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历史学家陈垣简介生平经历】陈垣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第2页]

时间:2018-02-11 16:57:00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陈垣在抗战八年中,除了教学之外,还满怀抗日爱国热忱写成专著七种,即《旧五代史辑本发覆》、《释氏疑年录》、《明季滇黔佛教考》、《清初僧诤记》、《南宋初河北新道教考》、《中国佛教史籍概论》、《通鉴胡注表微》,寓民族气节于著作中。他的这些著作在材料运用上有很大特色。《明季滇黔佛教考》发掘出在很多常见的书中未为人在意的佛教史料,充分运用了许多从未被人利用的材料。1939年初,他在故宫发现了一部《嘉兴藏》。藏书处所阴暗潮湿,蚊子很多,为了打开这座沉霾了300年的史料宝库,他带领助手,每次事先服用奎宁丸,在一年多时间里将全藏阅读一遍,搜集了许多清初僧人的语录,在《明季滇黔佛教考》中充分加以运用。他在该书重印后记中说:“以语录入史,尚是作者初次尝试,为前此所未有。”

【民国历史学家陈垣简介生平经历】陈垣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
【民国历史学家陈垣简介生平经历】陈垣曾担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

  陈垣在撰著这些史著期间,学术思想有重大变化。1943年11月,他在给友人方豪的信中说:“至于史学,此间风气亦变。从前专重考证,服膺嘉定钱氏;‘九一八’事变后,颇趋重实用,推尊昆山顾氏;近又进一步,颇提倡有意义之史学。故前两年讲《日知录》,今年讲《鲒埼亭集》,亦欲以正人心,端士习,不徒为精密之考证而已。”[2]他认为不仅仅要在学术上超过日本,还应当将自己的史学教学与研究直接参加到抗日斗争中,因此以提倡经世致用的顾炎武《日知录》作为教材。他认为史学的经世致用,最主要的就是要激发知识分子热爱祖国、反对民族压迫的民族气节。他这一时期的所有著作都围绕这个主题。

  《通鉴胡注表微》是陈垣的最后一部专著,也是他许多学科研究成果的总结,在后记中称之为自己“学识的记里碑”。这部书的最后完成和出版已在抗战胜利之后。他对国民政府的所作所为大失所望,所以在《通鉴胡注表微》中补充了一些内容,指出“民心者人民心理之向背也。人民心理之向背,大抵以政治之善恶为依归”,“外战犹有民族意识为之防,内战则纯视民心之向背”等等。

  陈垣追求真理,向往光明。北平解放前夕,南京国民政府几次派飞机接他及一些著名学者南下,都被他拒绝。1949年1月底,北平和平解放,陈垣学习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著作,思想发生剧变。4月底,他在给胡适写的公开信中表示,今后要“努力为人民大众服务”,并说:“我也初步研究了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使我对历史有了新的见解,确定了今后治学的方法。”[3]

  1950年,由于教会停发经费,辅仁大学由教育部接办,陈垣继续担任校长。1952年高等院校调整,他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1954年,任中国科学院历史研究所所长,1955年当选为哲学社会科学部学部委员。他还是第一届至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和常务委员。1959年,他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在担任繁重的学术领导工作的同时,仍从事教学和写作,并将旧著陆续整理出版。

  1971年6月21日,陈垣病逝于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