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系将领姜登选生平简历怎么死的 郭松龄为什么要杀姜登选[第2页]

时间:2018-03-01 17:25:39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12月间,姜登选即奉张作霖之命,南下上海、杭州、广东,与皖系浙江督军卢永祥、淞沪护军使何丰林、孙中山等人见面。12月20日,姜登选抵达广东,“连日遍访故交”。 姜登选的南方之行,进一步加强反直三角同盟。1923年10月5日,曹锟贿选成功,当选为总统后,海内外舆论大哗。姜登选与汪精卫、杨毓珣、邓汉祥、王九龄、吕宓筹、李雁宾、赵铁桥、费竹简等在上海举行反直各省代表联席会议,并联名发表通电反对曹锟贿选。电报声称:“特代表东北、东南、西南各省之公共意思,郑重声明:举凡曹锟所盗窃之元首名义,及其部曲所盗窃之政府名义,附逆议员所盗窃之国会名义,一切否认。除彼凶残,惟力是视,呜呼!国本飘摇,乱人鸱张,存亡之机,间不容发。凡我国民,共奋起毋馁,最后之胜利,终归于正义。请悬此言,以为左券。”

奉系将领姜登选生平简历怎么死的 郭松龄为什么要杀姜登选

  1924年9月3日江浙战争爆发后,张作霖立即召开军事会议,决定出兵讨伐曹、吴。奉军改称镇威军,张作霖任总司令,杨宇霆任总参谋长。出兵二十七个旅,二十万兵力,编成六个军,姜登选、韩麟春任第一军正副军长,辖裴春生的第四旅、赵恩臻的第十二旅、齐恩铭的第十六旅、高维岳的第十九旅。姜登选的第一军和张学良的第三军军长(副军长郭松龄)是奉军的主力部队,担任主攻山海关、九门口一线。李景林、张宗昌任正副军长的第二军担任热河南路;张作相、汲金纯任正副军长的第四军,摆在锦州作为总预备队;吴俊陞、阚朝玺任正副军长的第五军与许兰洲、吴光新任正副军长的第六军担任进攻热河北路。

  山海关与九门口之间,有一不可逾越的角山寺大山,因此山海关、九门口一线实际分成两个战场:一个是山海关正面,另一个是九门口及其以北以西附近各口。奉军由第三军副军长郭松龄指挥第二、第六两个旅,共六个团,担任山海关正面;第一军副军长韩麟春指挥第四、第十六两个旅,共五个团,担任九门口及其以北以西附近各口。第一、第三两军成立联合指挥部,由姜登选,张学良坐镇统一指挥,并以第十二旅的三个团作为联军的预备队。联军指挥部设在山海关东面的前所。

  李景林、吴俊陞等部进攻热河得手后,坐镇沈阳指挥全局的奉军总参谋长杨宇霆于9月24日致电姜登选、张学良两位军长,催山海关一线发起进攻。以这方面兵力配备最多,战斗最激烈,而伤亡也最大。结果反而是九门口以北约三千米的黄土岭口首先突破,而山海关正面的直军阵地则固若磐石,始终未能突破。突破黄土岭口的是奉军第一军第十六旅孙旭昌团。这个团原驻兴城、绥中一带山地,平时由姜登选亲自掌握,对山地战有很好的训练,加上步炮密切配合,有相当强的战斗力,尤其善于山地攻坚战。孙旭昌团在突破黄土岭后,又接着攻破了九门口,这是一个事关全局成败的突破。一、三联军指挥部得到九门口被攻破的消息后,决定立即调动预备队继续扩大战果。姜登选最后点将,仍由孙旭昌团担任攻坚战。姜登选令孙旭昌团突破一个高地后,就让它回来休息,再遇到难攻的高地,又调它上去,攻克之后再休息,休息后又再用上。如此连续攻击前进,再加上全线配合,一鼓作气攻克了影响全局的战略要地石门寨。从此,直军一败而不可收拾。奉军攻克山海关后,大举入关,到1925年6月止,南下奉军占据了直隶、山东、安徽、江苏的大部分以及上海,奉系势力在这时达到顶峰。

