阚朝玺简介曾是张作霖的得力助手 为何九一八后沦为日本人的走狗

时间:2018-03-04 16:38:42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阚朝玺,又名朝洗,字子珍,辽宁盘山人,1884年(清光绪十年)生于盘蛇驿钱坨子村。其父阚连城有六子,阚朝玺居五。父死后,家境萧条,他十六岁时,弟兄分居,因尚未成年,故与四兄同住。当时,阚朝玺正在表爷卢五先生处读私塾,生活虽感困难,但他一心想去外地求学,其嫂张氏见他刻苦攻读,毅然解囊相助,于1903年考入锦州中学堂。阚学习勤奋,渴望将来科举成名,但1905年科考停止,又有感于辽西一带盗匪蜂起,民不聊生,决意放弃学业,投笔从戎,于1906年投奔奉天前路巡防队统领张作霖,任该部司书(文书)。张作霖年青为匪时曾出入阚家,看中了卢五先生之女,经阚父从中周旋成婚,这种关系是阚朝玺投奔张的重要原因。

  1910年4月,阚朝玺随张作霖讨伐土匪陶克陶胡。此后军队里推行新文化,学习笔算。当时的军官不是绿林出身,就是行伍出身,多数目不识丁,而阚读过中学,会笔算,受到张作霖的器重,被提升为统领部的书记长。

阚朝玺简介曾是张作霖的得力助手 为何九一八后沦为日本人的走狗

  1910年腊月,阚朝玺回老家过年,看到钱坨子及傅家庄等村住满了土匪,杀猪宰羊,闹得百姓不得安宁。各股匪首听说他回家省亲,纷纷向他表示愿投降效命,阚假意满口应允,但春节过后,急忙赶到盘山厅,向通判马俊显详细说了匪情,并与马联名致电东三省总督赵尔巽和奉天前路巡防队统领张作霖,请求派兵剿匪。张作霖复电命就近调驻二道沟的原张作孚部骑兵,由哨官陈国保率领,阚朝玺协同往剿。在傅家庄等待收编的各股匪首没想到阚会率兵围剿,仓皇接触,二百余土匪几乎全被打死。事后阚怕其他土匪报复,携家眷迁居奉天。为此他深得张作霖的赏识。

  1912年春,张作霖送阚朝玺入奉天陆军讲武堂第一期步兵科学习。次年春毕业,被任为陆军第二十七师少校参谋。他向张建议设立军事教育机构,培养人才,被张采纳,派阚创办二十七师军官团,后又让他办军士团,并兼任军官团的教育长。1914年秋,阚朝玺晋升为师部中校参谋,仍兼军官团以及军士团的教育长。1915年11月,改任二十七师炮兵二十七团二营营长。次年春,他创办了炮二营官兵子弟学校,办学经费由他出资一半,余者由该营军官共同负担。

  1916年,张作霖驱逐段芝贵后,与二十七师五十三旅旅长汤玉麟产生尖锐矛盾。汤外倚二十八师师长冯德麟、旅长张海鹏的声援,内靠本旅官兵效命,企图拥兵倒张。阚朝玺积极在汤部军官中进行瓦解工作。他秘密联络汤部骑兵一营长郑殿升、三营长张荣、步兵营长邹芬等十二个营长,经阚晓以利害,都表示效忠张作霖,并焚香签名宣誓:绝不服从汤倒张的指挥。阚朝玺向张作霖详细报告,张嘉许说:“今后你好好去做,有我在,就有你的饭吃,我们一定和老汤拼一下。”阚受宠若惊,进一步建议张把汤玉麟赶出奉天,并自告奋勇承担此任。阚先以师生关系给曾在二十七师军官团受过训的汤的次子佐辅打电话,让他劝其父和张作霖重归旧好。当汤佐辅表示为难时,阚又以恫吓的口吻说:“二十七师的官兵都受过张大帅的恩惠,就连你父部下的十二个营长都表示愿为张效命,你父想起事是极其危险的,这边的炮口早已对准你家,你们趁早离开奉天,否则,我也爱莫能助了。”汤玉麟慌忙把全旅人马撤到新民县巨流河一带,使张的地位得到巩固。

  汤玉麟离奉后,张作霖命阚朝玺率部驻防新民与汤部对峙,并提升其兄阚朝山为营长。阚朝玺驻防新民期间,属下贾连长因有机密报告,由于心情急迫而跑得满头大汗,当他掏手帕擦汗时,被阚弟朝俊拔枪击毙。阚朝玺为逃脱随意杀害部下的罪责,向张谎报贾受汤的指使行刺而掩饰过去。张欲任阚为督军署卫队混成团团长,遭到五十四旅旅长孙烈臣等的激烈反对而作罢。1917年夏,阚朝玺继张作相之后升任炮兵二十七团团长。1918年2月,张作霖编了三个混成旅,阚又升为奉军二十七师第二混成旅旅长。3月,阚奉命率部入关,驻防株洲、长沙之间。不久,即撤回东北。

  1919年秋,黑龙江督军鲍贵卿转任吉林督军,阚朝玺奉命率本旅官兵进驻吉林、伊通、长春等地,12月接替裴其勋任吉长镇守使。1920年春,他兼一面坡剿匪司令,8月又兼东省铁路护路军司令。由于他在剿匪中嗜杀成性,中东路一带群众称他“阚铡刀”。阚所部有一团长王九江,驻防在七丈沟里一带,该团士兵多由土匪改编,阚怀疑该团不稳,派其表弟四团三营营长赵沛然率部驻于王团附近,监视王的行动。赵沛然常在阚面前说“王团想哗变”,加上该团营长赵国臣想取王而代之,极力拉拢阚的左右,阚朝玺对王九江就起了杀机。当王九江听到风声,亲自到一面坡向阚表示忠诚时,阚一面假意好言抚慰,让他不要听信谣言;一面暗中布置,将王及其所带一连卫兵全部枪杀。事后,阚又派副官处长程广文率赵沛然营及王团之营长赵国臣去王团,声称王九江事与该团无关,命该团官兵缴械,但该团九百余人除赵国臣等数人外都被屠杀。这就是当时人们所说的“七丈沟里事件”。

  1921年春,阚朝玺率第二混成旅驻防双辽(郑家屯)、洮南一带。当时黑龙江督军吴俊陞的家眷住在郑家屯,阚对吴的家眷多方照顾,从而密切了与吴的关系。这时吴俊陞的亲信马龙潭由洮昌道尹调任四洮铁路督办,阚趁机将其副官处长程广文安插进四洮铁路工程局任警务科长,使他的势力扩张到该路沿线内。不久,阚部改番号为奉军暂编第一混成旅。同年7月,他被任为洮辽镇守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