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系将领姜登选生平简历怎么死的 郭松龄为什么要杀姜登选

时间:2018-03-01 17:25:39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姜登选,字超六,河北冀县人,1881年(清光绪七年)生。1904年赴日留学,初入成城学校,结业后,以士官候补生分发日本陆军第十六师团伏见工兵第十六大队见习。1905年8月,同盟会在东京成立后,姜登选秘密加入成为同盟会员。当时,同盟会领导人黄兴认为,留日学习军事的同盟会员将来毕业回国后要打入清军内部掌握军事实力,为避免暴露身份,黄兴嘱咐他们不要到同盟会总部活动,授意留日军事学生成立了秘密革命组织“丈夫团”。以孟子“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之义相砥砺。“丈夫团”成员除姜登选外,还有黄郛、李烈钧、赵恒惕、阎锡山、李根源、李书城等共三十余人。

  1907年,姜登选升入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中华队第五期工兵科,1908年12月毕业回国后,与士官学校中华队第五期同学王凯成以及第六期同学程潜、舒和钧受四川总督赵尔巽的邀请入川训练新军。入川后,赵尔巽委姜登选为工兵营管带(营长),程潜为陆军第三十三混成协二等参谋,舒和钧、王凯成为督练公所提调,他们一面训练新军,一面从事秘密革命活动,并与四川籍同盟会员林修梅、杨瑾、季雨霖、梁达沅等取得了联系,共同策划在四川起义事宜。

奉系将领姜登选生平简历怎么死的 郭松龄为什么要杀姜登选

  1909年,朱庆澜入川担任第三十三混成协协统,1910年冬,四川陆军第十七镇成立,朱庆澜任统制,程潜任正参谋官,在配备干部时,程潜曾试图将姜登选升为步兵统带,但未能实现,姜登选改任四川陆军小学堂总办。

  1911年,同盟会在四川的负责人程潜因奔父丧回湖南,将所担负的同盟会工作付托姜登选。当时正值川、粤、湘、鄂四省保路风潮风起云涌之际,四川的保路运动尤为激烈。离开四川时,程潜特地告诫前来送行的朱庆澜,千万不可动用第十七镇去镇压保路运动,并说:“姜登选沉着勇毅,胜我十倍,如遇紧急情况,可与他商量!”从这时开始,姜登选与朱庆澜结下了不解之缘。

  辛亥武昌起义后,四川各州县相继起义脱离清朝统治,久困成都的四川总督赵尔丰为了避开革命的打击,勾结四川立宪派领袖蒲殿俊等,表示愿让出政权。1911年11月27日,在成都成立四川军政府,蒲殿俊任正都督,第十七镇统制、赵尔丰的亲信朱庆澜为副都督。这个军政府是赵尔丰的傀儡,革命党人极为不满。没过几天,四川巡防营和大部分新军索饷哗变,蒲、朱逃匿。川籍同盟会员、原陆军小学堂总办尹昌衡带领部分新军平定了兵变,杀掉赵尔丰,尹继任都督。

  1912年2月,成、渝两军政府合并,在成都成立了统一的四川军政府,尹昌衡为都督,张培爵为副都督。姜登选等外省籍革命党人在四川无法立足,遂随朱庆澜离开了四川。1912年,姜登选赴保定任陆军军官学校教官,1913年8月,任贵州陆军第一师参谋长。1913年10月,朱庆澜任黑龙江护军使兼署民政长后,邀姜登选任黑龙江护军使署参谋长。1916年7月,北京政府调朱庆澜为广东省省长,姜登选亦随之南下广东,任虎门长洲要塞司令。时人称朱庆澜与姜登选的关系“如父子密切”,形影不离。朱庆澜参与孙中山领导的护法运动失败后,退出广东,姜登选又随朱庆澜北上。

  第一次直奉战争后,张作霖决定彻底整顿奉军,其中的一个重要内容就是起用在国内外受过正规军事教育的将领,取代绿林和行伍出身的旧派将领,在这种背景下,姜登选与韩麟春、于珍、何柱国、邢士廉、臧式毅、沈鸿烈等一大批从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将领相继投入张作霖幕府,成为奉系新派中势力最大的洋派。经士官同学杨宇霆推荐,张作霖于1922年7月任命姜登选为东三省陆军整理处副监,总监孙烈臣、副监张作相都是挂名的老派人物,整编奉军的实际工作由姜登选、张学良、杨宇霆、韩麟春等人负责,姜登选成为核心人物之一。

  经过整编,奉军编成陆军步兵二十七个旅,骑兵五个旅,炮兵两个独立旅又一个团,同时保留张作霖的第二十七师,吴俊陞的二十九师,新增第十一师(李景林任师长),总兵力为二十五万人。经过这番整顿,奉军焕然一新,再也不是当年的乌合之众,已经成为颇有战斗力的军阀武装。姜登选从早年的著名革命党人,转而投身于大军阀张作霖,甘心情愿受其驱使,为他的霸业冲锋陷阵,已完全丧失了一个革命党人的进步性和革命意志。姜登选因张作霖的信用,自认为找到了用武之地。

  张作霖在整军经武的同时,还施展纵横捭阖术,与段祺瑞、孙中山建立反直三角同盟,以最大限度孤立直系。姜登选是革命党人出身,与国民党的高级干部程潜、方声涛等都有密切联系。因此,姜登选在联络孙中山方面又发挥特殊作用。奉系骨干何柱国在《孙、段、张联合推倒曹、吴的经过》一文中说:“当时东北方面负责与南方联系的中心人物是姜登选。姜是河北人,日本士官五期毕业。民国初年朱庆澜任黑龙江将军时,他任朱的参谋长,后来朱任广东省长,他也同去。还跟朱一起到过四川和云南,因此南南北北人缘甚好。当时张氏父子与孙中山的联系,就是先由姜登选两次派人去见谭延闿,谭派人回访然后再以张作霖名义派韩麟春前去广州正式拜会孙中山(随同韩麟春前去的还有张作霖的副官处长即袁世凯的女婿杨毓珣)。孙中山先派汪精卫来东北与张氏父子商议讨伐曹、吴的大计,随后又派伍朝枢来东北进一步促成讨伐曹、吴的实现。”

  1922年9月22日,孙中山派汪精卫和程潜赴奉天面见张作霖进一步磋商合作反直事宜。姜登选与程潜是同学和同事,关系密切,汪、程到奉天后,姜登选参与了接待工作。据事后姜登选与张学良对何柱国透露,汪精卫和程潜到奉天后,提出讨伐曹、吴的军事、政治方案。军事方面,提出由广州革命政府下令讨伐曹、吴,从南方出兵北伐,用以牵制长江以南的曹、吴军队,而由东北进军关内,直捣北京,南北夹击,打倒曹、吴。张作霖完全同意南北夹击之议,但强调分头进行,意思是各自发动,彼此不必有统属关系。不过这一点双方皆未明言,而心中却都领会,可以说是无形中取得了协议。10月14日,汪精卫、程潜从奉天返回上海。不久,姜登选又收到了孙中山亲信田桐写来的一封信,姜登选立即于10月31日转给杨宇霆,请他转交张作霖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