  奉军抢占这些地盘后,张作霖任命李景林为直隶军务督办,张宗昌为山东军务督办,并内定由姜登选为江苏军务督办、郭松龄为安徽军务督办。不料总参议杨宇霆也要个地盘,结果杨宇霆被任命为江苏军务督办,把姜登选挤到了安徽。姜登选赴安徽就职时,随身只带了一个旅侍卫,计划到皖后再招两个旅以自卫,但未来得及实施,反奉战争就爆发了。

  1925年10月7日,安徽、江西、江苏、福建、浙江五省代表在杭州开会,议决成立五省联盟,举孙传芳为总司令,树“拥段反奉”之帜,其战略由浙江长兴出宜兴,兵分五路,第一路司令陈仪,第二路司令谢鸿勋,第三路司令孙传芳自兼,第四路司令卢香亭,第五路司令周凤岐,定名“浙闽苏皖赣联军”。10月10日,孙传芳以准备秋操为名,下达动员令,调动军队向苏、皖奉军进攻。当时奉天在江南的部队只有两个师又一个旅,其中第八师(师长丁喜春)驻南京,第二十师(师长邢士廉)驻上海,安徽只有一个旅,兵力相当空虚。姜登选在孙传芳起兵反奉后,致电孙传芳,表示大家均为同学,不应相迫,应尊重和平。词虽痛切,但孙传芳不予理睬。10月17日,江西军务督办方本仁密电其第一师师长邓如琢出兵九江,乘姜登选在安徽兵力空虚之机,抄袭安庆。10月21日,皖军第一旅旅长倪朝荣自泗县移驻临淮一带,电告姜登选,他将与孙传芳一致行动,请速将驻蚌埠的奉军解除武装,即日出境。驻寿县的皖军第四旅旅长高世续、驻颍上的第五旅旅长华毓庵,均联合与倪朝荣一致。22日,邓如琢在九江宣布就任皖赣联军总指挥,以赣军第三师师长冯绍闵为赣军副指挥,皖南镇守使王普为皖军副指挥,联合向安徽进军。皖赣军队联合行动,姜登选见敌我众寡悬殊,武力对抗毫无前途,遂于10月23日宣布辞职,并将驻安徽的一个旅的奉军全部撤退北上徐州集中。

  1925年11月2日,张作霖任命张宗昌为前敌总司令,姜登选为后援总司令,在徐州、德州间设置三道防线,以对抗孙传芳的五省联军。11月6日,张作霖为持久防御计,又任命李景林、张宗昌、张学良、姜登选、张作相分任第一、二、三、四方面军军团长,分区分段防御,其中姜登选的第四方面军警戒津浦路北段,并援助张宗昌的第二方面军。

  姜登选受命后,委戢翼翘、陈琛为旅长,先往东北着手建旅事宜。姜登选本人则率少数随员赴天津,准备稍事停留后再回奉天。10月22日,郭松龄在滦州发生反奉通电,挥师出关。23日,姜登选的专车到达滦州车站,郭松龄派人到车站接姜登选,声称郭军长有事相商,请军团长到城内一谈。姜登选对郭松龄反奉之举毫无所闻,当即随来人入城,入城后即为郭部软禁,扣押在滦州火柴公司楼下的一个楼梯间。姜登选要求面见郭松龄,郭拒不见面,姜只好写了一封亲笔信给郭,信中说:“彼此共事多年,前在黑、粤两省,所以提携者甚至,并无相负之处,回思往事,当能谅其无他云云。”信交上去后,亦无回音,姜才知问题严重。

  与姜登选一同扣押的,还有裴春生、赵恩臻、高维岳、齐恩铭等奉军高级将领。11月26日,郭松龄下令将扣押在滦州的姜登选枪决,裴春生、赵恩臻、高维岳、齐恩铭等师旅长十余人押送天津,交李景林看管。29日,郭松龄发表通电,宣布枪决姜登选的理由,其中有“将姜登选在滦州枪决,以为穷兵黩武者戒”之句。

  姜登选被枪决后,在滦州的友人张淦臣为其收拾遗体殓棺,李景林致电郭松龄索还尸体,郭允派人往领。方声涛与姜登选友谊最深,当时方正在冯玉祥幕府中,也参与郭、冯反奉联盟,闻讯后亲到滦州将姜的灵柩运至天津。

  1926年春,由朱庆澜等友人将姜登选的灵柩运回河北冀县家乡安葬。张作霖为表彰姜登选的忠诚,在镇压郭松龄事变后,特在沈阳西南风雨坛为姜登选修建了一座“姜公祠”以示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