脱离了政界之后,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导师和京师图书馆馆长;1924年任清室善后委员会委员,1925年任故宫博物院图书馆馆长,1926年任辅仁大学副校长、校长,1928年任燕京大学国学研究所所长,1929年任北平师范大学史学系主任,1931年任北京大学史学系名誉教授,专心致力于教育和治史。这一时期他的史学研究和教学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即宗教史、元史和历史文献学。他是中国宗教史研究的开拓者之一,对在中国历史上流传的主要宗教,包括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道教以及摩尼教、火祆教、犹太教等,都作了深入研究。他的《元西域人华化考》,论述元代色目人的汉化,日本学者称他为“现在中国史学者中,尤为有价值之学者也”[1]。他对历史文献学的目录学、年代学、校勘学、避讳学等学科,作了总结性的研究,《二十史朔闰表》、《中西回史日历》、《元典章校补释例》(后改名《校勘学释例》)、《史讳举例》是这些领域的重要著作。

  陈垣在历史学的教学中也有许多创新,其开设的“史学名著选读”和“史学名著评论”课,就是今天各大学历史系普遍开设的“历史文选”和“中国史学要籍介绍”课的前身。他的“史源学实习”课,由于采用实习的方法,让学生从史学名著中找出错处,调动了学生学习的主动性,使他们终生受益。陈垣这一时期的研究和教学工作,奠定了他在学术界的地位。1935年他当选为中研院评议员。

  1937年“七七”事变后不久,北平沦陷。由于辅仁大学受德国教会提供经费,因此成了沦陷期间北平唯一不向日伪当局注册的学校。陈垣留在学校尽力引导广大青年学生保持民族气节。他坚决拒绝担任沦陷区最高文化团体“东亚文化协会”的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