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柳亚子生平简介简历 柳亚子是一个怎样的人是被谋杀的吗

时间:2018-03-09 11:21:57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柳亚子,原名慰高,字安如,后改名人权,号亚卢,再改名弃疾,字亚子,后以亚子为统一名号。1887年5月28日(清光绪十三年闰四月初六)生于江苏吴江分湖之滨北厍镇大胜村的书香门第,十二岁随家人迁居黎里镇。父亲柳念曾为廪生,母亲费漱芳亦略通文字。

  柳亚子幼年由母亲教识字,并口授《唐诗三百首》,五岁起由塾师和父亲教读,经史之外,通读了《杜甫全集》。九岁开始学写五、七言诗,不久又试作长篇史论文章。

诗人柳亚子生平简介简历 柳亚子是一个怎样的人是被谋杀的吗

  戊戌政变那年,柳亚子十二岁。受父亲影响,他一度赞成康、梁变法维新,十四岁时曾为此私撰上光绪皇帝万言书,并开始在上海报纸发表诗作。1902年春,柳亚子十六岁,以父命赴考,中秀才。其时,柳亚子热心读梁启超主编的《新民丛报》,读龚自珍诗文集,热心诗界革命,因而诗风大变,文风亦大变,字里行间腾跃起救国的热情。因读汉译卢梭《民约论》,仰慕其天赋人权之说,自命“亚洲之卢梭”。

  1903年初,柳亚子由陈去病、金松岑介绍,加入中国教育会,并与陶亚魂、蔡冶民等组织中国教育会黎里支部,创办《新黎里》油印月刊,每周登坛演说,以警聋振聩。于是乡里哗然,在家乡无法立足。四五月间,柳亚子与陶、蔡二人前往上海,就读爱国学社,结识了章太炎、邹容、蔡元培等人。柳亚子和几个同学提供印费,出版邹容的《革命军》和章太炎的《驳康有为政见书》;又和章、邹等合作,为《苏报》撰写《驳〈革命驳议〉》一文,针锋相对反击康有为等人的保皇派的论调。此后两年,柳亚子就读金松岑创办的同里自治学社。由于受到章太炎、邹容的热情鼓励,他精神勃发,接连为《江苏》、《女子世界》、《二十世纪大舞台》等刊物撰写鼓动文字,包括诗词、传记、史论、叙文,还有小说、戏曲等。

  当时,许多革命者认为革命只有两途:暴动与暗杀。柳亚子血气方刚,不以文字鼓吹为满足,一心向往真刀真枪投身实际革命斗争。为此,1905年暑期赴沪,入中国教育会所办通学所,从光复会领袖陶成章学催眠术,学而未成;1906年初又到上海入理化速成科,习实用化学,想学会制造炸弹以实行暗杀,亦因病未果;又与林力山相约东渡日本学陆军,却因林先走一步未能偕行。这时,正值中国同盟会江苏分会会长高天梅和朱少屏自日本归国,从事秘密革命活动,并在上海筹建健行公学。2月16日,柳亚子由高天梅、朱少屏介绍,加入中国同盟会。不久又由蔡元培介绍,加入光复会,成为“双料的革命党”。此后留沪,在健行公学教国文,以激进革命读物《黄帝魂》为教材,激发学生的民族主义爱国热情。与田桐主编《复报》,配合同盟会机关刊物《民报》,积极投入革命派与立宪派的大论战,成为东南地区引人注目的革命刊物。这年秋天,风传两江总督封校禁报,他被迫返乡,于10月与同邑盛泽镇郑佩宜结婚。

  1909年11月13日(农历十月初一),柳亚子与陈去病、高天梅共同发起的中国近代第一个革命文学团体南社正式成立,在苏州虎丘张国维祠举行首次雅集。次年8月以后,《南社丛刻》的编辑和其他社务,实际上就长期由柳亚子主持。

  虎丘雅集之后,南社社务较为迅速的发展。辛亥正月(1911年2月)编印的《南社社员通讯录》已著录社员一百九十三人,其中有高天梅和何亚希、柳亚子和郑佩宜、朱少屏和岳麟书、姚石子和王粲君四对夫妇同隶社籍,一时传为佳话。

  武昌起义爆发,柳亚子寓居上海,与朱少屏、胡寄尘创办《警报》,飞速报道武昌起义后各地革命军战绩。1912年1月南京临时政府成立,柳亚子应邀赴南京任临时大总统府秘书,三日后称病辞职,返上海进《天铎报》任主笔,后转《民声》日报,再转《太平洋报》任文艺编辑。

  此时,南北议和之声甚嚣尘上。面对举国滔滔的妥协潮流,柳亚子以《天铎报》为阵地,以青兕为笔名,发表大量时评,激烈反对袁世凯,坚决主张北伐,为此与南京临时政府主和派进行了激烈的论战。与此同时,南社社员周实丹、淮南社社员阮梦桃因领导淮安起义被清吏杀害。柳亚子联络许多南社社员,奔走呼号,坚决要求南京临时政府昭雪冤狱,惩办凶手,愤怒谴责袁世凯包庇反革命杀人犯的罪行。在这两场斗争中,柳亚子率先打出了鲜明的反袁旗帜。

诗人柳亚子生平简介简历 柳亚子是一个怎样的人是被谋杀的吗

  袁世凯当选总统后,柳亚子返回黎里。他撰写了大量沉痛悼念烈士,愤怒声讨民贼的诗篇,并陆续编印了几部烈士遗集。他主编的《南社丛刻》,公开发表了南社社员的许多作品,揭露袁世凯复辟封建专制主义的种种罪行。1917年,柳亚子与社友就同光体的评价问题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论战。柳亚子论诗,本质上是在论人。他反对郑孝胥等遗老,进而反对同光体,更进而反对宋诗。然而,南社内部亦不乏偏嗜同光体的社员。这年4月,《民国日报》发表了吴虞的《与柳亚子书》,对同光体有所批评。5月,社员闻野鹤著文反驳,嘲笑反对同光体的人是“执蝘蜒以嘲龟龙”。柳亚子愤然而起,连续著文反击。论战进行了一个多月,7月末,朱鸳雏发表《论诗斥柳亚子》,进行谩骂和人身攻击。盛怒之下,柳亚子宣布驱逐朱鸳雏出社。社员成舍我反对这一处置,柳亚子又宣布驱逐成舍我出社,结果引起轩然大波。一场思想、艺术的论辩转变为柳亚子的处置是否合法的争论,不久又转变为南社改选争取选票的紧张活动。最后,柳亚子虽以多数票取胜,但是他已心灰意懒,于1918年辞去长期担任的南社主任职务。

  当南社因同光体问题而分崩离析之际,新文化运动正大潮激荡。对于新文化运动,柳亚子曾有一个认识过程。反对封建礼教,提倡男女平权,打倒孔家店,这些都是他早先的主张。对民主和科学这两个口号,亦持欢迎态度。他所一时不能接受的,是文学革命。在《与杨杏佛论文学书》中,他说:“弟谓文学革命,所革当在理想,不在形式。形式宜旧,理想宜新,两言尽之矣。”但是,对立和迷惘是暂时的。不久,柳亚子逐渐发现,做白话文写新体诗的人,所持的主张大都和他相合;而做文言文写旧体诗去攻击文学革命的人,其主张则和他相距甚远。同时他也感到,表达新思想必须有“新工具”。于是,柳亚子转而拥护文学革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