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从孝文帝迁都那刻开始走向灭亡

时间:2018-05-21 15:24:55 来源:8794网 编辑:小霸气

北魏太和十八年(494年),孝文帝以进攻南齐为借口,率领文武大臣及步兵骑兵三十多万南下。行至洛阳时,正好碰到秋雨绵绵,道路泥泞,行军困难,但孝文帝仍坚持行军,大臣们本就不想征伐北齐便借天气原因纷纷出来劝阻,孝文帝则乘机迫使大臣们同意了迁都洛阳的要求,这便是北魏孝文帝改革过程中的一个重要举措。这一举措的成功方便了北魏进一步学习和接受汉族先进文化,并加强了对黄河流域的统治。但是迁都洛阳除了给北魏带来了巨大的好处之后,也带了巨大负面影响。然而,孝文帝的英年早逝,使得迁都洛阳给北魏王朝所带来的负面影响不仅没有得到消除反而进一步加深,并且最终导致了北魏的灭亡。

迁都洛阳之后,孝文帝厉行全面汉化,他所面临的任务是十分艰巨的。同时,在社会变革过程中,诸多环节不仅需要执政者的热情与魄力,而且需要一定的过程与时间的消耗。太和二十三年(499年),年仅33岁的孝文帝病死于南征的前线。当时的汉化运动正在发展,同时也带来了一些问题,这都需要通过更深层的改革来克服,以免出现严重的危机。但孝文帝的突然去世使其全面汉化政策因未及深入和完成,遗留问题不少,负面效应明显。

一是迁洛破坏了拓跋鲜卑原来的利益制衡关系,激化了拓跋鲜卑的内部矛盾,使北魏王朝原来的立国根基动摇了。尽管北魏孝文帝以南征为借口迫使文武百官同意了迁都洛阳。但就整体而言,鲜卑民族的保守势力根深蒂固,反对迁都、抵拒汉化的旧贵族人数颇多,力量甚大。例如贵族元老重臣拓跋丕,就因反对迁洛而被降职为都督,领并州刺史。一些极端保守的鲜卑旧贵族,在迁都过程中则不断制造事端,甚至在代北发动军事政变,如穆泰、陆睿等人,其背后的精神支柱实际上是元丕,而孝文帝太子元恂也不赞成迁都,参预谋反,一度谋划北奔。可以说,以孝文帝为代表的南迁集团与代北保守势力公然决裂了,这便引起了鲜卑上层内部的严重分裂与冲突,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北魏的统治基础,而孝文帝的英年早逝,使其未来得及制订出消除这些分裂的措施,导致这种分裂与冲突一直存在。

二是分定姓族,使鲜卑宗室贵族等成为一个特权阶层,在汉化改革过程中获得了最大利益,与鲜卑民族中的其他阶层形成了严重的分化和对立。孝文帝迁洛之后,由于在指导思想上认为主要威胁来自南朝,轻视北边防务,不再优待六镇将士,而内迁的贵族仕途通达,排斥守边贵族,号其为族"府户",当做仆役看待。朝廷对六镇将士少给衣食,各镇军官自更残酷地吃刻薄普通士卒。此外,随从魏孝文帝内迁的普通鲜卑人和宿卫军人,被看作寒人和武人,寒人永无入仕的希望,武人不列清流,不得任高官美职,这种人也对朝官切齿。为各方面所切齿的朝官,分成派别,争夺权位,又互相切齿。这样,鲜卑族内部的分裂,愈来愈深,到魏孝明帝时,鲜卑政权已失去大多数鲜卑人的支持,最终导致公元523年爆发的六镇流民暴动,及至尔朱荣攻入洛阳。

三是,南迁洛阳,促使北魏统治集团腐化堕落,丧失了平城时代的朴素传统和尚武精神,重走西晋司马氏集团的老路,无可挽回地腐败下去,并且激化了社会阶级矛盾。《洛阳伽蓝记》卷四记述当时"帝室王侯,外戚公主,擅山海之富,居川林之饶,争修园宅,互相竞夸",他们甚至与腐朽的西晋王公相竞,声称"不恨我不见石崇,恨石崇不见我",以奢侈相骄。西晋发生过石崇与王恺斗富的故事 , 而迁洛之后的北魏出现了元深与元雍争豪的丑闻。 另一方面,孝文帝迁都之后,父子相继在洛阳大兴土木,耗费民力国力,加剧人民的负担和对人民的剥削。孝文帝迁都之后,重修魏晋时的台榭观阁并增添设施以满足自己的享受,修筑洛阳城的民夫日"有万计,而工程的耗费"日损千金",他这样作的结果是上行下效。另外,他的儿子宣武帝更是宠幸奸佞,朝政大坏而一发不可收拾。而当时的人民则承受着沉重的徭役负担,再加上迁都之后,孝文帝多次对南方用兵,。兵连祸结,民不聊生,势必加重人民的负担,因此,在迁洛之后孝文帝在世时,就不断发生起义暴动,先后有定州民王金钩,新野民张睹、徐州郭陆等揭竿而起,反对横征暴敛。宣武帝、孝明帝时,此类事件就更多。

其实,关于孝文帝迁都洛阳的认识,个人感觉吕思勉先生的论述最为恰当。吕思勉先生曾有论云:"南迁之计,于虏为损乎?为益乎?……谓武质而安,文华而乱,固已曲尽事情,离乎夷狄而未即乎中国,固不免有此祸。然遂终自安于夷狄可乎?子曰:'朝闻道,夕死可矣。'一人如是,一族亦然。鸟飞准绳,岂计一时之曲直?是则以一时言,南迁于虏若为害,以永久言,于虏实为利也。孝文亦人杰哉!"吕先生所论言简意赅,将民族融合的终极规律与鲜卑民族盛衰的命运结合起来,这是比较公道和深刻的论断。

来源:时拾史事